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杀死亲舅后立马演了部杀人电影,导演:我以为是她演技好

英国报姐 11-13

Matthew Spickard 和 Justin Adams,真是倒了血霉。如果没出事,两人花费四年时间,极尽人力财力制作的独立恐怖电影《From the Dark 来自黑暗》,早就能顺利上映了。

他俩哪里能想到,这部独立恐怖片不仅故事恐怖,饰演女主之一的演员,真实生活中的所作所为,更加恐怖。

因为,电影里举枪杀人的女主,在进组工作前,居然也以同样的枪击方式,杀了人?今年十月底,这位杀人犯女主的案子公开了许多细节,不仅有目击证人的口供记录,甚至还有她自己拍摄的,举枪杀人的视频画面。

戏如人生这种话,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

去年七月,电影拍摄结束的第二天,剧组突然得知消息,饰演女主的演员 Aisling Tucker Moore-Reed艾丝琳 · 塔克 · 摩尔 - 瑞德,以两项谋杀罪名被提告。慌了阵脚的制作人和工作人员们,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又得知了更多艾丝琳以前的历史。

1989 年,艾丝琳出生在一个作家家庭,父母都是上过《纽约时报》畅销榜第一位的作家。上高中起,她就开始写小说拿大奖,从南加州大学新闻戏剧系毕业后,还和妈妈妹妹一起合写了《Amber House》小说三部曲。

外人看来,漂亮聪慧又有才华的一屋子女性,实在是令人佩服。可才华横溢又怎么样?照样难逃‘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样的家庭常态。而这本经的起因,还得先说艾丝琳的母亲 Kelly

写作事业成功之余,她也曾经做过律师,是摩尔家(摩尔是娘家姓)更出色的那个女儿。之所以说更出色,那是因为,她的弟弟 Shane Patrick Moore 尚恩 · 帕特里克 · 摩尔,不仅是个瘾君子,2004 年还曾经因为藏毒被捕,有过案底。

律师兼作家的姐姐,对比瘾君子的弟弟,摩尔家的天平,很早就倾向给了 Kelly。但因为老摩尔去世的早,家里只剩年迈的母亲,自己有家庭的姐姐,和弟弟达成了意见,她照顾自己的孩子和丈夫,弟弟和母亲住一起。

这一住,便是 15 年。尽管尚恩一直啃老,但至少母亲身边有人看着,姐弟俩之间相安无事。但悲剧,却在顷刻间,敲响了门。

家庭纷争最常见的,不外乎财产间的争夺。很不幸,摩尔家,走了这条老路。三年前,年过九旬的母亲身体变得有些不乐观。情况如此,两姐弟,渐渐为母亲的后事起了争执。

无职无业的尚恩,想让母亲把房子和家里的农场写进遗嘱,直接送给他。自己做过律师的姐姐 Kelly 非常不满,拒绝签名,只同意通过公证人作证,用写契约的方式,公平分配。

谈不拢、说不通,两姐弟之间的拉锯战持续升温,也牵扯到了身边的家人。Kelly 的大女儿,也就是案件的主人翁艾丝琳,尚恩的侄女,在这个时候,毫无疑问地,站在了母亲身边。

不到 20 岁就拿过国家级的小说大奖,上大学后组建过反暴力性侵的女性组织,还为各种大型杂志网站写过专栏和稿件的艾丝琳,遇到这种母亲被‘欺负’的撕逼,是不可能不出手的。

帮母亲出点子、说服外婆不要签名,帮母亲拒绝舅舅的要求,艾丝琳一次又一次地出面,亲自下场和舅舅对抗。甚至在 2016 年 1 月,案发前半年,她和尚恩的冲突惊动了警察。

艾丝琳在自己的博客写到,舅舅袭击骚扰她,不仅被逮捕,最后法院还给他发了人身限制令,不能靠近自己的侄女。换句话说,只要艾丝琳在的地方,他都不能去。

抓到这个小辫子的艾丝琳,开始经常和母亲出入外婆家,每次尚恩都只能外出等着,没有办法。直到六个月后,2016 年 7 月 26 日,忍无可忍的他,决定回家和姐姐母亲说清楚。

尚恩怎么都没想到,这一天,是自己的死期。

知道舅舅要来的艾丝琳,怒火中烧,在电话里对着舅舅一通乱骂,并要挟说自己有枪,如果他进门,就会开枪自卫。情急之中,尚恩报了警,表示侄女在家里,希望能派个警官和自己一起进房子,和母亲姐姐签署契约,自己没有恶意。

等待警官的过程里,他在房外踱步,让屋内的艾丝琳大为光火。这时,公证人也正好到场。为了留下签约的证据,艾丝琳拿出手机开始录音,边拍屋外的舅舅,边对坐下的公证人、母亲、外婆恶狠狠地说:" 他要是敢进来,有他好看!"

当舅舅绕到房门外时,事态急转直下,艾丝琳大吼:" 他要进来了,fxxk 他真的要进来了!" 并对母亲说:" 把枪拿起来,拿起来!"十秒之内,房门打开,艾丝琳左手拿着还在录影的手机,右手握着枪,对着刚开门进来的舅舅便是一枪。

舅舅立刻倒地,痛苦地呻吟。这时,仍在录影的手机,录到了艾丝琳恶狠狠地说:" 他不应该进来的,威胁到我了!"

而当她听到母亲报警大哭时说舅舅还有一口气的时候,艾丝琳居然说:" 他会起来杀了我们全部人吗?"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没有丝毫地懊悔,甚至因为舅舅没‘死透’,变得歇斯底里。

视频里,还捕捉到了艾丝琳母亲 Kelly 最开始对急救人员说的:" 我不知道谁伤害了他,不知道他受伤没有。" 后来她又改口说:" 这个人威胁了我们好几个月了。"

看着外孙女杀死亲生儿子,大女儿又对着电话语无伦次撒谎的外婆,最终接过电话大哭说:" 一切都晚了,我的天呐!"她在调查中直接指认了,是外孙女艾丝琳枪击了儿子。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直到今年十月底,拖了三年的案子才有点消息?艾丝琳竟然在杀人后,还拍了一部和自己的所作所为高度相似的恐怖杀人电影?

那是因为,在最初的调查里,因为尚恩曾经因为骚扰侄女被开限制令,又无职无业曾经有过藏毒的案底,法官倾向于认同艾丝琳正当防卫、过失杀人的说法。而录下案发过程的手机,尽管在案发后被警方扣押,却被办案人员遗漏在了角落。没有密码解锁,也没有申请解锁令。

同一年 11 月,在缺乏关键证据的情况下,艾丝琳被保释出狱,等待进一步的判决。在美国,只要没被正式判决,就是无辜的。出狱后,艾丝琳像没事儿人一样,化名 Wyn Reed 继续写小说和文章,还参加了多场电影试镜,最后在 2017 年的 3 月,拿到了最前面提到的《From the Dark》的角色。

拍电影招聘人,难道不查查身份背景就直接录用吗?对于此,两位制作人解释道,因为电影成本太低,没有多余的钱做这件事,现在非常后悔。他俩还补充道:" 无论是选角还是拍摄的时候,艾丝琳都表现地太突出了,她的情绪和表演,就像自己真的经历过杀人一样。我们哪里敢想,她真的杀过人!"

杀过人,又在电影里‘重温’一次杀人,真是细思极恐。可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今年初,警方最终将艾丝琳的手机翻了出来,并找到了她亲自录的‘杀人视频’。法官推翻了此前的判决,以故意杀人罪重新审判艾丝琳。

庭上,重看自己杀人视频的艾丝琳脸色苍白,最后崩溃大哭,说自己不能呼吸,可这一套在法官面前已经不起作用。

法官表示,从视频上看来,艾丝琳开枪前,舅舅尚恩根本没有和她或者母亲发生冲突,而是刚进门就被杀死。再加上她故意隐瞒手机里的内容,没有自首情节,是被识破谎言的一方。法官将她过失杀人的罪名,直接升级成蓄意谋杀,不能再被保释。

电影的上映遥遥无期,年迈的外婆在庭上哭到喘不过气,艾丝琳的最终谋杀审判将会在下个月开始。

可直到这个时候,艾丝琳的母亲 Kelly 还在对媒体说:" 我女儿当时在对舅舅的恐惧中生活,在我看来,是他咎由自取。" 这句话,对艾丝琳和她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

以上内容由"英国报姐"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母亲杀人摩尔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