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上映 20 天票房 14 亿!《少年的你》导演曾国祥:很不幸,我是曾志伟的儿子

最人物 11-13 24

电影《少年的你》的首映式,被曾国祥命名为 " 成人礼 "。
的确,这一仪式属于少年,也属于他这个刚刚迈入 40 岁的 " 星二代 "。

该来的总会来,无非需要历经波折。

2019 年 10 月 22 日,经历过多次撤档、延期后,电影《少年的你》主创团队终于接到了最终定档通知。

这一天,发行方的工作人员带着硬盘从北京奔赴全国,各县市的影城经理齐聚省城,等待着之后的接力。上一次这样 " 人肉快递 " 的电影,是《白鹿原》。

历经风尘仆仆的奔波,这些拷贝带在 3 天后,被按时放入数字放映机。10 月 25 日 0 点,被期待了半年的电影准时上映,曾国祥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少年的你》拷贝带准备发往全国影院

不出所料,票房大爆,电影口碑赞歌高唱,易烊千玺与周冬雨凭借出色的表演,再一次以刷屏之势占领各大社交媒体,导演曾国祥的名字,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

在其中一部宣传短片中,主演与导演被要求对 18 岁的自己说一句话,周冬雨谈及刚刚成名时大众的差评,说 " 要自信 ";

尹昉想起了离婚的父母,说 " 要学会与遗憾相处 ";

当大家期待曾国祥会说出怎样的故事与挫折时,40 岁的他却只说:" 只要喜欢,就放手去做。"

看似轻描淡写,但他的语气,却有种如释重负之感。

或许因为他终于再次实现了 18 岁时的导演梦,也或许如今大众提起曾国祥,他的身份标签终于成为 " 导演 ",而非跟了他三十多年的 " 星二代 "。

1979 年,一个男婴在香港出世。

就如他来到世上第一次发声必然是啼哭一般,许多事情都已经注定。

例如父亲名叫曾志伟,是香港当红影星,在荧幕上总演色狼流氓;同父异母的姐姐叫曾宝仪,漂亮大方,在以后会成为知名主持人、歌手和演员。

曾志伟、曾国祥父子  

再如他的名字 " 曾国祥 "。

在他看来,这个名字极土,仿佛是个老爷爷,但又无法改变:

" 国 " 字是祖谱所定,同辈男性都得用,不能更改。" 祥 " 字来源于属相,在家族中,生于狗年的弟弟,名字带 " 猷 ",一位堂哥马年出生,名字带 " 骏 ",所以生于羊年的他,名中带了 " 祥 "。

除此之外,还有他脸上与父亲及其相似的五官。在一档综艺中,他曾说:" 我和他相似到,就算他把我丢到垃圾堆,邻居捡到一句话不用问都能把我立马送回家。"

曾国祥是曾志伟的儿子,人尽皆知。

生在明星家,是好事,也不尽是好事。

父亲曾志伟为他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但当父子二人在同一领域发展时,顶着 " 星二代 " 的光芒的他,却也注定背上 " 星二代 " 的枷锁:

优秀是理所应当,资本都来源于父辈,就算有所成就,在父辈的耀眼光芒下,似乎仍会被忽略。

因此,通常情况下,曾国祥会习惯性地拒绝承认与父亲相似,并在实际行动上避免这一相似。

当有人说 " 你跟你爸不像 " 时,他会高兴地回复一句 " 谢天谢地 ",而当对方说 " 你比你爸高好多 " 时,他可能会讲起,小时候有人告诉他踢足球会矮,他从此再也不踢。

他还坚持健身锻炼,只为避免变成像父亲一般 " 油腻猥琐 " 的模样。

但子承父业似乎是上天注定,16 岁时,曾国祥不可救药地爱上电影。人声响起,白幕点亮,大荧幕里的一方世界令他痴迷。

少年第一次企图利用 " 星二代 " 的便利进入电影圈。他找到父亲,说自己以后想做电影,要当导演。

听罢,父亲一言不发,二人沉默半晌,最终,曾志伟打破僵局:" 等你高中毕业我们再聊。"

在电影圈里摸爬滚打多年的曾志伟,见多了片场光鲜亮丽下的黑暗。派系、金钱、规则,没有哪样是单纯的。

曾国祥父亲," 大佬 " 曾志伟

最终,父亲给他的唯一建议,是大学不要学电影:" 爱好和事业是要分开的。如果没有事业,你靠爱好也能活,如果没有了爱好,你靠事业也能活,可如果爱好和事业并到一起,如果失败了,你怎么活?"

带着对事业与爱好的思考,曾国祥从少年长成青年,进入多伦多大学社会学系学习,在他心中,社会学将会是通往电影之路的一块基石。

毕业后,热爱电影的少年,最终还是借着父亲的便利入了行。但他决定走一条与其他 " 星二代 " 并不相同的路。

曾国祥毕业那年,同龄的 " 星二代 " 谢霆锋已经火遍全港,向佐混得风生水起,更不必说成龙的儿子、洪金宝家的少爷,荧幕上的他们风光无限。

但这个影视圈大佬的长子,却一头钻进幕后。

初入片场时,曾国祥从不说 " 我不会 "," 我不行 ",交到他手上的任务从不需要催促,到时一定会完成上交,就算不会,他也一定学着去做。

父亲曾志伟没有给他按下快进键。而他自己,也以一种近乎卑微的方式,努力剔除着父亲给自己带来的 " 星二代 " 身份标签。

父子二人总被 " 捆绑销售 "

在陈可辛新成立的电影公司,曾国祥切换着各式各样的身份:翻译、美工、编辑 ...... 乃至端茶倒水打扫卫生的杂役。

拍戏时,曾国祥做着导演组里最底层的岗位场记。他需要记下每一条的拍摄内容,每一次拍摄道具的摆放位置,看下一个镜头能否连贯,会不会导致穿帮。

其中最困难的,莫过于计算拍摄时长。

400 尺的胶卷快要拍到三分之二时,他需要知道剩余的胶卷是否足够完成拍摄,一旦算错,便免不了一顿臭骂,有人调笑,说他是 " 最惨 " 星二代。

他没有时间睡觉,一工作便是一整个通宵。然而对他而言,最奢侈的却不是一两个小时的睡眠,而是终于有机会在摄影机前,看看镜头中的世界。

在入职第一天,许月珍曾问过他:" 你未来想干什么?"

曾国祥的回答是:" 我要当导演。"

只可惜,时光匆匆而过,他却只做到了第二副导演。没有独立作品,更没有人记得他的名字。只有圈内人知道,这部片子,曾志伟的大儿子仿佛有过参与,但做了些什么,完全不重要。

导演路磕磕绊绊,演员这一身份倒是向曾国祥抛出了橄榄枝。

片方看中他曾志伟之子的名头,邀请他在片中出演流氓甲或色鬼乙,以博收视。

对于做演员,曾国祥是抗拒的。因为在他心中,如果做了演员再当导演,会让观众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父亲劝他:" 平常你没有机会看别人拍戏,就算去别人那探班吧。我是从做演员开始的,做演员就能知道以前的吴宇森怎么样,现在的吴宇森怎么样,以前的徐克怎样,现在的徐克怎样。"

就这样,心怀导演梦的曾国祥以男配身份进了片场。接连出演了一众小角色。就如《AV 梦工场》中的胆小色鬼,《飞虎出征》中的飞虎队基佬,以及《老笠》中连鬼都不愿附身的超级废青(香港话,意为屌丝)。

《老笠》剧照

日后,媒体形容曾国祥为 " 活在 B 级片里的男人 "。

许多人都认为,他出演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制作电影,不过是出于 " 星二代 " 的某种叛逆,似乎是在强行摆脱父亲光环之路上的某种迷失。

但人们不曾发现,曾国祥参演的大部分电影,都游走在敏感的亚文化话题边缘。其中虽有纯粹的商业制作,但涉及到人文关怀的严肃作品更不在少数。

他关注少数群体,关注边缘文化,关注人类最赤裸直接的情感与欲望。

《飞虎出征》剧照

这些口碑或好或坏的片子,都在构建着曾国祥的精神世界。

心怀导演梦想的他渐渐明白,生活不是电影,高潮必须在天亮之前结束,主角得在影片结束前复仇完毕,而自己做导演的梦想,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2010 年,曾国祥带着处女作《恋人絮语》,获得最佳新导演提名。

这一年,他 31 岁。

而父亲曾志伟与姐姐曾宝仪,恰巧是这一年颁奖典礼的主持人,在揭晓 " 最佳新导演 " 获奖者时,看过信封中名字的他们在舞台上疯狂尖叫。

曾志伟与曾宝仪

那一刻,所有人都以为此奖花落曾家长子,但没人注意到,曾国祥轻轻松了口气,绷着的嘴角露出一个难以察觉的微笑。

" 看到他们尖叫时,我就知道获奖者不是我了。" 在记者面前,他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丝失落。

因为在此之前,他所承受的失意,已经足够多。

计划在 30 岁之前拍摄自己第一部电影的曾国祥,在 2008 年辞掉了所有演员和编剧的工作,开始专心地为自己的电影写剧本。

深夜里,他时常感到 " 找不到出口,充满迷茫 "。

剧本写成,曾国祥把自己的处女作投给施南生的 " 万诱引力 " 公司,可收到的,是无情的拒绝。

回家一改,又是半年。

停工后没有进帐,只余开支,最穷时,这位 " 星二代 " 的户头上只剩下几十元。

他宽慰自己,至少活不下去的时候还能帮朋友写东西赚点钱,而比他更惨的朋友,在拍出自己第一部电影之前,是 " 穷到真的没钱吃饭,饭点就去别的导演工作室,假装聊天,其实是为了吃他们那口饭。"

对曾国祥而言,比生存更难的,是仍旧难逃父亲的 " 阴影 "。

那时,29 岁的曾国祥拿着剧本一家家去敲门谈投资,他仿佛是一个推销员,站在各种老板面前推销着自己的梦。

而投资人,却好像是在星期天带着家人逛动物园的游客一般,用一种愉快的心情看这个年轻人在笼中表演,最后用同情的口吻安慰道:下次吧。

难听的话,拒绝的词,他听过太多。但最让曾国祥难过的,是拒绝过后,再附上的那句 " 你还是回去找你老爸吧 "。

直到电影终于上映,直到曾国祥因为这部片子被大奖提名,外界对于他依靠父亲的讨论仍旧没有停止。

人们依然还会添上一句 " 这片子叙事拍摄都不太行,星二代果然一代不如一代 "。

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呜呃。电影是梦想,也是信仰,感到太难时,他会把幼时学过的《新雷》反复诵读:

造物无言却有情,每于寒尽觉春生。
千红万紫安排著,只待新雷第一声。

曾国祥的新雷,在 2016 年秋天终于响起。那部片子,名叫《七月与安生》。

曾国祥与《七月与安生》主演

这部描述两个少女成长的青春故事,以黑马姿态在全国走红,并将周冬雨与马思纯一并送上影后之位。

而曾国祥本人,也再一次以导演身份受到业内广泛关注。

关于他是曾志伟之子的讨论声渐渐弱了下去,原来压在他心中的石头,也被慢慢移开。

在节目中,曾国祥开始主动提及父亲,当再一次面对 " 作为星二代有何感想 " 的老生常谈时,他终于变得坦然,因为这对他而言,已不再是问题。

《七月与安生》之后,终于摆脱父亲光环的中年人,又一次用《少年的你》给了观众一个重磅惊喜。到今天,票房已经超过 14 亿。曾国祥终于被大众认定为一位好导演。

其实,事到如今,回望他所做的一切,都指向了那份 " 做电影 " 的初心。

这其中的意义,早已与单纯的 " 证明自己 " 以及 " 撕掉标签 " 再无关系。反倒是作为一个发声者的信念感,在曾国祥的身上渐渐明晰。

彼时做演员所扮演的边缘人角色,以及大学所接受的社会学教育,都为他铺就了一层有别于纯粹文人浪漫的现实主义底色。

" 社会学教会我的是可以从很宏观的角度去看每个年代、每个文化,一个总体的社会走向是什么样,同时也可以很微观地去看每个人的行为动机是什么。它教会我去理解、去共情,赋予我珍贵的同理心,让我可以用他们的角度看世界,理解他们处理事情的方法 。"

这一切,也都赋予他的电影以温度与灵魂。

曾国祥如今所做,是借助一个个故事去隐喻现实问题。

他通过自己出演的角色,以及导演的影片去诠释少数群体的身份问题、少数群体的社会困境、少年在成长中的身份轮转与认同。

一如他在加拿大读书时,与朋友用老式胶片机拍摄的一部极富荒诞主义抗争精神短片——关于一群青少年为了争夺牛奶票的获得权而绑架市长女儿的故事。

曾国祥带领剧组成员,号召拒绝校园霸凌

而今,在电影《少年的你》里,他又将校园霸凌问题赤裸裸地展现在每一个人眼前。

在片中,他不曾为霸凌事件提供一个答案,仅仅凭借一部电影,他也无法给出回答。

但这部片子更大的意义在于,它替无数沉默的人发出一声诘问:" 我们到底要留一个什么样的世界,给少年去成长?"

" 我希望一些人的想法和价值观,可以在观看过电影之后有一点小小的改变,至少不会觉得别人的命运与自己完全无关,不会对他人受到的伤害保持漠然。有时候我们在别人需要的时候伸出手扶一把,这个世界就会稍微好一点了。"

一如他在电影中,借陈念之口,说出自己心中存在已久的使命:

"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保护世界。"

部分参考资料:    

1、腾讯娱乐:专访曾志伟:大儿子曾国祥自立了 我就放心了   

2、网易娱乐:专访《少年的你》导演曾国祥:易烊千玺有男人味  

3、幕后:曾国祥    

4、we people 纪录片 : 曾国祥:一个拒绝被标签定义的新秀导演    

图片来源:网络

以上内容由"最人物"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