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被抄袭的西尔万原作来了,展览方:没寄邀请函,但欢迎叶永青参观

上观新闻 11-12

" 我们可以确定地说,西尔万是他这一代最重要、最真实的艺术家之一。他的每件艺术品好像都在描绘着他的生活。那些强烈的紧张情绪,藏在一个青少年的身后……近距离地审视它们,每幅画都描绘了西尔万与自己过去悲惨命运的对抗,和戏剧般的迷茫,以及那些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轻…… " 这是比利时雄狮画廊画廊主乔斯 · 德佩对比利时艺术家克里斯蒂安 · 西尔万的评价。建投书局与上海左右美术馆、比利时雄狮画廊共同推出的 " 记忆 / 2019:西尔万原作中国首展 "11 月 12 日开幕。

16 幅远渡重洋而来的原作,均为西尔万在 1990 年代初所绘,也就是中国画家叶永青抄袭的那些原作。

这位因争议走入国人视野的比利时艺术家,究竟是怎样一位艺术家,他的作品背后蕴藏了什么样的故事?

克里斯蒂安 · 西尔万 1950 年出生于比利时的欧本。幼年父母离异,他被弃之不顾,自小和两位姨妈一起生活。年仅三岁的小西尔万已会将墙上的画作一幅幅复制下来,那是他绘画热情的起始点。七岁到十四岁的年纪里,他在放学后,在阁楼里,完成了许多无人知晓的画作。孤独不仅仅在他的创作中,也在他人生观的成型期里。

向上海左右美术馆捐赠西尔万的画作《天空 18》,在这幅画上,西尔万写下多遍 " 我不是一只鸟 ",这也是他童年被罚的记忆。

1964 年、1966 年,两位姨妈相继去世,西尔万带着被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保罗 · 德沃尔画作激励的艺术理想孤身去到布鲁塞尔,靠写歌、表演赚取微薄的收入,布鲁塞尔的钟声是他最亲密的伙伴。这或许也能解释为何西尔万在而立后,忽而关注起自闭症儿童们所创作的绘画作品。那时他已小有名望,画作也从比利时走到了国外。然而同样的孤独、边缘、无序生长,吸引他开始站在成年人的视角,处理童年庞杂的记忆。

" 不画画,我就非常焦虑…… " 西尔万说。结合西尔万的童年,观众也许很容易理解西尔万画面上那些元素的象征意义,比如孩子被一遍遍罚抄着 " 我不是一只鸟 ",鸟笼象征着禁锢的牢房,鸟和飞机则象征自由。

西尔万本人没有来到展览现场。左右美术馆理事会成员周静介绍,西尔万正在为抄袭事件进行法律诉讼,他不想参与任何展览,尽管很多人不理解他为何如此坚持。

能够举办此次展览,得益于比利时雄狮画廊的收藏。在抄袭事件发生前,雄狮画廊一直是西尔万作品的独家代理,画廊主乔斯 · 德佩也是陪伴了西尔万 20 年的好友,关系如同家人。抄袭事件发生后,原本安静的画廊几乎被踏破门槛,其中大部分访客来自中国,有人甚至想要将画作全部买下,也让乔斯产生了不信任感。

" 希望大众除了关注抄袭外,更看到艺术本身。" 周静介绍,最终能够说服乔斯第一次来到中国,得益于左右美术馆纯粹的艺术交流目的。如今这 16 幅作品已经属于中国,其中 4 幅属于左右美术馆馆藏,12 幅由左右美术馆藏家委员会收藏。此次上海展览结束后,还将在国内举办为期一年的巡展,让中国艺术爱好者有机会亲眼看到原作,而不是通过抄袭新闻来了解它们。" 通过抄袭事件我们发现,很多比利时人不知道中国的现状,中国艺术爱好者也少有渠道认识国外当代艺术家。严格来讲,西尔万还不算比利时一线艺术家,当然他是非常优秀的艺术家。我们希望能引导观众关注艺术本身的价值,而不是聚焦于丑闻。"

西尔万的作品来了,有艺术家表示对这位画家并不了解,也有艺术家表示,叶永青抄袭他的作品,正是因为他在全世界范围内还不算出名。可能还有更多 " 叶永青 " 和 " 西尔万 " 隐藏在大众视野之外,需要的是敢讲真话的艺术评论家。艺术创作、展览、收藏领域都值得反思。

" 我们没有给叶永青寄邀请函,我们想做纯粹的艺术展览,而不是要制造新闻。当然欢迎叶永青来参观,如果他想和西尔万聊一下,我们愿意做沟通的桥梁。" 周静表示,一年时间的巡展计划,希望能让更多人思考,如何维持艺术原创性,而不是追求捷径和名利。" 把这 16 件作品留在中国,希望它们能成为当代艺术发展中的一个小小印迹。是时候走出来了。"

西尔万画作《妈妈和鸟》

此次展览作为建投书局 " 看见比利时 · 主题文化月 " 组成部分,在建投书局 · 上海浦江店的艺术长廊和传记图书馆里,邀请观众一起走入克里斯蒂安 · 西尔万的艺术人生。展览开幕前,解放日报 · 上观新闻记者对乔斯 · 德佩进行了访谈。

上观新闻:叶永青抄袭事件后,是否有很多中国艺术机构来找你合作?

乔斯:的确如此,很多人来买画或者希望合作,但很多人拿不出认真的方案,或者抱着炒作的态度。当时西尔万也在,他说,我要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之所以选择左右美术馆,是因为他们带了完整方案,而且明确表达了想对西尔万艺术本身做推广,而不是买画再卖画,以此获利。

上观新闻:这次展出的作品都是典型西尔万风格的吗?

乔斯:大多数都是西尔万的标志性画作,是他 1990 年代原创的特殊符号——被父母遗弃的童年符号。他从 1984 年开始创作,后来我们第一次发现叶永青使用了这些标志性的元素,当时我们没有采取措施,因为信息不全。

西尔万画作《家庭记事、鸟、天空》

上观新闻:你眼中的西尔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乔斯:他是一个很专注的人,也很内向,不太走出去,不度假,一个人住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但他喜欢自己的作品能展出,他的作品在欧美都有展出,80 多幅作品被各大美术馆博物馆收藏。

上观新闻:怎么看待西尔万因为被抄袭而在中国走红?

乔斯:西尔万在欧美已经被大众所知,在中国,大家通过叶永青认识到了他,对他来讲也是一个机会。关于抄袭,涉及到法律问题,对此我不评论。

这次展览是西尔万在中国的第一次个展,我们希望作为一个开始,促进中国和比利时艺术家之间更多交流,让中国观众看到更多好作品。

上观新闻:这是你第一次来上海吗?有哪些感受?

乔斯:其实我是第一次来亚洲,在中国亲眼所见让我感到震撼,也很惊喜。中国人很友好,如果有时间我会去看油罐美术馆的比利时艺术展,也想发掘中国的艺术家带到比利时去。

栏目主编:施晨露 本文作者:钟菡 文字编辑:施晨露 图片编辑:项建英

题图:观众在欣赏西尔万原作。图片摄影:蒋迪雯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