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全国房价倒数第一的城市!2 万就能全价买房,背后是为何?

齐鲁晚报 11-12

前段时间一篇名为《流浪到鹤岗,五万买套房》的文章在网络上爆火,房价高昂的大浪潮中,鹤岗的房价就如同一股 " 清流 "。很多人也为文章作者李海应对人生的从容和理性点赞。

可本地人似乎没有李海那般的从容。近几年,煤城转型,就业机会少,人员不断流出,房子难租难卖。鹤岗小城的居民,虽然没有住房压力,可他们为孩子为未来担忧。

这座老工业化城市也在大时代的背景下,在安然与孤独中交替。

2 万元就能买套房

房价全国倒数第一

11 月 7 日下午,小城鹤岗的温度已达到零下 7 摄氏度,街上行人寥落。卖房租房的广告张贴得满城都是,却无一人驻足。

齐鲁晚报 · 齐鲁壹点记者探访李海购房的鹤岗市东山区某小区。东山区虽不是市中心,但离市中心驱车不到十分钟的路程。

" 我们买房才花两万,装修就花了三万多。" 去年三月份,李文山花了 2 万块钱在小区买了一套 47 平方米的房子,装修花了 3 万多。李文山和老伴都已经 60 多岁,从乡下来到市里打工。一开始租房子住,后来感觉不如买房划算,老两口索性用两年的积蓄买了一套房。李文山讲述,他们买的顶楼,没有电梯,一般没人愿意要,所以也属于所有楼层中价格最低的。

小区居民介绍,一般情况下,六楼七楼一套 70 多平米的房子,毛坯房花三万就能到手,而简装房在四万到五万之间。最贵的是三楼和四楼,能卖到 10 万元左右,一套装修很好的面积 70 平方米的住房最高能卖到 12 万元。

" 房子本身就便宜,好房子都卖不出去,更甭提顶层。" 小区居民老钱说,小区属于保障性住房,他入住近十年,顶层防水都不行了。

在鹤岗,有很多类似的小区,主要是保障性房屋,多集中在南山区、兴山区,东山区,兴安区,市区基本没有。像大陆南、滨河北、松鹤、九州等小区的情况都差不多。" 去年是鹤岗房价最低的时候,我一个朋友五万块钱在大陆南买了两套 70 多平方米的房子。" 市民王先生说,两套房子都在六楼,是对门,给两个儿子结婚用。

齐鲁晚报 · 齐鲁壹点记者探访发现,鹤岗不是所有的房子价格都如此低廉,市中心的房子每平方米均价也在 2000 元左右。最贵的地段,均价能到 3000 元左右,像是永丰国际城和欧洲皇家花园,均价都在 3000 元以上甚至是 4000 元。

根据中国房地产业协会 2019 年数据,在纳入统计的 341 个城市中,鹤岗以均价 2177 元 / 平方米位列倒数第一。

煤城的转型之痛

资源枯竭型城市都是一个路数,活的时候像团火,但是很快就灭成一堆灰,老钱感慨,任何东西都阻挡不了时代变迁的步伐。

以前鹤岗分为两大部分,矿区和城区,城区归市政管,矿区归国矿管。随着煤矿的不断开发,地表逐渐塌陷,矿区的房子成了塌陷区。

不得已,当地政府只好在城郊多处建造棚改房转移塌陷区居民。老钱一家就是从塌陷区兴安转移来。

老钱家一共分了 4 套棚改房,当时每平米需要补差价,好的楼层每平补 550 元,不好的楼层,每平补 350 元。" 我们家两套,都在这个小区,父母家两套,不过房子还没下来。" 老钱说。这个小区的业主最开始都是矿区以及拆迁户居住,大家房子多得居住不过来就往外出租。

2014 年,老钱从小区租了一楼的商铺经营饭馆,小区人员密集,很多矿上上班的人都在此租房或者买房,人来人往,饭店的生意从一大早做到半夜。但是现在老钱家的生意却大不如从前。" 以前家里雇了 8 个人当帮手,现在加上家人总共就四个人,煤矿关了很多,矿上干活的人都走了,白天来吃饭的人少之又少。" 老钱告诉齐鲁晚报 · 齐鲁壹点记者,从 8 月份到现在已经赔了一万多块钱。

据了解,2011 年,鹤岗被确定为资源枯竭型城市,2018 年底,鹤岗关闭煤矿约 30 余处。

不仅是老钱所在的小区面临这样的情况,整个鹤岗市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因为人员流出大,很多店铺的生意大打折扣。比优特时代广场附近算是鹤岗的市中心,但中午饭点的时间,周围的商铺客流量却不大,比起其他的地级市,商圈附近显得有些冷清。" 我朋友在市中心开店,店里的人一半放假一半上班。" 老钱说。

最近今年,鹤岗市民有一个很直观的感受," 走到哪儿都在建房子 "。" 房子太多了,租不出卖不出,房价就下来了。" 市民严女士告诉齐鲁晚报 · 齐鲁壹点记者。

据了解,鹤岗市从 2008 年开始建设保障房,到现在建设了 10.5 万套,一共拆了 9.7 万户,目前的保障房,基本上能满足拆迁的需要,也就是 2019 年以后没有再建设的计划。

中国社科院金融市场研究室研究员尹中立曾表示,政府的保障性住房有整体错位的迹象,人口向大城市集中,而棚户区改造的实施主要集中在中小城市,这些人口流出城市的决策机构没有调整城市规划,反而不断增加城市开发的规模,那么供求关系在某一个时间就会出现逆转。中国已经出现总人口增长速度缓慢,劳动人口每年递减的情况,收缩型城市其实就是针对鹤岗的这种现象,一定会越来越多,那就要适应人口减少的情况,如何做到合理的定位,就是根据新的情况做出调整。

公开的暗箱交易

在鹤岗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卖房广告,但想发现一家中介公司却很难。

一名中介人员向齐鲁晚报 · 齐鲁壹点记者透露,这几年安置房太多,对二手房交易量的饱和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很多中介公司都干不下去,纷纷倒闭。"

按照黑龙江省棚户区改造安置房的规定,入住不满五年的,不得上市直接交易。" 有便宜的房子为何买贵的 ",即使有人买房更多的会倾向于棚改房,因此很多中介也将房源目标转成了棚改房。有中介人员告诉记者,有的棚改房已经符合交易规定,但多数棚改房还不符合规定,尽管如此,前几年棚改房的地下交易还是开展的如火如荼," 棚改房的下证时间不一,有的是三年,有的是五年,很多房子在交易时都没有房产证。"

这在鹤岗都是公开的事,很多人都是这样操作,多个市民向齐鲁晚报 · 齐鲁壹点记者透露。鹤岗的白菜房价全国知名,市民告诉齐鲁晚报 · 齐鲁壹点记者,有一段时间政府规定不让再贴白菜房价的房子。

在工农区一家商铺门口,大招牌写着亿嘉房产,只有一名女子坐在屋内。女子很警觉,反复确定是想买房子的顾客后才愿意聊。" 没办法之前曝光白菜房价后,棚改房的交易现在查得很严,还有很多暗访的媒体。" 女子讲述,鹤岗房价低吸引了很多外地人,有些人直接看完房当场微信转账," 但现在只要是外地人,我们都很警觉。"

在推销房子的过程中,女子表示他们手里有不少棚改房的房源,虽然还没有到交易年限,但是他们在棚改办内部有人,可以交易。" 在办入户通知和购房合同时,直接在上面改成买主的名字,这种房源属于一手。" 女子表示,鹤岗很多这样交易的,房子买到手不会出问题。

齐鲁晚报 · 齐鲁壹点记者看到,在保障性住房交易大厅的服务窗口,摆着一个违纪监督公示牌,对于勾结违规黑中介的问题欢迎举报。落款是鹤岗市保障性住房服务中心监督检查组。在鹤岗市保障性住房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小城的安然与忧愁

" 四套房子都给你,你愿意嫁到这里吗?" 当问及拥有四套房子的感受时,老钱反问记者,鹤岗不缺的就是房子,好几套房子的普通市民比比皆是。

一套房子顶不过大城市的一平米、四套房子比不上哈尔滨的一个卫生间,每当问及鹤岗市民没有购房压力是否更具幸福感时,得到的回答往往都是这些。

老钱的儿子今年刚上大一,就已经做好不回鹤岗的打算。老钱和妻子支持孩子的决定," 我们自己都没打算留在这,等儿子大学毕业就把店铺盘出去外出打工。"

市民徐宁几个孩子都不在身边,自己和妻子经营一家小卖铺,闲的时候也会区矿上打点零工,日子平静又孤独。" 人老人谁不想孩子在身边,但让孩子回来干什么。" 徐宁说,鹤岗没什么大企业,除了公务员,年轻人似乎没有什么好的出路。

鹤岗统计局 2017 年数据,鹤岗总人口 100.9 万,35 岁人口约占百分之七十,8 岁至 34 岁约占百分之二十,17 岁以下约占百分之十。据鹤岗统计局历年公报,2007 年至 2017 年间,中小学减少 121 所,在校生减少百分之六十。中高等学校在校生减少百分之十六。

2017 年,鹤岗第二产业 GDP 占比较十年前减少约百分之十。同年黑龙江 13 个地级市中,鹤岗市 GDP 位列倒数第三。

不到五点,夜幕就已经笼罩了这座小城,老钱所在的小区灯光亮起了不到四成,三个客人一同走进来,老钱挽挽袖子亲自下厨。

下午六点半,一场酒局散场。

以上内容由"齐鲁晚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