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千亿梦碎 和昌“南逃”

在千亿计划告破之后,和昌集团开始转移战场,将总部迁移至深圳。

撰文 / 卢泳志

编辑 / 缪凌云

" 十月中旬就已经搬迁到深圳,开始正式办公了。" 一位和昌集团内部人士向风云地产界(fydcj888)透露,北京没有分公司,只是保留了商务、法务、行政等部门处理后续工作,年底将全部迁移完毕。

和昌集团 2007 年创立于郑州,2013 年将总部迁入北京,2017 年通过收购深圳房企莱蒙国际项目进入深圳,2019 年初,决定将总部迁往深圳。

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分析称,和昌将总部迁往深圳与其未来发展重心有关,而且深圳当地政府肯定会给予一些土地、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

01

质量问题频发 身陷信任危机

和昌集团 2007 年成立于郑州,依靠郑州新都汇项目在行业崭露头角。2013 年总部迁入北京后,和昌集团开始全国化布局。随着 2015 年武磊的加入,和昌集团开始在业内名声大噪。

和昌集团的前身为河南怡丰发展置业有限公司,在郑州先后开发了怡丰新都汇、怡丰森林湖、和昌湾景国际、和昌悦澜、和昌林与城等项目。

然而,这座城市却将和昌集团推上了风口浪尖。近日,郑州和昌林与城项目进入收房期,由于绿化大面积死亡、房屋漏水、外立面工艺粗糙起皮、人车分流变人车混行、地铁变火车等多项问题,遭到业主大面积维权。

在郑州曾流传着这样一段话:和昌的名声起于森林湖,中庸于悦澜,败落于湾景国际,林与城是提都不想提。

能够走向全国,和昌集团曾被认为是郑州房企的佼佼者。然而近年来,无论是省内还是省外,和昌集团都留下了 " 维权 " 的名号。

对此,风云地产界(fydcj888)搜集整理了近年来和昌集团项目质量问题和维权事件:

2014 年,合肥和昌都汇华郡项目出现 " 楼道及电梯前厅墙面涂料白墙 " 等问题。

2015 年,扬州和昌运河东郡业主维权呐喊," 我们老百姓的血汗钱就这么被你们糟蹋?不要考验业主的忍耐度!我们势必维权到底。"

2016 年,合肥和昌中央悦府被质疑非法集资,采用竞拍造假,捂盘惜售,抬高房价。

2017 年 5 月,业主反映称杭州和昌府楼书及宣传资料宣称一梯一户、超百米楼间距、石材墙面、社区全套配置问题。

2017 年 7 月,洛阳和昌中央城邦在没有预售证及钉子户拆迁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形下,非法售房,和业主产生暴力冲突。

2018 年 7 月,洛阳和昌花语墅洋房顶楼严重违规搭建,不顾楼下业主安危,在楼顶搭起五六米高的建筑,存在安全隐患。

2019 年 8 月,安徽肥西和昌中央悦府交房,存在商住变办公、消防管道遍地、出门就是卫生间等问题。

和昌集团董事长武磊曾有一个百年老店的目标,他表示,这个老店不管是产品还是服务经营理念,都能经得起阳光的拷问和良知的审视。

现在看来,想实现这个目标,和昌集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02

华中 " 断粮 " 区域公司被整合

从郑州走向全国,和昌集团正在经历多事之秋。

10 月 30 日,据和昌集团华中区域的内部文件披露," 接中瑞控股不动产中平台指令,为满足目前经营管理需要,将中瑞园区与和昌集团华中区域整合,进行统一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华中区域刚于 9 月份成立。从表面上看,郑州和昌林与城的维权是这次整合事件的导火索,但实际上是永昌老板万永兴对华中区域及地产板块表现不满。

内部人士透露,和昌集团房地产业务发展的并不顺利,万永兴不希望地产板块连累到中瑞控股其他板块的发展,所以才决心 " 动刀 "。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分析指出,这次整合很大程度是因为原有的地产业务发展不好,包括业绩、内部的组织架构等都表现不及预期。

在地产业务板块,相比前两年的激进拿地,和昌集团目前基本处于 " 断粮 " 状态。

从 2011 年进入武汉,截至目前,和昌仅在武汉开发有和昌都汇华府、和昌森林湖两个项目。随着上述两个项目先后于 2015 年和 2016 年清盘,和昌集团在土地市场难有斩获。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此次整合的中瑞园区集团与和昌集团华中区域都是中瑞旗下不动产业务板块,和昌集团偏重住宅业务,中瑞园区偏重产业开发。

上述和昌集团内部人士指出,这是一次正常且合理的管理资源整合调整,目的是进一步整合资源,发挥产业联动优势,提升管理效能。

对此,严跃进认为,这恰恰说明当前一些既有实业又有地产、金融的企业,正在对产业的发展进行盘整,和昌的动作侧面说明中瑞正在对内部资源进行整合。"

03

重仓大湾区 " 北漂 " 变 " 深漂 "

在整合华中区域的同时,和昌集团也在谋划 " 南迁 " 事宜。

去年年底,和昌集团开始酝酿迁移计划。今年 7 月,武磊对外宣称,将总部搬迁至深圳," 基本确定在第三季度主体搬迁完成,我们会分部门、分人群、分批次的搬迁。"

实际上,在北京六年,和昌集团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拿不到地。两年前,和昌集团开始谋划布局华南区域。

2017 年 8 月 15 日,和昌集团宣布与莱蒙国际实现战略合作,收购旗下持有的多个项目销售股份,和昌集团正式踏上布局华南的征途。

凭借当年的百亿收购,和昌集团拿下了深圳、广州在内一共 4 个项目,其中深圳就有 3 个项目。

收购之余,和昌集团没有停下扩张的脚步。除了收购莱蒙国际的项目外,和昌集团还拿下了广州世博会项目,且一年内进入东莞,布局凤岗、虎门、黄江、东坑等一线临深重镇。

截至目前,和昌集团在华南区域已布局三城,现有土地储备总规模约 550 万平方米,可售体量约 366 万平方米,可售总货值高达 800 亿元。

也就是说,搬迁是战略转移的结果,主要原因是因为其大部分货值位于华南区域,对这里充满了憧憬。

武磊指出,未来几年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对和昌的影响可能要比其他房企要更大些,考虑深圳作为总部也是结合区域环境与和昌自身情况而做的决定。

黄立冲认为,目前解决融资问题是房企发展根本因素,深圳是大陆三大金融中心之一,把总部设在或者迁往深圳还可以让企业利用深圳的金融资源缓解资金压力。

04

身陷囹圄 千亿目标搁浅

千亿房企出身的武磊,有着做大和昌集团的雄心。

2017 年,和昌集团提出 "3+2" 的全国化战略布局,即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三个区域,以及郑州、武汉两大核心城市。

2018 年和昌集团以 230 亿元的新增土地货值位列全国房企第 41 位,比 2017 年上升了 14 个位次。

"2020 年和昌的目标是迈过千亿门槛。" 武磊曾在 2018 年公开表示,未来 3 年给和昌制定了一个布局 20 个城市、每个城市实现 50 亿的销售额目标,且在资产管理规模上将要追求突破千亿。

然而,亿翰智库数据显示,今年前 10 个月,和昌集团仅完成 200.6 亿元的销售额,要完成全年 500 亿的销售目标,还有不小的距离。

值得注意的是,和昌集团已经连续两年业绩不达标,2018 年和昌销售额为 292.8 亿元,没能完成 350 亿元的销售目标。

至于 2020 年实现千亿的计划,武磊则回应称 " 风雨大了,步子就放缓一点吧 "。

进入 2019 年,和昌集团接连遭遇各种打击,也许这些就是武磊所谓的 " 风雨 "。

2 月 1 日,上交所信息显示,和昌集团申请发行的 " 中金和昌资产支持专项计划 " 被中止审核,融资受阻对和昌集团的资金情况是一种严峻的考验。

融资中止事件不久,和昌集团总裁胡博辞职。武磊曾对外表示,地产开发业务全权由胡博负责," 除了投资的事情我参与外,其他的事都是他在管。每年完成业绩怎么样是胡博来负责的,为未来储备,定方向是我来做的。"

6 月 14 日,武汉和昌陷入 " 解约门 ",合作方公司公开宣布解除与和昌集团关于 " 武汉光谷未来城 " 项目的委托管理关系,作为在武汉的唯一项目,退出后和昌武汉公司将进入 " 断粮 " 境地。

如果说武汉的遭遇实属无奈,郑州的状况更让人揪心。自 2017 年开始,郑州市连续下发 2 个限购文件,2018 年再次升级限购政策。郑州开发商遭遇巨大的回款压力,一时间特价房、首付优惠房、开盘优惠房相继出现。其中,和昌湾景国际曾曝出一成首付分期的问题。

面临上述困境,武磊解释," 千亿目标 " 是根据当时的市场环境提出的企业发展愿景,主要是为了激励公司的发展,不会活在排行榜中,在规模成长上依旧坚持 " 做好自己 "。

以上内容由"风云地产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