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抓了吴军豹和杨永信,豫章书院们就会消失吗?

金错刀 2019-11-07 9

以下文章来源于为你写一个故事 ,作者雷斯林

10 月 5 日,知乎大 V@温柔发表文章《因为曝光豫章书院,我朋友被他们报复到自杀》,将已关闭近两年的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豫章书院修身教育专修学校(以下简称豫章书院)再次推入公众视野,该校曾为一间戒网瘾学校,被媒体曝出存在殴打学生等多种严重争议行为。

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文 | 雷斯林

来源 | 为你写一个故事 ID:(raistlin2017)

金错刀(ijincuodao)授权转载

1

2017 年的时候,这样一段视频,把豫章书院里发生的事情,曝光在了大众媒体下。

当然,这还不是豫章书院的全部。

根据知乎 @温柔在专栏文章中的曝光,他们有的会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自生自灭,在南昌 40 度的气温里,比囚犯的待遇还惨:

他们会被砸掉手机,限制人身自由,殴打。

先通过几天的监禁让人绝望,不敢反抗,之后再对学生实行劳动改造,动不动伴以拳打脚踢。

你们看过那些号称真实的犯罪小说,电视剧或者纪录片吗,里面警察对看守所犯人就是这么干的,但关键是这些是学生啊,并没有犯罪啊。

不只是这一个人这么说,还有更多其他学员出来爆料。

更有表示可以为自己说的话负法律责任,所以不用打码的学生站出来说话。

当年经过曝光,警方迅速跟进调查,最后豫章书院最终终于停办,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告一段落了。

然而时隔两年,豫章书院这个名字再次进入我们视野。

这次是因为当年曝光它的人,被死亡威胁了:

然而据新京报报道,豫章书院创办人吴军豹表示死亡威胁不是他发出的。

很多人表示不相信,因为除了吴军豹,应该没有人有动机,去威胁当年那些曝光他的人了。

但我不这样想。

2

我 2016 年写了那《杨永信,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之后,至今还在各大贴吧抹黑我,动不动就来我微信后台恶心我一下的,不是杨永信的人,而是各位家长们。

还有很多类似的我就不放出来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来我还有走狗。

一位家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 你看孩子不听话,电击了一下就听话了,这不是很好吗?"

还有滨州的赵女士,在事后接受采访的时候说:

" 我平时脾气急啊,你知道吧,看到孩子不对,我就乱发脾气,我们夫妻两个也打架。但是现在全家都不再吵架了 "。她在电话里的声音有点羞涩:" 为了孩子(去了网戒中心),我们全家的收益太大了。"

" 哎呀,对我来说,他们就是活菩萨啊,简直把我给救了。"

包括豫章书院,在当年他们关闭以后,在公众领域最愤怒,在媒体上最肆无忌惮表达自己愤怒的,不是豫章书院创办人,而是把孩子送去豫章书院的学生家长们。

在新京报的采访中,这些家长是这么说的: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些家长在谈到自己孩子时,用到的字眼是" 流浪孩子 "。仿佛这些不是他们的孩子,而是豫章书院的孩子。

你以为这些家长都是受害者吗?

你以为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豫章书院遭受虐待?

不是的。

事实上根据多个学员的叙述,家长对此完全知情,但依然连哄带骗的,把他们送去了这样一个被主流媒体形容为 " 集中营 " 的地狱。

杨永信那会儿也一样,后台有大量家长来质问我:

" 你生过孩子,养过孩子吗?"

" 你知道遇到不听话的孩子,有多痛苦吗?"

" 你知道我的生活被孩子影响的多严重,我失眠多严重吗?"

他们最后的结论是,因为孩子不听话,他们的正常生活已经被孩子严重影响了,所以 " 不得不 " 把孩子送去。

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孩子是否幸福,他们只希望自己那个不听话的孩子,能早点被带离自己身旁,然后书院可以还回来一个绝对服从,绝对听话的孩子。

所以无论杨永信还是豫章书院,都不止招收 " 网瘾少年 ",除了 " 网瘾 " 以外,性行为早熟,厌学,啃老,懒惰,叛逆,都是应该被送进来改造的理由。

教学对象:

1:网络成瘾

我国网民 60% 是 18 岁以下的青少年。有一定比例的未成年网民涉黄。江西省少管所中暴力型犯罪的少年犯达 70%以上,而网络游戏中的暴力因素则是犯罪的主要诱因之一。此外,在校学生犯罪率上升,校园暴力案件不断发生。

2:厌学、啃老、懒惰、叛逆

青少年价值取向发生变化,道德认知模糊,社会责任感、家庭责任感淡薄,传统文化缺失,受商业文化影响较大。青少年占据社会资源过少,生活经验不足,遇到问题就逃避,因此引发心理脆弱的后遗症问题。缺乏社会责任感、崇尚自我为中心、依赖他人服务已成为部分青少年的通病。

3:性行为早熟混乱

青少年性失误现象逐渐增多。根据某医院人流室一项调查统计,该医院 2008 年平均每季度实施的人流手术中,未婚流产女性就占七成左右;其中不乏十五六岁少女,最小的还是小学四年级。部分青少年为追求刺激感,做出父母想未敢想,闻所未闻的混乱行为。

这字里行间都写着 " 你是不是不想管你的孩子了?,那赶紧把你的孩子送来吧,我们帮你打服 TA,让 TA 成为一个听话的乖宝宝。"

——和杨永信一样,这本质上还是一个帮家长,快速让孩子听话的机构。

这些机构,直接面对的客户并不是这些孩子,而是这些孩子的家长。

会把孩子送去这些机构的家长,他们的需求其实不是让自己的孩子能幸福快乐,他们的需求是让他们自己能幸福快乐。

所以才会在戒网瘾案件频发,甚至有不少孩子自杀之后:

依然有那么多家长,把孩子送到新开设的类似学校中去。

事实就是,对于一些家长来说,孩子就是他们生活最大的负担,他们潜意识里认为,如果没有孩子,他们的生活会好很多。

他们有的在孩子小的时候,自己玩,对孩子冷漠,然后怪孩子大了对他们冷漠,白眼狼。

他们有的在孩子小的时候,对孩子暴躁,有的夫妻不和,大打出手,然后怪孩子大了以后性格暴躁。

他们有的自己出口成脏,然后怪孩子会骂人,念三字经。有的没事就酗酒,打架,然后怪孩子崇尚暴力。

终于有一天,孩子大了,管不住了,他们没想过怎么补偿,却找来专业人士让孩子听话,并愿意为此付几万元的费用。

自始至终,他们对孩子最大的要求就是听话,最爱说的话就是 " 爸爸觉得好 " 或者 " 妈妈觉得好 "," 爸爸高兴 " 或者 " 妈妈高兴 "。他们最期待的,是孩子能像一个机器人一样,执行他们的所有命令,希望孩子可以听话。

孩子能听话最好,孩子不能听话,见不到,不打扰他们自己的生活也是很好的。

仔细想想,杨永信也好,豫章书院也罢,这些个让孩子听话的中心,真的是拯救孩子的嘛?真的拯救了很多孩子吗?

我不知道。

也许一部分进去的孩子被拯救了,一部分进去的孩子被毁了,更多的孩子装作被拯救了吧。

但我知道的是,作为他们直接对接的客户,每一个送孩子进去的家长,都货真价实,实实在在的被拯救了。

3

杨永信确实坏,豫章书院确实可恶,他们也需要受到法律的惩罚。

但是,把杨永信的戒网瘾学院关闭,把豫章书院关闭,把这些学院的始作俑者都送进监狱了,事情真的就解决了吗?

并不会,还远远不够。

只要我们的家长们有让孩子无条件服从、无条件听话的需求,只要人类还有一天拥有自由意志,那类似的机构就永远会死灰复燃。

一个杨永信倒下了,千千万万个豫章书院会站起来。一个豫章书院倒下了,可能千千万万个杨永信又会回来。

就算有一天,我们通过法律把这些机构全都取缔了,这些家长也会自己动手,把自己家里,变成一个又一个豫章书院一般的 " 集中营 "。

孩子不听话了怎么办?

打,不计后果的打。

所以前几年,四川有个高中生,受不了父母的精神压力,在高考前跳河自杀,死之前留下遗书:

" 有点什么事情就打,考 98 分都被骂,吃饭打嗝一耳屎打起来,夹菜姿势不对也一耳屎打过来,自己小时候生活不好非要对我要求严格。当然也可以说是什么对我的爱啊,但抱歉我情商低,感觉不到,虽然我懂这个道理,但从心理非常不认同。"

" 再然后,我发现我活得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的心已经变得我自己都感到厌恶了,明明充满了负面情绪,却……我觉得我自己已经毁了,我的情商太低,情感这方面严重有问题,感觉不到父母对我的爱,分离时不会有不舍,就连喜欢一个人现在想想也只是因为心里很空洞,想放一个人在心里,而已。"

" 死了,我的心自由了。"

然而,在小孩自杀后,他的父母接受采访时没有忏悔,反而表示:

6 月 16 日,父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完全不知孩子心里想了这么多。父亲承认自己管教严格,但 " 那些都是他小时候的事,他是我的儿子,我怎么舍得打他,骂他 "。母亲则哭着说:" 没想到他这么记仇,他怎么就不想想我们的好?"" 这样记仇的孩子就是白眼狼。"

自己生活不顺心了怎么办?

打,不计后果往死里打。

这是发生在深圳的一段视频。

视频中打人的成年女子姓陈,不是别人,就是女孩的妈妈。

穿着美团外卖衣服打人的爸爸,也不是别人,就是女孩的爸爸。

最让人心疼的是,原视频里,这个女孩在被推倒在地,在被用扫帚打后,不哭不闹,会继续做原来的事情。

我们遇到事情会哭,是因为我们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挫折,我们认为哭会让对方停止侵害自己,可能对于这个女孩来说,她已经被打太多次了,已经哭过太多次了,乃至于她很清楚哭不会让妈妈停止打她,可能还会让妈妈更生气。

所以她 " 懂事了 ",学会了不哭。

真的,真的太恐怖了,更恐怖的是,可能不少 95 年以前出生的男生,小时候都或多或少经历过这样的,或者更严重的暴打。

我记得我小时候被暴打痛哭的时候,家里长辈总拿我堂哥举例子:

" 你这就受不住了?你堂哥当年可是被吊在电风扇上打哩!"

随便搜索 " 打孩子 ",就能看到很多这样的照片

所以抓了吴军豹和杨永信,豫章书院们就会消失吗?

不会的,那些说 " 流浪孩子 " 怎么办的家长,自会想办法把自己家里变成一个变本加厉的豫章书院,并且按照中国的法律,没有人能救这些孩子,也没有人可以惩罚这些家长。

虽然欧美国家有很多法律不适合中国,但我很喜欢他们把家长虐待孩子也入刑的做法。

我们在谈到禁止吃野生保护动物时,会说 "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我们在说到禁毒的时候,会把购买毒品和吸毒者也纳入监管体系,强制戒毒。

希望我们解决豫章书院的问题,除了对准吴军豹和杨永信们,也能把视野对准那些购买服务的家长们,以及他们无休无止的控制欲。

如果哪天,所有家长都能明白,孩子并不是他们的附属品,并不是他们买回来的一个毛绒玩具。孩子也是一个有独立人格,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可能所有事情都听他们的话。

豫章书院的问题,才真正解决了。

THE END

以上内容由"金错刀"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吴军书院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

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