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库存腰斩 期价急跌!伦敦金属交易所对镍交易展开调查 青山控股或卷入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叶青 北京报道

今年以来,国际镍金属市场价格波动巨大,受主产区出口政策影响,截至 9 月 3 日,伦敦镍期货价格涨幅达 68.15%,受外盘伦镍暴涨带动,沪镍期货价格也上涨了 67.42%。彼时,业内人士表示,镍有望创下 2006 年以来的最大年度涨幅。

事实上,《华夏时报》记者曾于今年 8 月 9 日及 9 月 2 日报道印尼禁止镍矿出口的新闻。沪镍自 9 月 3 创出 148960 元 / 吨新高后,出现大幅回调。9 月 3 日至 10 月 22 日,伦镍跌幅达 8.94%,沪镍跌幅达 11.9%。伴随着镍价的下跌,近期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镍库存出现急剧下跌,引发市场关注。

伦敦金属交易所对镍交易进行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伦镍 10 月 15 日暴跌 910 美元 / 吨,但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下跌 " 有人操控 ",不寻常。据了解,自 9 月 27 日以来,伦敦金属交易所镍库存持续下降,截至 10 月 22 日,LME 镍库存 87132 吨,较之 9 月 27 日的 158112 吨,下降 70980 吨,降幅达 45%。不足一个月,库存几近腰斩。

期货市场交易员李欣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10 月 15 日 LME 镍最后的公开叫价交易中,不清楚是谁在背后操纵了此次抛售,导致镍价在不到 5 分钟的时间里暴跌 825 美元,最终收盘下跌 910 美元,报 16650 美元 / 吨。

Kingdom Futures 马尔科姆弗里曼 ( Malcolm Freeman ) 认为,这样的情况似乎不太对劲。他表示,希望 LME 密切关注镍市,这肯定没有反映出现货市场的情况。

此外,10 月 22,伦敦金属交易所披露的库存数据显示,LME 注册仓单镍库存减少 11424 吨,至 12 年来新低。当日,伦敦金属交易所对外表示,正对近期镍的交易展开调查,该交易所已向会员发送邮件,询问 9 月 1 日以来各会员与镍仓单交易相关的 " 重大客户活动 " 的具体细节。

伦敦金属交易所还要求会员确认交易的客户及交易原因,以及会员是否采取行动以确保客户没有进行任何可能导致独断性逼仓或扰乱市场的行为。

一位消息人士称,如果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可能存在不当行为的证据,伦敦金属交易所很可能就此展开正式调查。

或与不锈钢企业青山控股有关

此外,花旗集团分析师 Oliver Nugent 表示,近期镍供应紧张可能预示 " 滨中时刻 " 即将到来,即市场动态与 1990 年类似:住友前首席铜交易员滨中泰男在市场崩溃前囤积铜而推高价格。Oliver Nugent 指出,在印尼矿石出口禁令引发抢购后,伦敦现货镍价相对于期货的价差本月稍早升至 12 年来最高水平,表明市场供应紧张。与此同时,价差传递出的信息与中国的实物市场并不相符,中国保税仓库的镍以折价成交。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青山控股集团是本月初 LME 镍库存创纪录降幅背后的主力之一。他们表示,青山正与摩根大通等融资银行合作,把镍移除 LME 仓库。预估 3 万吨到 8 万吨镍已经被采购。此外,有消息称,青山控股集团在印尼禁矿前已提前购买镍矿石,同时还从交易所购买大量的镍金属以确保其供应量。因此,该公司是导致 LME 库存出现异常变化的推动力量之一。

对于上述疑问,《华夏时报》记者试图通过电话连线以及发送采访函的方式联系青山控股,但截至记者发稿,青山控股的电话一直未接通,所发的电子邮件也并未得到回复。

青山控股集团起步于 20 世纪 80 年代,主要经营范围是:对外投资、制造、销售、仓储、进出口业务。集团主要生产的产品有不锈钢钢锭、钢棒、板材、线材、无缝管等,这些产品广泛应用于石油、化工、机械、电力、汽车、造船、航空航天、食品、制药和装潢等领域。

集团经多年发展,在印尼、中国福建福安、中国浙江丽水、中国广东阳江等地建立了四大镍铬合金冶炼、不锈钢冶炼、轧钢生产基地,形成了从不锈钢上游原材料镍铬矿开采、镍铬铁冶炼、不锈钢冶炼,到下游的棒线板材加工、钢管制造、精线加工、运输物流、大宗商品交易、国际贸易等完整的产业链。

长江期货分析师雷连华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全球镍年消费量只有两百多万吨,其中主要以镍铁的形式被消耗,镍板、镍豆的用量非常有限。作为 LME 镍合约可以交割的标的,这种去库存的速度明显的不是因为实体消费所需。这种去库存行为是被人刻意为之,显性库存被隐性化了。

不过,青山控股是涉及不锈钢产业链的实体企业,与一般的期货市场投行者和贸易商不一样,其每个月都有大量的镍用于生产不锈钢。因此,如何去确定这个库存是投机性行为还是战略备库存是个问题。如果他说买的货是为了用来生产的,也说得过去。

此外,信达期货周蕾分析认为,从 LME 库存细分数据来看,近期 LME 陆续出库以镍豆为主。通过跟踪海外保税区现货溢价可以发现,海外市场消费并没有实质性好转。因此,这部分库存被直接用来消费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出库的镍豆库存由于年限较久未必能再次入库。因此,推测这部分库存在较长一段时间变成隐性库存的概率较大。虽然 LME 现货溢价较高,但国内其实并不缺货。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以上内容由"华夏时报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