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碧桂园消失的外姓人

楼市头条 10-23 5

碧桂园的董事会里又少了一个职业经理人。

10 月 18 日晚上,碧桂园发布公告说,梁国坤因退休而提出辞任公司执行董事及副总裁,自 2019 年 10 月 18 日起生效。

梁国坤拥有 32 年高尔夫球场管理设计及园林设计管理经验,自从 1999 年加入碧桂园后,主要负责碧桂园的景观设计与园林绿化体系管理及监督工作。在碧桂园内部以及园林绿化行业,梁国坤被称为「梁大师」,他带领的绿化团队被总裁莫斌认为是「碧桂园的核武器」。

梁国坤辞任后,碧桂园董事会成员由 14 个缩减为 13 个,但其中杨氏家族成员依旧占据了 5 个名额,占总数的近 4 成。

这 5 个人里面,除了董事局主席杨国强,执行董事、董事局副主席杨惠妍是杨国强的女儿,执行董事杨子莹、杨志成分别是杨惠妍的妹妹和堂兄,非执行董事陈翀则是杨惠妍的丈夫、杨国强的女婿。 作为碧桂园的老板,杨国强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

在内部,给你的职务说有用就有用,说没用就没有用。谁也不要把它看得很重。今天你在这个位子上,也许明天什么都不是。

直到私车被赶出碧桂园集团大楼停车场时,刘森峰或许才明白老板这句话其中的意味。

 01
「打工皇帝」受辱  

10 月 15 日,年入过亿的地产皇帝,碧桂园碧桂园集团副总裁、江苏区域总裁刘森峰在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段话:

满是悲凉。

这天,离职手续还没办完,碧桂园集团办取消了他的总部大楼停车位,他的私车被赶出碧桂园集团大楼停车场。

虽然刘森峰在朋友圈的吐槽对前公司和前老板依旧嘴下留情:

碧桂园是好公司,老板是好老板,可办事的就不一定是那么回事了 ……

但无论如何,人走茶凉这种事,总是让人心寒的——尤其对曾经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来说。

毕业于中南大学的刘森峰,1999 年加入中建五局,在地产行业一干就是 20 年。据说,他还是碧桂园总裁莫斌的老部下。

2011 年来到碧桂园后,刘森峰主动要求去做了杨国强 8 个月的秘书,然后主动请缨出任碧桂园南京区域总裁,不到 1 个月,就成为了碧桂园集团一级授权大区江苏区域总裁,而后又在 2016 年年末被提拔为副总裁。

刘森峰以火箭一般的速度迅速在碧桂园站稳脚跟,并且其 " 光辉 " 事迹一直被称为奇谈——他被认为是碧桂园史上优秀的区域总裁。

2016 年,刘森峰负责的江苏区域完成销售额 367 亿,在碧桂园 60 多个区域中排名第一,他也成为碧桂园收入最高的一位总裁,据说,全年总收入超过了 1 个亿。

杨国强对刘森峰在 2016 年的业绩表现甚为满意,还曾亲自为其题字: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

不过,如此轰动的爱恋,在几周前,也走向了分手的一刻。

2019 年 9 月 30 日,朋友圈传出消息,碧桂园集团副总裁兼江苏区域总裁刘森峰已于 9 月 26 日递交辞呈。随后,刘森峰本人证实了这条消息——他将于 10 月 15 日正式结束 8 年的碧桂园工作生涯。算上办理交接的时间,刘森峰正式离开碧桂园其实要到 10 月底之前。

后来发生的事情,整个地产圈都知道了。 或许因为前后对比带来的落差太过巨大,被赶出停车场的刘森峰不无感慨:

在碧桂园工作 8 年多,第一次感觉到莫名其妙的失落。

有人说,如果把找工作这事比作谈恋爱,那么离职就像分手一样:

分手最能见人品,离职方能显格局。

是否对在职员工负责与信任、如何对待离职员工,或许最能体现一家公司的格局。

从公开信息看,和刘森峰一样同样感受不佳的,还有不少从碧桂园离职的基层员工。他们在网上吐槽,自己在碧桂园工作的日子「焦虑到失眠」,「压力大到怀疑人生」,「生死不入碧桂园」。

02
老板的心思难猜

2013 年春天的一个下午,杨国强与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董事长马明哲进行了一场简短的对话。 杨国强问:「你管理平安万亿资产,有什么秘方?」

马明哲答:「我能有什么秘方,就是用优秀的人。我这有很多年薪千万的人。」 没人知道杨国强内心经历了怎样的冲击,但回去后,杨国强对时任碧桂园人力资源总经理彭志斌说:

我给你 30 个亿,你去给我找 300 个人来。

这场对话发生后,2013 年,中海集团董事朱荣斌加入碧桂园,任执行董事及联席总裁,两年后他拿到了 553.6 万元的年薪。2014 年,同样有中海、中建职业背景的吴建斌出任碧桂园首席财务官,2015 年年薪为 619.5 万元。

到 2016 年结束时,来自中建的刘森峰,成为碧桂园第一位年收入过亿元的区域总裁。 得到马明哲指点的杨国强,给高管们的年薪确实远高出行业平均水平,但吴建斌却说:

我认为,在碧桂园做高管真的不易,除了相互斗智斗勇外,想混日子是不可能的。这里每天都在战斗,身心受伤是十分平常的事,同样没有什么人情味。

杨国强欣赏台湾长荣集团总裁张荣发在企业治理中的骂人哲理,在员工面前,杨国强严厉且不容置疑。

在某次投资论证会上,某区域总裁汇报的测算售价与集团调研结果不符,项目团队无法回答杨国强关于项目成本的质问。

不久,这位区域总裁就被免职了。

某日,杨国强向吴建斌询问「同心共享」项目的最新执行情况,吴建斌一时未能答复,而是向下属打电话要数据,杨国强马上严厉批评他,称自己早已经掌握数据,只是想考考他。

「杨主席批评我时神情极为严肃,有杀气。」吴建斌说。

 03
家族企业的段位  

今天,和碧桂园同处顺德北滘镇、由何享健创办的美的集团,在 " 非家族成员 " 职业经理人的带领下,已经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的世界 500 强企业。而家族化的碧桂园,还在北滘镇。

何享健曾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研究世界 500 强企业,并从中总结出一条规律:

很多企业的没落都和家族式管理、传承脱不开关系。

何享健认为,家族式企业对美的弊大于利,因此很早就公开表示:

美的一定不会成为家族式企业。

所以,美的从 1997 年开始,就重点从内部培养职业经理人,并摸索出一整套规范机制:将经营权和所有权分开,决策层中没有何享健的亲属,他的子女只持股而不参与日常管理,经营管理完全交给职业经理人团队。

2012 年,何享健完全退出美的集团董事会,内刊编辑出身的方洪波被任命为美的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在方洪波的执掌下,美的成为史上第一家进入《财富》世界 500 强榜单的中国白电企业,方洪波也被誉为中国最成功的第一代职业经理人之一。

如今,何享健又将这套方法转用在美的置业的发展之中——和碧桂园一样,美的置业也是一家房地产公司。 过去几年,在法务总监出身的董事会主席兼总裁郝恒乐的带领下,美的置业成为全国复合增速最快的房企之一,合约销售额由 2015 年的 111 亿元增至 2018 年的 790 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 92.35%。2018 年,美的置业在港股成功上市,让已过古稀之年的何享健坐拥 4 家上市公司。

和美的相比,尽管拥有众多职业经理人,杨国强治下的碧桂园仍然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

在碧桂园的董事会里,除杨国强外,还有多名董事来自杨氏家族,包括他的二女儿杨惠妍及其丈夫陈翀、小女儿杨子莹、侄子杨志成。

对于这种不同,吴建斌的评价是:

如今,碧桂园在中国民企中推行职业经理人机制堪称是走得最快、成效最大的一家,而同时我可以时刻感受到,这里东方家族式的管控方式还比较浓厚。

在这样的家族企业中,一代创业者通常代表着绝对的权威,是拥有上帝视角的人。 秦朔在《写给杨国强的三句话》一文中说:

基本上,中国的民企老板在自己创造的企业王国里都是一言九鼎,没有人敢反对,即使老板有问题,也极少人能正言直谏。碧桂园的情况类似。有些话下属不好说,或者拐弯抹角往轻里说,最后导致老板对问题的认识和社会的看法隔着十万八千里,而老板还不自知。

一件杨国强要做的事情,即使管理层全部反对,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挑战他的权威。秦朔另一篇关于马来西亚森林城市项目的文章中,碧桂园总裁莫斌对他说:

这个项目,这块地,当时没有一个人觉得能开发,大家都不表态。最后老板说了,大不了就是十几二十个亿不见了(指第一期土地款)。

在接受《财经》采访时,杨国强说:

我有时靠直觉做决策。

但常规之所以是常规,自有它的道理,以及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律——强行对着干,就会付出代价。

 04
宇宙房企的天花板  

2018 年初召开的碧桂园 2018 年股东大会上,第一个来自股东的提问,便直奔「森林城市」而去:

我们用最便宜的价钱买房,你只收回成本,这样我们即刻磅水(出钱买)。

杨国强当即同意,甚至称就算亏一点都没关系:

我会安排一架飞机,从这里出发,到当地降落,不用经过新加披了。

创业几十年来,杨国强可能从来没有像那天这样,着急把房子卖出去。

杨国强不能不急。

此前的 2017 年,碧桂园销售额 5508 亿元,超越万科、恒大戴上「宇宙第一房企」的桂冠,却对寄予厚望的「森林城市」销售业绩只字不提。

而在此之前,杨国强在多个场合强调,「森林城市」就是他的梦想:

这是我有生以来呈现给世人的最好的一座城市,是一座理想中的未来之城。

他对于柔佛州的喜欢,起源于第一眼看到「森林城市」项目周边环境时,就觉着「这里很好」。

碧桂园在马来西亚的海外大冒险,几乎遭到所有管理层反对,只有杨国强志在必得,「只许成功,不可失败」。对于吴建斌的反对,杨国强只是淡淡地说:

吴总刚来公司,对情况还不太了解。

为了将「森林城市」的房子卖出去,2016 年碧桂园为「森林城市」支出了近 20 亿元的营销费用,是地产营销史上最大规模的宣传。杨国强还发动所有的碧桂园员工进行全民营销。

然而,杨国强动用所有资源打的这场战斗,最终因外汇管制戛然而止。随着那位友好的大马总理、碧桂园的老朋友出事,政局陡变导致的蝴蝶效应席卷了「森林城市」,新任总理明确表示,他反对为外国人建造一个森林城市:

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森林城市未来盖成的房子不允许卖给外国人。

根据杨国强的计划,「森林城市」计划总投资约 1000 亿美元,开发周期长达 20-30 年,规划建造面积达 2000 公顷。按照碧桂园的内部测算,若每平方米售价约 2 万元,可实现收入 1.5 万亿元。

但随着「森林城市」陷入停滞,在 2017 年初的业绩会上,杨国强一脸苦笑:

「森林城市」项目销售贡献占公司总量「微不足道」。

同样的剧情,也发生在杨国强投入重金的机器人业务上。

2018 年 9 月,碧桂园旗下的博智林与顺德区政府举行签约仪式,宣布碧桂园集团将投入 800 亿元,全面进军机器人行业。

要知道,2017 年中国机器人产业规模才 70 亿美元,碧桂园的预计总投入比中国整个机器人市场还多出 200 多亿。

在工业机器人领域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发那科担任机器人事业本部技师长的沈岗,被杨国强挖到博志林担任总裁。与沈岗见面时,杨国强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

我们有没有可能成为全球最强的机器人公司?

或许是被杨国强的魄力所感染,在碧桂园的年度会议上,沈岗信誓旦旦要让碧桂园从零开始「建立一个机器人王国」,做出「世界一流的产品」。

但他忘了,无论碧桂园还是博智林,灵魂只有一个,那就是杨国强——他是一个科学家,而杨国强是一个商人。

今年 5 月,加入碧桂园未满一年的沈岗被爆出已经辞职。坊间传闻,杨国强要求在博智林在今年六月底实现工程样机在工地移动和施工的自动化,是沈岗出走的直接原因。

离职前,沈岗曾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题目为《流水线上的深圳博士》的文章,转发语是:

要对工业有充足畏惧之心。

但杨国强绝对不允许造机器人比造房子还慢。今年 3 月,杨国强给碧桂园的机器人定了时间表:希望建筑机器人今年完成量产前的试运营,在 2020 年开始大量投入使用。

这意味着,从成立项目到实现量产,杨国强只给沈岗留了最多一年半时间。

有心无力的沈博士辞职了,接替沈岗的是碧桂园执行总裁周小天。周小天也是博士头衔的「技术大牛」——只不过,以前是做冰箱的。

05
  结语  

2007 年,碧桂园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作为中国内地首个香港上市的企业,碧桂园市值瞬间破千亿,杨国强的女儿杨惠妍,以 1211 亿人民币的净资产成为 2007 年《福布斯》中国首富,杨国强家族也荣获「中国最大地主」称号。

当时,万科对碧桂园做了一份详尽深入的调查分析,结论是:

碧桂园是值得尊敬的同行,在成本控制、管理效率等方面值得学习。

除了对碧桂园的肯定,万科还说了这么一段话:

低调、亲历亲为,和民营企业重个人观察轻考核制度,是碧桂园主要的管理风格,短期内,这种管理风格有助于碧桂园的快速发展和规模扩张,但未来随着企业规模膨胀,地域多元化和业务复杂程度提高,这种管理风格能否继续支撑企业的发展,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万科周刊》(2007 年 11 月 30 日)

以上内容由" 楼市头条"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碧桂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