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男友不同意结婚,湖南 50 岁女子和堂哥闪婚,怎么回事?

ZAKER潇湘 10-22

△资料图

房子面临征拆,男朋友不愿意结婚,为了能够多分到一笔征拆款,望城女子刘湘(以下均为化名)火速结婚。

丈夫刘雄入了刘湘的户口后,名字成功出现在征拆补偿名单中。但刘湘 " 奇怪 " 的婚姻也让同村村民生疑:从来没有见到刘雄在她家中出入,两人似乎没有夫妻之实。

刘湘被举报后真相大白,原来刘湘与刘雄是堂兄妹,刘湘许诺了 2 万元好处费让堂兄与她假结婚。

日前,望城法院审理了该案。

为多分征拆款与堂兄假结婚

2017 年 4 月 5 日,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政府就 " 望城经开区继电保护技术开发与应用项目 " 发布《征收土地方案公告》,该项目位于长沙市望城区乌山街道高冲村,征地面积 8.9317 公顷。

刘湘时年 50 岁,家住高冲村,她的房子刚好在项目征拆范围之内。乌山街道亿达项目征收指挥部办公室主任记得,2017 年 5 月 25 日,望城区政府经开区片指挥部组织当地的居民召开拆迁动员大会,工作人员对刘湘户进行人口数、房屋情况进行摸底时,刘湘还未跟人办理结婚证。然而仅仅过了 3 个多月,刘湘却向指挥部提供了她与一个名叫刘雄的男子的结婚复印件等资料。

刘雄弟弟的证言显示,刘雄与刘湘二人系堂兄妹关系。宁乡市档案馆调取的资料等证据显示,刘雄的父亲与刘湘的父亲是亲兄弟,刘雄与刘湘属于三代旁系血亲关系。

堂兄妹为什么成了夫妻?原来,拆迁动员大会后,刘湘了解到一些征收政策。按照刘湘最初的计划,她想与男友正式登记结婚,获得更多征拆补偿款及相关费用,但这一提议遭到了男友拒绝。结婚人选没了,刘湘却没有死心,找到了家住宁乡的堂兄刘雄,提出与刘雄假结婚,将刘雄迁入刘湘户。为了说服刘雄,刘湘承诺等征拆款到位后补偿刘湘 2 万元。刘雄同意了。

2017 年 6 月 2 日,刘雄与刘湘在长沙市望城区民政局登记结婚。但婚后的刘湘与刘雄并未一起生活,登记结婚后于当天刘雄就回了自己家,两人电话联系也比较少。

" 丈夫 " 从未出现遭群众举报

成功 " 结婚 " 后,刘湘开始为了多分补偿款努力。刘湘将结婚及刘雄迁入自己户口内的情况告知了高冲村第 13 村民小组,该组接纳刘雄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

2017 年 9 月 6 日,刘湘向指挥部提供了盖有高塘岭镇高冲村第十三村民小组的公章的《集团经济组织证明》,之后指挥部将刘雄纳入了刘湘户进行征地拆迁补偿。

在公示的补偿方案里,按该项目征地补偿标准,刘雄纳入刘湘户后,可获得购房补助款 8 万元,户外设施补偿款 7800 元,安置限价房指标 55 平米,政府一次性缴纳 15 年社保金。

刘湘对此并不满足。负责高冲村拆迁方面工作的易某的证言显示,刘湘还要求把她的大女儿和大女婿的户口和她分开,分户后刘湘按照拆迁政策能多分四十万元。" 但由于国家政策不能分户,刘湘不愿意签署拆迁协议。"

由于对指挥部的补偿方案不满意,刘湘一直没有签订拆迁补偿合同,补偿款尚未支付。

同时,刘湘 " 奇怪 " 的婚姻也让不少人疑惑,从来没有见到刘雄在刘湘家中出入,也没有夫妻之实,有传言 " 刘湘从娘家找了一个不知道是她叔叔还是弟弟的人假结婚落户,为了获取征拆补偿款项 "。

2018 年 6 月 24 日,乌山街道办事处接群众举报发现刘湘、刘雄涉嫌诈骗,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2018 年 9 月 19 日,刘湘与刘雄离婚。重新拟定的补偿方案,刘雄不纳入征收范围。

犯罪未遂免予刑事处罚

望城法院审理认为,刘湘、刘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应依法惩处。

刘湘、刘雄虽在婚姻登记机构办理了结婚证,但不是以结婚为目的而进行的结婚,而是在征地拆迁过程中,为获取拆迁补偿而采取的 " 假结婚 ",刘湘、刘雄以非法占用为目的,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的行为已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

刘湘、刘雄已经着手实施犯罪,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本案是共同犯罪,刘湘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刘雄是从犯。但刘湘、刘雄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认罚,且取得了被害单位长沙市望城区乌山街道的谅解,可以酌情从轻处罚。

最终判处刘湘、刘雄犯诈骗罪,免予刑事处罚。

潇湘晨报记者周凌如 长沙报道

以上内容由"ZAKER潇湘"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