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百强房企暴雷 ! 全国项目停工 员工集体讨债 重组倒计时

搜狐焦点 10-22

自 9 月 26 日风财讯独家报道了 " 三盛宏业被传甩卖总部大楼 " 的消息后,这家刚进入 " 百强行列 " 的房企,资金伤口已经无法掩盖,员工讨债、全国项目大面积停滞、资金被监管等问题集中爆发。

(风财讯公众号搜索阅读《前脚进百强后脚传出卖总部大楼 三盛宏业花式缺钱亟待补血》)

10 月 21 日,风财讯独家获悉,三盛宏业上海、舟山等区域部分员工前往公司总部讨要说法,董事局主席陈建铭出面进行了沟通,并表示 " 我也是非常难过,如果那些项目能解决,我想总是能解决。"

不过据员工表示,此次沟通并无实质进展,后续会成立员工债务委员会继续维护权益。

8 亿!员工理财逾期兑付 部分高管已拿钱?

风财讯从《关于开展 2017 年第二期定向理财的通知》看见,由三盛宏业工会下发的这份文件,定向员工发行 3 亿理财产品,期限 12 个月,产品收益率 12.5%,每年付息一次,到期一次性还本付息。

这并非三盛宏业第一次定向员工发行理财产品,不愿具名的员工 A 先生告诉风财讯,前后多期理财产品涉及资金达 8 亿,牵涉员工及其家属上千人,区域范围波及上海、杭州、舟山、北京、广东、沈阳等集团公司所属分支机构所在地。

12.5% 的收益率看似是不错的投资,谁想投钱之后普通员工不仅未按年收到利息,还在产品到期后连本金都没收到。

但让 A 先生气愤的是,以陈亚维、陈立军、屈国明等为代表的多位高管,却已经收到了理财款,而前者与陈建铭系亲属关系。

9 月 7 日,三盛宏业财务资金管理中心曾印发《关于集团员工理财兑付方案的通知》,内提到对 2019 年 9 月到期的各批次员工理财,将按照原合同约定的起止时间及利率计算投资收益,并将投资本金及投资收益共同转为 " 退出本金 ",分别安排在 2019 年的 11 月 30 日和 2020 年的 2 月 29 日、5 月 31 日、8 月 31 日、11 月 31 日兑付 " 退出本金 " 的 20% 及当期收益;对 " 退出本金 " 计算收益,年化收益率为 9%。同时增加了 9 家子公司作为员工理财产品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不过,大部分员工对于这份解决方案直言 " 兑现不了 "," 因为我们买了理财的员工涵盖全集团各个部门的多个岗位,对公司及其实控人的行为多有了解。企业走到今天这步境地,企业和其实控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守法守约的诚信者。怀疑企业和实控人在经营和个人行为中存在诸如偷漏税、非吸、骗贷、‘一女多嫁’欺诈消费者、侵占、挪用等刑事违法犯罪。" 员工表示。

而他们目前最直接的诉求是,兑现理财款,相关高管把收到的钱退出来,组织查账处理相关侵吞情况。

11.66 亿!全国项目大面积停工 多业务口缺钱

在三盛宏业无法兑现员工理财资金的同时,还面临全国多个项目无法正常动工的窘境。

风财讯获悉,三盛宏业在广东、上海、浙江、沈阳四个区域,至少有 16 个项目均出现了 " 受资金影响而停工 / 半停工 / 未开工 / 工程滞后 " 的情况,截至 8 月 25 日统计的已批未付工程款达到 11.66 亿。

例如上海区域的浅水湾项目已处于半停工状态,总包索要付款 7634 万现场可恢复正常生产;万祥项目二期要正常推进,需及时支付配套费 1993 万及华建(一期总包)已批未付 2760 万。

浙江区域的朱家尖项目也因资金影响已停工,目前已批未付共计 1585 万;临安天伦项目则因资金方监管审核严格,对承包人资金压力进一步加大,目前两个总包受生产资金影响已停工,需支付工程款 1982 万,同时资金问题导致政府部门介入,影响开盘及工程推进。

每天有无数 " 请主席关心并协调资金支付 " 的申请发至陈建铭,压力可想而知。

除项目相关款项以外,风财讯从三盛宏业在 9 月 3 日召开的 " 第 36 周业务联席会议 " 的会议纪要中看到,公司还欠着中指院、易居、亿翰智库共 60 万付款。

而就在今年上半年,三盛宏业刚登陆克而瑞 " 房企销售 TOP100" 榜单,位列操盘金额榜第 98 位。2018 年位列中指院 "2018 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 " 第 54 名;今年 8 月获得亿翰颁布的房企综合实力、品牌价值双百强。

在建项目停滞,已交付项目却是 " 后院起火。据会议纪录透露,康桥颐盛云锦苑集中交付后报事约 4000 条,需开展返修整改工作。

债务方进场!监管小组全面介入 三盛宏业重组倒计时

一边是钱还不上、兑不了,另一边是钱赚不到、流不回,层层窘困逼迫下的三盛宏业,已经引起债权方警觉。

风财讯独家获悉,就在 10 月 17 日,经陈建铭签发,成立了三盛宏业集团临时监管小组。

临时监管由上海东兴(东方资产全资子公司)、民生信托、温州银行、京衡律所代表,和三盛宏业高管及子公司组成。

全面监管三盛宏业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的财务、行政人事、运营管理权。

分别针对涉房板块、香港中昌国际板块、海运板块、上市公司中昌数据板块,有不同小组。

在临时监管机构约谈各部门前,暂停所有财务、人事、运营审批流程(包括线下纸质流程与线上 OA 流程)。未经审批、授权造成资金资产流失的,一律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临时监管小组的成立,是为应对化解三盛宏业集团的债务危机,同时为保障金融债权,避免国有资产流失,确保债务重组顺利推进。

实际上,在今年 9 月 24 日,三盛宏业与东方资产已公布 " 进行全面战略合作,助力企业转型升级 "。

" 东兴资产已经进驻公司了,拿了财务章,希望认真监管。三盛重组,要把兑付方案落实到重组方案和债委会签署的兑付协议里。" 三盛宏业员工表示。

实际上,在风财讯 9 月的报道中,已指出三盛宏业的 " 空心化 " 境况。三盛宏业系的公司几乎都进行了高比例质押。

三盛宏业的股权已被质押了 59 次,14.31% 的净资产做了对外担保(约 7.21 亿元)。子公司上海颐圣也开展过 4 次股权质押,目前有效质押 15015 万股。

中昌数据更是自 2018 年以来,就频繁操作股份解质押及再质押,总占股已由 41.44% 降至 38.79%,大股东质押比例甚至达 99.96%,排在上市公司质押风险名单第 35 位。

说到 " 中昌数据 ",风财讯曾详细分析过,这家上市公司的经历异常 " 妖 "。

其前身 " 华龙集团 " 多年 ST,最终因持续亏损被上交所暂停上市。在 2008 年破产重整后再上市,后改为中昌海运也曾遭遇 ST。

2015 年开始剥离航运业务,进军大数据,改名 " 中昌数据 ",但难掩连续两年亏损的命运,在即将面临连亏三年被退市的危机时,主要依靠大额的政府补助和债务豁免,走出 ST 阴影。及至 2019 年上半年,中昌数据营收 16.54 亿元,对应 0.5 亿元的净利润,净利润率不足 3%。

" 数据 " 板块虚有其表,钰景园林和中昌国际负隅顽抗," 地产 " 板块项目迟迟无法产生资金,但更重要的,三盛宏业已经失去了 " 民心 ",将员工摆在了对立面,或成为拖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危机集中爆发,三盛宏业系已经拨动了破产的倒计时针。

来源:风财讯

以上内容由"搜狐焦点"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