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执行第一线|这个阿姨,我为何要叫她妈妈?

No.1身世

两岁半的天天,并不知道自己特殊的身世。

帅气的爸爸在 35 岁那年,通过网络认识了东北的妈妈。但和别人家的爸爸妈妈不同,天天的父母没有结婚,也没有恋爱,甚至不能说是真的认识。

两人是在 " 代孕群 " 里相识的。

谈妥了相当于妈妈老家一套小户型的价钱……然后就有了天天。

在这期间,妈妈按 " 进度 " 从爸爸这里领取 " 工资 "。

天天就这样出生了。

No.2满月

别人家的孩子,满月是举家团圆的好日子。

但对天天来说不同。

对这家人而言,满月就意味着母子分离。因为按照父母双方的协议,满月后妈妈就完成了她的 " 项目 ",收尾款,关账,走人,再不打扰。

据天天的妈妈讲,离开孩子的这天,上海一整天都飘着雨,自己的心情也和这天气一样,阴沉悲悯。

帅气的爸爸、可爱的宝宝,和那个可能从不存在、却真的有过的温馨小家,说没就没了。

不过,雨天离开也好,至少还留下一串脚印。

No.3 牵挂

天天百日那天,妈妈特地从长春老家赶来了上海,在天天爸爸的同意下,她看了一眼孩子。

两个月后,天天爸爸收到了一张法院的传票。

她要争孩子的抚养权。

她说,她知道代孕是错的。她以为金钱能打败亲情,怎料从怀孕的第一天起,她就一天比一天更牵挂这个孩子。尤其是怀胎十月间,各种反应,各道难关,母子俩就像合体打怪一样,安然度过了一关又一关,这时候的母子之情,已经绵长又浓烈。

案子经过冗长的调查和审判,一审、二审都驳回了妈妈的请求,把天天判给了爸爸。

但没过几个月,妈妈再次把天天爸爸告上了法庭,这一次,她要的是孩子的探视权。

No.4 两难

这个案子,一度让静安法院的法官们为了难。

首先代孕肯定是不对的,在我国也是不被认可的。

虽然不被认可,但天天就和普通孩子毫无两样,从孩子角度讲,他也需要父亲和母亲的关爱。

作为妈妈,想看孩子有错吗?

但爸爸的顾虑也不无道理啊。

天天的父母没有婚姻,没有感情,更没有共同的亲戚和朋友,甚至连对方家住哪里,真实姓名都从没考证过。一旦天天妈妈在探视过程中带着孩子一走了之,他该上哪儿去找孩子呢?

No.5 破局

要说探视权案件的执行,其实向来都是有难度的。

好聚好散的家庭,不会因为探视而闹上法院。到法院来打官司的,大都是交恶已久的怨侣。有抢孩子的,有骂孩子的,甚至还有把孩子作为要挟砝码的,为的就是让对方不痛快。

因而静安法院家事庭的法官在审判的时候,必须在孩子利益最大化的前提下,提前预见到执行的难度,为 " 执行难 " 扫清障碍,这也就是传说中的 " 审执兼顾 "。

非常创新的一点,就是在判决中引入了第三人的机制,也就是说,天天和妈妈必须在阳光中心社工的陪同下才能进行会面。这样一来,妈妈能一解相思之苦,也免除了爸爸的后顾之忧。

如今,天天已经开始有规律地和妈妈见面了。让人欣喜的是,在第二次探视的时候,向来胆小谨慎的天天,竟然破天荒地开口叫了声 " 妈妈 ",他已经慢慢接受了眼前这个陌生的阿姨,也慢慢有了 " 妈妈 " 的概念。这样的结局,是对孩子和父母的 " 三赢 "。

探视时,法官看着眼前母慈子孝的画面,说," 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

(看看新闻 Knews 记者:徐蔚珏 李翔 编辑:傅群)

以上内容由"看看新闻Knews"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