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成败皆因 IP “逻辑思维”或重蹈“吴晓波频道”覆辙

时代周报 10-21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陈佳鑫 实习生陈彩婷

10 月 15 日晚间,北京证监局官网更新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 " 思维造物 ")辅导报告。报告显示,该公司辅导机构为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拟在科创板上市。思维造物前期辅导准备已于 2018 年 12 月开始,至今年 8 月结束。正式辅导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分别在今年 9-10 月、11-12 月进行。

思维造物是从罗振宇的脱口秀节目《罗辑思维》发展而来的公司,主要产品是一款 APP" 得到 ",APP 主要以音频节目为主,内容覆盖人文学院、能力学院、商学院、社科学院、科学学院等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吴晓波和罗振宇,是市场经常拿出作对比的两个人,两个人都是靠 " 一张嘴巴 " 在自媒体领域闯出一片天的人,被称为自媒体人的先锋、内容创作的领头羊。而两者进军 A 股的途径却截然不同,一个是试图通过被并购实现间接上市,一个是自己拟申请 IPO 在科创板上市。

今年 3 月 31 日,全通教育公告披露,拟作价 15 亿元收购财经作家吴晓波旗下巴九灵 96% 股权,巴九灵有望实现间接上市。资料显示,巴九灵的主要产品和服务之一的知识付费主要就是吴晓波频道。而到了 9 月 27 日,全通教育突然发布公告称,终止此项并购,吴晓波上市梦破碎。

近日,罗振宇(自称 " 罗胖 ")的思维造物计划选择在科创板上市,这是继 " 吴晓波频道 " 上市梦无果后,短期内传出的第二个知识付费企业冲击 A 股的事件。

吴晓波频道的前车之鉴

前车之鉴,能否后事之师?

吴晓波频道借壳上市失败,其中被证监会质疑有以下几点:(1)是否具备资质;(2)依赖个人 IP 影响力是否具备持续性和经营稳定性;(3)" 吴晓波频道 " 等微信公众号是否主要为原创。

此外,吴晓波被称为 " 最赚钱财经作家 ",是自媒体行业的翘楚,其核心资产便是 " 吴晓波频道 " 系列的微信公众号平台。" 吴晓波频道 " 主要是依靠吴晓波本人自身流量带动起来的,而巴九灵成立初期也是主要依靠吴晓波个人 IP 吸引用户流量,此次上市就被证监会怀疑是 IP 证券化。

可以看出,吴晓波频道是个人属性很强的自媒体,这样的公司长期价值一般不被认可。因为 " 人在自媒体在 ",自媒体对个人的依赖性太强,粉丝追随的是这个人,这个人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会对这个公司经营稳定性产生很大的影响。

而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是企业能否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关键之一,而多数自媒体的强个人 IP 属性很难做到这一点。资本市场对 " 自媒体 " 的态度向来颇为严苛,这也是为什么众多自媒体始终摆脱不了折戟 A 股的魔咒。

很多上市公司大额并购自媒体屡屡失败,仅在 2018 年,就发生过多起上市公司拟收购自媒体公司的案例。瀚叶股份计划 32 亿元收购运营 981 个公众号的量子云;利欧股份计划 23 亿元收购主打微信公众号平台的自媒体公司苏州梦嘉;骅威文化计划 15 亿元收购拥有自媒体矩阵的旭航网络,这些收购案最终都以终止落幕。

罗辑思维恐无法避免同样结果

根据 2017 年 7 月,网上流传出一份名为《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价值分析报告》的部分截图。报告称,2015 年、2016 年和 2017 年 Q1,罗辑思维的营收为 1.59 亿元、2.89 亿元和 1.51 亿元;净利润为 1860 万元、4462 万元和 3805 万元,对应净利率为 11.7%、15.5%、25.2%。

从网上流传的截图来看,思维造物业绩表现不错,也能达到科创板五套标准中前两套标准的收入和利润要求。

然而,如吴晓波频道一般,思维造物或者说罗辑思维某种程度上也是罗胖个人 IP 下的产物,对于罗胖个人的依赖程度恐怕不输给吴晓波频道之于吴晓波。

一旦罗胖因为什么原因离开公司,那么思维造物是否还有价值可言?要知道,公司发展的历程中,创始人离开公司的案例比比皆是。

如前文所述,若吴晓波频道成功被全通教育收购,吴晓波持股巴九灵的比例将下降到 4% 以下,利益相关性已经很小了,这种情况下还能指望吴晓波全身心投入公司经营吗?谁又能保证其不会另起炉灶呢?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思维造物,谁能保证上市后罗胖还会持续全身心投入公司经营,而不会因上市带来的财富盛宴套现离场?假如罗胖不再直接介入公司管理或把股权一卖周游世界了,失去罗胖本人后的思维造物还会有如今的价值吗?

虽然思维造物近些年也有努力在打造其他 IP,淡化对罗胖个人 IP 的依赖,例如邀请其他名家常驻 " 得到 APP" 进行授课。然而不得不承认,平台上最重要的依然还是罗胖以及他的罗辑思维。

证监会对吴晓波频道并购案的 " 灵魂拷问 " 依然很有可能出现在思维造物身上。其能否成功登陆 A 股,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严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周报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TimesBusiness@163.com)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以上内容由"时代周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