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网红正在迈向“正能量”

钛媒体 10-21

图片来源 @全景网

文丨锦鲤财经

当快手主播辛巴豪掷千万邀请到 42 万明星助阵婚礼时,我们便在心里默认,这群曾经难入主流的网红们,终是以最霸道的方式打了个漂亮的 " 翻身仗 "。

镜头前的光鲜亮丽,舞台下的一掷千金,在物欲横流的当下,眼见网红盛世已来临,然盛世之下必有阴影。

此前," 乔碧萝事件 " 满城风雨,严重到与网络诈骗挂钩;10 月份,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分会宣布 42 名主播涉黄涉赌被封禁 5 年,行业内禁止注册直播。

2015 年 11 月份以来,斗鱼 TV 爆出一系列大新闻,女主播混进女生宿舍全程直播、全裸更衣,社会负面影响巨大。

不可否认,网红正逐渐地成为社会娱乐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甚至能取代明星成为年轻群体的新偶像,其背后的意义也早已不是单纯娱乐这么简单。

最近,关于网络主播需持证上岗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虽然官方亲自下场辟谣,但透过种种迹象,整顿网红素质势在必行。

而值得欣慰的是,从鄙视链翻身后,网红的发展节奏也正逐渐走向正能量。这既是自我选择,更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外因:舆情影响不可忽视

诚然,不能将 " 网红 " 单纯地划分为一类职业, 更多时候,这是网络发展所衍生的特定群体,身处互联网时代,网红便无处不在。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或主动或被动地去关注这个群体,其舆情影响力就免不了趋于爆发。

在大众的普遍认知中,正能量网红中的第一人应该是 "papi 酱 "。在网红千篇一律时,papi 酱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重新定义了概念。

从最开始的视频内容到后来的母校捐款,papi 酱的定位一直是正能量的独立女性角色,今年 5 月份,papi 酱因在综艺中谈及自己独特的婚姻观,一时间引起大批女粉丝的共鸣,仅仅两个小时便引爆热搜榜,掀起一场现实问题的网络谈论热潮。

据悉,papi 酱关于夫妻相处之道、恐婚一族的言论导致了五个相关微博热搜话题,共计搜索量高达 800 万。众多媒体参与其中,发起互动投票讨论,带动舆情急速发热。

据不完全统计,投票参与人超过 10 万;截止 5 月 30 日 18 点," 微博综艺 " 互动人数最高,达 30 万人。

" 蚁坊软件 " 的舆情监测鹰眼系统显示:自 5 月 22 日以来,网络热度经历 " 小幅上升 - 保持平稳 - 急速上升 " 的过程,到 5 月 30 日,到达峰值。

如何没有这场舆论狂欢,也找不到直接证据来证明一个 " 网红 " 的社会舆情影响力居然会达到白热化程度。如果影响是正面的,皆大欢喜;反之是负面的,在浮躁喧嚣的网民社会中,不仅会引发批判质疑,拉低整个网红群体的社会地位,更会造成部分粉丝迷失,护短导致互联网群体事件。

此前,电竞主播 " 小智 " 在进行网络游戏直播的过程中与其他玩家发生冲突,数百万粉丝在直播过程中利用弹幕进行激烈的讨论,进而演变成骂战,最后上升到地域歧视和人身攻击。

这在依附粉丝发电的网红圈里屡见不鲜,我们无法去主观性地评价某个人的行为或者价值观,但当其影响力由个人上升至集体时,便不得不去警惕一个无意间的行为举止所带来的舆论效应究竟有多大了。

清博大数据调查显示:在 2015 年 12 月," 网红 " 关注度首次超越 " 明星 ",成为全网焦点和话题中心。截止 2016 年 4 月 1 日,有关网红的新闻报道达 400 万条,微博 5.3 亿条,微信文章高达 10 万篇,相关阅读量 2.81 亿次。

网红,俨然处在舆论的视线中心,这是网红们最该注意的一点,没有之一。

内因:内容引起的经济效益蒸发

过度的外界关注在造就顶流级网红的另一面,也会将其出产的内容无限放大。公众的审视区别于粉丝滤镜,不少网红的软肋便由此而现。

咪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咪蒙的文章内容一直备受争议,诸如 " 我上了 985、211,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 好看的女孩自带烧钱属性 "、" 穷逼,你没钱谈什么恋爱 "。抛开内容评价,单从流量价值来看,咪蒙的商业版图是很大的。

据 36 氪报道数据显示," 咪蒙系 " 共覆盖粉丝量超过 1600 万,95% 的文章达到 10w+ 阅读量。

成也内容,败也内容。不少网友评价其文章 " 拜金主义 "、" 享乐主义 "、" 三观不正 "。此前,咪蒙因低俗用词、虚假信息、偏激言论一次次置身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最终危及自身经济效益。

根据百度 APP 数据显示,2018 年,咪蒙公众号的文章平均点赞数呈下滑趋势,自 12 月微信大改版后,咪蒙公号的平均点赞数更是比 2017 年同期少了一半。

前瞻研究院调查显示:2018 年 12 月,咪蒙文章总阅读量跌破 400 万,仅为 330 万;总点赞数跌破 20 万,仅达到 18 万;公众号影响力排名跌至 270 位。

今年 2 月份,咪蒙就《寒门状元之死》一文在微博发布道歉信,表示从 2 月 1 日开始,微信公众号停更 2 个月,微博永久关停。咪蒙团队在道歉信中有句话直击痛点:" 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我们应该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传递正能量的价值观。"

可以说,网红群体正能量化不仅是社会效益的需求,也是经济效益的一种自我保护。另一方面,根据调查显示,多数负面性的网络内容是以在线直播形式进行的。

艾媒咨询研究发现:我国网民对在线直播平台的内容评价偏低,77.1% 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存在低俗内容,90.2% 的网民认为在线直播平台的整体价值观导向为一般或偏低。

自媒体类的网红,例如咪蒙,因其内容不当所引起的经济打击更多的是停留在自身层面上,但反观以平台为基础的在线直播类网红,直播内容不仅代表个人,更代表平台形象,某种角度来看,牵一发而动全身。

2016 年 4 月份,斗鱼、虎牙直播、YY 等 19 家网络直播平台因直播内容违规被列入文化部查处名单。在直播尚处在风口的前两年,获得融资的直播平台中,近五成平台融资情况处于 A 轮及 A 轮之前。

正如艾媒咨询分析师所说:直播内容的优劣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整个直播行业是否有继续发展下去的价值,这是平台吸引投资的关键所在,一个充斥低俗文化的平台是没有投资开发价值的。

如今,主播持证上岗虽是道听途说,但透过民众的态度,我们便有理由去相信这是大众与资本对网红价值趋于更深层次的一种变相期盼。

自我效益作用力明显

眼见网红版图日渐扩大,社会效益与经济的长远发展将正能量思维推上主流模式。值得一提的是,在形形色色的网红大军中,与其冒险选择打 " 擦边球 " 来博取流量,不如说正能量才是核心 " 圈粉利器 ",甚至被不少人奉为圭臬。

这里不得不提及的例子便是天价婚礼的男主 " 辛巴 "。不同于我们常见的快手主播,辛巴一开始对自己就有清晰标注的定位。他的经典自我介绍是 " 我是农民的儿子,出身于农民,请叫我农民 CEO。"

" 励志 " 似乎是辛巴的主要人设标签,几乎所有粉丝都对他的经历耳熟能详:出生在仓库,12 岁做生意,14 岁辍学打工,18 岁当老板,21 岁出国,1990 年出生到现在年仅 29 岁已经 4 次创业。

翻看快手个人主页," 赢了昨天的自己才是本事 "," 没学会努力就别去羡慕 " 等成功励志鸡汤故事赫然在列。据悉,辛巴在直播时常用的高频词汇诸如:梦想、成功、努力、创业、冷眼等等。

作为主攻下沉市场的电商主播," 农民企业家 " 的励志人设在某种角度像是获得粉丝信任的一块基石。此前," 娱乐资本论 " 曾报道:粉丝对辛巴有强烈维护感,正直,有血性,爷们是粉丝对辛巴的评价,也是选择购买其产品的重要原因。

无论是从社会意义的层面来看,还是从经济规模的角度分析,辛巴的 " 正能量 " 原则带货都可圈可点。但最显著的一点,还是体现在自身发展上,毕竟前两者的起效性对时间与深度的苛求不可小觑。

此前,B 站原创 up 主 " 敬汉卿 " 用在 B 站做原创视频半年获取的收益 50 万元捐了一所希望小学。该视频观看人数达到 900 万 +,留言 6 万 +,一度排到 B 站阅读量单日的第一。

敬汉卿用一期视频简单介绍了一下他捐学校的流程,还特意呼吁大家一起来参与捐赠互助项目,有关捐款的更新消息阅读量均超 800 万 +,这将他的知名度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显然,正能量思维开进网红经济,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刺激大众的积极情绪,其最终受益者未必能一眼明确,但不得不承认,外界的喜闻乐见给其自身带来的流量关注是一时间能够看得见的。

另一方面,对于那些另类博出位的网红来讲,猎奇所带来短期收益过后,持续性发展似乎充满着可预期的毁灭性。

因为,历史的选择,任谁都无法规避。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以上内容由"钛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