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婚姻的未来:金融会改变一切吗

【金融其实很简单】

据《时代》杂志的报道,1960 年时,美国 18 岁以上的成年人中,有 27% 过着单身生活(包括从未结婚、丧偶和离婚的),73% 是结婚的,但到 2008 年,47% 的成年人是单身,也就是未婚人数接近一半!以前,二十几岁的青年人中,已结婚的占三分之二,现在还不到四分之一。更让孙挺不能理解的是,2017 年 5 月美国最高法院判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国合法,任何州都不可以禁止。2007 年时有 59% 的美国人支持同性婚姻,到 2017 年支持率上升到 72%!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美国人对结婚的兴趣越来越淡,同时也让同性婚姻合法化?随着金融市场和其他规避风险手段的深化发展,人类婚姻最终会是解体还是转型?没有婚姻的世界是我们想要的吗?

婚姻的起源

以前谈到,人类一开始,面对的生存风险太大,单个人几乎没法活下去,必须通过跟其他人跨期互助、跨期分摊风险才能幸存。原始社会的部落公有制把大家不分你我捆绑在一起,没有男女婚姻这种约定关系,也是为了资源共享、共担风险,但是,那样带来太多 " 大锅饭 "、" 搭便车 "。在人类逐步放弃狩猎游牧、进入定居农耕之后,家庭和私有制开始出现,到那时候,物质供给的稳定度增加,基于血缘的家族就成为跨期分摊风险的最主要依赖。

可是,仅仅依赖血缘还不够,毕竟,家族保障体系的核心是 " 养子防老 ",后代子女是关键,越多越好,而且,子女必须是血缘靠得住的 " 亲骨肉 "。所以,需要排他性的婚姻制度。尤其重要的是妻子不仅必须能生育,还必须确保妻子的纯粹贞洁,所谓 " 不孝有三,无子为大 "、"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也就是说,在传统的 " 养子防老 " 社会里,婚姻的第一要务是为了生子,而且是排他性的生育权利。夫妻性生活也只为生育,情欲享受是奢侈。婚姻也只能是在异性男女之间。

当然,一个家族的成员再多、人丁再旺也难以解决所有的风险挑战,因此,婚姻是将两个甚至多个家族连成尽可能庞大的跨期避险体系的最主要手段,我们以前讲的 " 包办婚姻 " 就不足为奇。

过去多年里我教博士研究生的《金融理论》课,经常出的一个考题是:在人类早期,为什么 " 婚姻 " 只能是一个很粗的跨期契约?由于早期还没有发明文字,这个契约没法正式签署,但是,没关系,婚姻包含的权利和义务是由社会文化与风俗习惯决定的,当事人只要口头承诺就行。比如,天主教社会里,正式婚礼时的经典誓词是这样:" 我接受你,作为我的合法妻子。拥有并持有,从这天开始,无论是好是坏,是富是穷,是健康还是疾病,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这些婚姻誓词等同一份无条件的契约,海誓山盟,将两人不分条件紧紧合二为一,而不是像现代合伙企业契约那样,把各种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都一一列出,并写清楚在每种情况下企业的责任和利益该如何分配,以防留下任何含糊,给未来带来争吵。在原来的条件下,婚约粗糙不细应该是最优的选择,甚至是伟大创举,因为,一方面,如果以前的婚约把什么情况下两人保持婚姻、什么情况下离婚以及如何分财产等,都写得详尽清晰,那会使双方心存怀疑,跨期承诺就不再牢靠;另一方面,早期的契约技术和司法体系都不发达,细致契约在过去无法执行。所以,粗糙婚约,加上婚姻不可逆,反倒给人类带来难得的跨期承诺安全。

但是,从这些分析中,你看到,过去的婚姻无疑首先是为了利益,甚至只是为了生存所需的利益,一是为了 " 养子防老 ",一是为了保证两人以及两家将来可靠地 " 有福共享、有难共担 ",以至于多数社会的经典婚词,读起来都像金融契约。

那么,到今天有什么不一样?有哪些变化呢?正如我们在这门课程里详细谈到的,今天,我们可以选择金融产品、政府福利、宗教团体去实现跨期保险,家庭与家族保险只是四类避险方式之一,这样,我们不仅不需要 " 养子防老 ",而且婚姻也不是实现安身立命的唯一选择。换句话说,风险保障、经济利益功能正在从传统的婚姻与家庭中剥离,交由市场和政府去实现,这就解放婚姻,让婚姻的内涵发生转型,从原来侧重经济利益,转变到侧重感情,到未来,只有爱情才有婚姻。

为什么让同性婚姻合法

看到这些,你肯定要问,这些转变为什么促成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当然,我本人也许太保守,只认同异性婚姻。但是,从金融的逻辑看,同性婚姻的合法化趋势会难以避免,除美国之外,其他国家也在往此方向发展。

在没有金融也没有政府福利的传统社会里,家族是最核心的风险保障体系,而子女又是具体的 " 生老病死 " 保障工具,所以,生子育女是关键的关键。既然生子育女是家庭的第一要务,建立家庭的婚姻当然必须是男人和女人之间,不能是同性之间。

同理,一旦金融市场与政府福利取代了家族的风险保障功能,生育就不再是婚姻的必须内容,因此,婚姻就不必限定在异性之间。也正因为这一逻辑,越来越多的年青夫妻选择不生子女,也有许多异性恋、同性恋伴侣只是同居,不寻求结婚,或者一辈子单身。

正如以前在电视访谈中看到的,一位成功的上海女士说," 以前要丈夫,一是为了有收入保障,但我的收入比老公高;二是为了有未来风险保障,但我有金融保险和投资;三是为了有人干体力活,搬煤搬东西什么的,但现在什么都可以网上下单、送货上门;四是为了稳定的性生活、生孩子,现在还非要通过结婚才有吗?" 她当然偏激,但在这番挑战面前,婚姻还有没有生存空间?

可是,由于历史原因,围绕婚姻的法律与经济制度至今还是为异性婚姻而设,婚姻还是包括大量具体的经济和非经济权利。根据纽约大学社会学系 Conley 教授的介绍,美国 " 政府统计局 " ( GovernmentAccountingOffice ) 在 2005 年对 " 婚姻权利 " 做了统计,也就是算一算,只要两人一结婚,双方对彼此和相对于政府所拥有的合法权利大概有多少,比如,财产分享与继承权、收入分享权、同居权、排他性生育权、共享医疗保险权、代理权;如果你是非美国公民,结婚后的签证权、移民权、以及你父母等亲属的移民权;如果你是斯坦福大学教授,你妻子就有斯坦福的图书馆、医疗、听课、体育馆等各种资源的使用权。政府统计局发现,结婚会带来 1000 多种权利!

所以,在美国,婚姻权利数量巨大。这进一步说明,虽然原来的婚约、结婚证书本身是那么简单,可能就几句话,但细算之后发现,实际包含的婚姻权利会让你大吃一惊。今天,在中国、美国等国家,法律逐渐允许你通过婚前协议,把这 1000 项或几百项权利分别勾画出来,做另外的处理,而不是都笼统地包括在你们的婚姻之中。随着契约与司法技术的演进,这种对婚姻内含的个性化重定也是人类婚姻的新趋势。

当然,正因为这 1000 多种婚姻权利,同性婚姻支持者就说,为什么只有异性婚姻才能享受到这些权利并得到法律保护,而同性恋人就不能也通过婚姻得到这些呢?他们的逻辑在于,既然异性恋人和同性恋人都一样地遵照法律交税、都尽到公民义务,他们从政府得到的公共服务和福利保障也应该相同,不能因为性偏好的不同而各异,否则有失公平正义。也就是说,过去," 婚姻 " 因为跨期风险保障的需要而发展、定性,现在,虽然 " 异性婚姻 " 的内涵已经发生变化,但是,由于历史遗留的 " 婚姻利益 " 太多,就不得不给同性恋一组源于异性婚姻的 " 婚姻权利 ",以至于许多传统人士对此耿耿于怀。

今天的要点中,首先我们看到,在没有金融、没有政府福利的传统社会里,婚姻的第一要务是生子育女,是为跨期风险保障提供毫无悬念的信任基础。所以,过去的人们对不结婚就生子、性生活不为生子、婚后不生子、或者结婚后离婚,都无法容忍。其次,金融解放了婚姻。金融市场发达的社会里,跨期风险保障不再靠子女和家族。于是,人们不结婚、不生子,也可以安排好未来的 " 生老病死 " 经济风险,而结婚不一定必须是异性之间。婚姻的内涵已经改变。最后,从这门课,你学到,金融的核心是解决跨期价值交换、跨期资源配置。在金融市场发展之前,人类发明了家庭、家族和宗教,去解决跨期保障挑战,后来再推出福利国家。每种解决方式带来不同的伦理道德和生活方式,人类婚姻也跟随着演变。按照这次讲的逻辑思考下去,人类的婚姻最后会变成什么形式、什么内容呢?到最后,人的安全感会提升,还是像许多人担心的那样会下降呢?

(本文为喜马拉雅《陈志武教授的金融课》讲座文本)

以上内容由"经济观察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理性·建设性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