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这场改变个人命运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上篇)

亿欧网 10-21

01、千年变局

光绪元年,李鸿章在《因台湾事变筹划海防折》中担忧说:" 今东南海疆万余里,各国通商传教,来往自如,麇集京师及各省腹地,阳托和好之名,阴怀吞噬之计,一国生事,数国构煽,实为数千年未有之变局!"

这是中国近代第一次大变局故事的开端,很窝囊,很悲催,也很让后人们深思良久。

细细复盘,当年,少的不足百人,多的不过千的洋人武装因何能够撼动帝国大厦?从外因入手必然是很难看到本质的;积弊百年,清政府中央权力的破碎,国家动员能力的崩塌或许才是那个 " 导致外部力量胆敢投机肆虐的真正内因。

▲李鸿章地方幕僚团队

老李的折子当年究竟是出于公义还是夹带 " 私心 ",我们暂且不去猜测,但历史的现实确实是权力的 " 地方化 " 积重难返。

据记载,当年光绪帝为了支持康有为推行戊戌变法,手上没有钱,有人竟出馊主意 " 卖国土 " 凑钱。虽然最终被老太太给驳了,但也说明,晚清的国库早已不再宽裕。

晚清时,中国的 GDP 占全球三分之一还要多,钱究竟都去哪儿了?

恐怕深居紫禁城,一生勤勤恳恳的光绪帝心里也是时刻在问自己的问题。

一国、一地区的内部全面失序,必然引发外部力量的投机肆虐,这是规律,也是自然法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在历史上,也绝不是孤案。

02、秩序投机

离我们并不遥远的 " 津巴布韦货币崩盘 "、" 苏联解体、卢布大贬值 "、" 委内瑞拉货币失控 "、" 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等国内的割据化、碎片化 " 等等。

需要我们时刻铭记的教训是,内部失序和外部投机的过程几乎必然会伴随着财富所有权的易主,对于国运以及每一个普通人的影响都将是长周期毁灭性的。

这是我们近代史百年屈辱的 " 最大经验 "。

很多杠精对秩序很不屑,或者早已习以为常,感觉自己有几个臭钱就飘到天上去了。殊不知,这只是世界上个人层面的低维竞争,如果没有国家层面的高维竞争的胜利红利前提,个人一生的命运红利兑现根本就没戏。

打个比方,你蹲在地头焦急的等着用水浇地,结果井头却在跟邻村打架中被抢走了,以后要用水,要么交钱,要么用未来地里的收入作抵押。曾经习以为常的事情,却凭空多出了几道关卡,你说这以后的日子能好吗?

所有权与收益权,是财富永恒的秘密。

索马里人不勤奋吗?利比亚人没有创新精神吗?还是伊拉克人不愿意加班?

都不是。

个人有时候可以宣称不信命,但绝不能忽略个人一生红利兑现的最大前提 " 有前辈为秩序建立付出巨大的成本 ",个人的人生红利都是在秩序的基础设施之上完成的。

几次大仗赢得的安定环境;

4G 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作为电商兑现前提;

未来 5G 基础设施,作为人工智能、无人驾驶商业模式的变现前提;

农村通网、通水、通电、通路等基础设施作为家电等消费品下乡套现的前提;

……

有人质问我说:个人,如何与国运这么宏大的主题如何联系起来?

人生关键的几次机遇期,是被裹挟在时代大的浪潮与命题之中的。早年的商品红利,前二十年的房地产红利,以及未来正在酝酿的金融科技红利,普通人一生抓住其中的一次就可以在自己所在的城市跻身中产。

升阶之道。

不可不察。

03、大国寻路

从 1840 年鸦片战争到 1949 年新中国成立,109 年的时间,四代人的命运,用一句话来总结的话,就是中国独立自我秩序的重建过程。

你要秩序自立,那就要肃清那些依附在失序中的各股投机势力,这里面有土匪、有旧官僚、有洋人、也有军阀武装四大家族,都不是好惹的主,都是 " 失序 " 中的既得利益者,他们手里的枪炮钞票可都不是吃素的。

这个过程是血性和残酷的,啃的都是硬骨头。大家也都知道剧情,我们在此不做过多展开。

有很多人现在对国企有很多意见,说什么占有了大量的资源,说什么垄断了很多重要的行业,甚至还大多站在民企的视角批判国企。

我们暂且不做谁对谁错的评判。

因为有些争论,明显是在下定义," 扣帽子 ",连事实都没见过的 " 吵家 ",根本没有争论的前提和必要。

起码梳理历史就会很明白,当我们用 109 年的牺牲换来独立自主的内部秩序时,那些被出清的投机集团的资产究竟给谁呢?

肯定是归代表全民利益的国企。

历史不是假设,历史是在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条件下的现实选择题,不是判断题。对个人而言,这可能有点空,但慢慢细细品味,对于你自己独立思考,了解国情真相确实有着重要的意义。

很多事情,都是历史的单选题。

04、起点卑微

2019 年是新中国建国 70 周年,我们对于当下确实有很多欣喜。

但需要注意的是,1949 年那个中国工业现代化的起点可能才是重要的 "1",至于说后来增加了多少个 0,其实从规律来讲,当前的 "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 也都是顺理成章的事。

▲数据来源: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

我们的起点有多低?

从上图看,低到让人感到惭愧。1950 年,我们的人均 GDP 是全球倒数第 7,印度的人均 GDP 都比咱高出 30%。

属于全球最落后的国家之列。

这就是我们经济的起点,一直在说不忘初心,不忘初心,当我们回头看我们 1949 年开启独立经济现代化的起跑线时,多多少少都会有自己的一些思考。

美好生活,哪有无脑杠精们说的那么轻巧。

这就相当于,你家八辈贫农,突然有一天,老爹把你叫到跟前,以现在为起点,到我闭眼之前,你要干到咱们市的 " 福布斯富人榜 " 前三名。

你该怎么干?

05、百年变局

从 1949 年 -1984 年真正的改革开放,35 年的时间里,我们可以称之为 " 没有石头 " 的艰难摸索期。

从我们统计的 1953-2019 年中国全部工业增加值的增长趋势图来看,以 1984 年为界,前 35 年的现代化创业历程是一直处在巨大波折之中的。

没几天好日子,每个个人也都穷的叮当响,从某种程度来讲,80/90 后的父母都是做出过巨大牺牲的两代。

这其中有 " 朝鲜战争 " 的拖累,有中苏交恶之后的工业化全面断层等等,我们看到在工业增加值的曲线上也表现出了巨大的波动。

有些年份甚至出现了巨幅的衰退。

因为经济上的负面,很多人就把现代化的成就全部归结给了,该改革开放后 35 年。这一点是很狭隘的。前 35 年虽然在现代化和经济的探索中出现了巨大的波折,但这正是后 35 年能够取得成就的基础前提。

这一点,其实不用争论,每个尊重事实的人心中都有数。

正如我们上文所提到的,国家层面秩序的重建完成,才是个人一生红利兑现的前提。

因此,真正享受到国运红利的人群也是从 1978 年之后这一代人才有的。

从上图也能够看到,工业增加值一直是处在一个稳步增长的态势,而且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保持了 10% 以上的均衡增长趋势。

南下创业潮享受的是第一波 " 商品红利 ",也就是商品由稀缺到平衡的确定性套利机会;第二波也就是七五后们比较熟悉的 " 房地产红利 ",从 2003 年真正行情开始,七五后那一代人刚好到了 28 左右结婚的年龄。

自然而然的买了房,自然而然的享受了近 15 年的房地产红利爆发,这其中肯定有分层,但趋势性的大机会,往往是一代人都能够雨露均沾的。

这一点就是个人命运与国运之间的关系。

我在三季度的一场公开直播中提到建国之后的三波红利:分别是,独立自主的红利、人口资源产业的红利、还有就是 2019 年以后的金融科技的红利。

其中前两波红利也都已经是事实,第一波独立自主的红利本质上也就是在讲国民收入的国内化这个概念,也叫国内秩序的重构。大白话讲也就是,咱们的家产还都是自己的,而且变现的收入还都能最终沉淀为 " 国民收入 "。

核心一点就是 " 国家能力 " 的满血恢复。

这一点是我们改革开放的基础前提,也是能够独立自主实现现代化的核心,第二波加入 WTO 无论是表面上的 " 商品红利 "、" 外贸红利 "、" 人口红利 " 其实本质上都是在稳态秩序前提下的国家资源变现行为。

06、新的野心

对于我们而言,其实最重要的是目前正在经历的第三波红利,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是和 90 后 00 后关系比较大的一波。

2019 年,第一批九零后刚好接近 30 岁,和七五后在 20 世纪末加入 WTO 之后伴随的红利爆发一样,都是社会市场经济的中流砥柱。

2019 年是中国大金融的真正 " 元年 ",因为,从今往后,金融市场将会面向全世界开放,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情,也是 "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 中的主动操盘。

金融科技红利的爆发,跟普通人有什么关系?

金融科技一直是产业升维的 " 王冠 ",就像回答是华尔街赚钱还是硅谷产业赚钱是一个道理,华尔街才是硅谷的幕后老板,有着产业潮流的生杀大权,有着抢占金融科技树顶端的野心;有着全球产业链的利润蛋糕的最终分配权。

对于个人来讲,特别是对于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而言,一国的产业升维,会直接带动你就业选择的升维,相伴随的你的收入也就会水涨船高。

打个比方,同样是做金融理财的,你在伊拉克做和在华尔街做是有着天壤区别的,一个自己的国民中产都没信心、懒得搭理,一个确是全球富人财富跑步汇聚。中国金融科技红利的爆发,也有类似的行业升维红利。

新的战场,个人、企业、国家都在做着积极的准备,看到趋势并不重要,看到趋势所迅速采取的积极行动更加重要。

因为,你已经开始为自己的未来下注了。

本文首发于米筐投资,作者菌爷;由亿欧编辑,已获转载授权,供行业人士参考。

以上内容由"亿欧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