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无民意基础、二无死战决心,库尔德人的溃退并不意外

观察者网 10-21

2019 年 10 月 9 日,在 " 橄榄枝行动 " 结束一年半后,土耳其政府再次以清剿库尔德工人党与其他恐怖组织为由发起 " 和平之泉 " 行动。土军 - 与其仆从军(所谓的 " 叙利亚自由军 ",也被称为 " 土协军 "、" 突厥辅助军 "、" 二狗子 ",后文简称土协军)从三个方向跨过土叙边境,对叙利亚北部和东北部的库尔德人控制区发起攻势。

至 2019 年 10 月 14 日,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土耳其在三条战线上都取得了进展,其先头部队已嵌入边境线 30 公里以上,在 ras ayn 和泰勒阿布亚德之间控制了 55 个村庄、2 个城市与 18 个防御据点,在其他方向也小有斩获,连距离土军进攻发起线 50 多公里的重镇哈塞克周围都发生了交火。根据土耳其军方的说法,他们共击毙了 400 多名库尔德武装人员,并俘虏了 20 多名库尔德武装人员,不过,土耳其军队的战果一向含水量比高,将这个数据折半可能才比较接近实际数据。

亲土耳其武装人员公布的 ras ayn 和泰勒阿布亚德沿线战果图,尽管喜欢夸大交换比,但他们在地图上标识的占领区往往是不会作假的

对于土耳其地理上越界、法理上也越界的军事行动,整个西方世界表现得比较暧昧,欧盟尽管口诛笔伐,却并没有做出任何像样的制裁或者干预行动,而德法所谓的 " 不向土耳其提供武器装备及其零部件 " 的制裁也可以被视为笑话——自去年 3 月的阿夫林之战以来,德国虽然加强了对土耳其军售的限制,但全年出口仍有 2.43 亿欧元(约合 19 亿人民币),占德国当年军售出口总额(7.71 亿欧元)近三分之一,其中主要包括 6 艘将在土耳其制造的 214 级潜艇。今年上半年两个季度,土耳其又从德国接收了 1.84 亿欧元(约合 14 亿人民币)的军火,其中包括大量土军急需的坦克和自行火炮炮弹。而欧盟其他国家的态度就更加直白,10 月 14 日欧盟新一轮对土武器禁运的会议上,英国甚至投出了反对意见。显而易见,相较国际道义,欧盟对真金白银更感兴趣。毕竟,一块牛排就可以出卖巴黎,一亿欧元出卖良心简直赚爆了。不过,相较于伪君子德国,法军留在当地的部队仍旧使用卡车炮对炮击自己营地挑衅的土军进行了颇具象征意义的炮击,起码反对土军侵略的姿态还是做足了的。

10 月 14 日土耳其军队全线地图

而库尔德 " 人民保护部队 " 的靠山——美国人的态度则是妥妥的不要脸,他们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默许土军的侵略行动,并在接到土耳其进攻通报后,第一时间就撤出了靠近前线的指挥机构和作战人员,虽然在 11 日美军营地被土耳其炮兵炸了一通,但是在美军全球第一机动能力部队的光环下不光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还将土耳其军队和库尔德人的前线都远远地甩在了身后,跑路速度之快相较蒋公,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美军表现得还是要优于国军的,他们除了有组织且按部就班的撤离前线避战之外,还在 12 日中午将从边境线撤退下来的部队横亘在 M4 和 8 号公路上扎营,并禁止一切武装和非武装人员通过,以阻止叙利亚政府军和俄军可能的向北增援部队,同时切断了从叙利亚政府控制区到前线的补给线。可以说,他们完美地完成了特朗普赋予的任务,既没有卷入冲突中,同时保证了自己的生存,还可以让库尔德人这个弃子被土耳其人干掉。这样既可以增加叙土俄之间的矛盾,也可以有效改善与土耳其的关系,而作为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库尔德人无疑成为了美利坚又一个血淋淋的政治筹码。

土军行动初期土叙边境的土军和美军

曾经嚣张跋扈的美军所建立的基地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找食的野狗还在里面徘徊,像极了眼下的形势

土耳其军队的这次进攻明显吸收了之前的阿芙琳战役和更早之前的巴布战役的经验,他们的先头部队中几乎没有土耳其的士兵,而全部由土耳其指挥官指挥的 " 叙利亚自由军 " 组成,这些士兵与之前进攻阿芙琳的不同,他们进行了相当严格的训练,换装了统一的制服以便进行识别,装备了更多的通讯设备以便于指挥,还成建制的换装了苏东轻武器(在两德合并时,土耳其军队收购了大量廉价处理的前东德以及东欧产轻武器),除此之外,也为他们配属了额外的曲射火力、皮卡车分队甚至独立的坦克营(以各种东欧国家低价处理的 T54、T55 和 T62 组成),这些针对性的改进使得土协军的战斗力相较于之前有了较为明显的提高,相较于他们的对手 YPG,这支伪军的组织结构和火力配置反而更像是正规军一点。

处决库尔德战俘的亲土民兵,可以看出作战服和装具已经正规化,右图武装分子所用的就是一把罗马尼亚制造的 AIM 步枪

尽管整个叙北平原几乎是一马平川,连丘陵都非常少,但土耳其军队时至今日也没有投入大规模的装甲力量 " 狂飙突进 ",而是一直以土协军为主体,沿着公路网按部就班的缓慢推进,坦克部队只在战线后方相对安全的位置提供火力支援,仅在部分区域利用武装皮卡集群进行侧翼和后方突刺以扩张占领区,非常的张弛有度。相较于去年的战斗,其 K-9 自行火炮和 WS-1 火箭炮军队投入战场的次数更多,且不再是对于特定区域的盲目压制射击,而是在无人机和固定翼飞机教射下搭配卫星影像实施有效射击,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在土协军地面部队抵达前,土军的炮兵就已经将进攻目标外围的工事据点和集中停放的武装车辆消耗殆尽了。

除此之外,土军参与行动的武装直升机部队也有明显的精进,他们开始以两机和三机编队的方式投入作战,而不再像是之前一样效率低下的单机执行任务,其使用的武器也以射程较远的反坦克导弹为主。可以看出,土耳其军队对于当地的地理情况掌握的十分清楚,尽管靠近前线的城市中不乏适合隐藏防空导弹小组的建筑物,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收到土耳其武装直升机部队遭遇任何损失的报告,至于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可就众说纷纭了。

相较于吸收了先前作战的经验教训,大刀阔斧地对战术和装备进行改革的土耳其人,库尔德人给人的感觉就比较——微妙,尽管从阿芙林陷落开始,土耳其军队进攻叙库控制区的行动就可以说是迟早要发生了,但库尔德人却并没有在前线修筑任何工事,我们甚至连阿芙林之战中被叙库军第一时间就抛弃的未完工混凝土堡垒都没有看到,库军也没有像是在阿芙林时那样发布自己 " 誓死抵抗 " 的照片和录像,他们发布的照片和录像大多是土军炮击城市和自己的士兵用机枪摩托向着旷野鸣枪的,获取国际同情的成分居多,鼓舞士气的成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当然,我们也不能说库尔德人没有做战争准备,从土耳其人发布的图片和报告来看,库尔德人确实在重要的公路和隘口部署了简易火箭发射装置、遥控炸药和土木工事,只是这些防御设施在攻击发生时都无人值守而已,尽管土耳其军队一直在攻城略地,但从土军自己的报告来看,他们时至今日都没有抓到库尔德人的主力部队,只是在部分城市和村庄中清剿了少量留守的和发动袭击的散兵游勇而已,这和土耳其政府所期待的一举歼灭库尔德武装的目标显然有所差距。

2018 年 9 月 9 日,库尔德武装人员在卡米什利设伏攻击前来抓捕抢劫犯的叙利亚政府方的警察和民兵,并在杀害他们后拖曳他们的尸体游街以威慑当地的阿拉伯平民,这只是这几年库尔德人刻意制造摩擦的一个缩影

很多观察家将此解读为库尔德人计划将土耳其军队放入内陆,而后再采取运动战的方式对敌方进行打击,就像是中国曾经使用过的持久战和游击战策略一样,但这一猜测十分想当然,并没有考虑到当地的实际情况;库尔德人所建立的所谓的北叙利亚政权实际上只是一个由美国扶植的分裂主义军阀政权,其在整个以北叙利亚地区并没有获得普遍的支持,库尔德人及他们所谓 " 叙利亚民主军 " 的武装人员经常滋扰阿拉伯人的部落和城市,并和当地人发生冲突,流血事件也时有发生,,当地人极端厌恶库尔德人及其组建的不合法的政府,程度几乎与厌恶 IS 的统治不相上下,而库尔德人还经常克扣国际援助的粮食,以及征调当地人作为民夫或民兵,在这种情况下,当地人不为土耳其人提供打击库尔德人的情报都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指望他们支持和帮助库尔德人进行游击战?还是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

被库尔德武装俘虏的土协军下级军官

就目前的战争形势和报道来看,库尔德人仅仅在部分地区(M4 公路沿线和哈塞克市区外侧)打出了少量的战术反击,击毙了约 40 多名土协军武装人员,并俘虏了其中的 2 名,缴获和击毁了 5 台军用小型车辆,用少量反坦克导弹摧毁了一辆土耳其豹 -2 坦克,但相关行动并未能干扰土耳其军队的进攻节奏,土耳其仆从军依旧在稳步推进,库尔德人的主力部队依旧不见踪影,大量的叙利亚土地(包括为数不少的优质农地和林地)就这样被他们拱手让给了土耳其人。

对库尔德人而言,这些土地的丢失根本无足轻重,在他们看开,这些土地上居住的是叙利亚人,而不是库尔德人,库尔德人抛弃阿拉伯人就像是美国人抛弃库尔德人一样,天经地义,没什么可奇怪的,更何况,库尔德人又不依赖这些土地的产出,粮食和武器美国人会给,只要油田在手也不差美元,只要能保住一条命,以后找到机会东山再起只是时间问题,对于这种情况,库尔德人极其富有经验,在并不遥远的近代:亚美尼亚大屠杀时,库尔德人通过帮助土耳其人来掠夺亚美尼亚人的资产和土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库尔德人通过帮助英国人镇压伊拉克的独立运动表达对殖民者的忠心;而到了土耳其人清剿库工党时,库尔德人则选择抛弃土地和财产逃往叙利亚,以亟待援救的难民的身份获得土地和救济金;当美军入侵伊拉克时,库尔德人则通过帮忙打击萨达姆政权获得油田和富庶的城市获得奖励。他们一直是成功的政治投机者,抛弃土地和资产抑或妻女什么的,全都无所谓,只要能够保住性命,等待下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并不是什么难熬的事情,按照旅居欧洲的库尔德人的说法,这是一种 " 豁达 ",一种库尔德人对于自己身外之物的 " 豁达 "。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库尔德人那么 " 豁达 ",比如叙利亚政府,早在战争爆发前数个月,叙利亚政府军就提出过将叙土边境口岸和检查站移交给自己,以防备土耳其可能的对库尔德人的军事行动的要求,但库尔德人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宁可相信美军虚无缥缈的承诺,也不愿意接受叙军派往前线的实打实的部队,仅仅是让他们进驻在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地点(比如巴布外围的警戒据点),并表示自己随时可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入侵,而当入侵真实发生时,库尔德人除了抛弃阵地撒丫子跑以外根本什么事情都没做!正因为此,叙军才会用 " 叛徒 " 二字评价库尔德武装,而面对大量的国土和人民落入土耳其手中,叙军的选项只有一个——出兵,命令部队开到北方去,挡住土耳其人入侵的步伐。

土军进攻路线,叙军推进路线与交战区地图

坦白地说,出兵并不是一个理智的选项,没有人不清楚领土对于一个国家的意义,但现实情况是:西北战线的伊德利普省随时可能再度爆发冲突,在这种情况下,前线和预备队中的一兵一卒的调动都可能影响到瞬息万变的局势。而在东部,戴尔祖尔方向的第五军团和国防军一直处于应对 ISIS 卷土重来的高度戒备状态,其人员相当疲惫,装备也并不好,贸然调走随时可能会导致当地潜伏的 ISIS 武装分子死灰复燃,千疮百孔的叙利亚的燃油状况还没有乐观到可以随便糟蹋让大兵团摩托化行军的程度。更何况,没人知道脚底板生风的美国人跑得快背后插刀子是不是更快,在 2016 年的戴尔祖尔保卫战中,美军就曾攻击政府军在东部丘陵上的阵地群,以帮助 IS 制造突破,此举直接导致了戴尔祖尔陷入危机;而在 2017 年对 IS 的战斗中,美军也曾主动攻击过政府军的轰炸机分队和桥头堡守军,库尔德人就更别提了,在 ISIS 攻城的数年里什么都不做,政府军反击的时候却打开革命城大坝制造洪水阻碍政府军渡河反击,而戴尔祖尔的保护者,老将军萨伊姆的牺牲,也与库尔德人的所作所为脱不了干系。

被装上卡车运往前线的叙利亚政府军 T-62M 主战坦克

正在向拉卡前进的叙利亚政府军 T-72M 坦克,注意其独特的百叶窗装甲

但叙利亚军队还是出兵了,2019 年 10 月 13 日夜,政府军以宝贵的米格 29 护航运输机队,将 400 多名士兵运入卡米什利国际机场。14 日清晨,戴尔祖尔军团与老百姓签下字据,征调了当地所有的卡车和客车,塞满步兵奔赴前线,将宝贵的 T72 和 T62M 也塞上卡车运往前线,当他们的军队进入库尔德人控制区才发现,原本对自己并不友好的岗哨里,此刻已经空无一人,随后,那段美军乘坐装甲车仓皇撤离,而坐着皮卡车和渣土车的叙利亚政府军却在迎难而上奔赴前线的视频也就在此时被上传到了互联网上……

刚刚在卡米什利国际机场下飞机的 SAA 步兵

装备精良的美军和装备简陋的政府军去走向了不同的方向,真是莫大的讽刺

说到这里,还有一个笑话,当美军从库尔德人控制区撤退时,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理由是 " 库尔德人有没有帮我们打赢二战,又没有参与诺曼底登陆。" 此言一出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伊拉克库尔德人表示自己也参与了二战,也打击了法西斯,甚至还拿出了一些照片和勋章,网络上也并不乏同情他们的声音,这里笔者只说一句话:不管是在北非抗击德意军团,还是在达喀尔的登陆,抑或是登陆意大利的血战都和库尔德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排除部分艺术加工和老兵吹水,库尔德人参与二战的主要方式是:为英法的殖民地仆从军,拿着粮饷混吃等死,并且在战争中和结束后狠狠的坑了一下中东的阿拉伯民族解放运动战士。他们所谓的勋章、所谓的赫赫战功是用追求自身国家摆脱殖民的起义者的鲜血换来的,本质上与国内那些获得勋章的汪伪、满伪政权的狗腿子,并无二致。

2019 年 10 月 15 日晚上 7 点的战争态势图,政府军(红色)已经进驻了所有叙利亚北部主要城市的军事设施

直到叙军深入库尔德控制区数十公里,当地平民举着珍藏的叙利亚国旗和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画像欢呼时,库尔德人才仿佛心不甘情不愿似的联系俄罗斯方面作为中介,宣布与叙利亚政府军 " 结盟 ",对于库尔德人而言,保存实力的目的达到了,但对于叙利亚政府军而言,一场硬仗却也似乎不可避免,至本文完成的 10 月 15 日夜间,库尔德人已经将几乎所有自己主要城市中的军事基地让出:包括拉塔巴卡、曼比季、以及之前与政府军有冲突的哈赛克和卡米什利地区,叙军的少量装甲兵和摩托化步兵也已经进驻了当地;但盯上这些基地的并不只是叙利亚军队,土耳其军队也已经将土协军的先头部队调往相关地区,一场与 " 北叙利亚政府 " 无关,却决定北叙利亚命运的战争,似乎已经一触即发。而更加讽刺的是,当库尔德人摆出一副受害者面孔希望博得同情的时候,大统领川皇表示," 我们花了 8 亿美元来援助他们,现在让我们卷入冲突是不可能的 ",甚至在接受采访时特朗普表示了认同土耳其人的种族净化行为,在 5 年战争中吃尽美军好处的库尔德人终于吞下了苦果,真的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特朗普大统领的推文

当库尔德人与叙利亚政府军宣布 " 结盟 " 时,笔者群里一位喜欢玩 FPS 的群友说过这样一句话:" 在新的《使命召唤 现代战争》中,一位库尔德女兵 NPC 直接管俄罗斯军队叫入侵者,结果现实中的库尔德女兵们,却倒向了阿萨德政府和俄军,这真是太过滑稽了,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而笔者则用了一句一位 60 多岁还在战场上厮杀的叙利亚老兵的话作为回应:" 叛国贼和白眼狼应受到惩罚。"

作为整场闹剧的尾声,2019 年 10 月 17 日,美国务卿蓬佩奥访问土耳其,并与土方达成了所谓的 " 安全区与 120 小时停火协议 ",相关协议要求库尔德人后撤 30 公里,让出 " 安全区 " 并摧毁防御工事和重武器。如果说之前美军的撤军仅仅是出卖库尔德人的话,那么这一协议可以说是把库尔德人的剩余价值都卖掉了,但库尔德人的新闻发言人却表态支持这份协议,并立即开始了相关行动,让出自己的土地和武器迅速撤退。看得出来,他们依旧对美国人的承诺和保证抱有幻想,依旧期待着 " 爸爸再爱我一次 ",而这无异为北上的叙军制造了新的压力。

和去年 4 月一样,即便过了一年多,北叙利亚联邦 " 依旧是一个一无民意基础,二无死战决心,三无政治头脑的空壳子,一个连原本外表都开始腐败发霉的木偶罢了。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