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中国车的底盘为什么要外国人来调?

大家车言论 10-21 13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我和女儿去逛商场,她看到几个外国人之后问我:" 为什么这里会有外国人呢?" 我回答她:" 因为有的人是来广州旅游,就像我们去其他地方旅游一样;有的人可能是在这里工作,就像爸爸去其他地方试车一样。"" 那为什么他们不在原来的国家工作,要来中国呢?"

原因太复杂,我感觉一时半刻很难解释清楚,就使出了屡试不爽的转移话题大法:" 要不要吃雪糕?" 成功地歪了楼……

为什么会有人不远千里地来中国工作呢?为了生活,为了在异国他乡实现梦想,当然也是因为中国方面也渴望得到国际化竞争力,于是需要国际化的人才。

巴西人埃尔克森以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个归化球员的身份,成为中国足球队的正式队员。先把归化球员算不算 " 旁门左道 " 抛开一边,究竟归化球员能不能提升中国队的战斗力呢?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就算埃尔克森的攻击力能吊打全亚洲的其他前锋,但是这是不是足以振兴中国足球呢?我不确定。

因为埃尔克森说到底也不过是场上踢球的 11 名球员之一,他能提供火力,但是如果球输送不到前场,或者中后场衔接不畅,组织不起进攻,甚至如果后防线根本像渔网一样满是漏洞,一个优秀的前锋,能做到的事情很有限。

但是有一些外国友人,还真的可以凭一己之力,提升一个中国汽车品牌的整体战斗力,因为他们不是 " 尖兵 ",而是 " 将帅 "。最近我就认识了这样的两个自带体系的男人,一个是任职于广汽传祺的意大利人,Marco,一个是任职于比亚迪的德国人,汉斯。巧合的是,两位都是底盘大师。

先说说 Marco 的故事吧。Marco 在广汽传祺成立之前任职于菲亚特集团,阿尔法罗密欧的 166 就是他的主要工作。2006 年左右,广汽传祺的第一款车是从菲亚特集团引进 166 平台打造的,因而需要意方的技术援助。这时候,Marco 就自动请缨,希望由自己带着自己的 " 亲生儿子 ",在中国这个陌生的国家落地。

虽然传祺已经不用 166 这个平台,但是 Marco 就这样一落地广汽就是十几年了。来到广汽之后,Marco 除了做平台技术导入之外,更力主广汽要打造属于自己的平台,并且作为广汽汽研院的第一把手,逐步把传祺导入了正向研发的轨道上。在传祺的第一世代车型 GA5、GS5 之后的其他车,都已经实现了正向开发。

在这中间,Marco 的角色,如果用足球来比喻的话,那就是 " 又当球队经理,又当教练,自己还上场踢球 "。把汽研院和汽车研发的架构从无到有地拉扯出来,这就是球队经理嘛;菲亚特平台导入和培养本土工程师,这是教练的工作;Marco 自己还亲自投入底盘开发和调校的第一线,控车技术真没得说,这是球员(我认识 Marco,就是因为参加了 Aion LX 的试驾,和 Marco 畅谈了好久)。

Marco 发明了一个暗黑操控稳定性项目:在 100km/h 速度下,1 秒之内连续三把 180 度方向快速切换方向。大家可以想象、感受一下(千万别实操啊,实操就交给《大疯车》好了)这是一个多么变态的项目,Marco 对广汽的车的要求,是完成这个项目的时候,车身姿态一定要四轮贴地,至少车轮离地高度可控。麋鹿测试在这个项目面前简直弱爆了。

我问 Marco,哪几款车是他有参与的。Marco 很骄傲地说,挂着广汽传祺 Logo 的每一台车,都出自他的手。我想正是这种成就感,驱动着 Marco 背井离乡地在另一个国家工作、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是退休的年龄,却还精力充沛地奋斗在一线岗位。以 Marco 的贡献来看,他在媒体面前很低调了。

而另一个 " 老外 " 就更容易在各种报道里看到了,比亚迪的底盘专家汉斯。汉斯之前是奔驰的底盘调校工程师,奔驰 S 级、smart 都是他的作品。因为负责戴姆勒和比亚迪的合作项目腾势,而和比亚迪结缘,后来因为工作能力备受认可,据说是比亚迪大老板王传福亲自把汉斯 " 挖 " 到比亚迪的。

王传福真的太需要汉斯这种大师级人物了。汉斯刚到比亚迪的时候,这个企业还在摸索着怎么造好车,底盘的不少调校和测试工作,都是由供应商直接代劳,比亚迪只负责接收,显然这是一个很不成体系的研发流程,那个年代的比亚迪车,大家也都懂的……汉斯来了之后,终于有了改观。我就举一个我参观比亚迪底盘研发部门看到的一个具体的例子吧。

给大家感受一下这套台架的工作,Gif 经过了加速的处理,真实的动作速度要比慢很多。

比亚迪投资千万级别引入了一个底盘测试台架,功能是通过给车轮、车身输入负载,测量底盘的各种参数。台架只是工具,怎么用好这座台架,关键还是在于人。怎么把试验车的测试目标转化成台架的输入参数,测试输出结果应该怎么解读,然后怎么利用结果去优化底盘设计和参数,这就要看操作电脑背后的人脑。

这么说好像还是有点抽象,我类比一下吧,假设我要做一个问卷调查。测试台架的角色只是 " 做问卷 " 的 " 工具人 ",而问卷调查的关键是在于怎么合理地设计问题,以准确掌握问卷调查者对调查主题的看法(对工具人的输入)。有了问卷结果(台架输出结果)还不够,最后还要分析问卷调查的结果,这样的调查结果可以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对于这样的结果应该有什么应对的方法(分析工具人的输出结果)。

汉斯的含金量,就在于他有 20 多年的底盘调校经验,他知道底盘调校的目标,如何转化成台架参数,所以他是问卷的问题设计者;同时他的经验也可以分析台架结果,以及判断这样的结果对于底盘性能会有什么影响,下一步的调整工作应该怎么做,所以他也是问卷结果的分析师。

当然,底盘表现一定是和整车架构布置、车身重量与配重、动力系统参数、车身刚性等其他方面息息相关的。所以汉斯也会从新车立项开始参与到项目中,和其他部门一起交流,互相交换需求。所有的这些,都在帮助比亚迪新车底盘品质大幅长进。

所以,有了这些高手加盟之后,广汽传祺的底盘表现一向都有欧洲车的风范,而比亚迪车的底盘表现,在汉斯介入之后也有了质的飞跃。

所以现在回头看,广汽和比亚迪给 Marco、汉斯赋予非常大的职能,他们也都不负众望地完成了 " 二次创业 ",让这两个品牌的底盘研发体系走向了良性发展。当然,放眼整个中国汽车行业,这类工作能力出色,甚至有能力建设一个研发体系的高手,促进了中国汽车企业的发展。

等我女儿长大了,能够稍微听明白我以上说的这两个例子,我就会和她好好地讲讲,为什么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了。

以上内容由"大家车言论"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