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日本流川枫为篮球梦放弃 200 万,只要 20 万

网易体育 10-21

马场雄大被独行侠裁掉了。

这并不是说他的赴美篮球生涯到此为止,而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按照他当时和独行侠签订的协议,接下来的一年,他就是要去下属发展联盟的德克萨斯传奇队效力的,在那个弱肉强食,恶兽环伺的联盟里,舍弃了 10 倍薪水的马场雄大将以初学者身份开始,经历一整年超高强度和速度的对抗。而这一切,是他拼命争取到的。

和前辈富坚勇树一样,马场雄大来到独行侠参加夏季联赛,也是得益于赞助商的运作。他们选择的号码都是同样的 18 号。但和号称 " 地表最强 167" 的富坚勇树不同,马场雄大得到的运作,仅仅是拉斯维加斯夏季联赛的 5 场。因为受伤,他还少打了一场,而这 4 场的数据,也只能用可怜来形容:场均 12 分钟,合计只拿到 16 分 9 篮板 1 助攻 3 抢断和 1 盖帽,还送上了 10 次犯规。

在成色已然不足的夏季联赛场地上,这个黄种面孔显得如此突兀,而他的表现,其实也和球队不在一个节拍上:美式篮球秉承着的超快节奏打反击的特点,让他疲于奔命,短短几分钟被换下来已经喘得厉害了。但人们渐渐发现,即便他可以被对位者一个假动作完全晃飞,他也会疯狂地追防整个回合,甚至去主动寻找对抗,试图破坏每一次传球——他并不像一个成熟的职业球员,更像是一个刚开始学习打篮球的少年。" 他不计体能地和对手撕咬,浑身上下充满了凶悍和侵略性,他拥有篮球里最原始的本能,他算不上一个好球员,但他绝对称得上一个好的竞争者," 随队的独行侠记者在日志中这样写道。

也许他们完全想象不到,这位 " 初学者 ",在日本,已经是享誉全国的超一流球星,在那里,他们称呼他为 " 当代流川枫 "。

马场雄大的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两年,第一年他拿了日本 B 联赛的最佳新秀,第二年他拿下了总决赛 MVP。此时的他已经拿到了日本最高级别的薪水,换算成人民币近 200 万,而他在国家队也已经是绝对主力,地位仅次于八村垒、渡边雄太和归化中锋法泽卡斯。如果他选择一直留在日本的话,他的职业生涯将会非常顺畅,名利双收。

但他从未想过安于现状,去年他就自费来到拉斯维加斯,安安静静地当一个观众,并在今年抓住机会,成为了场上的一份子。但和大多数镀金者不同,马场雄大并没有要直接冲击 NBA 的想法,他也从没把夏季联赛当成自己打过 NBA 的谈资,他在采访中一直强调," 我就是来学习的,我想知道自己还能变得有多强。"

这是一个典型的日本男子,谦逊且野心勃勃。为了这次机会,周围没有英语环境的他主动找外援和翻译用英语对话,闲下来便努力学习口语,直到现在已经可以磕磕巴巴地接受英语采访。身边的人这样描述他," 当他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机会时,兴奋之后,是更周密而努力的准备,他觉得既然有机会,就一定要全力以赴,不留一丝遗憾。"

马场雄大、渡边雄太和八村塁

带着众人的期许和足够的自信,马场雄大坐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 我从未想到会这么有 …… 挫败感," 借助着球队助教伊藤隆雄的翻译,马场雄大说出了刚来时候的感受," 我知道要学习的有很多,我也做好了准备,但我现在想,给我一点点时间吧,我会慢慢变好的。"

即便是日本国内最强球员,在满是大学生和底层流浪汉的夏季联赛训练营里,也是极其不起眼的一个。他在国内的比赛习惯,在这里全然无效:美式的篮球风格,把速度推起来便足以击破低强度的一切战术。与此同时,马场雄大还必须要适应另一件事:身高 1 米 93,体重却只有 83 公斤的他是一个侧翼,他需要和比他体格大得多的球员对抗,防守住他们。

" 我能理解他有多难," 现任传奇队助理教练的伊藤说," 在日本,是教练主动找到他讲战术,而现在,他需要主动举手,跟教练要时间上场。这和他以前所受到的教育不同,但他必须要习惯。"

" 好在他从来都是如饥似渴," 伊藤说," 这是他不断变强的主要原因,他懂得从别人身上学习。"

腼腆,也许是人们对马场雄大的最初印象,他绝不是那种美国学生的自来熟风格,语言也完全不够和他们拉近距离。谦逊是一件好事,但这里并不崇尚无私。在场下,马场会主动给队友传球,跟着他们练那些他很少见过的高水准器材,时不时还用小本子记录那些新鲜的玩意儿。24 岁的马场雄大从未觉得孤独,队友们都是同龄人,有的也比他小。最重要的是,他渐渐融入氛围,而队友们都喜欢他。

几天后,夏季联赛正式打响,第一场,独行侠以 96-92 击败篮网。马场雄大获得了 19 分钟时间,他 6 投 2 中,拿下 5 分,却抢下了全队最高的 6 个篮板,另有 3 次抢断,全场最高。

" 他真的拼命,他比我们的强度更大," 已经签下双向合同重返独行侠的克利夫兰说," 他的小马达不知疲倦,他就是我们全队的爸爸!"

这是一个谐音的玩笑——马场雄大,英文是 Yudai Baba,这和 " 爸爸 " 的发音几乎一样,而在拉斯维加斯,大量的日本球迷签来给他助威,Baba 之声不绝于耳。队友们起哄,跟他打闹在一起,当马场雄大进球时,整条替补席跳起来挥毛巾,他走到场边,跟他们挨个击掌。

第四场,他拉伤了大腿,当队医宣布禁止他出场时,他只能郁郁不乐地在场边骑着自行车。教练走过来,突然问他," 你想不想来美国试试?"

教练说的是发展联盟,这里的最高年薪,一个赛季才 3.5 万美元。他们会为马场雄大考虑," 到发展联盟的话,挣得会少很多。可是我们觉得你留在日本就太可惜了,你还有特别大的提升空间。" 在夏季联赛解散前,教练魏纳跟他说," 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在独行侠给他开出训练营合同之前,马场雄大就在日本迫不及待地自己开了新闻发布会," 独行侠给我开了合同,我要去美国了!"

当他抵达达拉斯的时候,已不再是 7 月份的那个路人:在中国的世界杯赛场上,日本与美国交手过。憋着气的美国人们拧紧了发条,把新科 9 号秀八村垒掐得毫无脾气,全场只得到 4 分,两队分差在第四节来到了 60 分上下。而当美国队把比赛变成表演秀时,日本队 18 号突然站了出来。马场雄大和杰伦 - 布朗对飚,他独挑美国队整条防线,强行突破打 2+1,或是干拔命中三分。那场布朗拿下 20 分,而马场雄大轰下了 18 分。

他终于穿上了独行侠的正式球衣,白色的 18 号。在媒体日里他拿着一个破烂的篮球,摆出狰狞的表情,引得摄影师大笑。他走过来,挺不好意思地问," 可以吗?还有要调整的地方吗?"

他又来到了另一个大开眼界的地方:达拉斯的 Lymbo 训练场,是一年前库班斥巨资打造的全 NBA 最先进场馆。而马场雄大坚持用自己的方式记笔记,旁人问起,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想把那些好的东西,都记下来,回去让大家也照着做。

在季前赛开始前,照理是队内训练赛。欺负新秀是常见桥段,老将巴里亚要求每个菜鸟都要上来跳一段舞。那些肆意炫耀腹肌暴力扣篮的年轻人们扭捏起来,引来哄堂大笑。当轮到马场雄大的时候,他表演了一整段精彩的舞姿,赢得满堂喝彩。队友们管他叫 " 舞王 ",还让他又返场来了一段。

第一场对雷霆的季前赛,那是他第一次身穿正式球衣上场,16 分半,4 投 3 中拿下 7 分,在他被对方犯规重重放翻的时候,队友们抢过来把他拉起来,他高高举起手,和他们狠狠击掌。

短暂的 3 场季前赛还是很快结束了。他的独行侠球员生涯,也只持续了 13 天。从这个时候开始,他不再是一个 NBA 球员,而是要去发展联盟讨生活,和所有底层的年轻人竞争,没有任何优待和容让。但马场雄大信心满满," 我只想知道,我的极限在哪。"

一年前,另一个黄种球员做了同样的选择。身穿着独行侠 8 号球衣的丁彦雨航,在深圳大运中心的山呼海啸声中,两罚一中,拿下了季前赛的唯一得分。随后他主动宣布,要留在达拉斯,去传奇队历练一年。而当时丁彦雨航的薪水,已经是 CBA 的最顶尖水准。

事与愿违,丁彦雨航只是身穿传奇球衣拍摄了唯一一张媒体照,膝伤却一再反复。他在达拉斯养了一整年伤,没能在发展联盟打上一场比赛。而此时丁彦雨航距离自己的最佳状态也有很大的一段距离,依然需要长期康复。然而去年此时丁彦雨航的毅然选择,仍然值得一个大大的赞,为了梦想放弃眼前已经有的一切,这才是真正的勇者。

而马场雄大,正在沿着丁彦雨航的路顽强地负重前行着。他同样背负着日本球迷寄予的巨大期望,也有对自己极限的全力探索。每一个追逐梦想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无关他什么肤色,来自什么国度。篮球最本源的意义,就是为热爱的事情拼尽全力,变得更优秀。已经成为日本联赛最强的马场雄大在挑战更高的层级。为梦想而奋斗的人,理应得到巨大的喝彩声。

以上内容由"网易体育"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NBA

NBA

全世界最高水平的篮球圣地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