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獐子岛急了:海参还没长大就售卖 17 亿债务压顶

新浪财经 10-20

原标题:海参还没长大就售卖 17 亿债务压顶 獐子岛(维权)急了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一艘出海捕捞的獐子岛渔船,2019 年 8 月 28 日摄于獐子岛东獐子渔港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李诗琪摄

獐子岛再一次走到了风口浪尖。

近日,獐子岛涉嫌在禁渔期采捕海参一事引发关注。獐子岛 10 月 17 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的确于 8 月海参夏眠期采捕,但采捕的海参是公司海洋牧场增养殖模式下的主要品种之一,即投入苗种,人工增殖生产,因此符合《大连市特种海产品资源保护管理条例》规定。

不过,这也引起了媒体的质疑。据媒体报道,有居民及消费者表示,獐子岛原产地海参一向以纯天然、纯野生为卖点。如今又说采补海参为人工底播海参,岂非自相矛盾,误导消费者。

野生海参之谜

据报道,一名獐子岛本地居民提出质疑:" 广告不是打得挺响的吗,什么北纬 39 度原产地纯野生海参,现在又说是养的了?" 一名曾购买獐子岛海参的消费者也表示,经常看到 " 原产地、纯天然 " 之类的表述,原来那么高的价格,买的是养殖产品吗?

针对獐子岛是否对外宣称原产地海参均为野生海参,獐子岛集团一直营店工作人员表示," 獐子岛 " 牌海参分为自产海参和外购海参两种。原产地海参都是纯野生的,在山东海域等其他产地,可能会有一些人工底播的海参,但价格会比原产地便宜很多,也会在包装上标注。

獐子岛曾在公告中表示,獐子岛原产地海参采用资源养护,不底播海参苗种,年产 6 个头 / 公斤的野生海参约 300 吨,是中国为数不多的生态野生海参区。此外,每年 12 月,獐子岛都会以 " 獐子岛原产地野生海参大雪采捕 " 为题,在官方微博直播采捕。

业绩亏损,17 亿债务压顶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獐子岛表示 8 月进行的海参采捕作业并不违规,其合理性却备受质疑。

据央视财经,弘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余少波表示,海参个头在比较小的时候,去捕捞它,你卖的产量肯定就低。斤数不够,整体价格卖不上去,这就是一个不合理性。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一位海参养殖行业人士认为," 伏天捞海参,那是很亏的,要不是家里没米下锅了,有谁会这么做?"

如果说伏天捞参是一桩费力不讨好的买卖,獐子岛为何还要这么做?

根据獐子岛的半年报数据,2019 年上半年,獐子岛营收为 12.88 亿元,同比下降 8.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2359 万元,同比下降 261.06%。

同时,公司短期借款余额已达 17.41 亿元,期末长期借款余额为 9.35 亿元,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仅为 3.65 亿元。从现金流量表来看,公司上半年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仅为 4691.45 万元,而且公司经营性亏损在前三个季度一直持续,根据公司预计,前三季度亏损额为 3100 万元 -3600 万元。仅在 2019 年第三季度,公司就预计亏损 800 万元~1300 万元。

位于獐子岛的东獐子渔港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李诗琪摄

獐子岛再度陷入业绩亏损,原因也依旧是熟悉的内容—— " 扇贝跑路 " 的影响依旧在持续。

10 月 18 日晚,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时,獐子岛表示,公司海洋牧场遭受自然灾害后,公司对 107.16 万亩亩产较低、已没有采捕价值的海域放弃采捕,对 24.3 万亩亩产较低海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因此 2018 及以后年度可收获面积及资源量较受灾前大幅减少,且短期内难以恢复,造成海洋牧场相应资产折旧摊销、海域使用金等固定成本无法摊薄,产品单位成本上升,公司整体净利润水平同比下降较大。

獐子岛称,公司獐子岛区域海洋牧场 2019 年度可收获的底播虾夷扇贝来源于 2016 年及 2017 年投苗养殖的底播虾夷扇贝。獐子岛贴出的数据显示,公司 2019 年前三季度底播虾夷扇贝收获面积 15.5 万亩,较受灾前 ( 2017 年同期 ) 减少 70%、较 2018 年同期减少 17%,2019 年前三季度产量 3869.20 吨,较受灾前减少 73%,较 2018 年同期减少 15%。

值得注意的是,因在 2018 年初发生扇贝大规模死亡事件,獐子岛公司对其进行存货计提跌价准备以及核销处理,最终导致其在 2017 年巨亏逾 7 亿元。

弘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余少波表示:

獐子岛这几年,要么亏损,要么微利,到第三季度还是亏损的状态,还没到期去采捕海参,甚至顶着压力,毕竟是在休渔期中间去的话,那么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个人认为还是缺钱。

以上内容由"新浪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