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荷兰一家 7 口在地下室生活 9 年,只为等待“世界末日”?

" 被囚 "?" 等待世界末日 "?看起来全都是电影里的桥段,就这样发生在荷兰一户人家身上。

" 请救救我的兄弟姐妹 ",一个 25 岁的小伙子闯入荷兰一家小镇的酒吧,他表示想要逃离自己的家。

这是上周荷兰一个小镇真实发生的一件事。

13 日的时候,一名穿着破烂的小伙子闯进了距离阿姆斯特丹以北 60 英里的 Ruinerwold 酒吧,

一口气点了 5 杯啤酒,之后还向酒吧的老板求救,希望可以救救自己的家人。

酒吧老板,外媒报道截图

事后,酒吧老板表示,这个小伙子的说话方式很像小孩子。还说自己的名字叫 Jan,从来没上过学。

还说自己已经有 9 年多没有与外界有过交流。

Jan 告诉老板自己是从家里逃出来的,但是自己的父亲还有兄弟姐妹还被困在家里。

Jan,外媒报道截图

因为自己已经逃出来了,不想再回家过以前的生活了,所以来寻找帮助。

听到这里,再看看穿着邋遢,留着长发和长胡子的 Jan,老板感觉事情真的很奇怪,就第一时间报了警。

警察接到案子后开始大规模搜寻 Jan 口中的农舍,最终,警方在一个村中找到了一间很隐蔽的农舍。

被树丛包围的农舍,外媒报道截图

从照片上可以看出,农舍被很多茂密的树丛包围着。走近看,靠近房屋附近还有一排树木挡着。

警察最初到达现场时,院子里并没有人。很快,警察在农舍客厅的橱柜后发现一个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警方搜查农舍,外媒报道截图

正是在这个地下室里,警方发现了一名 58 岁的男子和 5 名 18-25 岁的年轻人,还有一名卧床不起的男人。

经调查了解到,这名 58 岁的男人并不是这几个孩子的父亲,那个因中风而卧床不起的男人才是孩子们的父亲。

看到这些,警方也很懵,就把所有人都带回了警局询问。在警察的盘问下,才算初步的了解了事实。

那个逃出去的,是这家的大儿子 Jan,除此之外,Jan 还有 4 个兄弟姐妹。

Jan, 外媒报道截图

几年前,他们的爸爸因为中风而卧床不起,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由这个叫做 Josef 的男子照顾。

在警察调查之后,发现这几个孩子在出生后都没有去政府登记过,

除此之外,孩子们也都没有上过学,对外界完全是一无所知,所以说出的一些话也是 " 奇奇怪怪 "。

比较年轻的孩子更惨,有的连话都不会说。

在警方的盘问下,才得知这一家人已经在这个地下室里生活了有 9 年之久。

但是这几个孩子完全没有营养不良的状况。

资料图:农舍

据当地的媒体报道,囚禁他们的 Josef 还在院子里建了一个农场,种种菜养养家畜。

所以一些食物他们是自给自足的。

住在周围的村民们表示,他们经常看到 Josef 采购大量的东西进入这个农场,然后再独自出来。

他们很好奇每次这些大量的囤货都去到了哪里。很明显,Josef 一个人是不可能用完的。

Josef 非常警惕,不希望与人接触。

资料图

一名村民透露:" 你只要一靠近院子,他就把你赶走。他还会用双筒望远镜观看农舍周围的环境。甚至给房子周围还按上了监控。"

据警方调查,Josef 自己是奥地利人,现在是一名杂工,自己并不住在这个农场里,

而是住在距离这个农舍 4 公里外的拖车上。

附近的村民们还说,Josef 曾经还向他们请教过一些装修方面的问题,

不久之后,Josef 就采购回来大量的装修材料,凭借他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装修的。

在得知这所农场的地下室里还住着 6 个人,一切疑问似乎都迎刃而解了。

这个农舍也是 Josef 租来的,房东表示 Josef 每月都会自己来按时交房租,他也不知道还有 6 个人住在他的房子里。

更古怪的是,警察进一步了解到,早在九年前,这家人就和 Josef 认识。

这家人的邻居,外媒报道截图

据这家人的老邻居桑德拉称,Josef 9 年前搬来的时候,就住在这家人的隔壁。

当时 Josef 是一个木匠,而孩子们的爸爸对木工活很有兴趣,所以就走的很近。

Josef 住在这家人的隔壁,外媒报道截图

这位邻居说:"Josef 对其他人并不友好,他从不跟周围人打招呼,他也没有朋友。他没有妻子,也没见他身边有女友,也从不去酒吧,总的来说,是个非常神秘奇怪的人。"

但是几个月后,Josef 就搬走了。

之后,孩子的爸爸告诉邻居,自己的妻子的了结肠癌,不久之后就带着全家离开了这个小镇。

桑德拉说:" 有一天孩子们的父亲告诉我,他的妻子刚刚去世了,死于结肠癌。"

" 但是没有人知道她病得很重,也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被埋葬的。"

桑德拉还透露,孩子的父亲原来在镇子上是一个玩具商,还拥有自己的店面。

孩子们的父亲经营的商店,外媒报道截图

早在这家人还住在桑德拉的隔壁时,她就发现有些奇怪之处。

首先是他们的孩子大多数是在家里出生的,没有助产士的帮忙。

其次是孩子们的玩耍空间仅局限于自家的后花园。

因为桑德拉的女儿和其中一个孩子同一天生日,两个小姑娘在一起的时候从不会去街上玩,而且也不允许来桑德拉的家中玩。

孩子好像也不在周围上学,但是每天都会看到和爸爸在上学时间出门,但是不知道到哪里了。

资料图:很长时间内 Jan 的社交账号没有动态

而让警方觉得可疑的还有,25 岁的长子 Jan 被发现在脸书上有好几个账户,虽然在 2010 年之后就没在更新了。

但是在今年 6 月分,他的一个账号开始重新活跃起来,还显示他在一家公司工作,

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公司居然是 Josef 名下的。

Josef 名下的公司,外媒报道截图

有人说这些孩子是被外人禁锢的,也有人说这一家人其实是受了邪教的鼓动,在等待 " 世界末日 "。

所以这件事还是很迷……真情究竟如何还要等待警方的具体调查。

往期文章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我就知道你在看!

以上内容由"与欧洲有关的一切"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