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防止经济滞胀不能仅停留在短期政策上

10 月 17 日,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在 2019 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上发表了关于当前中国经济的几点思考," 现在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比较不确定,内部经济比较复杂,处于相对困难时期。在这种条件下,中国要正确处理好金融的长期目标和短期任务的关系 "。

吴晓求指出,财政和货币政策只起短期调节作用,我们要通过改革开放的方法来消除未来可能出现滞胀的政策和体制基础。

他认为,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要坚持市场是配置资源的决定性力量," 我们要夯实我们的法制基础和契约,同时提高市场的透明度,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实施竞争中性的原则,这样我们的社会投资才会起来,经济才会企稳,CPI 就会下来,这样就会避免滞胀 "。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

" 解决经济运行趋势性的问题,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是不起作用的,它只起短期的调节作用,它只可以起对经济周期的一种逆周期的调节,减轻经济波动的幅度,但是无法扭转经济的基本趋势。" 吴晓求认为,不要指望货币政策由大幅度地调整存款准备金扩大货币的流通和减税这类的政策来促进经济增长,CPI 突破 3% 需要引起警惕,我们必须把货币背后更大的政策捋一捋。

吴晓求表示,短期目标核心是要保持金融的相对稳定,因为现在外部和内部环境都比较复杂,所以金融稳定十分重要,但是又要推进金融的开放。

10 月 15 日,国务院决定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部分条款予以修改,自公布之日起施行。为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了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等一系列决策部署。

" 我们国家人民币并没有完成可自由交易的改革,我们市场还有 20% 是没有完成的," 吴晓求指出,中国本币是管道式的开放,这里面有汇率稳定性的影响,我们走的是开放金融机构的道路。

吴晓求认为,本币开放的前提是要让国内的大企业家对人民币有信心而不是去换美元避险,这就需要把国内基础条件做好,市场要很透明、法制要很健全、政策要有连续性。

他说道:" 我们要坚持走过去 40 年来所证明了的改革开放正确的道路,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以及竞争中性,这些都是我们所确立的正确的道路。这样大家就有信心,你让他换成美元他都不换,喜欢人民币,人民币有很好的升值潜能。我从来不认为人民币会有多大的问题,但是我们要让企业家有信心。"

附演讲全文:

吴晓求:

各位来宾,非常荣幸又参加一年一度的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我还记忆犹新,大概是去年 7 月份,也来参加了这样一个论坛,我当时在会上憋不住,说了很多话。因为我当时看到一个很重要的数据,我们的经济增长 2018 年上半年在 6.4%,可是财政收入增长了 14.4%。

我当时就这个现象发表了一番感叹和分析,我说我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根据我所了解的经济学的常识,这个时候最少最少税收收入不能高于经济增长,因为经济处于下行期,企业都非常困难,我们要制定大幅度减税的政策,而不是再提高税收。后来也引起了一些反响,今年克强总理的报告把减税作为了非常重要的任务。我们的经济政策一定要根据经济周期的变化来调整,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都是这样的。当然我们的货币政策要做的好很多,它的逆周期的原理应用的非常好,财政政策至少在当时是不好的,现在已经慢慢变好了,因为它也在大幅度减税。但是我希望大幅度减税要减到实处,不能明着税减了,暗的费提了,企业税费的成本没有下降,那就没有达到降税减负的任务和目标。过去一年多了,感触非常深。

中国的论坛办了很多,知识的经济问题一定要讲。中国取得了人类历史上的奇迹,由 1978 年贫穷落后封闭的国家,现在走向的小康,已经脱贫,是正在迈向现代化的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由人均 GDP 不到 200 美元到现在 9000 美元,从 40 年前的 GDP 规模到现在有超过 90 万亿的规模,这就是我们的成就。人类历史上人口众多的这么一个国家能够取得这么大的成就,怎么说都不过分,但是这个成绩必须成为历史了。

我们目前面临的压力还是很大的,经济下行压力很大,预期是不确定的。不要以为人们的预期是乐观的,因为我们的社会投资总规模在下降,经济的三架马车,一个是出口,出口受到中美贸易摩擦或者贸易战的影响,但总的来说我们的进出口贸易还是在增长,不过对我们的影响还是很大;二是消费,我们的国内消费应该是不足的;三是投资,也是缺乏动力的。这三个因素都存在一些不确定性,所以我们经济下行的压力是巨大的。

有人说可以通过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来解决,实际上我要告诉各位,解决经济运行趋势性的问题,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是不起作用的,它只起短期的调节作用,它只可以起对经济周期的一种逆周期的调节,它可以减轻经济波动的幅度,它无法扭转经济的基本趋势。我们不要指望货币政策由大幅度的调整存款准备金扩大货币的流通,通过货币来促进经济增长,这个只是短期的调节。即使像减税这类的政策也只是具有短期效应,我们必须把货币背后更大的政策捋一捋。因为 CPI 多少年没达到了 3%,这要引起我们的警惕,中国多少年没有通货膨胀。同时我们的经济在下行,如果 CPI 再上升,经济再下行,我们就进入滞胀了。滞胀就是经济进入停滞状态,同时通货膨胀又起来了。

中国经济的基础我认为没有滞胀的基础,我们也要解决一系列深层次的问题。我们不能够仅仅停留在短期的政策上,我们必须解决影响经济增长的基础性因素,我们要找到。我们现在都在进行主题教育,"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初心使命就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我也在想怎么谋幸福、怎么谋复兴,经济是非常重要的基础。经济不好,幸福也是难谋的,所以要把经济搞好。经济好了,我们人民就幸福了,我们民族就复兴了。所以,经济问题始终要放在一个特别重要的位置。要解决信心问题和预期问题。

本来我想讲中国金融的长期和短期,CPI 的 3% 和经济增长的 6% 使我们的货币政策进入了一个矛盾的状态。看到经济下行显然要扩充货币,采取相当宽松的货币政策。如果我看到 CPI 呈现上升的趋势,显然我要收紧货币。这对于我们的货币当局人民银行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究竟是关注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关注 CPI 上升对经济环境的破坏。这两个哪一个特别的重要,它就开始面临一个困境。当然我的意思是最好让我们有一个良好的预期,CPI 不上升,经济开始有上升的动力,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就是非常好的。

我们 40 年来的成就可以总结出来很多条。第一,经济上的一条就是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这是我们自己探索出来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其中有一个核心的标志,我们对民营经济的政策不能总在变动之中,要一以贯之。去看看市场经济的标志,在中国很重要的一个标志就是如何看待民营经济,如果没有民营经济,我们很难说这是市场经济。所以,如何看待民营经济变得非常重要;应该采取竞争中性的原则,这也是第二点,也就是说,资源配置在政策的使用方面一定是平等的,国有经济、民营经济、外资都应该是平等的,这是现代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标志。这样才会使得社会资本对投资有预期、有希望。政策总是变动,他会很害怕;第三,要有一个很好的预期,要让人感觉到放心。

这和我们的金融改革有关系,想想看中国的金融改革在不断的推进,中国走了一条与很多国家金融开放不同的道路。无论是俄罗斯也好,印度也好,韩国也好,早期的日本也好,他们的金融开放是从本币开始的,从本币的自由交易开始的。放开本币的管制,实行本币的可自由交易,由此也实行贸易结算,进而让其成为国际性的货币。我们国家不是,我们国家人民币并没有完成可自由交易的改革,我们市场还有 20% 是没有完成的,我们完成了 80%。所以,外国投资者到中国境内进行投资并不是完全自由的,他只能通过 QFII 或 RQFII,就是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人民币精于机构投资者,再加上深港通和沪港通。这是管道式的开放,不是全年开放。这里面就有对我们汇率的影响,为什么采取管道式的开放,同时没有走本币完全自由开放的道路,我们走的是开放我们金融机构的道路。昨天国务院签署命令金融机构股权是没有限制的,除了商业银行以外,商业银行实行国民待遇原则。

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顶层设立要有战略视野和战略眼光。如果我们走像印度、俄罗斯那样金融开放的路子,把本币开放了,我们 3 万亿的外汇储备能不能经得住市场波动的影响,我们的人民币储蓄存款大概是 890 万亿。有一个前提,中国 14 亿人口和中国的企业家对经济抱有充分的信心实际上是没有问题的。2015 年有一次重大的 "811" 汇改,没过几个月,9000 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就没有了,很多人赶紧换成美元,这引起了我们的警觉。所以,当时我们做了一些调整。

在任何时候,就我个人来说,我不会把我的人民币换成美元去避险,给我们的外汇造成巨大的压力。但是我的钱很少,我们还是希望那些大企业家不能外汇开放了以后都换成美元,那怎么得了,前提是要让他有信心。所以我们要把我们的基础条件做好。我们的市场要很透明,法制要很健全,政策要有连续性,我们要坚持走过去 40 年来所证明了的改革开放正确的道路。改革开放、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以及竞争中性,这些都是我们所确立的正确的道路。这样大家就有信心,你让他换成美元他都不换,喜欢人民币,人民币有很好的升值潜能。我从来不认为人民币会有多大的问题,但是我们要让企业家有信心。

中国金融改革的短期目标相对的稳定,因为我们必须要把基础打实。像 2015 年那样一口气走下去,恐怕会有一些问题,所以我们要夯实我们的法制基础和夯实契约,同时提高市场的透明度、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实施竞争中性的原则,这样我们的经济才会企稳,CPI 就会下来,这样就会避免滞胀。

当前,的确我们要深入分析中国经济社会中的一些特殊变化,一些结构性变化,一些复杂趋势的变化,真的不要掉以轻心,要看到问题所在。一定要保持高度的冷静,找到应对这些问题的措施。我们有信心,也有能力,可以一方面让通胀不起来,另一方面让经济可以不断向好。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