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离开谷歌,安卓之父跌落神坛

猎云网 10-17

" 安迪 · 鲁宾,你该停止做手机了!"

人们总是沉迷于丑闻带来的腥甜快感,和敲击键盘口诛笔伐时的酣畅淋漓。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证据,听着受害者的声声控诉,愤怒充斥着我们的内心,我们控诉、我们讨伐、我们需要解释!丑闻的制造者往往会引咎辞职,在一段时间内销声匿迹,直到事件渐渐平息 ……

等到这一事件不再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等到新的丑闻激起新的愤怒,等到万事俱备,他们就要重出江湖了。到那时候,安迪 · 鲁宾依然是我们的 " 安卓之父 ", Unity CEO John Riccitiello 依然稳操大权,金融大亨 Benjamin Wey 被控欺诈、性骚扰后依然拒不认账 ……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丑闻仿佛从未发生过,加害者们把时间当成 " 良药 " 喂给普罗大众,试图让民众淡忘他们曾经的不堪和罪恶。

近日,消失了近一年的安迪 · 鲁宾在 Twitter 上展示了一款移动设备原型迅速吸引了巨大关注。

这预示着,鲁宾很快将带着新品回归大众的视线。

反观鲁宾的时间轴,除了近日发布的推文,最新一条是在 2018 年 10 月 25 日,是对《纽约时报》一篇深度报道文章的回应,该报道记录了鲁宾在谷歌任职期间,人们对其性行为不端的指控。

据报道,谷歌对这些指控进行了调查,认为这些指控可信。这些指控包括强迫女性口交、斥责下属、在工作电脑上观看捆绑视频。鲁宾在作出回应后,就在 Twitter 上停止了发言。

除了性丑闻之外,安迪 · 鲁宾的经历是传奇且辉煌的,他是推动新信息时代智能手机淘金热的开拓者,其最大的成就就是研发了 Android 系统,被人们誉为 " 安卓之父 ",除此之外,他研发了世界上第一部无线 PDA —— Motorola Envoy、世界上第一个软 modem,以及 WebTV、Sidekick 平台等。可以说,其在科技领域取得了相当高的成就,享誉海内外。

但一切都要从 2014 年 10 月 30 日说起,自打那一天开始,一切都开始崩塌了。

  被掩盖的真相," 安卓之父 " 负面阴霾笼罩

2014 年 10 月 30 日,谷歌宣布,安迪 · 鲁宾从谷歌离职。但是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谷歌对这个事情守口如瓶。

不明真相的群众在 2018 年 10 月 25 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发布之后,才知道这位科技大佬原来竟也是职场性侵加害者的一员。2014 年,鲁宾在谷歌被控强迫一名下属与其发生性行为,东窗事发后却被谷歌给予高额的离职赔偿,多达 9000 万美元!

报道一出,鲁宾便发推文表示,这篇报道包含了他在谷歌工作的 " 许多不准确之处 " 和对他薪酬的 " 夸大其词 ",并说这些指控是诽谤活动的一部分。但在此之后,他在 Twitter 上就开始了潜水状态。

这个情况在谷歌引起了轩然大波,当时谷歌已经在处理多起高管骚扰和不当行为的事件,并提供了直接证据,证明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首席执行官拉里 · 佩奇及其董事会成员曾有意试图掩盖高层的不当行为。

在鲁宾离职时,谷歌的高管们不仅意识到了有关他性行为不当的指控,而且他们还有意不通知员工,还在离职声明中赞扬了他,并给了他 9000 万美元的离职奖金。

明里,当时任谷歌 CEO 的拉里 · 佩奇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 我祝福安迪一切顺利,凭借安卓系统,他创造了非常了不起的东西,让超过十亿用户获得快乐。" 暗里,谷歌通过调查确认了受害者的说法可信,拉里 · 佩奇要求鲁宾辞职。科技大佬离职的 4 年中,真相被掩盖了,安迪 · 鲁宾依然是神坛上的 " 安卓之父 "。

不只是安迪 · 鲁宾,有不少名人、高管也犯了无法挽回的错误。

纵观表格,似乎加害者并未收到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其事业之路依然顺利,纵使离职,也能找到下家,仅有少数情节过于严重者才得了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硅谷曾是高科技、自由、极客、先进、开放等文化的标签的代表,是全球科技爱好者和极客的朝圣中心。但是发展到现在,一直笼罩他们身上的光环正逐渐褪去,丑闻的阴影开始笼罩在整个硅谷上方。

这是对科技的嘉奖,还是对性侵的怂恿,我们不得而知。

  高额离职奖金,性侵犯的 " 嘉奖 "?

回到安迪 · 鲁宾,离职已成定局,但高额的离职奖金成了最后的导火索。此事后来也成为股东诉讼的主要原因。去年 11 月,从东京到伦敦,再到加州山景城, Alphabet 的数千名员工举行了罢工,以示抗议。

这种愤怒引发了一些变化。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 · 皮查伊随后宣布,该公司此前解雇了 48 名性骚扰员工,其中包括 13 名高级经理或以上级别的人。他表示,没有人收到任何离职补偿。

然而,现实打脸。离开谷歌后,鲁宾仍然与公司保持联系,据报道,公司每月支付他 200 万美元的离职补偿。

2015 年,安迪 · 鲁宾创立了投资公司和硬件孵化公司 Playground Global,最初从谷歌、惠普和风险投资机构红点创投等公司融资约 5000 万美元。据英特尔公司 PitchBook 的数据显示,该公司在 2017 年完成了一支 5 亿美元的基金。

在 Playground 期间,鲁宾似乎是公司的 " 关键人物 ",这个词用来形容公司的主要交易撮合者,通常也是投资者或有限合伙人决定支持风险公司的主要原因之一。

今年 5 月鲁宾离开 Playground,这次的离职金达 900 万美元。据外媒爆料,一些投资者和公司领导层看到了与他离职有关的文件,但并不是所有 Playground 的员工都看到了。

历史开始重演。

一份内部文件写道:" 从 2019 年 5 月 31 日开始,Playground Global 终止了我们与安迪 · 鲁宾的业务关系。虽然他仍然是 Playground 的好朋友,但他不再对 Playground Global 或相关基金有任何经济利益,也不再继续在那里担任任何角色。"

鲁宾离开 Playground 的确切原因尚不清楚,但他仍然以 " 创始合伙人 " 的头衔出现在公司的网站上。

目前还不清楚是否所有的投资者都接到了鲁宾离职的通知。

面对外媒的追问,鲁宾、Playground、谷歌、惠普选择沉默。

红点创投的一位发言人只是证实,鲁宾已经不在公司了。他们没有回答有关他何时、为何离开,以及红点创投是否仍是 Playground 投资者的问题。红点创投网站的在线档案显示,在 2017 年年底,鲁宾与谷歌早前 " 不正当关系 " 的第一篇报道发布前后,他就从公司的花名册上消失了。

PitchBook 数据显示,到 2019 年,Playground 公司一直相对活跃,今年 6 月,该公司参与了机器人软件和基因治疗初创公司的几轮种子融资,并向 3D 打印航空航天公司 Relativity Space 投资了 1.4 亿美元。在今年完成的 7 笔交易中,有 6 笔是在 5 月份鲁宾正式离职后悄然关闭的。

然而,鲁宾仍然在用 Playground 的钱来创办 Essential。根据两家公司的网站显示,这两家公司联系紧密,Playground 分别对 Essential 的两轮融资进行了投资,总共筹集了 3.3 亿美元,而且两家公司的地址也相同。

目前还不清楚 Playground 的创始人和名义负责人鲁宾为什么离开了这家风险投资公司,但围绕他的持续负面宣传的阴霾可能是原因之一。在正式离开 Playground 之前的几个月里,鲁宾被拖回了新闻热点,当时他的谷歌离职方案的披露成为了今年 1 月针对 Alphabet 及其高管的股东诉讼的焦点。与他分居的妻子 Rie Hirabaru Rubin 也提出了棘手的离婚和诉讼。鲁宾的妻子称,他欺骗她签署了一份婚前协议,骗走了她数百万美元,同时还私下保持着与她的性关系。

此案中公开的文件称,安迪 · 鲁宾向妻子隐瞒了 2014 年从谷歌支付的款项,并从这笔钱中拿出数十万美元,支付给与他有不正当合作关系的女性,使他得以将这些钱提供给其他男性。起诉书中称,其中一名女性 " 与鲁宾串通一气,似乎在经营一个性团伙 "。

根据加州高等法院的文件,鲁宾已经和他的前妻解决了这个民事案件。鲁宾的律师拒绝就和解发表评论,他的离婚律师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当鲁宾在 5 月离开 Playground 时,文件指出他的离职没有提及他分居的妻子对他的指控,关于他如何可耻地离开谷歌的新闻,以及随后的股东诉讼。相反,该文件还称赞了他。

" 安迪在移动行业有着无与伦比的历史成就,自 2019 年初以来,他一直将所有精力投入到我们的投资组合公司,这是至关重要的。安迪将继续担任 Essential 的首席执行官。Essential 的成功将对 Playground Ventures I 和 Playground Global 产生重大影响。" 这是声明中呈现的内容。

这一幕又是多么的熟悉。

  Project Gem:是神话,还是笑话

10 月 8 日的 Twitter 上,我们看到了安迪 · 鲁宾正在大肆宣传其公司 Essential 正在开发的一款新智能手机:设备和用户界面又长又薄。这距离他上一次发推已时过近 1 年。

从照片上看,这款新手机似乎很薄,比智能手表宽不了多少。它看起来很长,末端很可能会从口袋里伸出来。它的形状类似于一个智能电视遥控器,可能会无法进行任何视频观看或游戏。在背面是一个缩进的指纹阅读器和一个大凸出的照相机镜头。这款手机似乎有多种颜色,表面覆盖着一层光泽,根据握拍角度的不同可以改变色调。

周二的推文发出后,一位著名记者在 Twitter 上说,他不知道该产品是什么,但他想要一个;另一位记者也表示,他已经准备好迎接这一 " 又闪又怪异的东西了 "。

不管一个产品它是否有一个 1200 万像素的摄像头,它运行多少小部件,或者它是否有一个完全不同的新用户界面,它是否能变化颜色,这重要吗?

对于技术爱好者和早期使用者来说,如果它上市的话,以及什么时候上市,这些东西可能很重要。但更大的问题是,在一个对科技行业加强审查的时代,是否有可能将新的电子产品,与制造它们的人和拥有它们的公司分离开。即使有可能,我们是否应该再把这些因素划分开来?或者我们坦然接受这些新产品的本质?

Essential Phone 一代销声匿迹,我们很难说这款新手机到底会难产还是面世。然而,安卓之父的成就似乎一直停留在了过去,留在了谷歌。他将才华和声誉花在一项不再需要创新的技术上,而他应该继续前进。至于说这款超长的智能手机能否把其创造者从臭名昭著中解脱出来,还为时过早。

如果这还不足以成为不支持或不从 Essential 购买智能手机的理由,那么这款设备本身似乎是一种倒退,一种在智能手机早期看起来很有未来前景的新设计。但现在,它看起来只是一个新奇的想法,能否被接受还需要市场验证。

与当前的智能手机相比,这款手机看起来可以用 " 奇葩 " 形容,但对于鲁宾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智能手机,设计可以说是经过市场论证:多年来,全球智能手机行业已经生产了数十万种智能手机设计。智能手机经过一个设计、发布和市场反应的过程,它逐渐达到了人们想要的手机的大小和形状。这就是为什么现在的智能手机在外观和功能上都大同小异。

首先是一些非常简单的问题,比如一个手机的显示屏能有多大,才能装进后兜。智能手机在不断发展,但这种发展主要是由小型化、电池改进和软件优化驱动的。现在又出现了可折叠的智能手机,但我们目前也仍然不知道人们对于这类手机的需求到底如何。

现在,鲁宾发布了他的新智能手机,名为 Project Gem,巧合的是,它看起来正好是 Samsung Galaxy Fold(三星折叠手机)的一半。

Essential 声称正在尝试 " 重新定义你对手机的看法 ",但这家小公司不太可能突然向人们展示他们真正想要的智能手机,从第一款手机的难产我们便可略知一二,从媒体大肆曝光到真机面世,里面的不确定因素实在太多。与此同时,我们也很难从这些共享的照片中看出软件体验,而照片中显示的模块化用户体验并没有什么革命性的意义。

相反,Essential 试图创造智能手机的新范式,却忽视了更大的现况:我们早就到达了智能手机的峰值。

与此同时,科技并没有淡忘安卓之父的过去。事实上,互联网从来没有真正忘记那些事。

NBC 新闻技术编辑 Olivia Solon 在 Twitter 上说:" 这都是由谷歌支付给鲁宾的 9000 万美元创造的。" 彭博社的 Shira Ovide 表示:" 我们只想回顾去年《纽约时报》的这篇精彩报道,而不是在 Twitter 上发布一家市场份额为零的智能手机公司。"

" 如果鲁宾只是一位高管,只拥有极有限的外围力量来掌管企业做出的较大决策,情况就会有所不同。但是安迪 · 鲁宾就是 Essential。Essential 就是安迪 · 鲁宾,"Android Police 的总编 David Ruddock 表示。" 如果他的公司不依靠他在移动技术领域的传奇声望,他的公司就不会有存在的可能,也不会从投资者那里获得资金或引起媒体的关注。"

Ruddock 对权力的观察值得一提。鲁宾从 " 科技神 " 的赞誉中堕落,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拥有过大的权力。就像有人指控的那样,事情的发生是因为他滥用权力。然而,即使在他离开后,谷歌还是成为了他的新公司 Playground 的投资者。早在 2017 年,鲁宾 2014 年从谷歌离职的有关条款曝光,这让鲁宾暂时地离开了 Essential,但他的工作也只是转移到了 Playground,这两家公司甚至在同一栋楼办公。在创业这条路上,还有谁能比安卓之父更有权力抢占先机。

硅谷企业已经在朝着个人科技设备的下一个前沿方向前进,这可能是某种形式的增强现实眼镜,但最终可能是某种形式的人机界面。就连苹果也把目光投向了智能手机以外的领域:苹果著名分析师郭明錤表示,公司最早将于明年年初推出 AR 眼镜。

创新永远是科技的主流,但重要的是你把钱花在哪里。鲁宾和他在 Essential 召集的工程师团队似乎在错误的生态系统中进行创新。至于 Project Gem 是否又会成为 Essential 的难产儿,我们不得而知。

也许他们需要做的是,把智能手机抛在脑后,不断发展新的产品和技术。

安迪 · 鲁宾,你该停止做手机了!

以上内容由"猎云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谷歌离职安卓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