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无锡人说: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在无锡?

名车志 10-17

再坚固的桥梁,也承担不起贪婪的重量。

奇迹没有发生。

10 月 10 日晚那场发生在无锡 312 国道上的桥面侧塌事件,最终造成桥下被压的两辆车里共三人死亡。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这起灾难的直接肇事者红色大卡车的严重超载:限重 38.5 吨,实载超 110 吨。

悲剧的背后,是卡车司机、运输企业对运输安全、职业规范的长期漠视。

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这可能是早晚都会发生的必然事件,即使没有这个卡车司机,谁也不能保证没有下一个。悲剧,前有古人,后面依然可能会有来者。

事发当晚,当朋友圈这张为无锡祈福的图片铺天盖地刷屏而来时,作为家离事发地仅五公里左右的无锡人,我的痛心,身临其境。

事发的那一分那一秒,我正行驶在上海中环的高架桥下,桥是一样的桥,但好在,我在上海而不是无锡。

无锡的大卡车,似乎比长三角城市群里的任何一个城市都要多一些,在无锡开车,你必须打起 12 分精神时刻提防将你前后围堵的大卡车。

近些年轰轰烈烈的物联网建设为无锡的高质量发展树立了新样板,给这个往昔以 " 苏南模式 " 靠着服装业发家的城市带来新的经济增长引擎。每年一度召开的 " 世界物联网大会 ",也让平时在长三角城市群中并不足够吸睛的无锡赚足了曝光率。

物联网经济对无锡有多重要?官方数据可供一窥:2018 年,无锡物联网相关企业超过 2000 家,从业人员突破 15 万人,营业收入超过 2000 亿元,接近全省的 1/2、全国的 1/4。无锡的未来,在物联网经济。然而,立志于 " 万户互联 " 的物联网建设,相比于对未来诸多黑科技的展望,现阶段更容易创造 GDP 的依然是最基础的交通与物流业。如果从浅显偏激的的角度来理解," 万物互联 " 核心或许不是未来科技,而是粗放型物流业最基本的工具——卡车。于是,无锡成为了江苏省物流园区最多的城市:全省 49 个,无锡占 10 个,是第二三名徐州、常州之和。从这角度,或许能一窥无锡路上的大卡车如此之多的原因。

数据来源: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

或许,将物联网大产业简单地与物流业划等号是相当短视的行为。然而,物联网概念下城市未来发展的机遇与前景或许只有执政者才能看到,普通无锡市民所面对的,实则是日益堵塞的交通和恶劣的行车环境。312 国道跨越中国东西部,东部是重要的货运通道。312 无锡段,承担着无锡北向南京、东进上海的大量过境物流。事发高架桥,虽然距离我的住处仅五六公里,但早已不是我来往上海甚至无锡当地人日常出行的必经路段,卡车和货车,占据了此路段通行量的六成以上。下午五六点始,这里变成了绵延数里路的卡货车的堵车长龙,汽笛的嘶鸣和震动的桥面足以让夹在其中的小车车主胆寒。

无锡人对卡货车的抱怨,由来已久。去年就有无锡人向官方留言 "312 国道上每天各种又大又重的车辆肆无忌惮往高架上看,没见过有检查监督,出事怎么办?"

被回复 " 这是符合规定的。

在事发当晚朋友圈刷屏的另一篇写于 2017 年的刷屏文章《无锡的快速内环还能用多久》中,中学教师袁雪成早就大声疾呼:" 这座桥不应该放行卡车,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灭顶之灾。"

一语成谶。只不过,这篇文章现在去看已是明日黄花。

2017 年的时候,哈尔滨曾经成立过调查组,彻查这些超载大卡车到底为何有恃无恐,最后查出了超载背后的腐败问题。

广州也查出过差不多的问题。

这可能不仅仅是哈尔滨和广州存在的个例。

事实上,无锡被卡货车鸠占鹊巢的路,不止 312 一条,在惠山区、锡山区的很多高架和省道,都是卡、货车的横行之地,这几乎是全天候的,你甚至总能在入夜和凌晨的任何时候,看到这个城市里货卡车的隆隆 " 高歌 " 前行的壮观画面。不计其数的中小型运输公司、鳞次栉比的卡车修理厂与停车场以及年久失修的坑洼路面,是这个婉约江南城市的另外一面。

然而,这些都不是无锡的错。产于查桥的电瓶车、江阴新桥的海澜之家男装、东港镇的红豆家纺、阳山镇的水蜜桃 …… 基本上,你躺在淘宝购物车里几乎所有的宝贝,这个老牌的综合性工业城市都可以生产。

当然,快递只占无锡物流总量很小部分,占比更大的是货运物流的大宗茶品,比如说,这次事故中的钢卷:一个 28.5 吨。作为长三角地区的钢材集散地,全国十大钢材市场中,无锡独占三席。

无锡的物流,其实是你我正在享受物流便利的折射。

2018 年全国社会物流总费用 13.3 万亿元,与 GDP 比率为 14.8%。这个比例几乎是发达国家的 2 倍,造成极大的浪费。根据权威机构测算,社会物流总费用占 GDP 的比率如果降低 1 个百分点,就能够给国家带来万亿级的新增效益。

另一个权威数据显示:中国货运总量 75% 以上靠公路运输,背后则是 3000 万的卡车司机。

3000 万的卡车司机们,如何减少公路运输成本?租车、购车费是固定的,过路费居高不下也没法逃,油费亦少不了 …… 此时,超载似乎成了唯一可行的方式,而这,已经实现了全国普及。

前一段时间,连云港的黑林收费站向全社会曝光了一部分他们查到的超载卡车,数据显示,超载率在 100% 以上的案例非常普遍。

2009 年 4 月 12 日,河南省漯河市的一辆重型拖挂货车直接把 107 国道的澧河桥压垮了。经过对事故车的检测表明,桥梁限重 55 吨,该货车总重约 260 吨,超载率几乎 400%。

2011 年 7 月 19 日,北京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运载沙石料时,直接把怀柔区宝山寺的白河桥压垮,车辆严重超载了 110 余吨,是桥梁垮塌的主要原因。

2016 年 5 月 23 日,上海位于汶水路、沪太路口的中环线高架道路上,一辆超载卡车单车侧翻,车上运载的管桩落至地面、导致桥面翘起损毁,桥面最大高差达 40 厘米。且事发时,共有 4 辆货车经过该路段,超过了桥梁最大荷载 5 倍之多。

从 2000 年起的 12 年间,中国发生的至少 17 起桥梁坍塌被指与货车超载超限有关。看罢卡车司机们实现超载的策略,你会叹服:高手在民间。

这里面有跳磅神技:前轮过磅的时候,拉住车手刹加油门,车头会略微上翘,减轻磅重;挂车过磅时,加油门,在车轮上磅时踩一脚刹车,车辆略前倾时松油门,加速过磅。

也有采用安装液压泵、走 S(拐秤)等方法来减轻车身重量。其原理是磅秤需要车辆以 5 公里 / 小时匀速通过,但作弊司机可以将更多重量分担在处于路面的轴上。

于是,公众所有的怒火都喷向了卡车司机:漠视生命,不杀不以平民愤!

最先被追责当然应该是司机。目前对货车司机的处罚标准是:在驾照扣分,超重 30% 以上的一次扣 6 分,未达 30% 的扣 3 分;在罚款部分,超过 30% 的罚款 500 元到 2000 元,低于 30% 的罚款 200 元到 500 元。

只罚司机是治标不治本。此外单单罚款也可能纵容超载。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司机也是弱势群体:他们面对货主、物流公司等话语权较弱,自己从事的这个行业,成本高,路卡多收费高,运费低收入低;四海为家,聚少离多,工作时间长,吃饭不定时,休息不规律,很多司机都不同程度地患有职业病。根据《虎嗅》报道,卡车司机中每 7 人中就有一人发生交通事故,卡车司机的死亡率高达千分之五——比建筑工人还高。

富贵险中求,人生已是如此艰难,超个载,似乎并不应该多分苛责。于是,长此以往,劣币驱良币,那些遵纪守法开车的司机,大多赚不了钱。假设所有的普货运输单位、车主、司机都遵守规定不超载,总会有些投机取巧的人想办法超载从而获得高于业界平均水平的利润。和酒驾的私德范畴不同,超载更多是一个被市场驱动的经济行为。在这场违法行为中,有司机的精打细算,也有资本家的欲望。然而,最终受害的,只有无辜的群众。

事实仿佛陷入了一个怪圈:当监管滋生了寻租空间后,当摊支到每个司机的物流成本年年高居不下时,当我们每个人永远克制不住买买买的剁手欲望时," 严禁超载 " 的禁令,或许只能沦为法不责众的尴尬,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再坚固的桥梁,也承担不起贪婪的重量。

只是," 生命的重量,比我们想的重得多,比超载车辆重得多,比坍塌的大桥重的多。" ——遇难者的家属这样写道。

以上内容由"名车志"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物联网gdp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