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这一年,教育机构深陷跑路潮

投资界 10-14

作者 | 杨继云

报道 | 投资界 PEdaily

成立 21 年却将草草收尾,韦博英语的关店事件还在继续发酵。

9 月底,韦博英语的一名员工爆料,韦博英语北京全部校区欠薪、关门,由此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多地校区关门、上海总部大半员工离职、学员高昂学费退不出、教育分期踩雷,成为教育领域今年以来最大的暴雷事件。

实际上,韦博英语的乱象只是冰山一角。这半年来,教育圈开始出现大规模关门、欠薪甚至是跑路的现象,行业萧条,同几年前的无限风光比起来,未免让人觉得失意。

20 年老牌机构跑了,学员深陷分期危机

面临严重危机的韦博英语是业内的老牌英语学习机构,这场风波直接击碎了韦博维持了 20 年之久的华丽外衣。

9 月 28 日,一位自称 " 有良心的韦博英语员工 " 贴出了一张公开信,北京全部六个校区的员工工资已经拖欠很久未发,六个校区也将会全部关闭。最让人觉得愤怒的,是该员工透露,韦博英语的老板之一高四海对员工说:" 爱去哪里告随便,爱怎么着怎么着,就是没钱。以后各中心都会关门 "。

尽管早就预料到各个学习中心都将关门,韦博英语此前却想要让员工拖住学员,对于关店,只对外说韦博公司是在装修或升级系统。不得不让人怀疑是预谋跑路。

但显然韦博英语并没有得到员工的支持。高四海此行是为了处理欠薪危机,在 9 月之前,韦博英语的员工已经两个月没有发薪水,而原本预计 9 月 30 日发放的薪资,还要等到 10 月底。员工嚷嚷着要维权,这才有了上面高四海那句话。领导层也曾号召员工稳住,同公司一起度过难关,然而并没有达到理想中的效果。

另一端,付费学员也早已按耐不住。除了北京,成都、杭州、上海等地的校区也出现关店潮,涉及到大批学员和大量预付学费。有用户反映,自己在韦博英语共花了 36800 元报名费,其中 32100 元用百度有钱花分了 24 期,该用户一直拿生活费还贷款,一个月 400 多生活费半工半读,过得十分艰难。

众多韦博学员都深陷教育分期的泥潭。学员们在办理业务时,学费已经从资金机构一次性打至了培训机构,也就是说,学员们还没享受课程,几万块的学费已经完全上交,然而教育机构却关门大吉了。还有不少韦博英语学员投诉被诱导贷款,金额 2-4 万元不等。

此后,危机愈演愈烈。10 月 8 日,韦博英语上海总部大半员工离职,多个教学中心关闭,全国掀起了关店潮,引发大量关注。

回看 21 年前,1998 年,26 岁的高卫宇创办韦博英语,此后意气风发的他大概没有想到,20 年后自己和公司都陷入了巨大的危机当中。

寻求融资未果,英孚接盘部分学员

直到 10 月 12 日,韦博英语才正式对外回应此事。

创始人高卫宇声称,公司业绩持续下滑,成本攀升,运营遇到了困难,但公司 20 年来,直到今年 8 月之前从拖欠任何员工的工资。言外之意,这次也是迫不得已。

压力之下,韦博英语各地校区给出了一些解决方案,基本围绕着:1、把线下课程转移到线上学习;2、学员退费(但尚无具体时间);3、学员将被安排至韦博英语寻找的第三方培训机构进行后续学习。正如公开信所说,上海英孚决定接受韦博英语的部分学员,限成人学员和青少学员,同时昂立少儿、朗阁、启德教育也在沟通中。

截至 2019 年 7 月 1 日,韦博英语在全国 61 个城市有 158 家培训中心,其中有部分加盟机构。2014 年 10 月,韦博英语成立韦博好外教在线教育,进军互联网教育,但转型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这个 20 年之久的语培机构倒下了,教育圈无不感慨。某在线教育学习机构的创始人说:" 现在对于绝大多数收取几万元的培训机构来说,收入三个月死亡的更快。教育机构死亡都是现金流断了,如果只能收三个月,韦博估计一年前就会断裂,而现在所有的教育机构 80% 都会立刻断链。" 他进一步说,自己的公司就从不会在营销预算上投入太多,以把资金用在研发上。

存亡之际,韦博英语也试图通过融资来渡过难关。但原本既定的融资计划,随着韦博英语板块业绩持续恶化,同时受近期各类负面舆论的影响不断被推迟。据说南昌韦博英语正在寻求新的投资人,该地区的负责人对媒体表示:" 目前已有几个有意向的投资人,但这需要时间。"

行业不景气,这些人 " 先跑为敬 "

这一年来,众多教育机构深陷泥潭,或跑路,或破产,或主动关闭,或是运营不利引发裁员风波。

在这些公司里也不乏韦博英语这样的老牌教育机构。今年 2 月,成立 18 年之久的老牌留学机构 " 太傻留学 " 徘徊在了生死边缘,年初就陆陆续续有用户和员工在其北京总部维权。太傻留学的前身,是留学生自发在网络上形成的论坛,聚集了大量的流量,也正是因为这样,很多用户在缴费时都觉得这是一家老牌机构,签合同时不用深究太多。

然而,受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格认定项目的取消、美国留学政策收紧、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留学行业低龄化及分散化的趋势等影响,再加上过于追求短期利益而未能在业务能力上狠下功夫,太傻留学还是走到了破产边缘。

这些陷入危机的公司里,也有曾经的在线教育明星项目。今年 4 月,疯狂老师的 APP 首页海报变成了一则新闻,宣布其将于 2019 年 4 月 30 日停止运营,并提醒广大学员及时处理账户余额,完成提现。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教育 O2O 公司,曾在半年内连获 5 轮融资,即便离开,前员工也无不感慨:" 我们(前员工)对疯狂老师真的很感激,大家不久前还一起回忆了那段日子,都觉得很美好。"

疯狂老师的离开,让人觉得很是体面。但在教育圈,培训机构存时刻爆发的跑路现象,成为行业毒瘤。

今年暑期,有家长发现已经交付了几千元学费的维乐教育关门,电话无人接听,微信也被拉黑,老板卷钱跑路了。戏剧性的是,维乐教育还是今年年初跑路的早教品牌 " 培正逗点 " 的接盘侠,培正逗点在 1 月因为融资不顺,导致资金链断裂,多家门店关闭。

线下教育机构跑路屡见不鲜,通常情况下,这些门店都是突然关门,在此之前还在进行正常的招生和缴费。

现金流断了,大部分教育机构死因都在这个点上。把预收款当做是收入,盲目扩招、扩张,试图抢占市场份额,这样的举动往往导致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教育行业极其依赖现金流,正如前述教育机构创始人所说,如果把公司的预收款停掉或者减少,背后又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撑,估计 80% 的教育公司都活不下去。

而一旦如此,教培机构的信任危机将变得更加深刻。

以上内容由"投资界"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财经新闻

财经新闻

财富解码 纵横投资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