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不要命的兽医:他穿越火线进入加沙,只为了拯救动物

果壳网 10-13

编者按

在成千上万的人都试图逃离的战乱地区,兽医卡利勒和他的团队却在往反方向走,他们要去拯救那些破败动物园里的动物们。

这篇文章记录了他们到加沙地带的一家动物园进行救援的经历——他们需要穿越边境线,需要说服当局让他们进行动物救助,还要面临被无限期困在加沙的风险。没有人相信,他们只是来救动物的。

4 月 4 日早晨 6 点,阿米尔 · 卡利勒(Amir Khalil)博士与他的救援团队到达了约旦和以色列之间的侯赛因国王大桥(the King Hussein Bridge)。他当天需要穿越三个边境,这是第一个——这也是他本周之内第二次做这样的尝试。

与他一起的是三辆卡车,以及撤离 47 只动物所需的工具和药品。这些动物包括狮子、狼、狒狒与鸵鸟,他将要把它们从位于加沙地带的拉法市一家破败的动物园中撤走。

卡利勒与他之前在伊拉克救助的狮子于约旦的保护区合影 | Fergus Thomas

我们去的地方是不存在逻辑的

这家私人经营的动物园资金不足,园内满是尘土。细铁丝笼子围住一小块泥巴地,里面有几十只营养不良的动物在这里进食、睡觉、踱步。

卡利勒在在一家名为 "四爪国际"(Four Paws International)的动物福利慈善机构工作了 20 多年。这家动物救助组织的总部位于维也纳,2018 年 3 月,他们派卡利勒前往拉法市,评估当地动物园的状况。动物园的状况非常糟糕,四个月前,动物园园长试图在网上卖掉三只小狮子,希望能用赚取的钱给剩下的动物购买食物——但园长没有成功。

这是卡利勒在加沙的第五次任务。加沙位于巴勒斯坦西岸、西奈半岛东北部,由激进的伊斯兰组织哈马斯控制,并被其毗邻的以色列和埃及封锁。卡利勒已经在 2014 和 2016 年,撤离了另外两个加沙动物园中的动物;但这一次的救援行动,是规模最大的一次。

2016 年,卡利勒在加沙南部的动物园为一只猴子做检查 | Ibraheem Abu Mustafa

卡利勒在埃及出生,过去三十年间一直住在奥地利。危机地区对他而言并不陌生——二十多年来,这位 54 岁的兽医一直在领导动物救援行动,在世界各地建立动物庇护所,行动范围包括伊拉克、苏丹的达尔富尔地区和波斯尼亚等危险地区。他让来自叙利亚、经历过创伤的熊平静下来,在缅甸给数千只流浪狗接种了疫苗。这项工作也给他带来了个人风险:在科索沃时,有人拿手枪对着他的头;在肯尼亚时,有枪手向他的车开枪。

" 我们去的地方是不存在逻辑的," 他说," 没有政府,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相信你是来拯救动物的。你看到所有人都在逃离摩苏尔(位于伊拉克)这样的城市。成千上万的人往外走,只有你的车往反方向开——你要进去。"

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救援任务

卡利勒去年来到拉法市的动物园时,为动物们提供了急需的药物、疫苗和食物。即便如此,今年 1 月,还是有四只幼狮在一夜间冻死;然后,一只母狮被进行了去爪手术,目的是为了让它能够更容易被接触,吸引更多的游客。

动物园园长把幼狮的死亡和动物园的荒废归咎于加沙的经济状况。他在《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的采访中说道:" 我们没有足够的钱,封锁让状况变得更差。" 在哈马斯于 2007 年夺去了加沙地区的控制之后,埃及和以色列对该地区已经进行了 12 年封锁。在那之后,以色列 - 加沙边界发生了数十起小规模冲突和三次战争,导致了数千名平民死亡。

2014 年,以色列轰炸后,加沙的拜特哈农地区 | btselem.org

在这冲突的背景下,卡利勒与约旦、以色列、哈马斯当局达成协议——他能进入加沙,关闭拉法市动物园,并撤离动物。" 我们很高兴终于能结束这种恐怖," 他在 3 月的一份声明中说道," 长期以来,拉法动物园中的动物们生活在难以想象的可怕条件中。在短短几天内撤离 40 多只动物,这需要极大的物流、心理和生理投入——这是我们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救援任务。"

3 月 28 日,这位兽医带着所需的文书,从以色列经埃雷兹过境点进入加沙地带。

但随后,以色列当局改变了主意。

关系紧张,计划落空

在 3 月 30 日的 " 回归大游行 "(The Great March of Return)纪念日前后,当地爆发了抗议活动,这场运动包括周末对加沙封锁进行的抗议。巴勒斯坦人——其中许多人由哈马斯支持——聚集在边境围栏附近,一些人向以色列方向投掷自制炸弹,抗议封锁造成的经济困难。

经济困难持续已久。4 月,世界银行在一份报告中指出,46% 的加沙人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近七成的青年失业。人道主义与外国援助被允许穿过以色列边境,但这不足以解救该地区的经济危机,尤其是该地区还面临内部分裂的状况。

因为与以色列的军事冲突和持续的封锁,哈马斯政府资金紧张;而巴勒斯坦民族的权力机构——毗邻加沙地带的约旦河西岸的主要政治集团,在今年早些时候对在加沙的雇员削减了 40% 以上的工资。这令哈马斯政府陷入危机。

由于经济形势十分严峻,许多人想离开。但是离开需要在候补名单上等待数月,之后才能穿越埃及过境点。3 月在边境的巴勒斯坦人,也在抗议他们无法自由移动。

加沙难民村 | Marius Arnesen / Wikimedia Commons

加沙与以色列的紧张关系加剧了。巴勒斯坦武装分子发射了一枚火箭弹,击中一间以色列住宅,而以色列则在加沙附近部署可更多部队,并暂时关闭过境点。卡利勒无法进入加沙,他与团队成员被以色列当局送回约旦。他的精心策划落空了。

我不能不带动物回去

4 月 4 日,回到加沙边境的卡利勒,决心再试一次。" 我必须证实我不为任何一方,不为任何政治利益," 他说,"我只是为了动物。"

卡利勒说,他的团队返回以色列的安全通路并没有得到保证,但他依然向前进:以色列当局让他通过加沙,并给了他三天的时间返回。然后,他穿过了哈马斯控制的边境。

卡利勒认为,以色列的三天期限是为了确保他在 4 月 9 号的以色列议会选举日之前返回。该地区状态极其不稳定,任何政治上的变动或不确定,都有可能导致边境地带出现更多的暴力与动乱。如果他无法在 4 月 9 日之前撤离动物,他们或许会被无限期地困在加沙。

卡利勒先前在伊拉克一家动物园提供救助 | Khalid al Mousily / Reuters

4 月 4 日,卡利勒与他的团队到达拉法市动物园,团队里包括了动物运输者和护理人员。但很明显,他们并不受欢迎。哈马斯的农业部长已经得知卡利勒进入了加沙,并禁止他带走动物——因为动物在加沙的生活条件太差而被撤离,这会令哈马斯的领土蒙羞

" 他们告诉我们……他们会照顾他们的动物,他们不需要我们的帮助。" 卡利勒回忆道——然而,这个动物园明显 " 不是适合照顾动物的地方 "。

他的时间不多了。

" 我给团队打电话说:‘我不能不带动物回去,但我可以先带你们回到加沙以外的安全地方。’但是团队说,‘我们一起来加沙,就要一起走。’ "

卡利勒试图与哈马斯当局取得联系,但没有成功。他给联合国官员、以色列当局、巴勒斯坦领导人和国际非营利组织打电话。几乎所有人都表示,无法担保哈马斯会让他带着动物离开加沙。他们警告说,这项任务可能会以失败告终。

我是一名兽医,我现在遇到了麻烦

4 月 6 日星期六晚上,卡利勒彻夜未眠。他说:" 我是说,我通常不会在这样的任务当晚睡觉。我的思维一直在运转。" 三天的期限就快到了,没有哈马斯的同意,卡利勒无法带着动物穿越边境。

卡利勒决定再次尝试联系哈马斯政府。他给所有的联系人打了电话,花了好几个小时与官僚交谈,最终得知,哈马斯在加沙地带的领导人叶希亚 · 辛瓦尔(Yahya Sinwar),第二天早上会现身加沙的一家酒店。

" 我必须诚实,我说话必须委婉," 卡利勒说,在这种情况下," 我认为你必须要谨慎对待,说话要讲究技巧。当然,你还要做出明智的判断,得选择那个正确的时刻。"

哈马斯在加沙地带的领导人叶希亚 · 辛瓦尔 | Reuters

4 月 7 日,卡利勒在酒店外等了三个小时,见到了辛瓦尔。卡利勒曾在以色列军队社交媒体的采访中,感谢以色列帮助协调安排通路,哈马斯官员对此感到不满。

" 我不是记者。我是一名兽医,我现在遇到了麻烦," 卡利勒对辛瓦尔说," 你的人不让我走。"

卡利勒讲述了他的任务与一套推销说辞:如果哈马斯让动物园的救援任务继续下去,哈马斯在巴勒斯坦乃至全世界人民心中的形象都会更好。这些被所有人喜爱的动物,如果在一个资金不足的动物园里死去、烂掉,这岂不是让哈马斯丢了面子吗?

他们谈话结束的 15 分钟后,一切问题解决了——哈马斯给了卡利勒 12 个小时,将动物运出加沙。

你为什么不把我们和动物一起带走

当天晚上,卡利勒与团队成员将 40 多只动物进行镇静,然后放入卡车中。围观的拉法市居民们看到动物们得救,都松了一口气。不过,这个动物园一直是这座城市的喜悦之光——这是一个惨淡的动物园,里面都是被虐待的、营养不良的动物;但它依然是一个动物园。现在它要关门了,动物得救了,可人被困住了。

一些巴勒斯坦人建议,让卡利勒把他们装进箱子里偷偷带出去。卡利勒记得自己被这样问道:" 你为什么不把我们和动物一起带走?"

2012 年,加沙一座受损的联合国学校 | desde Palestina / Wikimedia Commons

当天夜里晚些时候,卡利勒和他的救援团队带着动物们穿过加沙地带,进入了以色列。除了两只狼和一只鬣狗有些不安以外,他觉得这些动物的状态相对不错。此后,几只动物被放到了约旦的野外,包括三只豪猪、三只鹈鹕、两只狐狸和一只鸵鸟。包括那只被去爪的母狮在内的狮子们,以及狒狒们,则住在约旦和南非的野生动物保护区内。

所有从拉法市动物园里救出的动物,终生都会受到 " 四爪 " 的救助,或者直到它们能被释放到野外为止

在拉法市动物园救援行动成功之后,卡利勒以他一贯的方式庆祝:" 我喜欢在任务完成后听弗兰克 · 西纳特拉,抽一支雪茄,喝点威士忌。"

动物不属于这场冲突

哈马斯官员要求卡利勒和 " 四爪 " 帮忙在加沙建立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庇护受虐待和濒临灭绝的动物。对此,卡利勒感到很矛盾。他说,只有当庇护所足够安全时,只有 " 动物周围不再有炸弹飞过 " 时,只有该地区有了足够的变化,他才会同意这件事。

有时,卡利勒希望自己能过上正常的生活,与他的三个女儿吃顿寻常的晚餐,不必担心冲突地区、被虐待的动物或是被困在交火中。" 我是个人类,我有我的弱点。" 他说,"但是我上瘾了,我被我的工作感染了。"

" 四爪 " 在南亚建立了大象保护区 | Hristo Vladev / FOUR PAWS

最近,他回到约旦去看他从拉法市救出的动物。这个月,他计划与 " 四爪 " 一起前往缅甸,为濒临灭绝的大象建立一个约 1.7 公顷的保护区。

当被问及在救援任务期间,是否会觉得自己会有生命危险时,卡利勒毫不犹豫地回答:" 每天,每天都会。" 这是非常令人沮丧的,也十分耗费精力,他经常三四天不睡觉。

先前在伊拉克,当地人民向动物园里的动物提供任何他们剩余的食物,来帮动物维持生命 | Muhammad Hamed / Reuters

但另一方面,他的工作,又超越了让这个工作成为必要的政治与环境。

" 如果你谈起加沙的人,人们会说,‘啊,那些人都是恐怖分子’;" 卡利勒说," 如果你谈起以色列,‘啊,那些人占领了我们的土地’。" 但是当你谈起动物时,每个人都可以放下他们身上所归属的类别,和你一起抬箱子……这就是现实:动物没有护照,没有国籍,也不属于这场冲突。

编译来源:

https://www.npr.org/2019/09/02/750872332/im-just-for-animals-the-veterinarian-who-rescues-animals-from-conflict-zones

作者:Oliver Whang

翻译:Amaranth

编辑:麦麦,窗敲雨

译文版权属于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如有需要请联系 sns@guokr.com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

果壳

ID:Guokr42

靠谱科普

就看果壳

以上内容由"果壳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加沙动物园兽医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