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韦博英语跑路:学校没了,学生还得继续还贷款

作为这两年的一个热词," 跑路 " 在这几天再次受到了关注,原因是老牌英语培训机构 " 韦博英语 " 在多地的门店相继停止运营,导致众多已报名缴费的学员无处上课,也无处追讨已缴学费。

来自天津的大学生 " 软软 " 在 10 月 9 号才知道了这个消息。当时她在韦博英语的班主任老师突然把她拉进一个微信公告群里,跟他们说天津这边的韦博英语已经全部关闭了,所有校区都不能上课了。软软这下被迫开始了自己的维权之路。

按照合同,软软在韦博英语的课程本来应该上到 2021 年 2 月 23 日。去年 8 月,想参加商务英语考试的软软想要提高一下自己的英语水平,自己母亲的一位同事曾经在韦博英语学习过,说还不错,正好交通也很方便,软软就去试听了一下,听完后觉得挺满意的,就报名了。

" 当时一共要交 37800,我觉得一次性交这么多好肉疼啊,而且校区又有广发银行的工作人员在驻点办理分期免息,我觉得挺合适的就决定分期了。当时就交了首付 5800,剩下的分期 24 个月还完。"

课上了一年多,软软平均下来每周会去一两次,她觉得体验还不错," 老师都非常认真负责。" 只是没人会想到突然出现这个事情。" 班主任和老师以前也不知道校区倒闭的情况,他们也被拖欠了工资,包括外教老师的工资也没有按时发放 ",软软说。

课不能上则罢了,更棘手的问题出现在已缴的学费上。由于当时是通过广发银行办理的分期贷款,软软目前大约还完了一半的钱,但在全部校区关闭、没办法上课的情况下,她还有一万块钱左右的贷款需要还。这让她无法接受。

软软告诉本刊,因为当时韦博英语天津校区在和银行方面搞合作,她所在的天津维权群里大概 70%-80% 的学员都是通过贷款交的学费。他们对校方提出了停止还贷的要求,但校方并没有做出回应。而广发银行方面则表示已经停止了与韦博英语的贷款业务,但对于正在还贷的受害者没有做出明确回应,也拒绝为他们提供任何纸质的证明。

其他相关的涉事金融机构态度基本相似。百度旗下的度小满金融客服回应称," 有钱花 " 教育分期与学员是独立的借贷关系,因是独立借贷关系,为避免影响征信,建议按时还款。京东金融客服也回应称,需按京东白条账期进行按时还款,避免个人征信出现记录。

按照一些相关金融机构人士的说法,虽然学员们的处境值得同情,但是因为培训贷相关的资金方也算是受到牵连的受害者,暂停分期付款可能并不现实。

公开资料显示,韦博教育这一品牌创立于 1998 年,其运营主体为上海韦博教育培训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高卫宇,董事兼总经理为高征宇,高四海为副总,三者在业内被称为 " 高家三兄弟 "。

目前,韦博教育在全国 60 个城市开设近 200 家培训中心,旗下共有韦博英语、韦博开心豆少儿英语、韦博嗨英语三大教育品牌。其对外宣称,累计学员数量超过 30 万人。根据目前各地媒体的报道,此次收到牵连的学员至少有数万人,涉及的金额近亿元。

根据此前的相关报道,早在今年 6 月起,坊间就有韦博英语的倒闭传言。8 月份,公司法人高卫宇曾在内部发布公开信,承认成人通用英语产品业务有不小的下滑。当时外界就推断韦博英语可能存在较为严重的资金链问题,十一过后的大规模关店跑路也被认为是资金链彻底断裂的结果。

一位天津韦博英语的老师告诉本刊,他们基层员工也对此毫无准备," 周二还在正常上课,周三就打电话通知我们过去,说公司现在情况不大乐观,大家都哭成一团。" 但有关韦博英语内部资金真正的运作情况,还要等待后续的调查。

一个拥有 20 年历史的大型培训机构突然跑路,这样的故事乍一听起来似乎难以理解,但因为这样的事情在近两三年中连续发生,倒也让人有些见惯不怪了。

早在 2017 年,本刊就报道过从事钢琴教育培训的星空琴行关店跑路的新闻。还有媒体列举了这几年相关的案例,比如 2018 年 2 月,北京天天向上艺术培训有限公司被曝出多个校区相继关门闭店,负责人失联;2018 年 8 月,网络在线培训公司 " 乐知英语 " 停止授课;2018 年 10 月,主打在线 1 对 1 培训的上海理优教育停课 " 跑路 ";2019 年 2 月,博学教育疑欺诈大量学员培训费后 " 跑路 "。可以看到,类似的培训机构收钱后跑路的新闻早已不是新鲜事了。

纵观这些案例,可以看出他们的套路基本都是:通过高客单价的长期合约绑定用户。这种预付式消费通常是商家为了长期锁定一定规模的固定消费人群、尽快收回前期投入而设计,其他更常见的例子还有健身房的年卡模式。

但教育行业这几年为了更加有效地吸引成人用户,采取的新办法是推出" 教育分期贷款 "的办法。通过分期,很多年轻人都会被 " 骤然降低 " 的学习支出吸引,从而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下背上了长期贷款。但如果他们后期对学习效果不满意,也因为当初签订了相关合同,不仅没有通过学习实现升职加薪,还不得不继续背着贷款艰难前行。

韦博英语的学员信息登记

从 2016 年开始,就不断有围绕 " 教育分期 " 或者 " 培训贷 " 的争议新闻出现。除了最近彻底跑路的韦博英语,去年 10 月,也有媒体曝光过其他多家英语培训机构通过提供课程贷款服务,让学员背上几千到十几万不等的 " 培训贷 "。在今年 1 月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等评选的 "2018 年十大消费侵权事件 " 中,就包括了预付式消费的 " 套路贷 "。

随后,教育部主管部门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 3 个月的费用。但众多培训机构并未在现实中遵守这一规定,也没能让相关培训机构和金融机构对相关风险进行更严格的规避,现在搜寻华尔街英语和英孚教育等知名培训机构的信息,还能看到他们和各大金融机构合作的内容。

从理论上来说,这种教育分期服务可以起到降低人们学习成本的作用,对教育培训行业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但因为这些机构在条款设置和后续服务等方面的 " 小心思 ",让这种看上去有正面意义的服务经常在现实中变了味。而很多新兴金融机构为了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吸引更多的潜在用户,也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放贷机构和对象的核查工作近乎于零。

有媒体对此也总结说,在更广泛的意义上,这种预付式消费已经从过去传统的美容美发、健身、餐饮等行业扩展到线上的用车、教育培训、租房市场、娱乐、生活服务等领域,正在成为消费维权的新难题。

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此前曾就相关话题接受过本刊采访,在他看来,预付式消费的问题主要在于企业收取的资金没有受到监管,一旦出现问题,消费者维权就会变得困难。" 有些官司能够打得赢,但是很难执行,比如说商家经营失败,不能履行,消费者权益同样得不到保护。"

不久之前,我们也才报道过浩沙健身大规模关店跑路的新闻,当时的大部分用户至今也没能要回交过的会员费。几个月之后,类似的全国性事件再次发生,专家和媒体也只好继续向消费者呼吁——预付有风险,不要贪图便宜,要理性选择消费的期限和金额。但还是希望在舆论声讨之外,能有一些真正实质的积极变化吧。

以上内容由"三联生活周刊"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