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今年已有 6 家公司拉响面值退市警报 都是借壳惹的祸?

新浪财经 09-21

IPO 日报

今年已有 6 家公司拉响面值退市警报,同比激增 5 倍,都是借壳惹的祸?这些公司也要注意了……

9 月 20 日,由于连续 20 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ST 大控(维权)开始停牌,等待上交所作出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

同日,*ST 神城(维权)的收盘价为 0.94 元,这是公司股价连续 13 个交易日面值低于 1 元,公司已经三次发布退市风险警示公告。

前有雏鹰农牧、华信国际刚刚锁定 " 退市命运 ",*ST 印纪(印纪传媒)、*ST 大控(大连控股)和 *ST 神城(神州长城)也跟着提前拉响面值退市警报,而 3 次在退市边缘徘徊的*ST 华业(维权),目前仍面临 " 生死一线 "。

自 2018 年中弘股份成为 " 面值退市第一股 " 以来,今年雏鹰农牧、华信国际先后因收盘价连续 20 个交易日低于面值启动强制退市程序。数据显示 2019 年,已有 6 家上市公司发布面值退市风险警示,同比激增 500%。

根据相关规定,如果公司股价连续 20 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 1 元,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

追溯历史,不少濒临退市的公司都曾有过 " 高光时刻 ",如印记传媒的市值一度超过 400 亿元,远在华谊兄弟光线传媒之上,而华信国际的市值甚至曾高达 480.5 亿元。

那么为何短短几年内,这些公司就从 " 明星股 " 沦落至 " 退市股 "?近年来," 面值退市股 " 的数量为何突飞猛涨?还有哪些公司也存在面值退市风险,需要投资者谨慎应对?

借壳惹的祸?

《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不少 " 退市股 " 都有这么一个共同点———借壳上市。

2014 年,印记传媒通过资产置换、购买资产和股份转让等方式,以 60 亿元的交易价格借壳高金食品上市,上市公司由 " 猪肉股 " 摇身一变成为 " 影视股 "。

借壳上市后的前三年,公司业绩表现较为亮眼。2015 年 -2017 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18.82 亿元、25.06 亿元、21.88 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 5.74 亿元、7.31 亿元、7.69 亿元,轻松完成了借壳时的业绩承诺。

但到了 2018 年,印纪传媒的业绩出现断崖式下跌。公开数据显示,当年公司实现收入 3.62 亿元,同比下降 83.44%;实现归母净利润 -17.86 亿元,同比大幅下滑 332.37%。对此,公司在年报中给出解释,表示受整体市场环境影响,公司下半年业务几近停滞。

与印记传媒有着相似的经历,神州长城同样是借壳上市,同样也在 2018 年 " 业绩变脸 "。

2015 年,原上市公司中冠 A 以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神州长城 100% 股权,后者因此得以借壳上市,交易作价 30.68 亿元。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变更为建筑装饰工程设计与施工等。

2015 年 -2017 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 40.1 亿元、46.65 亿元、64.97 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 3.47 亿元、4.74 亿元、3.8 亿元,仍能保持稳定盈利。

2018 年,神州长城实现营业收入 24.31 亿元,同比下滑 62.58%;实现归母净利润 -17.36 亿元,同比下滑 556.66%。

对于业绩下滑,公司解释称,报告期内,因银行等金融机构抽贷等原因造成公司流动性困难,大量债务发生逾期,公司资产被冻结,较多项目无法正常进展或停工,导致公司营业收入大幅减少、毛利率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已经退市的中弘股份此前也是通过借壳实现 A 股上市。

上述面值退市股都有着一个共同身份———借壳股,在过去 " 炒烂 " 的年代,借壳股曾是市场最为追捧的一类。对此,一位资深券商人士指出,2014 年 -2015 年是并购重组、借壳的高峰期。彼时,监管层对借壳上市的定义较为宽泛、规范不到位,极易被规避和绕开,同时概念炒作的风气盛行,借壳上市频频引发资本市场乱象。

直至 2016 年,为治理重组乱象,证监会在两年内发布了多条新规,包括取消借壳上市配套融资、提出 18 个月的再融资间隔期要求等,并购重组市场趋向理性。

花式保壳

面对面值退市风险,一些公司通常会采取多种措施 " 花式保壳 "。尤其是三次濒临退市的 *ST 华业,其保壳之心尤为坚定。

今年 6 月以来,*ST 华业已 3 次步入 " 面值退市 " 的生死通道,但总能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

6 月 6 日 -20 日,公司连续 10 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 1 元,开始进入退市倒计时风险预警。所幸,公司股价在 26 日和 27 日的危急时刻连续拉出两个涨停板,再度站上了 1 元 " 保命线 "。

7 月 26 日 -8 月 8 日,公司股价又一次连续 10 个交易日低于 1 元,此后几天连续上涨,在 8 月 13 日再度站上 1 元生死线。

8 月 22 日 -9 月 12 日,*ST 华业已连续 16 个交易日股价低于 1 元,距离终止上市仅差 4 个交易日。

就在此时,*ST 华业发布公告,为支持公司债务重组,增加公司可持续经营资产,公司实控人周文焕及西藏恒久同意将重庆思亚医药 50% 股权无偿注入公司,另外 50% 股权由公司及金融债权人共同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平台接收。经申请,重庆市公安局同意解除重庆思亚医药下属 14 家子公司股权冻结,支持公司债务重组。

这一举动的作用十分明显,9 月 16 日,*ST 华业开盘即涨停,盘中虽有小幅回落,但收盘恰好涨停封在 1 元。

为了保壳,有公司实控人选择无偿给上市公司注入资产,也有公司选择引入重组对象,以摆脱债务危机。

而 *ST 大控董事长则是卖房增持,试图提振股价。

9 月 11 日晚,在 *ST 大控连续 15 个交易日股价低于 1 元之际,董事长林大光抛出一份增持计划,拟自 9 月 12 日起的 6 个月内耗资 5000 万元 -2 亿元增持公司股票。值得一提的是,林大光将通过处理位于深圳前海的部分房产及抵押贷款方式筹资增持股票。

由于投资者普遍认为该增持计划 " 炒作 " 意味甚浓,上述公告发布后,公司股价未有起色。9 月 12 日,股价继续下跌 4.82%。9 月 20 日,连续几日跌停后,*ST 大控已经连续 20 个交易日股价低于 1 元,退市几乎已成定局。

可以看出,同为尝试保壳,*ST 大控的效果却不如 *ST 华业。

" 面值退市股 " 猛增背后

事实上," 面值退市股 " 的数量增多,不能忽视的因素是,A 股市场的退出机制逐渐规范、证监会不断强化退市监管,以及投资者愈发理性。

2018 年 7 月,证监会发布新规,明确上市公司构成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的,交易所应当严格依法作出暂停、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决定。同年 11 月,沪深交易所发布了修订后的退市规则,明确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具体违法情形和实施程序,新增社会公众安全类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受益于日益完善的退市机制,2018 年全年 A 股共有 3 家上市公司退市,分别是吉恩镍业、昆明机床、烯碳新材。此外,深交所还作出了对长生生物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决定。

从退市方式来看,面值退市过往并不是上市公司的主要退市方式。已退市的几十家 A 股公司中,业绩亏损是退市的主要因素,还有因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涉及五大安全领域重大违法等原因触及退市条款。

不过,今年以来,面值退市的市场化退市方式似乎占据了上风。

一位资深投资者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严监管的背景下,重组上市的标准已与 IPO 标准等同。同时在科创板试点注册制的情况下,壳资源越来越不 " 值钱 ",尤其是 " 垃圾壳股 " 的价值不断下降。

上述券商人士指出,市场投资理念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2017 年以来,白马股和蓝筹股愈发受到投资者的追捧,如贵州茅台中国平安的股价翻了好几倍,而亏损股和垃圾股则遭到投资者的抛弃。同时,垃圾公司加快退市已成市场共识,股价跌破面值相关公司的基本面和持续经营能力难以支撑其上市公司地位。

这些一元股

近年来,A 股市场的退市力度加强," 仙股 " 的数量也明显增加。

《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发现,截至 9 月 20 日收盘,股价低于面值(1 元)的 A 股公司共有 7 家,股价低于 1.5 元(包含 1.5 元)的 A 股公司有 23 家。

除了前文提及的雏鹰农牧、华信国际、*ST 印纪、*ST 大控、*ST 神城、*ST 华业,股价低于面值的还有金亚科技(维权)。此前,*ST 欧浦(维权)已连续 7 个交易日股价低于股票面值,但在 9 月 20 日涨停,收盘价超过 1 元。

其中,金亚科技、*ST 保千(维权)*ST 凯迪(维权)则因涉嫌欺诈发行、信披违法违规等原因而被 " 强制退市 "。

证监会曾披露,为了达到发行上市条件,金亚科技通过虚构客户、虚构业务、伪造合同、虚构回款等方式虚增收入和利润,骗取 IPO 核准。已查实金亚科技在 IPO 申报材料中虚增 2008 年、2009 年 1 至 6 月营业收入,占当期公开披露营业收入的 47.49%、68.97%;同一时间段内,金亚科技虚增利润金额分别达到 3736 万元、2287 万元,分别占当期公开披露利润的 85%、109%,涉嫌构成欺诈发行股票罪。

此外,*ST 庞大(维权)(庞大集团)、*ST 鹏起ST 锐电(维权)等这类股价接近 1 元的上市公司也需要警惕。

2017 年 4 月,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对庞大集团展开立案调查。随后,庞大集团发布公告称,如公司因前述立案调查事项被证监会最终认定存在重大违法行为,公司股票存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暂停上市风险。

作为一家重资产且高速扩张的汽车经销商,庞大集团对资金的需求量巨大。但在被立案调查期间,公司逐渐失去投资者和金融机构的信任,融资成本上升,让公司陷入融资难和资金链紧张的困境。这一融资困境在公司的财务状况上体现得十分明显,公司在 2017 年开始业绩下滑,2018 年由盈转亏。

记者 吴鸣洲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陶然

以上内容由"新浪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