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索罗斯空头败走港股损失几何?家族办公室基金探营

事隔 22 年后,索罗斯再度沽空港股,依然落得铩羽而归?

据人民日报 9 月 17 日报道,索罗斯基金一度大举买入约 20 万张恒生指数沽空仓单,押注近期香港社会问题与经济数据下滑引发港股下跌。然而,9 月以来香港特区政府接连采取一系列措施稳定社会情绪令港股上涨,令他损失不小。

传言说得活灵活现,尤其是 9 月 5 日索罗斯基金大举抛售恒生指数沽空头寸挽回损失,没想到当天港交所电子交易系统出现故障并暂停衍生产品市场交易,导致其止损无望。随着 9 月 6 日港股持续上涨,索罗斯基金最终损失约 24 亿港元认赔出局。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香港私募基金负责人普遍认为,由于此前索罗斯基金返还外部投资者资金,转型成家族基金而无需定期公布持仓变化。因此,市场难以通过其持仓变化了解其沽空港股的损失状况。何况索罗斯基金也有可能采取名义账户参与沽空港股套利,更令外界难以了解其沽空港股的实际损失额。

" 不过,即便索罗斯参与沽空港股,也不能代表绝大多数欧美大型家族基金与家族办公室的投资态度。" 一位接受多家欧美大型家族办公室委托参与 A 股与港股投资的香港大型私募基金创始人透露,目前,绝大多数欧美大型家族基金与家族办公室根本没有将沽空港股、港元纳入其投资范畴。

究其原因,一是中国香港拥有 4000 多亿美元外汇储备,加之中国中央政府逾 3 万亿美元外储作为 " 后盾 ",他们知道复制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对港元港股沽空套利的做法难以成功;二是他们认为中国香港经济依然受益中国经济转型发展而呈现平稳增长态势,因此贸然沽空港元、港股反而会加大他们投资风险。

" 事实上,索罗斯沽空港股失利的传闻,正给一些海外投机资本起到相当大的威慑力,令他们不得不削减港元、港股空头头寸力求自保。" 上述香港大型私募基金创始人直言。

索罗斯沽空港股失利 " 悬疑 "

记者多方了解到,近期索罗斯沽空港股失利的传闻,正成为香港金融市场关注的焦点。

" 我们也在了解索罗斯到底动用多少资金沽空港股,最终亏损了多少钱。" 一位香港私募基金交易主管向记者坦言。但他认为,索罗斯即便真的参与沽空港股,他能动用的资金也相当有限。

一方面 2017 年底他将约 180 亿美元财富转入其创立的慈善组织基金会 Open Society Foundations,令索罗斯基金投资额度相应缩水不少,另一方面 2018 年 10 月索罗斯分拆了其私募股票团队,并承诺向后者再分配 20 多亿美元,导致其基金资产进一步分流。更重要的是,鉴于前些年全球经济波动较大,索罗斯持续大幅压缩其宏观经济投资策略的额度。

一位了解索罗斯基金投资动态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去年底索罗斯基金负责宏观经济和房地产领域投资的主管费希尔将宏观经济策略的投资额度从 30 亿美元大幅压缩至 5 亿美元,导致其沽空港股的资金再度大幅被压缩。

" 而且,索罗斯不大会单边押注港股下跌,按照他在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操作手法,他会在押注港股下跌同时大举压低港元,由此引发香港资本大幅外流与港股大跌,从而令其沽空策略胜算倍增。" 他分析说。过去两个月期间,港元兑美元汇率始终徘徊在 7.8250-7.8450 之间,并未触及汇率下限 7.85,因此索罗斯大举沽空港股的条件未必成熟,令他不大会 " 一意孤行 "。

一家香港大型私募基金合伙人则指出,不排除押注港股下跌是索罗斯豪赌美股回落的一大步骤。此前索罗斯一直认为美国经济趋于衰退将令美股估值泡沫破裂,鉴于美股与港股波动相关性较高,因此他可能通过押注港股下跌获取超额回报。

" 不过,鉴于中国中央政府与香港特区政府合计拥有 3.5 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若索罗斯没有足够高的资本杠杆支持,未必敢大举沽空港股并直接挑战政府干预能力。" 他指出。何况在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后,索罗斯基金在亚太地区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亚太国家地区金融监管部门密切关注,导致其实际沽空操作也处处受制。

记者多方了解到,此前一些投机资本因此纷纷打了退堂鼓,大幅削减港元与港股沽空头寸。

" 其实他们对沽空港元港股能否成功也心里没底,一方面,找不到跟风盘,令自身沽空行为陷入曲高和寡的窘境。另一方面,当前亚太国家地区金融监管部门应对投机资本沽空潮也积累了大量应对经验,令他们投鼠忌器。" 这位香港大型私募基金合伙人指出。

多数欧美家族基金不愿跟风

在多位香港私募基金人士看来,即便索罗斯基金参与沽空港股,也只不过是 " 孤家寡人 " 行为。究其原因,绝大多数欧美大型家族基金与家族办公室都站在他的对立面。

上述接受多家欧美大型家族办公室委托参与 A 股与港股投资的香港大型私募基金创始人向记者透露,尽管近期香港短期经济数据下滑,但这些欧美大型家族办公室与家族基金都没有提出沽空港股策略,甚至在定制化的投资策略里,他们也没有将沽空港股港元纳入投资考量范畴。

他透露,近期多家欧美大型家族办公室与家族基金甚至还在计划追加人民币资产配置力度,原因是在日本、德国国债负收益率幅度加剧,美债收益率持续下滑的压力下,中国国债收益率在同等信用评级国债里收益率最高。因此,他们更倾向借道香港加仓人民币资产,带动香港地区相关人民币投资品种需求旺盛,也有助于香港红筹股投资吸引力提升。

记者也了解到,目前部分欧美大型家族基金正打算将人民币与挂钩中国经济的港股资产单列出来,作为独立资产类别进行配置,且投资额度不低于基金总资产的 5%,约占其新兴市场投资整体额度的 60% 左右。

一位欧洲大型家族基金驻港代表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他们内部不认为索罗斯基金会斥巨资沽空港股。因为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他之所以能沽空港元泰铢菲律宾元等亚太货币及其股票成功,主要基于他敏锐洞察到这些国家地区在经济高增长后,其巨额外债负担未必能支撑汇率持续平稳波动,如今香港不存在 1997 年所面临的经济问题,仅仅是社会问题导致短期经济数据下滑,因此他贸然斥巨资沽空港股是 " 欠妥之举 "。

以上内容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