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小小的愿望》:在中二和尴尬之间的青春(无性)喜剧

改编自韩国电影《伟大的愿望》的《小小的愿望》,不仅仅是片名被修改,改编本身就是一次伟大而小小的冒险。田羽生以《前任》系列成名,对于大龄都市青年的情感纠葛表达算是独树一帜,然而《小小的愿望》的主人公是高考后、暑假中的最年轻的成年人。彭昱畅、王大陆、魏大勋饰演的高远、徐浩、张正阳,性格虽然有差异,然而却都属于中二热血的同类项人生。高远是一名不幸的 " 渐冻人 ",他被困在病床上等待着注定要来的死亡。徐浩和张正阳有着青年人特有的义气,有着足够的同情心,尴尬是他们最佳粘合剂,作为初入社会的莽撞人,他们天真的认为可以为挚友做得更好。即便这个世界早已经准备好迎接他们的青春,他们这一路走来留下的言行举止却也足够喜剧。高远那小小的欲望,终究是实现了,而活着的人也各有一些新得体会。《小小的愿望》是一次拿来主义的尝试,为后来者的探索排了一些雷区。中国化要大胆,不要亦步亦趋,《深夜食堂》的失败太过明显。《小小的欲望》不如《前任》系列的议题尖锐,限制了田羽生的表达空间。

鉴于众所周知的国情,性喜剧在内地电影中是极为罕见的,肖央主演的《情圣》已经算是开放到触摸政策边界的程度,而高中生即使有朦胧的恋爱倾向也不能成就好事,而且要以悲催的结局告诫观众早恋是不好的。《小小的愿望》只能将故事安排在高考结束的间隙,而巴特尔和动漫海报则直接将时间坐实为 2002 年的盛夏,如此安排在剧情设置上是典型的挖坑。韩版故事里病号直抒胸臆是 " 破处 ",而高远则是 " 我想谈恋爱 ",尽管被迫修改后的诉求貌似是难度系数降低,实则是绝不回撤的提高了叙述的门槛。毕竟前者只是一个 " 动作 ",而后者则是情感的历程。

在高远患病这三年,他的父母和两个小伙伴、医生和护士,对于他的身体和精神都是双重的呵护。作为 " 无可救药 " 的病人,他也实在难以在日常上要求更多。无论是破处还是谈恋爱,这都属于极其特别的临终关怀的附加题,因此需要高度的保密。徐浩和张正阳此前已经表现出足够的中二,从让我们一起去大海闯荡,到对方便面和漫画的痴迷,说明他们确实对于社会的复杂知之甚少,就猛然一头扎进去,以兄弟的名义。彭昱畅全片几乎都是以面部表情和头部动作来表演,将病之将死和依然有期待的青年人诠释的很是到位。王大陆则是依然发挥他特有的夸张,而魏大勋则呈现出与综艺节目不一样的演技,是本片的搞笑担当。

即便台词上改为 " 谈恋爱 ",然而故事走向上却不能脱离原来的靶子。两个愣头青,找不到 " 专业人士 " 的支持,就从老同学下手,然后他们就轮流获得了响亮的耳光。这个故事只能发生在东亚地区,最为勤奋的劳动者(父母)在家庭中具有着高度权威、相对保守的青年亚文化构成了大多数人的青春期记忆。父母可以为子女做出更多的贡献和牺牲,然而却难以主动去从性心理方面去理解他们的孩子,更不必说特殊病患者的性觉醒。父母监督着青春期子女的一切学习和生活,徐浩们只能偷偷摸摸的打工攒钱来帮助好哥们实现小小的愿望。他们从亲友团这边寻找一丝可能的愿望都彻底破灭了,最后还是回到以前偶然路遇的小姐姐那里去寻找运气。假如编导从一开始就讲故事调整为 " 谈恋爱 ",应该能有更为符合的剧情走向,尤其是纯精神恋爱也许能够从老同学那边找到候选者,从电影中那些女生的一惊一乍的反应来看,显然徐浩和张正阳提出的要求并非是精神沟通交流那么友谊。

以上内容由"云飞扬的BLOG"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