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年轻的二次元声优圈,离不开“老古板”

36氪 09-18

文 | 万阳

编辑 | 崔砚冬

二次元声优金弦的经纪人遇上了一件让她有点慌的事:金弦给 99 公益日 " 站台 ",在二次元直播平台 kilakila 上为弱视眼病儿童进行募捐直播,粉丝们联系上经纪人说,计划集资一笔钱投入到这场公益直播中,作为金弦 3 个月后 30 岁生日的贺礼。

" 可方了,一抓瞎,因为没操作过。"kilakila 的活动策划负责人这么形容这位经纪人的状态,因为在晚上 10 点多,她接到了这位经纪人的咨询电话。

在二次元声优界里,出道三年、凭借动画《全职高手》里 " 周泽楷 " 一角收割了微博 85 万粉丝的金弦只是能算是新人,经纪人还没有操作过这种普遍发生在娱乐圈、少量发生在二次元声优圈身上的集资活动。她紧张地想要确认在直播中进行集资的各种细节,以及能否和金弦 30 岁生日关联上词条。

"30 岁 " 和 " 二次元 ",好像是两个不太搭调的词,但实际上,在专注 ACGGN(动漫,游戏,网络小说)配音的二次元声优行业里,头部选手是 41 岁的阿杰,35 岁的皇贞季,31 岁的宝木中阳,30 岁的山新……他们一致的特点是,相比二次元最庞大的那批 95、00 后受众而言,都不算年轻了。正是这批陪着二次元声优文化从 2003 年 " 用爱发电 " 开始,一路发展起来的 " 老 " 爱好者,推动着二次元声优这个看起来 " 小打小闹 " 的行业,磕磕绊绊走上如今依然算不上成熟的商业化尝试。

当聊到声优的商业化时,日本是不能不提到的标杆。

因为有着全民二次元的群众基础和发达的游戏、动画产业,二次元声优文化在几十年前就在日本发展为和传统娱乐圈齐头并进的成熟产业,甚至还成立了具有监管功能的行业委员会。而在中国,基于爱好和互联网发展的二次元声优产业,和传统的影视剧配音产业还是处于难分难舍的混沌状态。比如点击量过亿的《魔道祖师》广播剧,两位主角就是在二次元领域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路之行和魏超,他们的作品大多集中在影视剧中;而今年夏天大爆的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人气角色敖丙的配音,选用的是曾经名不见经传的二次元网配声优翰墨。

" 中国的动漫和游戏产业先天发育不足,我们不是经常能拿到二次元的项目,为了吃饭,肯定还是要涉足影视配音。而这两年影视产业不景气,很多影视配音演员也会有兴趣参与到二次元配音中来。" 曾经拿出《罗小黑战记》《十万个冷笑话》等亮眼成绩的声优事务所——北斗企鹅的联合创始人藤新说。

在藤新看来,和声优打造成熟、行业管理规范、前端供应充足、新人层出不穷的日本声优产业相比,在中国," 二次元声优 " 甚至还不能称之为产业。

" 你要说产业,那至少要有新人源源不断的进入行业中来,才说明有发展的前景和产业承载力,但你看现在的有点知名度的二次元声优,我都入行快十年了,还有入行十几、二十年的,但再年轻的,有声量的就很少了。"

此外,产业化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应该有明确的薪酬水平分级和收费标准,而藤新的一个日本的客户,却曾经就收费问题向他提出过一个 " 灵魂质问 ":" 为什么我去找一个声优,和你去找同一个声优,报价能相差 20 到 30 倍,你们还有行业标准吗?"

藤新很难让日本客户明白——不单是因为资方过于把目光集中在头部声优身上,使得他们对外不得不靠非常高的报价来进行初级筛选,并借此推荐更 " 便宜 " 的新人,还因为行业体量太小,反而竞争被最大程度的弱化了。目前的几家头部事务所,包括北斗企鹅、729 声工场、声音气球、领声和冠声,大家是一起玩了十几年、师出同门的老相识,这个行业被这群 " 老派 " 的人染上了江湖气,一呼而应,帮衬朋友成了常态。

" 归根到底,二次元声优文化从 03 年就进入国内,规范化生产却是 2011 年才开始尝试,等到第一家声优事务所正式成立,都是 2014 年的事了,发展很慢,也比较稚嫩,大家目前一心想着联手把事情做好,别的事情还没有功夫多想。" 藤新说。

行业很新,但业内有话语权的领头人们又大多已过而立,面对闻风而来的资本和流量打法,他们感到陌生。

在 2017 年左右,在动画游戏产业的带动下,声优产业似乎进入了一个春天,资本也携带着热钱前赴后继的涌入,很多事务所都拿到了自己数百万到 1000 万不等的第一笔投资。

但很快,资本又发现,这似乎不是一群 " 拿人手短 " 的听话从业者。

他们还秉承着简单的内容思维,可控性很低,也不配合用流量打造网红的新业态。对此,北斗企鹅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郝祥海的解释是:" 我们在成为管理者之前,都是做了十来年的配音演员,商业化的思维的确有欠缺,也不太了解现在流量打造的市场是什么样。但是这一行的门槛很高,速成的网红不可能满足行业需求,资本太想当然了。"

这是从更老一辈就传下来的 " 五年入门,七年出师 " 的真理。很快,带着上亿资金切入声优市场,试图撇开他们打造新商业模式的瞬心传媒就偃旗息鼓了——脱离这批 " 老古板 " 的从业基础和培养模式去改造声优行业是不可能的。此后,再也没有哪家事务所拿到第二轮投资。

"春天从来没真的来过。冷静下来是好事,我们需要资本,早两年,我们也聊资本,但我们更保守,泡沫过去之后会更谨慎。"

整体来说,这个行业依然展现着某种程度的欣欣向荣。从 2018 年开始,商业广播剧的试探就屡屡收获成功,广播剧《杀破狼》不仅在猫耳 fm 和喜马拉雅 fm 上收益上百万,后续也为制作周边礼包开通了众筹,目标金额为 45 万,热情的粉丝最终砸了 770 余万。国内最大的广播剧平台猫耳 FM 也赶着这波热潮,收购了市面上大量的网文 IP,和众多二次元声优事务所达成合作,准备盘活自己的内容生产矩阵,推动商业广播剧的规模化发展。

虽然抗拒资本,但资本不可避免的挟裹着这个年轻的行业和不年轻的从业者向前,有时候,几家工作室凑在一起聊行业发展时,也提到过想要跟上潮流,做一些商业咨询,或者干脆请个职业经理人。但通过藤新口中 " 不算特别积极 " 的寻找,那个既了解低龄化的二次元圈层,又懂这群 " 老派人 " 坚守的合适人选始终没有出现。

「PS:如果想和 36 氪《观察 +》的编辑小姐姐以及上万氪友们近距离交流,欢迎添加氪君微信:hello36kr,加入我们的社群,一起学习玩耍。

如果你所在的公司、行业与新商业世界的热点话题息息相关,并且正在寻求报道,欢迎带着简介联系我们(联系人:龙真梓 联系方式:longzhenzi@36kr.com)。」

以上内容由"36氪"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36氪

36氪

让创业更简单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