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现实版《美国工厂》:4.8 万汽车工人罢工,且看 UAW 的是与非

盖世汽车 09-18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出品、" 玻璃大王 " 曹德旺出镜的《美国工厂》引发了全民热议,中国 " 玻璃大王 " 曹德旺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简称 UAW)的斗争精彩上演,最终经过工人投票,否决了组建工会的提案。而就在近日,现实版《美国工厂》在美国上演。

美国当地时间 16 日凌晨,UAW 组织了约 4.8 万名通用员工罢工。数月来,UAW 与通用就新一轮劳工合同展开谈判,但在工作岗位、薪酬、福利等方面仍未达成协议。UAW 称员工帮助通用汽车走过了破产阴霾,但即便盈利出现了好转,也没有给他们涨工资。

从表面上来看,此次罢工是源于劳工合同谈判陷入僵局,未达成协议。然而,通用承诺增加员工薪酬和福利,还承诺增加 70 亿美元的新投资,并提供 5400 多个新就业岗位。如果员工批准协议,将向他们提供每人 8000 美元签约奖金,并且在所有的四年合同当中都将增加薪资收益或一次性收入。

客观来说,通用汽车为员工提供了有竞争力的薪酬和福利,同时为公司后续发展战略进行了充分考量,对利润的分配和使用是值得肯定的。所以,罢工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是 UAW 的一场 " 阴谋 "。

就在 UAW 与通用谈判期间,UAW 的领导层正陷入一场巨大的腐败丑闻。9 月 12 日,UAW 董事会成员 Vance Pearson 因涉嫌挪用工会经费而遭到美国司法部的行事讼诉。

事实上,在此之前,FCA 高管与 UAW 领导人可能存在相互勾结,贪污行贿,将用于员工培训的资金装进自己口袋,已经被调查三年,这也让 UAW 前劳工关系负责人 Alphons Iacobelli 锒铛入狱。今年 8 月,美国联邦搜查 UAW 主席的家,据外媒报道,FBI 在车库掏出大量现金。

虽然 UAW 在极力自证清白,但 9 月 12 日的刑事诉讼却让这份 " 清白 " 颇为无力。值得一提的是,Vance Pearson 预计将于当地时间 9 月 17 日在密苏里州联邦法院出庭,UAW 却突然于 9 月 15 日号召罢工,并呼吁工人于 16 日上街游行的作法就颇为耐人寻味了。

因此,腐败滋生的 UAW 真是为汽车工人的权益而奋斗吗?我们要打上一个问号,或许其真实意图是为了掩盖腐败,转移公众注意力。只是苦了被蒙在鼓里的美国汽车工人们,被无情出卖,还帮着 " 数钱 "。

事实上,以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为代表的美国工会可谓 " 威名远扬 ",企业一旦被他们盯上,日子可能不会好过。

诞生于 1935 年的 UAW,初衷是为汽车工人谋福利争利益,曾被认为是 " 全球最具战斗力的工会 "。伴随着美国汽车业的飞速扩张,UAW 在 1936 年到 1950 年间迅速发展,巅峰时期成员总数达到了 150 万人,旗下有 800 多个地方工会,入会的工人要将工资的一部分(约 5%)作为会费上交。

UAW 的确为美国的汽车工人争取了诸多福利。以通用汽车为例,通用汽车工人的时薪(包括福利在内)为 70-78 美元,比丰田和本田等日企美国工厂的人力成本高出近 30 美元。数据显示,在通用生产的每辆车上分担的员工医疗保险成本为 1500 美元,而大众为 418 美元,丰田为 97 美元。

大量福利郑策,包括养老金、提前退休金、加班费、带薪假期和全套医保,以及退休员工与上百万员工家属的医疗保险,加上与 UAW 旷日持久的 " 谈判 ",使得美国车企早已不堪重负。从《美国工厂》纪录片中就可以看出,有美国工会力量撑腰的美国工人,效率虽低,但加薪的底气却不小。

2008 年,美国三大车企每个在职员工要养活 3 个退休工人,在工人薪水与保健费方面的支出大大超出其他公司。本世纪初,UAW 会员的平均工时成本超过 73 美元,而日本汽车公司在美国的工厂不到 45 美元。跟日本车厂相比,制造每辆汽车要多付 2000 多美元的劳工成本。

更令人惊奇的是,福特汽车采用新技术须裁减部分工人,但根据与 UAW 的 " 人力银行计划 ",这些工人可以不必上班,,但在一段时间内继续享受全薪和相应福利。" 人力银行计划 " 成员在底特律的汽车公司多达 12000 人。

UAW 变成了谋求不合理的高福利待遇的既得利益组织,它严重地妨碍了公平竟争,限制了美国汽车的战略决策,造成美国汽车行业无法大幅度改革,降低了员工士气和生产效率。

UAW 在底特律势力庞大,让外国公司不敢在底特律设厂。丰田、宝马、现代等都选择相对落后的南方城市,如阿拉巴马州、南卡罗来纳州、密西西比州,因为这些地方劳动力低廉,工会势力弱,税收低廉。

而且,美国南方的汽车工厂使用弹性生产线,,在同一条流水线上能够装配多种车型,且工人的技能全面,能胜任不同的岗位。而在底特律,如果装配时断了一根保险丝,所有工人就会停下手中的活,等待专门的技师维修。

谁搞垮了美国汽车业?

美国汽车业一直是美国力量的象征,底特律雄厚的制造能力曾帮助美国取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也是美国在战后树立经济霸主地位、" 统治 " 世界和平秩序的基础。底特律也成为 20 世纪中期的硅谷,一个充满经济机遇的地方。

福特发明了批量生产的 T 型车,成为了第一款走入寻常百姓家的汽车,从而让美国成为 " 车轮上的国度 ",人们能任意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而众多美国农场主们也能从繁重沉闷的农活中得到解脱。

通用汽车则是大众营销的先驱。从实用型的雪佛兰到豪华型的凯迪拉克,一应俱全,美国各个经济社会阶层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汽车产品。通用汽车同时也开创了美国和全球各家企业当前所采用的组织原则,即分散经营,财务统一。通用汽车的科学家们还发明了室内空调和人工心脏起搏器。1955 年,通用汽车成为全球首家年产值过 10 亿美元的企业。

底特律空置和衰败的帕卡德汽车制造基地

如此强大的美国汽车巨头还会破产?就像美国的银行会关门大吉,以及黑人会当选美国总统一样不太可能。这三件事情的区别就在于,最后一个是历史性的突破,而另外两项则是历史性的失败。但实际上,2008 年年末到 2009 年中期,这三件事情一一成为现实。

2008 年 11 月,底特律的汽车制造商们前往华盛顿,请求国会给予援助,这是他们避免破产的最后一搏。成千上百万的美国人也在寻思着同一个问题,而答案其实并不复杂。

底特律的汽车工业建立在公司寡头垄断和工会垄断的基础之上,这种组合曾经创造了数十年骄人的辉煌成就,但也播撒下了失败的种子。

底特律汽车公司和 UAW 之间的关系在 20 世纪 30 年代和 40 年代变得尖锐而激烈,相关事件被记录为 " 弗林特静坐罢工事件 "" 奔牛之战 " 以及 " 天桥之战 "。20 世纪 70 年代,UAW 在与汽车公司的斗争中占据了上风。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被赋予传奇色彩的事件不断强化了它们的信念,促使它们将对抗作为了自己固有的处理方式,将合作的态度抛到一旁。

在那段时间内,UAW 与汽车公司签署了合同,为工人争取到退休后享受养老金和免费医疗的福利,尽管他们实际的工作年限可能还少于其退休后在世的时间。这些合同最初只是个小册子,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变得与电话黄页一样厚重,有关资历 ( 以及失业和反失业 ) 的复杂条款就足足有 16 页之多。

此外,这些合同将小时工严格地划分为了数十类,每个工人都隶属于其中一类,严禁从事其他工种的工作。这些日渐复杂的 " 工作规则由企业劳资关系管理人员和 UAW 的 " 文员 " 负责实施,而这些文员的工资也由汽车公司支付,这是一个规模 ( 和成本 ) 相当庞大的官僚体系。

底特律公司和 UAW 之间的不断斗争,给美国汽车业的未来撒下了失败的种子。UAW 不断地为汽车工人们争取高额的薪水和丰厚的福利,而且一次次地取得胜利,车企给予工人的福利远远超过了自身的生产力水平。然而,获得权利的同时,UAW 似乎忘记了工人们理应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更可怕的是,70 多年来,双方不遗余力地想打败对方,而没有精力来关注顾客,或者去化解大洋彼岸新的竞争对手所带来的威胁。

以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为代表的美国工会与美国汽车企业的 " 恶性循环 ",将加速美国制造企业的 " 外流 ",而不是 " 回归 ",美国制造业将雪上加霜。可以说,UAW 已经不适合美国汽车的发展了,美国汽车制造业的衰败就是这样引起的。一向傲慢自大的 UAW,终将美国汽车业推向了深渊,也值得世人警醒。

以上内容由"盖世汽车"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