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106 件“九一八”事变日本侵华档案,在沈阳被公布

今年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 " 九一八 " 事变 88 周年 , 近日 , 沈阳市档案馆对馆藏民国时期有关 " 九一八 " 事变后日本侵华档案进行了挖掘整理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关于档案公布的有关规定向社会公布。

此次公布的馆藏历史档案时间跨度为 1946 年至 1948 年,主要内容为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对自 " 九一八 " 事变以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与殖民统治给沈阳人民造成巨大损失情况统计调查的档案以及对犯有战争罪行的日本战犯的通缉、审判档案等,共计 106 件。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占整个东北地区并实行血腥的殖民统治。在政治上,通过成立伪满洲国,扶植汉奸傀儡,控制东北各地的政权;在经济上,实行残酷的殖民掠夺政策,把控东北地区经济命脉,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东北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军事上,残酷镇压东北人民的反抗,制造了抚顺平顶山惨案等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推行 " 集团部落 " 政策隔断抗日武装与人民群众的联系,对东北抗日义勇军、抗日联军进行疯狂围剿;在文化上,推行奴化教育,美化殖民侵略,妄图从历史与民族意识上泯灭东北人民的国家意识。

" 用史实说话,让档案发言。" 这一件件档案用数字和文字将日本侵略者的残暴统治记录在案,同时也是沈阳及东北人民饱受日寇欺压掠夺,生命和财产遭受巨大损失,过着暗无天日、亡国奴生活的真实写照。

掠夺金融粮食金属等资源 致沈阳直接损失 2000 多亿元

据沈阳县政府(L58-1-15)档案记载:1946 年 2 月 11 日沈阳县政府上报辽宁省政府的抗战损失情况为:直接损失包括房屋、现款、农产品、林产品、畜产品、工具、人员死亡等折合成当时的国币为 795620727 元;间接损失包括生产额减少、可获纯利额减少以及抚恤费等 353,974,000 元。(注:以下统计单位皆为当时国民政府发行的法币币值)

" 九一八 " 事变以来对犯有战争罪行的日本战犯的通缉、审判档案。

又据沈阳市民政局(L2-1-506)档案记载,1946 年 9 月 13 日沈阳市政府汇总当时市辖 17 个区数据后上报给辽宁省政府的抗战损失情况为:直接损失 204274418264 元;间接损失 31851085797 元。

农民借高利贷缴纳保险储蓄

根据沈阳市档案馆对档案进行的梳理,当年日本侵略者强制人民参加各种储蓄、保险。 " 强制储蓄包括大兴有奖储蓄、邮政储蓄、生命保险、富国债券、必胜储蓄票等五项。其中,【大兴有奖储蓄】由民国三十一年(1942 年)一月起即行强制办法,每月每户一次由三元至九元缴纳之。【邮政储蓄】由民国三十年(1941 年)三月起,酌迫产业及收入较多者,每年二次储蓄之。【生命保险】由民国二十九年(1940 年)三月起,以组为单位(即现在之甲)由富有之商号及民户负担之,每年一次。【富国债劵】由民国三十一年(1942 年)三月起,按户负担之,票额有五元、拾元、五拾元、百元等,每年四次。【必胜储蓄】由民国三十三年(1944 年)起,每年三次缴纳之。" 据档案记载:浑河区上报因各种强制储蓄等造成直接损失 179294421 元。

曾任伪满洲国国务总理秘书、产业部、农业部各司司长及伪省长的王子衡回忆到:1943 年,伪满政府经济部提出储蓄目标 60 亿元,指定农村负担 10 亿元,其余部分由城市工商业负担。其结果造成农民在日伪政府的强制储蓄下,只得借高利贷,才能交出存款渡过难关,农民日益贫困,濒于死亡边缘。

强制人民缴税 大肆搜刮金银制品

日本侵略者还强制人民缴纳各种苛捐杂税,包括农村的村会费、城市的区会费、兴农会费、协和义勇奉公队费、国防献金、飞机献金等,大部分都是按土地和户口抽税,每顷地按 10 元计算,此外还有部分是按人头算的。如,1946 年 9 月 13 日沈阳县李相屯村中心国民学校上报沈阳县政府的 " 财产损失报告单 " 中记载:民国三十一年(1942 年)五月六日、九月十五日、民国三十二年(1943 年)九月五日、民国三十三年(1944 年)六月十日、民国三十四年(1945 年)五月十日日伪政府先后五次强迫师生 " 飞机献金 ",标准也从最初的 1942 年学生每人 8 角,上涨到每人 3 元,学校师生共计损失 4919 元。

平顶山惨案的相关档案。

档案记载,九一八事变后,日寇大肆掠夺东三省官银号、边业银行等银号和银行钱庄,以及军阀官僚的金银财宝,将之抢夺一空,运回日本。同时将当时流通的 " 奉票 " 等作废代之以伪满中央银行发行的纸币,由于并无实物现货金银保证,加之超量发行,导致货币贬值,通货膨胀,库存空虚。于是,日伪政府开始搜刮黄金、白金、白银,强行收买金店的金银存货,禁止制作金银器皿首饰,命令金店代收金银,号召人民献纳金银,私藏者有罪,告密者受奖。并在交通要道设置关卡,对来往行人进行搜身,发现金银首饰一律抢去。据档案记载,北关区因 " 献金 " 直接损失 461334841 元。沈阳市的百年老店 -- 萃华金店也因此在劫难逃。史料记载,1939 年 9 月,奉天的日伪当局借口日本大藏省发生黄金盗窃案,用暴力将奉天城各家金店的经理及骨干全部抓到伪警察署,拘押审讯、严刑拷打。后来,萃华金店出重金聘请日本大律师辩护,使两位经理得以释放,但金店却在日伪当局的强令下被迫改营百货,直到抗战胜利后才逐渐恢复主业。

掠夺粮食、金属等战略物资,小学生被迫偷窗户钩 " 献纳 "

日本侵略者掠夺粮食等物资,即所谓的 " 出荷 ",就是日伪政府给农民定下一定数量粮食的出荷量,严令在秋后必须如数将粮食送到交易场按照日伪政府规定的价格和等级卖给日伪政府,无论有何理由也不许拖延或达不到指定的数量。由于日伪政府所规定的粮食价格极低,粮食等级又多,使农民遭受巨大的损失,其实质则等于抢夺。据档案记载,当时强征粮谷种类主要有:高粱、大豆、水稻、粟、粳子、麦等。如,浑河区上报因强制征用食粮直接损失 17511650 元,沈阳县红菱堡村民国三十一年(1942 年)至三十四年(1945 年)共 " 出荷 " 粮食 4570 吨。

掠夺金属等战略物资,当时称为 " 献纳 ",即日伪强制人民缴纳铜铁铝等各种金属。随着日本对外侵略战争的深入,日军急需金属等战略物资以维持战争需要,为此,日伪政府强制推行所谓的 " 金属献纳运动 ",回收一切金属制品,要求各地 " 献纳 " 各种金属物资,甚至关帝庙的大钟和庙宇里的佛像都被强行献纳。沈阳当时题有 " 陪读重镇 " 的清代建筑小西边门就是在那时被用作 " 献纳 " 而被拆除。档案记载,沈海区 " 献纳 " 铜铁物资直接损失 31368796 元,沈阳县陈相乡被强收铁 14 吨,沙河堡村上报铝币 " 回收 " 损失 7421000 元。

" 九一八 " 事变以来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与殖民统治给沈阳人民造成巨大损失情况统计调查的档案。

曾在伪满奉天市读小学、中学的张得伟回忆到,当时他在奉天市立城东男子国民优级学校读书,在 " 时局训话 " 大会上,时任副校长的日本人浅井训示他们这些小学生要尽一切努力做好 " 金属献纳运动 "。为了完成任务,他把家里的窗户钩也 " 献纳 " 了,但是还达不到要求,他们这些小学生就三三两两地去偷。先偷的是当时沈阳较大的百货商店吉顺丝房的窗户钩,由于数量上不够满足,他们又去小东边门外的天祈庙,偷烧香用的铜香炉。直到每个学生的书包里都装满废铜烂铁,浅井看了十分满意,夸奖了他们这种支援 " 大东亚圣战 " 的行为。

强占土地房屋 强征物品农产品

披露的档案显示,日寇还对土地房屋进行强占,包括:强制拆毁建筑物推行 " 集团部落 ",军事、铁路等占用土地房屋。 " 集团部落 " 即 1934 年 11 月,日伪发布建立集体村落令,强制居民迁入集体村落居住,以图断绝他们与反满抗日势力的联系。档案记载:沈阳县全胜堡乡上报因 " 疏散部落 "72 间折合损失 7234 万元,达连屯村上报因 " 集团劳工费 " 损失 2255000 元,于洪区上报因日伪军事占用土地、房屋直接损失 10474657 元,铁路占用土地房屋直接损失 1291400 元。

同时,征用各种物品、农产品等。日伪对人民的盘剥之深,我们通过档案记载的日伪征用物品、农产品的种类之多,可见一斑。如,沈阳县新城子村户心屯上报的因日伪征用物品、农产品损失的种类就达 11 种:" 出荷蓆子 "223 领," 出荷谷草 "17648 斤," 出荷豆秆 "8 吨," 出荷秫秸 "2000 捆," 官猪 "35 口," 官马 "1 匹," 官车 "4 辆," 洋麻 "16 陌(一陌约合 16 亩)," 甜菜 "60 日(一日约合 15 亩左右)," 蔬菜 "10 陌," 兽皮 "50 张。浑河区上报因日伪征用物品、农产品等直接损失 166561334 元。

大肆掠夺人力资源 一个村死亡劳工 21 人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通过强征劳工、" 勤劳奉公队 " 以及强征 " 国兵 " 等形式,驱使和奴役中国人民,为其侵略战争和殖民统治服务。

档案显示,1939 年日伪施行劳动强制法,规定凡 25 岁到 55 岁的男子,都有服役的义务,这些劳工被派往矿山、工厂、森林(采伐木材)和日寇军事工地服役,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从事高强劳动,惨死不计其数。档案记载,沈海区上报因强征男女劳工直接损失 124364397 元。沈阳县虎石台村人口伤亡调查表记载:本村劳工死亡 21 人、伤 2 人,死伤亡地点为:四平、辽阳、海拉尔、北安等地。沈阳县陈相屯村朱庄屯有:王贵等两名劳工死在拉林,李富等两人 " 作劳工 " 死在方正。

" 勤劳奉公队 " 最早成立于 1935 年,1939 年伪满政府制定 " 勤劳奉公法 ",由年满 20 岁到 23 岁的青年未能选入伪国兵者,编成 " 勤劳奉公队 ",分为大队、中队、小队,队员在勤劳奉公局的统一指挥下,被派往各地从事挖渠、开垦水田、修筑道路、建筑楼房等劳动,劳动强度高,物质生活极其恶劣。据档案记载,沈海区上报因 " 义勇奉公队 " 直接损失 1755440 元。沈阳县红菱堡村上报 " 奉公队雇佣费 "190000 元(民国三十三年、民国三十四年两年共征 380 名,每名损失 500 元)。

档案显示,为了加强对东北人民的统治,1938 年日伪政府实行 " 国兵法 ",规定,凡满 20 岁到 23 岁的青年都有服兵役三年的义务,每年春季征集 20 万人,予以军事训练,主要用于伪满境内,一方面充当工兵,给日寇修筑军事堡垒,一方面维持地方治安,减轻关东军和伪警察的负担。如,沈阳县虎石台村人口伤亡调查表记载:本村伪 " 国兵 " 死亡 10 人。

实施毒化政策 设制毒工厂生产鸦片海洛因吗啡

九一八事变后,日伪大肆实施毒化政策,强迫人民种植鸦片,并制毒、贩毒,通过鸦片专卖等手段,向东北人民倾销毒品,在赚取巨大经济利益的同时摧残中国人身心健康,销蚀人民的抗日斗志。据沈阳市民政局(L2-1-440)档案记载," 敌伪于大同元年(1932 年)开始鸦片专卖制度。全国设立专卖署由省长发给许可证设立鸦片零卖所,由小卖人零卖于各烟民。远自民国二十七年(伪康德五年)伪政府设立鸦片麻药十年断禁政策,将全国之民营鸦片零卖所收买为官营,于民国二十七年一月一日(伪康德五年一月一日)开始实行瘾者登记。登记办法由各所辖官署审定发给鸦片吸食证及购买通账,由烟民持证到各管烟所吸食 "。

民国三十三年(1944 年,伪康德十一年)日伪政府强迫奉天市种植鸦片五百陌(共计八千亩),产量约万余两。

日伪在奉天设有制毒工厂(即曾经的 " 东北第六制药厂 " 厂区北院,在日伪时期是日本人开设的以生产鸦片烟膏及麻醉药品为主的工厂。1934 年动工,1935 年竣工投产,厂名为奉天专卖署工厂,1940 年更名为伪满民生部禁烟总局工厂),生产种类为:鸦片、海洛因、吗啡三种。伪康德五年(1938 年),当时沈城登记烟民大约在四万五千人左右,未登记者尚有多数。

毒品给东北人民带来的是生命和财产的损失,沈阳县政府(L58-1-15)档案记载,全胜堡乡上报因吸食海洛因死亡二百名。沈阳市民政局(L2-1-440)档案记载,毒化政策造成共计 47801400000 元(四百七十八亿零一百四十万元)的巨额损失。

占领张学良官邸 查封边业银行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迅速占领了张学良官邸,查封了边业银行,并进行大肆掠夺。抗战胜利后,按照国民政府进行抗战损失调查统计的要求,张三畲堂财产清理委员会对有关张学良的公私财产损失情况进行了调查统计并逐级上报国民政府行政赔偿委员会。

据沈阳市民政局(L2-1-496)档案记载,张学良财产损失主要包括三部分:

一是边业银行(边业银行,最早成立于 1919 年,是北洋政府时期始建的地方性商业银行,其宗旨是 " 开发边疆,巩固国防 "。1924 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奉系获胜,该行由奉系势力控制,1925 年边业银行改组,张学良及张氏家族出资 500 万元,张学良任总董,原东三省官银号总办彭贤、会办姜德春分任总裁和总理。1926 年 6 月边业银行总行由天津迁往奉天,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边业银行被日军强行接收,1932 年并入伪满中央银行)。总计损失五十四万零七百七十二亿九千零五十四万五千元;

二是张三畬堂(张三畬堂,是张作霖及其家族投资兴业的重要商号与敛财工具,其所办的商号均以 " 三畲堂 " 命名。张作霖最早在新民府时期投资兴办了三畲油坊,此后随着张作霖的升迁与发展,其又先后开设了三畲粮站、三畲当铺、三畲合银号," 三畲堂 " 商号成为东北地区最大的 " 家族连锁企业 ",并大规模地投资入股近代工业企业。)总计损失二十七万三千三百一十九亿二千五百九十八万五千元。

三是张学良公馆(即 " 大帅府 ",为时任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司令、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张学良的官邸),日军的占领掠夺造成包括建筑物、器具、现款、图书等总计六千一百四十八亿九千四百九十一万元的巨额损失。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关东军为了借以拉拢张学良并进行宣传,曾安排车辆运送归还张学良私人物品,但遭到张学良的严词拒绝。 1989 年为张学良做口述史的郭冠英曾当面问起此事,张学良回答:" 我不要啊,我们没要啊,我让他们整个拿回去了。"" 我跟本庄是很好的朋友,我就跟本庄说,你要不拿回去,我在火车站都烧了,与你脸很不好看啊。我说你拿回去,我家里怎么摆你给我怎么摆,要拿我自己会拿,我用不着你送,你这是羞辱我。你要还,还给我东北,东北三省还给我啊!你还给我私人东西做什么?!我东北三省比你日本三岛还大,比你还富庶,把你日本三岛给我们也不够。"

侵略者暴行累累:制造平顶山惨案 3000 余人被扫射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在沈阳对日本战犯进行了通缉和审判,这些档案记载了日本侵略者:奸淫掠夺、滥杀无辜、强征劳工、文化侵略等种种罪行,是日本侵略行径的真实写照。

据沈阳市政府(L1-1-216)档案记载:日本战犯美崎丈平,在伪满大同元年(1932 年)担任伪靖安军参谋长时,俘虏并杀害了抗日救国军王凤阁等人;在伪康德九年(1941 年)担任第六军管区司令官时,强迫其下属伪靖安军赵少校之妻与之同居,并强令赵少校退职。

据沈阳市政府(L1-3-329)档案记载:时任奉天宪兵本部队长的日本战犯渡边 " 组织思想肃正搜查班,将刘朔九及其儿子刘寿山、刘寿名等三人捕获并杀害 "、时任奉天造兵所所长及常务理事的林一树 " 强征劳工,在八一五光复时,协助运走工厂机械并对工厂进行破坏 "、时任奉天教育研究所所长八木寿治 " 以文化奴化国人 "。时为烟草配给商的深川静子 " 在我国民领取鸦片烟时,使我国民列成一行,冬季以冷水向我国民头部泼来;该日寇养一只狼狗每见我国民领烟多时即以日语对狗告之咬我国民,受害者不在少数 "。

在沈阳市政府(L1-1-290)档案中记载了平顶山惨案的经过," 因为民国二十一年(1932 年年)旧历八月十五夜十二时义勇军从平顶山进攻碳矿区,烧了栗家沟工人卖店,该店日本负责人管诚一报告了日军抚顺守备队长川上。旧历八月十六日该守备队长川上召集宪兵队长小川、派出所所长儿玉以及管诚一、杨柏堡劳务班长上田二男、满多野等及抚顺县煤矿要员诸人开会讨论平顶山事件办法。午后一时左右会议结束,决定由宪兵队长小川协同守备队长川上及守备队员并日本警察、宪兵等百余人全部武装并携带轻重机枪及步枪刺刀等军器向平顶山出发,儿玉警察派出所长下令召集平顶山、千金堡、东山、西山等屯居民约三百五十户计男女约三千余人于十六日下午二时左右群集于平顶山西侧山崖下,待居民齐集时,日寇当即举火焚烧房屋同时开枪扫射,并用刺刀杀死未死者,当时抱头拼力逃命逃出来的只有十余人 ……"

辽沈晚报 · ZAKER 沈阳 记者 胡婷婷

以上内容由"辽沈晚报·ZAKER沈阳"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档案沈阳日本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