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美国是否会给韩国更多的自主权

美国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斯蒂芬 · 比根不久前表示," 如果朝鲜无核化有所进展,可以从战略上考虑驻韩美军裁军问题 "。此番表态立刻在韩国引发热议。文在寅执政后,韩美同盟关系确实发生了不小变化,譬如说,双方正在为美向韩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做准备,联合军演司令从今年开始由美国军官换成了韩国军官,等等。这种变化的背景,正是朝美关系、朝韩关系明显缓和。

那么,在同盟框架内,美国究竟能给韩国多大的自主权?我们不妨从韩美同盟关系的演变过程中寻找答案。

1953 年 10 月 1 日,距离签订朝鲜战争《停战协定》(当年 7 月 27 日)过去不到 3 个月时间,美韩正式签订《美韩共同防御条约》,韩美同盟关系正式确立。根据该条约,美国有在韩国领土部署陆、海、空三军的权利。因此,战争结束后,美国在韩国仍保留了大批军队,并建设了多个军事基地。至 1990 年,美在韩驻军约 4.44 万人,军事基地 80 多个。

20 世纪 70 年代,美国在亚洲实施战略收缩。从 1971 年 3 月开始,美国从韩国撤出了第七步兵师 2 万人的地面部队。作为对韩安抚,美将撤出军队的军事装备移交给了韩方,并答应提供 1.5 亿美元用于援助其军事现代化。此事对韩国刺激较大,也是韩美同盟关系第一次遇到信任问题,韩对美从此心生嫌隙。

1977 年 5 月,在未与韩方充分协商的情况下,时任美国总统卡特宣布将分阶段全部撤出驻韩美军地面部队,包括撤出驻韩美军的精锐第 2 步兵师。此举引发了韩国巨大担忧。虽然卡特最终没有实施撤军计划,但韩国对美国的不信任感却由此急剧上升,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遂开始走 " 自主国防 " 之路,并秘密研制核武器。美国 1974 年发现韩国的这一 " 惊天秘密 ",恩威并施遏制了韩国的核武器开发计划。

冷战后,韩国综合国力大幅提升,朝韩关系和半岛安全局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美国的东北亚外交战略进行了调整,美韩同盟关系也受到了新的审视。1997 年金大中当选韩国总统后,提出了对朝 " 和平、和解、合作 " 的 " 阳光政策 "。2002 年卢武铉上台后,继承了金大中的对朝和解与包容政策。与此相反,美国小布什政府对朝奉行超强硬的抑制政策,"9 · 11 事件 " 后更是将朝列入 " 邪恶轴心国 " 和核打击国家名单。这与韩国政府的 " 阳光政策 " 发生了严重冲突,导致双方在处理具体事务时分歧不断。2003 年,美国提出扩大驻韩美军作战范围至整个东北亚的构想,卢武铉回应称," 在没有获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驻韩美军不应参与东北亚地区的争端 "。为摆脱对美依赖,卢武铉大力主张 " 自主国防 "。2006 年,韩美正式启动韩国收回战时指挥权的谈判,并达成削减驻韩美军协议。与此同时,卢武铉发展与中俄的关系,推行平衡外交。

2008 年李明博上台后,改变了对朝 " 阳光政策 ",加强了韩美同盟。后来的朴槿惠总统与李明博同属保守政党,上台后对朝实施严厉的围堵打压政策,半岛一度走到战争边缘。自李明博至朴槿惠,韩美同盟关系发生了实质性变化,由军事同盟升级为全面战略同盟。2014 年 10 月 23 日韩美举行安保会议,双方最终商定再次推迟原定于 2015 年 12 月的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时间。2016 年 3 月 4 日,朴槿惠全面启动在韩部署 " 萨德 " 反导系统的相关工作。

文在寅上台后,韩国新政府重拾金大中、卢武铉的对朝政策,在国防与外交方面努力争取更多自主权,与美国的摩擦同时增多。与以往情况不同的是,2018 年以来,朝美关系、朝韩关系同时改善,带来了半岛局势的总体缓和。这或许与特朗普施行对朝对话政策、同时让盟友韩国承担更多的责任和自主权有关。当然,韩国自主权的增大也是要付出代价的,美国要求韩国分担更多的驻韩美军防卫费。可以预料,在这方面美国还会继续对韩国提出更多要求,而这将是影响韩美同盟走向的一个新的因素。

简单回顾韩美同盟关系的历史之后,应该可以得出结论:韩国走向 " 自主国防 " 是大势所趋,但在半岛停战机制没有转换为和平机制之前,韩国的自主权还是非常有限的,美国减少驻韩美军道路也是漫长的。只有当朝美、朝韩关系实现正常化,彻底清除半岛冷战遗留机制,韩国才可能真正突破韩美同盟体制的束缚。韩国政府在调整韩美同盟关系的同时,还应致力于加快构建半岛和平体制,这才符合韩国和整个半岛的长远发展利益。

(作者为国际问题专家、曲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本栏目特约评论员)

以上内容由"中国青年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