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终于,我背上了 5000 美元的包……

北青网 09-17

◎橙子

是不是我穿得太随便了?这个女孩子觉得我的包是假的?更加焦虑了——这怎么会是假的呢?恨不能把女孩子一把拉过来,把里面的商标掏出来让她看看

李子是我的闺蜜,李子的先生到美国的时候,给李子买了个 5000 美元的包,李子说:" 我把包送你吧,你知道的,我们当医生的,哪里有这闲工夫弄这包包,随便一个包,就解决问题了。"

心中大喜。

经常在影视剧里看那些有钱的女主们专注于各类奢侈的包,不想我无意中居然也拥有一个如此贵重的包。

世上的女人,有拼颜值的,有拼包包的。

我和李子,都是各自单位的业务骨干,李子穿着运动鞋奔跑在医院里救人,背着布书包参加各种活动,有到边疆义诊,有到协和医院学习;我呢,也是布包,多和书籍相关,谁让做了编辑呢。多能装的布包啊,可以装吃的喝的,可以装急救的,可以装齁沉齁沉的书,太实用了。

有了 5000 美元的包,突然焦虑起来,拎着包坐地铁到市里开会,地铁里的一个女孩子老是看我——不,看我的包。

是不是我穿得太随便了?这个女孩子觉得我的包是假的?更加焦虑了——这怎么会是假的呢?恨不能把女孩子一把拉过来,把里面的商标掏出来让她看看。

开完会,到王府井转转,买上一套和这个包匹配的衣服。

商店里的服务员一看我的包,再看看我,说:" 姐,你这包真是名牌呢,你看,只有这套衣服可以配你。"

让我不爽,什么叫真是名牌?

我拿起衣服吊牌,里面一个小背心,2000 多块,这个小背心是金缕玉衣吗?

服务员说:" 姐,我们卖的是牌子。"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花一万五买了个三件套,换上。

服务员说:" 姐,看看,多精神,就是脚下的运动鞋有点煞风景。"

那就买鞋吧。卖鞋的服务员说:" 姐,你看,这双,也不贵,多搭啊。"

是搭,一双鞋 3000 块,能不搭吗?

买!好马配好鞍,马都买了,还差一个鞍吗。

穿着高跟鞋、新衣服,拎着 5000 美元的包,这样是不是像偶像剧里的女主,迈着大长腿,气宇轩昂地走进办公楼——不,五星级酒店?

没走几步路,脚疼,再走几步,难受,我那自由散漫的肉体,被规矩在一个衣服的框框里,哪有平常的衣服穿着舒服?所谓时尚,就是别人看着舒服,自己不舒服……自己穿着舒服的,别人不舒服。

穿着这些行头挤地铁,简直是找罪受。本来地铁就挤,加上衣服贴身,更挤,高跟戳着一个男人的脚背,男人大叫:" 你是不是要戳死人啊!"

连连道歉,慌慌张张从地铁门挤出来,高跟卡在站台的缝隙里,地铁的大喇叭天天提醒,小心站台缝隙,原来是给这个高跟鞋提示的。

站台的服务员连忙跑过来,和我一起,把鞋拔出来。

一看时间,快迟到了。今天老大要加开另外一个会,脱了鞋,光脚跑出地铁站,好舒服——深刻理解为什么把婚姻比作鞋子,舒服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

出了地铁,老天不作美,下雨了,可是我没有带伞啊。临时买了一把小雨伞,把包藏着,躲着水花走,站在屋檐下等雨停,把包靠在最里面,头可湿,衣可湿,包不能湿啊。如果碰上劫匪,我把钱包扔给他,抱着包逃。

还没走到办公楼,脚跟已经磨出血了。

看来,我还得买辆车,谁拎着 5000 美元的包去挤地铁啊?疼。

到单位也迟到了,迟到不怕,得抓紧摇号啊,如果号没摇到,包已经用坏了,怎么办啊?

打电话给先生,先生叹口气,怜悯地说:" 你现在就是包的奴隶。"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我为什么要做包的奴隶?把包还给李子吧,爱咋地咋地,穿上平常的衣服,上着平常的班,编辑平常的稿子,立刻感觉秋高气爽,四季时光流转分明。过了四十岁,穿衣打扮行事作为,不要你感觉舒服,而是我感觉舒服。

平常就好,做个普通舒适的女人。

以上内容由"北青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