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苏联老师在线开讲:如何侵吞国有资产,毁掉超级大国

钢雨军事 09-18 37

与其说苏联毁于公有制,

不如说苏联毁于私心

作者:明德穷理

1991 年 3 月,苏联举行了一场全民公投,内容是要不要保留社会主义苏联。结果是,赞成保留的占比超过 77%,反对的有 22%。然而不到一年,红旗从克林姆林宫降下,庞大的红色帝国瞬间解体。

在此之前的 1990 年,有媒体曾以 "苏共代表谁" 为题在苏联群众中做了一个社会调查,结果是,只有 7% 的人认为苏共代表劳动人民,认为代表工人的只占 4%认为代表全体党员的则有 11%

无法代表广大苏联人民的苏共,违抗苏联多数人的意志让苏联解体,说是为了苏联好,这可能吗?

-

饿-

1985 年夏季的一天,年轻教师伊琳娜带着孩子在莫斯科库尔斯基火车站,准备前往库帕夫纳度假。

当她费尽力气买完票以后,她发现有人抱着一个箱子在卖卫生纸。虽然她家里不缺少卫生纸,但是她本能地冲上前去买了 20 卷。因为在当时的苏联,买东西并不取决于你需要什么,而是取决于什么东西在卖。

▼排队买食物的苏联民众

这正是当年苏联社会的缩影,苏联可以制造几万辆坦克,把人类送上太空,却不能满足他们老百姓的基本物质需求。伊琳娜想买皮袄却买不到,只好排几天的队买几件儿童皮袄,然后两件缝成一件凑合着穿。用含酒精的花露水代替伏特加并不是现在才有的事,80 年代的苏联人就开始这么干了,因为无事可做,很多人选择借酒浇愁。

国家控制着物资与贸易,私人出售商品获得利润被视为犯罪,而国家制定计划的通道因为严重的官僚主义导致极为拥挤。做一个产品的供给计划要 1 万 3 千页纸,涉及几万种与其相关的产品。折腾一圈后发现最初的计划根本就是无效的,只能按照结果去修改最初的计划。

当时买一条牛仔裤都是困难的事,因为经济计划部门没有下达生产牛仔裤的批文。要想买到牛仔裤只能依靠代购和黄牛,或者去只供达官显贵光顾的特供商店。

▼伏尔加汽车厂进口了意大利菲亚特汽车的生产线

技术先进,但由于腐败,汽车质量越来越差

那么问题来了:这种僵化真的是因为体制本身造成的吗?

--

" 特供 ",这两个字直到今天依然有着极大的魔力,如果你在一条烟上写着 "XX 特供 ",这条烟的逼格就立马上了一个档次,不过明眼人都知道这是骗人的。

在苏联时期,特供商店对苏联人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这些特供商店不仅有日常用品,还有无数从西方国家进口的奢侈品。

▼左边是空空如也的普通商店

右边是琳琅满目的特供商店

1985 年 12 月,叶利钦开始主政莫斯科,当他在一家屠宰店被告知牛肉售罄时,他冲过柜台,发现里面店员正向特殊客户出售特供牛肉。凭借地位与关系,苏联官员们可以得到普通人无法想象的物资。甚至有苏军将领利用东德驻军走私物资,那时候军队经商基本上是公开的秘密。

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就连最高领导人都在贪污,勃列日涅夫的女婿丘尔巴诺夫曾受贿 110 万美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直到勃列日涅夫去世,丘尔巴诺夫的贪腐行为才被查处。

▼丘尔巴诺夫与妻子

苏联本就被沉重的军费负担压的喘不上气,官员们的啃噬让这个国家被彻底掏空。苏联人民对此十分不满,他们迫切想要改变这一切,只是他们想不到的是,如果这一切真的改变了,生活却变得更糟!

社会主义并不会天然制造特权阶级,这种社会制度反而阻碍了特权阶级进一步攫取国家资源。

--

苏联时代并非没有改革的机会,尤其在 70 年代。在石油价格暴涨时,苏联经济迅速提振,然而此时苏联并没有借机实施改革。直到 1986 年,戈尔巴乔夫推动法案,一是允许 "非薪收入" 存在,这意味着苏联公民可以从事 " 个体劳动 "。

另一项是 1987 年开始,苏联允许部分领域以合作社名义出现自主企业,苏联社会一下子涌现出无数合作社,虽然现在看不过是 " 个体工商户 ",但在当时确实给市场带来了活力,连收费的公共厕所都更干净了。

1988 年《合作社法》正式通过,很多人都相信这会让苏联焕发活力,但很少有人注意到其中的隐患:允许以合作社形式组建金融公司。

这一隐患造就了日后的俄罗斯大寡头——斯莫伦斯基。起初斯莫伦斯基是在苏共莫斯科市委命令下成立了名为 " 莫斯科 3 号 " 的合作社,开始从事废品回收倒卖,以及房屋建筑工作。1988 年,斯莫伦斯基成立了首都银行,与其他年轻的俄罗斯银行家一起,准备埋葬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

▼斯莫伦斯基

这些银行家起家的方式并不复杂,他们勾结政府官员,利用商品在国内外的巨大差距赚取利润或者利用高通胀率做货币投机。无一不是在利用制度的漏洞窃取国家财富。

不光是银行业,其他行业也在制造寡头。《华盛顿邮报》莫斯科站站长霍夫曼亲眼见证了几个寡头是如何吞噬苏联的财富的,并写出了《寡头:新俄罗斯的财富与权力》一书。

▼推荐大家可以读一读

除了斯莫伦斯基外,书中讲述了卢日科夫、别列佐夫斯基、丘拜斯、霍多尔科夫斯基、古辛斯基等多位寡头发家的历史,这些人控制着俄罗斯的能源、金融、媒体等行业,积累了大量财富,他们的能量足以影响俄罗斯总统选举。

▼媒体大亨古辛斯基

叶利钦在 1992 年 4 月 7 日的国家杜马上宣布 "我们需要的是几百万个业主,而不是几百个百万富翁"。

这是叶利钦推动私有化的所谓理由,然而事实却是,这场瓜分苏联遗产的盛宴只塑造了几个寡头与几百个百万富翁。

▼石油大亨霍多尔科夫斯基

--

1991 年 8 月 24 日,阿赫罗梅耶夫元帅在办公室自杀。他生于 1923 年,从一个孤儿成长为苏军元帅。眼见不能阻止苏联的崩溃,他以这样的方式向他的祖国告别。

他曾对叶利钦说 "对于您,社会主义制度不过是一句话,对于我,则是我国人民 70 年的生活与斗争"。永保初心的元帅走了,失去初心的人继续祸害祖国。

▼阿赫罗梅耶夫元帅,苏联英雄

曾任苏军总参谋长,总统军事顾问

民主与自由是西方世界两杆大旗,不过西式民主大家都看到了,打不准还手的警察,打老人,遇见真正凶狠的元朗人就抱头鼠窜。

而自由更是毒草,尤其在市场竞争中,如果自由竞争,个人无论如何竞争不过企业,小企业竞争不过大企业,大企业竞争不过垄断企业。

▼叶利钦与几大寡头

一起开会商讨如何连任

苏联解体后,国有资产按照人口被分成 1.48 亿张凭票,每个人一张,每张凭票代表 1 万卢布。在分割国有资产时,可以用凭票入股。

表面上国有资产分给了每个人,但事实上,由于凭票不能马上兑换成现金,那些急需现金的人只好低价出售凭票给政府官员,他们再勾结工厂领导层成立凭票基金,收购这些凭票。

结果就是绝大多数凭票被集中在几百家基金中。对寡头们来说,没有比这更容易的侵吞国有资产的方式了,这很自由,可对平头百姓却极不公平。

▼制作精良的凭票

每张都是这个红色帝国的一滴鲜血

苏联曾经是中国的老师,教导过我们,帮助过我们,也曾和我们兵戎相见。苏联的倒下对中国也未尝不是一堂课,只是这堂课是以苏联的生命为代价。苏联并不是亡于社会主义,而是那些披着社会主义外衣,行资本主义之实的人毁灭了苏联。他们忘记了苏联创立的初衷,只把国家当作为自己谋求私利的工具。

正如《寡头》中所说,"俄罗斯首批大亨们的初期资源只有国家,他们敏锐地发现了国家的种种缺陷,抓住了源于社会制度产生的价格、财产和贸易的巨额失衡,并大肆获利"。

▼曾任莫斯科市长的卢日科夫

他与叶利钦一同推进改革

可能在有些人眼里,所谓的不忘初心是一句空话套话,可如果连空话都没人喊,那么一个国家恐怕就真的失去初心了。

如今,看看那些鼓吹西方民主自由的公知,倘若舆论阵地被这些人彻底攻占,中国或许就是下一个阿根廷、南非,甚至是下一个乌克兰、叙利亚。

亦或是那个三十年前

就已经不存在的苏联

无论什么时候,一定要坚持走自己的路,

心怀敬畏的同时更要保持信心,

因为除了自己没有人希望我们好过。

以上内容由"钢雨军事"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军事频道

军事频道

环球军情 时刻掌握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