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沙钢股份重组迷雾:3 年无进展净利锐减 3.6 亿

新浪财经 09-16

长江商报记者 明鸿泽

" 钢铁沙皇 " 沈文荣推进的 200 多亿资产重组再生迷雾。

3 年前,沙钢股份推出收购苏州卿峰的全部股权、德利迅达全部股权或控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交易价格高达 229.08 亿元。两年之后,方案调整为仅收购苏州卿峰 100% 股权,放弃对德利迅达 88% 股权收购,而交易价格不降反升,达到 237.83 亿元。

备受关注的是,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埋有伏笔,即沙钢集团将所持沙钢股份 55.12% 股权 " 甩卖 " 给 9 名自然人,交易价格高达 46 亿元。出让股权后,沙钢集团转身斥资 52 亿元入股并购标的苏州卿峰。而苏州卿峰的法人代表李强,就是前述 9 名受让股权者之一。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密集资本运作,环环相扣,沈文荣更像是在进行一次高达 258 亿元的 " 卖壳 " 行动。

重组方案推出已经 3 年,方案调整也已近一年,这单高达 200 多亿元的重组仍未见实质进展。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上半年,沙钢股份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双降。二级市场上,自 2015 年公司筹划重组以来,股价深度调整,市值蒸发 291 亿元。此前,李强等 9 名接盘者已有 8 人减持套现。

业绩下降、股价深度调整,接盘者减持意味着什么?沙钢股份的重组是否会生变?或许时间会给出答案。

三重要股东套现 15.3 亿

沙钢股份迎来了最大规模的股东减持。

沙钢股份披露的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 6 月底,公司重要股东李非文、刘振光所持股份比例为 0.68%、5.99%,均较年初有所下降。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早在今年 2 月 20 日,李非文就开始了减持,并在 2 月 22 日二度减持。两天下来,李非文合计减持 2600 万股,减持价格区间为 7.60 元 / 股— 7.81 元 / 股,套现约 2.03 亿元。

与李非文提供大宗交易减持不一样,刘振光是通过协议受让方式完成减持的,其本次减持还引发一场风波。

公开消息显示,早在去年 11 月 17 日,刘振光向沙钢股份提交《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但公司一直未对外披露该计划。无法按计划减持股份的刘振光遂向证监会江苏监管局举报。

沙钢股份解释称,在收到刘振光的减持计划后,为维护公司价值及股东权益,公司控股股东沙钢集团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刘振光持有的股份。经过多次沟通,去年 12 月 21 日,沙钢集团与刘振光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并在今年 3 月 4 日完成股权转让过户登记手续。刘振光将 1.39 亿股沙钢股份股权协议转让给沙钢集团,转让价约为 8.05 元 / 股,总价款为 11.18 亿元。

刘振光原本持有沙钢股份 6.98% 股权,此次股权转让后,其仅持有 1500 万股,持股比为 0.68%。

上述转让协议达成当天,刘振光撤回上述举报。

今年 4 月 7 日,沙钢股份公告显示,其因信息披露不当,遭证监会江苏监管局警示。

除了李非文、刘振光外,另一名重要股东李强也在悄然减持。今年 8 月 6 日,李强通过大宗交易一次性减持 3000 万股,套现约 2.09 亿元。本次减持后,李强的持股比降至 4.98%。

综上所述,三名重要股东合计套现 15.30 亿元。

根据沙钢股份公告,三名股东减持均已自身资金原因。刘振光是由于银行贷款到期,且需解除公司股票的质押。李非文是为了归还质押贷款而进行减持,李强减持的原因,沙钢股份未予以披露。但从今年 5 月 25 日披露的公告看,其当时持有公司 1.4 亿股股份曾被司法冻结,5 月 23 日解除。这说明,李强减持也是为了钱。

上述三人原本不是沙钢股份股东,2015 年 2 月才入股。当时,原本持有 75% 股权的沙钢集团突然甩卖 55.12% 股权,李强、李非文、刘振光等 9 名自然人接盘,转让价为 5.29 元 / 股,9 人持股比在 5% — 7% 左右。当时,这 9 名自然人均未披露受让股份目的。

入股一年后,2016 年三季度,燕卫民、黄李厚、金洁、王继满、刘本忠等 5 人相继进行了减持。

截至目前,9 名自然人中,仅剩朱峥没有减持,其位列沙钢股份第二大股东。

营收净利双双大幅下降

重要股东纷纷减持套现,除了与自身资金需求有关,也与沙钢股份的发展前景有一定关联。

作为中国最大的民营钢铁集团旗下的资本运作平台,总体而言,沙钢股份的经营业绩还算不错,尤其是 2016 年以来,在钢铁行业去产能、降本增效措施下,其盈利能力不断释放。

数据数据显示,2016 年至 2018 年,沙钢股份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75.85 亿元、124.14 亿元、147.12 亿元,同比增幅为 3.10%、63.66%、18.51%。对应的净利润为 2.20 亿元、7.05 亿元、11.77 亿元,同比分别增长 372.87%、220.37%、6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与净利润增长速度大体相当。

然而,在今年上半年,沙钢股份实现营业收入 62.35 亿元,去年同期为 72.35 亿元,同比减少 10 亿元,降幅为 13.82%。对应的净利润为 2.85 亿元,较去年同期的 6.47 亿元减少 3.62 亿元,降幅达 55.97%,扣非净利润为 2.23 亿元,同比减少 3.23 亿元,降幅为 59.27%。

半年净利润 2.85 亿元、同比下降超过 50%,这在 A 股 31 家钢铁企业中,排名均较为突出。上半年,净利润超过沙钢股份的有 22 家,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低于沙钢股份的有 24 家。

上半年,受原辅料成本上扬、钢材价格下行等行情影响,钢铁企业经营整体承压。显然,沙钢股份的下滑幅度超出市场预期。

沙钢股份在半年报称,根据年前梳理出的负面清单降损项目,围绕降本节支增效任务目标,公司每月对项目进行跟踪检查。同时,全力抓好重点指标攻关措施的落实,成立专业攻关小组,通过各类负面清单的梳理,查找原因落实整改措施。通过优化 " 三配 "、合金替代等降本活动,有效的压降了铁前和炼钢工序成本。

上半年,沙钢股份综合毛利率为 13.70%,去年同期为 23.72%,下降约 10 个百分点。净利率为 9.17%,去年同期为 17.24%。

此外,沙钢股份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也在大幅下降。今年上半年,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为— 0.61 亿元,去年同期为 11.96 亿元。经营现金流净额为负数,这是沙钢股份近 10 年来的首次。而且,无论是半年还是全年,近 10 年来,经营现金流净额为负数,仅在 2013 年年报中才出现过。

股价跌逾六成市值蒸发 291 亿

重组尚未成功,重要股东大举撤退,沙钢股份的本次重组会生变吗?

沙钢股份的重大资产重组,实际上可追溯至 2015 年 2 月 25 日。当时,春节刚过,沈文荣推出了入主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资本运作——甩卖股权,沙钢集团将所持沙钢股份合计 55.12% 股权分别转让给李非文、李强等 9 名自然人,交易完成后,沙钢集团套现 45.96 亿元。这就是沙钢股份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前奏。

成功套现后,沙钢股份密集进行资产重组。当年 6 月,沙钢股份宣告停牌重组,重组标的资产涉及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研发、生产、销售等以及 IDC 企业的控股股份,涉及境外多项资产,相关工作量大且复杂,交易方案设计的难度较大,多次延期复牌。期间,公司相继与江苏智卿共同发起成立有限合伙制产业并购基金,投资互联网数据中心产业。最终,因各方在估值方面未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

2016 年 9 月,沙钢股份再次停牌重组,标的资产为 IDC 大数据。2 个月后,重组预案出炉,收购苏州卿峰的全部股权、德利迅达全部股权或控股权。2017 年 6 月,公司披露正式重组方案,即以 229 亿元收购苏州卿峰 100% 的股权,并以 29.08 亿元收购德利迅达 88% 股权。

苏州卿峰和德利迅达的核心业务都是数据中心资产。其中,苏州卿峰在成立四个月后引入了包括沙钢集团在内的 14 名投资者。

去年 11 月 16 日,沙钢股份披露调整后的重组方案,弃购德利迅达,交易价格升至 237.83 亿元。

今年 8 月 28 日,公司披露,相关审计、评估、尽调工作仍在推进。

综合所述,本次重组,实际上推进了 4 年,目前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4 年间,二级市场上早已风云变幻。

沙钢股份的重组一度刺激股价大幅上涨,实质最高达 577 亿元。如果以 2015 年 10 月 16 日实施送转股后的价格来计算(剔除 2015 年牛市行情因素),当时股价为 21.21 元 / 股,今年 9 月 12 日,已经跌至 8.02 元 / 股,累计跌幅已达 62.19%,市值仅为 177 亿元,蒸发了 291 亿元。

股东争相减持、股价大幅下跌,是否会影响沙钢股份的本次重组?

9 月 9 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长江商报记者称,股东减持主要自身资金压力,对重组事项影响不大。至于重组是否会生变,在其看来,由于资产包比较复杂,且超过 200 亿元,本次重组会历经一些 " 磨难 "。

责任编辑:马秋菊 SF186

以上内容由"新浪财经"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股权净利润李强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