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这部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未上映就险遭封杀

口袋电影 09-15

今年六月底,有一部电影在印度上映。

在上映前,印度婆罗门社向最高法院提交请愿书,要求禁映此片。

还在各大影院举行抗议示威活动,试图阻止影片上映。

但这次婆罗门没有得逞。

影片上映后,票房大卖,口碑爆棚,内容引起观众的强烈共鸣。

《第 15 条》

2014 年 5 月 27 日

印度北方邦某村庄,两名少女被吊死了一棵树上。

她们衣衫不整,遍体鳞伤,经尸检:两人生前曾遭受长时间侵犯,之后又被活活吊死在这棵树上。

一个 14 岁,一个 16 岁。

更让人叹息的是 " 印度北方邦轮奸案 " 距 " 印度黑公交案 "仅过去不到两年

死去的两名女孩属于贱民阶层,属于达利特 · 毛里亚社区。

印度对达利特人施暴的犯罪事件近年来持续增长,据印度国家犯罪记录局统计:2015 年 38670 起,2016 年已增至 40801 起。

但判罪率却大幅下降。

影片导演安布哈雅 · 辛哈对达利特人受到的不公平对待愤慨许久。

身边每天都在发生歧视和压迫,但我们已经习惯了并选择无视。

这次,该片则把印度种姓制度,警匪勾结的 " 遮羞布 " 撕了个粉碎。

《第 15 条》根据此案改编且与印度宪法有关。

《印度宪法》第 15 条规定:任何人不得因种姓、宗教、出生地而受歧视。

影片虚构了一个上层种姓的年轻警局局长阿杨,空降此处调查案件。

阿杨从欧洲留学归来,西装革履的前往案发村子。

在路上他想买瓶水,但被本地警察阻止:

他们是贱民阶层,长官。

他们碰过的水,我们不喝。

我们不能碰他们,哪怕他们的影子,也不能落在我们身上。

到了警局,那警察却和门口的黄狗,玩个不停。

人还比不上一条狗。

蚊子叮你,你还敢拍,达利特人的影子,居然让他们避之不及。

更无法想象的是,事情起因竟然是为了" 三毛钱 "

对,就是三毛钱。

谁能告诉我,现在三毛钱能买啥?

好像什么都买不到。

但就是为了这 " 三毛钱 ",两个女孩在遭受轮番侮辱后,被吊死在树上。

三毛钱,一条人命!

三个低种姓少女,因要求日薪增加三卢比(约合三毛钱人民币),而被工厂老板连同两名警察侮辱。

其中,两个被吊死以儆效尤,一个下落不明。

阿杨要揪出凶手,拿到证明女孩被伤害的证据,还要找到失踪的第三个女孩。

他要面对的是本地警察的搪塞推脱,商界政界大佬不断打来阻止他的电话,以及法医被迫对真相的掩盖。

与阿米尔汗的 " 女权电影 " 不同,《第 15 条》包罗内容更多,也更黑暗现实。

警察们知道这不是正义,但其中一个说:看看历史,这些女孩安全过吗?

种姓制度,性别歧视,强暴,印度自古有之。

拉姆 · 莫汉 · 罗伊是印度宗教复兴以及印度政治觉醒最早的领袖,被广泛的尊称为 " 近代印度之父 "

老警察不断请求阿杨把锅都甩在死去女孩的父亲身上,快点结案,让事情过去。

他们有家有口,不会为了一时正义而破坏长久平衡。

我请求您,长官,不要打破平衡。

在矛盾与动荡中,印度摇摇晃晃过了这么多年,在《第 15 条》清晰可见。

比如政客为拉选票,忽悠贵族贱民大联合,利用完后就随手丢弃。

阿杨为女孩立案,引来了大批媒体。

老警察找来相熟记者,继续敷衍糊弄。

少女被杀案始终无果,低种姓组织开始报复警察。

这就像一场晚会的必要节目,所有人都来大演大闹一场,但什么都没能改变。

阿杨背景深厚,前途无量,他就像一把插入印度根本矛盾的利剑。

说出了很多导演及观众想说的话——

都 2019 年了,两个女孩死了,一个失踪,大家都很无所谓,这里的人觉得好像是外国的事。

电视上,城市里,就像什么事都没有。

看片时我总会有一个错觉,村庄的状态,警察的认知像是在看半世纪前的电影。

直到阿杨出现,才猛地清醒:这是 2019 年的印度。

根植印度两千多年的种姓制度,虽然早在五十年前就已经明令废止,但它仍生长在印度角角落落。

知乎上," 印度种姓制度的现状如何 " 话题下,有六百多条讨论。

在日留学期间,班里一个印度男同学,因从不值日被老师叫走,问其原因。

他的回答是:我的阶级不需要打扫卫生。

印度人民已经把种姓制度的优越感,带向世界。

当然,世界人民还他们的也是脆生生的一巴掌!

老师先是震惊,后是怒斥:这里不是你的国家!没有人不需要打扫卫生!

导演辛哈说:在印度,没有人能逃脱种姓制度的桎梏。

高种姓欺压低种姓,低种姓欺压无身份的贱民阶层,据统计该阶层约占总人口的16.8%。

影片中,不管是警察还是高层,他们称呼达利特都用" 这些人 ",像是站在他们对立面的敌人。

几个世纪以来,达利特人没有人权,印度根本就不把他们当人。

在高层规划的未来蓝图里,根本没有 " 这些人 " 的位置。

种姓制度就像一块遮羞布,下面隐藏的是延续两千多年的剥削压迫和奴役。

建民阶层不能和其他阶层通婚,不能享受社会资源,永无翻身之日。

他们的子孙只能和他们一样,从事着最脏,最累,最危险的底层工作。

比如清洁工

据印度清洁工运动统计:卫生工人们经常几个月拿不到工资,每年约有数十人在清理下水道时死于窒息

《第 15 条》对清洁工作有详细的描写,让人难忘且心疼。

社会不接受他们,他们自己也把自己当成仆人。

被杀女孩的父亲被阿杨叫去,保姆给他们端来水,他们也用手接着喝。

保姆说:他们在你面前不敢用杯子。

《第 15 条》的上映,让我们看到印度的另一个侧面。

满是不公与屈辱。

之前,我会羡慕印度电影敢于抨击国内黑暗,并在引起国内剧烈反响。

觉得在新观念的推动下,印度也在不断向好。

但近来我才发现,尽管是抨击黑暗,但那只是冰山一角,真正的冰山仍不可撼动。

比如电影《印度巨星》倡导崇尚梦想与自由,现实中女主却因宗教信仰的关系退出演艺圈。

重新戴上黑纱。

《第十五条》导演说:有种不公叫习以为常。

在我们的封闭式寓所里,我们乐于实行种姓隔离,让司机、助手和女佣远离我们,去乘坐不同的电梯。

这是我们的现状,但人们已经对这些问题免疫了。

制度观念的错误,不会因几部电影就发生根本性变化。

这需要一代代人的努力,两千年的观念可能需要百年的转变。

只要有人勇敢的开了第一枪,就像《第 15 条》一样。

虽遭贵族封杀抗议,却赢得广大民众的强烈共鸣。

只要有一个人敢于戳破谎言,就陆续会有千万人响应。

以上内容由"口袋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导演电影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