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一周军评:博尔顿哪能带走美国“冷战思维”?

观察者网 09-15 2

【文 /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洋】

本周国际上有关全球安全最大的新闻,可能不是某支作战部队的调动或者某款新锐武器的服役,而是 " 冷战化石 " ——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 · 罗伯特 · 博尔顿被总统特朗普炒了鱿鱼。作为美国总统重要的安全政策幕僚,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更替对于美国对外政策可能产生的变化,确实是值得关注的事情。与此同时,中国军工在出口领域取得了一个重大突破,成功向泰国售出了一艘船坞登陆舰,这一喜讯无疑值得好好说说。

博尔顿走了,强硬政策要凉?

9 月 10 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离职。尽管有关他如何离职的形式,存在美国总统 " 解雇 " 说和博尔顿自述 " 辞职 " 说这两种差异不小的叙事,不过离职就是离职,对于博尔顿来说,他在特朗普政府里 1 年又 5 个月 18 天的工作,算是彻底结束了。

由于博尔顿本人的特殊名声,他的离任引起了不小的新闻

作为美国政坛当代保守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博尔顿对于单边主义和强硬外交政策的执着可谓有目共睹。早在耶鲁大学时期,这个法律专业学生就是著名的《耶鲁保守派》的主编;在上世纪 80 年代和 90 年代初在里根政府和老布什政府里任职时,他 " 新右派律师 " 的名声已经广为人知,而在 1997 年至 2001 年间担任美国企业研究所副所长时,他经常为媒体撰写外交政策方面的相关文章,还参加各种有关美国外交的研讨会,对外散播展露他的强硬外交思想。

作为里根时代就颇有名气的保守人士,博尔顿在美国政府里算得上是一杆标杆

如果看一看当年博尔顿的言论,不难发现至少在表面上,他的这种强硬思想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论存在相当的共同之处:他曾经公开表示 " 美国同世界的关系就是锤子与钉子的关系 ",而 " 只有符合美国政策的国际条约才会成为法律 ",作为担任过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的政治任务也表示过 " 如果让我来改革联合国安理会,我只会设一个常任理事国,那就是美国 " 这样的出格言论。也正是因此,这位原本曾有希望在小布什第二任期就担任副国务卿却被佐利克先拔头筹,不得已只能到他最瞧不起的联合国担任代表的保守政客在 2018 年被特朗普任命为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时候,不少人认为他一定会与特朗普 " 相见恨晚 ",成为特朗普内阁的重要智囊甚至 " 国师 "。

的确,博尔顿在美国外交的许多领域与特朗普确实态度一致,比如 2018 年 5 月,特朗普就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在之后不久就开始恢复对伊朗进行制裁,而此时距离博尔顿就职只有一个多月。若特朗普在此之前没有对伊核协议颇有微词或者对美国的伊朗政策有自己的看法,要说博尔顿只花一个多月时间就能够向特朗普这样极度自恋的总统安利一整套对伊朗强硬政策,那显然是太高看了博尔顿的推销能力。

博尔顿看起来与特朗普的许多政策颇为搭调,偶尔也有这样 " 孺子可教 " 的表情

而在朝鲜、俄罗斯、《中导条约》等一系列问题上,虽然特朗普未必会有对这些议题有相对完整而成体系的观点和看法,但他对于这些问题本能性或者说直观的看法,与博尔顿在这些问题上主张强硬态度的观点倒是会莫名的契合。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虽然美俄围绕《中导条约》此前已经打了好几年互相指责的嘴仗,甚至特朗普本人在竞选时期就对《中导条约》有了 " 我虽然不知道它的内容但我觉得美国吃了亏 " 的刻板印象,但只有在博尔顿被任命以后,美国正式的退约进程才骤然加快,并且最终导致美国在今年年初正式停止履行条约义务。博尔顿甚至亲自为此访问俄罗斯,并且挑拨注定不可能因为中导问题站在美国一边的俄罗斯来对抗中国。而在对朝制裁和极限施压、对华积极遏制等领域,博尔顿的一贯观点与特朗普的不少行动也确实颇为搭调。

尽管博尔顿在就职之后,特朗普的许多决策都有着浓厚的 " 博尔顿印记 ",但如果将这些全都归功于博尔顿的影响,则显然是忽视了特朗普在决策过程中我行我素的一面:尽管特朗普在几乎所有的外交事务中秉承 " 美国优先 " 的原则,但在具体的操作上," 获取历史地位 "、" 满足个人出风头的欲望 ""、" 获得总统连任 " 以及 " 修建美墨边境隔离墙 " 等一些看起来可能荒诞不羁的原则随时可能会压倒前者,成为特朗普决策中的首要考虑因素。

还有什么比建墙更重要的么?

比如在朝鲜核问题上,虽然特朗普一直主张朝鲜全面弃核的立场与博尔顿基本一致,也在博尔顿上台之前对朝鲜进行了高强度的制裁,但相比彻底解决朝鲜核问题,与朝鲜最高领导人实现美朝元首的首次会面的诱惑显然要大得多。正是在博尔顿被任命以后,特朗普在 2018 年 6 月、2019 年 2 月和 2019 年 6 月三次与金正恩进行了直接会谈,虽然这些谈判注定不可能引导美朝之间解决核问题,但特朗普却借此机会收获了声望和名誉,并且确实在美朝外交历史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当然,这并不妨碍他在 9 月 11 日博尔顿离任之后,将博尔顿在美朝谈判中 " 冒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要求对方遵循‘’利比亚模式 " 交出所有的核武器。" 作为他的错误之一加以抨击,同时对朝鲜依然保持高压的制裁状态且毫无松动之意。而在伊朗问题上,博尔顿十几年来一直主张的 " 一切选择都在考虑之中 " 这样希望对伊朗动用武力的观点,与特朗普在关键时刻因为在意 150 名平民的生死临时叫停空袭打击行动的魄力,同样有着根本性的不同。

对特朗普来说,强硬不是目的,这才是目的

从这些潜在的分歧来看,特朗普在外交政策上与其说曾经深受博尔顿的影响,不如过特朗普在一些话题上恰好和博尔顿观点一致,而当这样一致的观点如今受到外界指责的时候,甩锅给早已声名在外的博尔顿无疑是为特朗普减压最好的办法。

目前代理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是现年 68 岁,精通于核战争理论的查尔斯 · 库珀曼,这位在研究核战时频频口出狂言的前副助理之前在互联网上远没有博尔顿那样著名,外界对于他的了解也没有很多。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外界猜测可能会接替博尔顿的其他几位人选:美国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斯蒂芬 · 比根、美国伊朗问题特别代表莱恩 · 胡克、曾在麦克马斯特手下担任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的里克 · 沃德尔……这些相对不出名的人物比起博尔顿,都不大可能凭借其鲜明和出位的观点来替总统 " 背锅 " 或者 " 打掩护 ",更多的时候只能为执行特朗普的政策做具体的技术工作,而这也意味着未来外界在考察和分析特朗普本人的外交政策特点的时候,也许能够少一些干扰。

当然,特朗普本人的外交策略,现在也是没人说得清楚的

但另一方面,新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对总统外交策略的影响也会更加隐蔽,特朗普的接下来会怎么做,可能也会因此变得更加难以捉摸。但至少有一点,既然特朗普的强硬政策并非单纯因为博尔顿而出现,那么博尔顿的离职显然也不会成为特朗普强硬政策终结的转折点。

泰国湾里的中国坞登

中船集团的微信公众号 9 月 10 日发布消息称,在此前一天,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出口泰国海军 071E 型船坞登陆舰建造协议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国家和军队相关部门领导,中船集团总经理杨金成、副总经理钱建平,泰国海军司令乐猜上将、船坞登陆舰项目委员会主席抄查特上将出席签字仪式。从现场的画面和 071E 的代号来看,中船工业为泰国海军建造的应该是基于 071 型综合登陆舰研制的外贸型船坞登陆舰。

现场照片显示的 071E 型设想图,注意改建舷侧似乎还有的潜艇,说明了泰国海军在购置该舰时候的多样化需求

两栖舰艇是新中国历史上最早 " 走出国门 " 出口的舰艇装备——早在 1950 年,我国就建造并向苏联出口了一大批 50 吨级机械化登陆艇。这虽然不能和上万吨的船坞登陆舰相提并论,但确实是我国水面舰艇出口的开端。当然如今中船工业为泰国建造的是满载排水量 2 万吨以上的庞然大物,这不仅是中国建造的第一艘出口型船坞登陆舰,也是继 " 锡米兰 " 号综合补给舰之后泰国海军又一艘大吨位的中国水面舰艇。

" 锡米兰 " 综合补给舰当然也是军船,但补给舰毕竟没有登陆舰这样战意浓厚

尽管大型船坞登陆舰吨位巨大,在多数国家的两栖舰队中也往往扮演着至关重要的核心角色,但无论从技术难度还是从造价来看,相对其大小,船坞登陆舰之类的两栖舰总体的价格都算不上昂贵,反而看起来颇为便宜。毕竟船坞登陆舰的吨位一半在 1-2 万吨左右,从造船技术上并不复杂,不少国家为了简化其设计、建造流程,往往还会选用民用船级社标准,在控制其不沉性要求和防护、损管能力的情况下,这样的登陆舰的建造难度和价格并不会比类似吨位的汽车轮渡高太多;而因为船坞登陆舰本身不参加一线作战,对其舰载雷达、其他态势感知系统以及舰载武器系统的要求也相当有限。特别是如果这些船坞登陆舰不需要执行复杂的多军兵种联合两栖登陆作战指挥工作,那么这类舰艇上的作战系统甚至可以简化到几台雷达加上几组人操重机枪,造价自然也可以得到很好的控制。

这类船坞登陆舰在适度简化的情况下能将造价压到很低

这其中比较典型的 " 低价 " 例子包括菲律宾海军订造的两艘 " 塔拉克 " 级战略运输舰。这款满载排水量只有 1.2 万吨的船坞登陆舰有船坞,有直升机起降甲板和机库,也能够提供一支营级作战部队的住宿所需,还具备一门博福斯 40 毫米机关炮、2 门厄利孔 20 毫米机关炮和 2 座 " 辛巴达 " 近程舰空导弹发射器,而两艘舰的总造价只有 9200 万美元(这还算上了印尼 PT-PAL 造船厂在订单中的利润),甚至没比目前最新的一架 F-35 战机的飞离价格高多少。相比之下,中国的 071 型综合登陆舰的吨位更大、航速更快、运载能力更强,作战系统、指挥系统和自卫火力也都要更强一些,其订造价格很可能也会更高一些。不过毫无疑问,外贸船坞登陆舰总体上仍然会是一款有较好效费比的大型作战装备。

对于泰国海军而言,该国对于强化两栖作战和远海投送能力已经有相当长时间的追求。泰国海军在上世纪 70 年代以后就一直保持着以 4-5 艘美制 LST 坦克登陆舰为主力的两栖投送力量,以及多达 2 万人规模的海军陆战队。在上世纪 90 年代的时候,泰国海军一度规划了一个宏达的十年海军建设计划,在装备大量护卫舰、导弹艇、潜艇的同时,组建以 3 艘大型登陆舰(配合 1988 年服役的两艘新坦克登陆舰)为核心的新一代两栖舰队。但随后席卷而来的亚洲金融危机让这个计划彻底搁浅,泰国海军在之后 20 年只服役了一艘自新加坡采购的勇猛级坦克登陆舰,无法满足其对于恢复和增强两栖力量的需要。

作为接受过不少美援的海军,LST 也是泰国海军登陆舰的起点

中船在对外推销 071 型船坞登陆舰上已经做过不少努力,在 071 基础上推出的外贸型号也有过若干个不同的版本。不过作为一种在基础性能增值潜力有限的装备,诸如改进舰载自卫武器系统什么的升级对船坞登陆舰的总体性能提升有限,多数真正想要采购船坞登陆舰的国家更看重的是其整体产品的效费比。相比其他的国家,中国的 071 型综合登陆舰不仅批量建造装备中国海军,还曾经参与过多次远海航行和实战化演习,展现出了良好的可靠性和优秀的作战性能。泰国海军则在与中国海军继续的多次 " 蓝色突击 " 系列联合演习中亲眼目睹了 071 型综合登陆舰的种种表现,加上中泰两国在海军舰艇建造与采购领域多年以来的良好合作,泰国方面也对中国造船工业提供的产品更有信心,在这样的综合考量下,泰国在选购船坞登陆舰上最后选择了中国,也是一件不算意外的选择。

071 型综合登陆舰到访泰国,也让泰国海军能够仔细观察该舰

当然考虑到泰国海军在采购军舰时一贯对于造价高度敏感的习惯,这次的 071E 型船坞登陆舰订单在后续执行中,泰国方面很可能也会选择各种比较廉价的配置。毕竟对于泰国海军来说,071E 型船坞登陆舰作为非一线的战斗舰艇,留给其建造的预算数额还是相当有限的。因此在未来建成的 071E 型船坞登陆舰上,各种性能和配置上的 " 缩水 " 都不值得奇怪。

毕竟在出口船坞登陆舰上,中国曾经有过多款不同的方案

作为一类造价不高,适用范围很广,而且吨位很大也颇具象征性的舰船,船坞登陆舰这一舰种在过去的十几年中,逐渐从只有美、英、法等海军强国掌握和使用的装备,拓展为包括不少国家,乃至第三世界国家都纷纷采购甚至自行建造的多用途船型。对于价廉物美,且在不少发展中国家中享有不错声誉的中国军用造船工业来说,这次与泰国签订 071E 型船坞登陆舰毫无疑问是一次不错的机会,如果中国能够借此机会向外界证明本国船坞登陆舰的优异性价比,未来各种多用途的船坞登陆舰建造出口业务将成为未来中国军品出口的新增长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特朗普美国周军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