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再见了,老洪都大院!一位洪都人道出的心声!

" 你是哪里人?"

" 我,洪都的。"

说到洪都,于南昌而言

这里,不仅仅是一片生活区域

一段辉煌的岁月

一个历史的印记

1951 年,

洪都机械厂创立

第一架飞机

第一辆摩托车

第一批导弹

……

都是从这里才真正开始!

1954 年 7 月 3 日下午 5 时 15 分,

新中国制造的第一架飞机——初教 5,

在对外保密的状态下,

在南昌进行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试飞。

飞机场上,

试飞员段祥禄和刁家平登上初教 5 飞机,

慢滑、中滑、快滑,腾空而起,

直冲祖国的高远蓝天。

中国航空工业从修理

走向制造的新阶段由此开启。

新中国第一架飞机图片

这里,曾是南昌辉煌与荣耀

这里,曾是南昌的半壁江山

.....

这里,是你不曾想象的世界

今天上午

航空工业洪都新区整体搬迁入驻仪式

在南昌航空城举行

自 2009 年 12 月 23 日南昌航空城开园奠基至今,航空城建设搬迁工作已达十年。随着建设工作的稳步推进,2015 年洪都公司正式启动首批搬迁工作。同年,五家零件制造分厂全面完成搬迁和设备调试,并投入正常生产使用,洪都公司开始进入 " 建设、搬迁、生产 " 三期叠加时期。

这标志着洪都集团完成整体搬迁入驻

承载南昌人 68 年记忆的洪都大院

真的要跟我们说再见了!

你绝对难以想象

在一个算不上大的地方

飞机场、厂区、商区、

生活区、学校、医院

生活基础设施一应俱全

对于在这生活的洪都人来说

洪都

是一座独立的 " 城市 "

小时候

家里的长辈总是开玩笑说

" 洪都人,

从幼儿园到上班都在家门口。"

这可说的是大实话

不是玩笑!

80、90 年代的洪都

光是厂里的职工就有上万人

家属更是有十几万人

大家全都穿着统一的工服

下班的场景光是想象就十分壮观

在那个辉煌而火热的年代

很多的洪都人从出生就在这里

从小时候上

洪都保育院、洪都小学、洪都中学

到长大后进洪都机械厂工作

距离洪都不远的新溪桥头

有家大型商场

但,洪都人却很少去那里

他们更愿意在附近杂货铺买

很多人觉得买个东西

还要" 出去 "," 太麻烦了 "

但,其实也不过几分钟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洪都人去市中心都是说" 去南昌 "

仿佛洪都跟南昌

是两个互不相关的地方

对洪都人来说,只要在洪都

生活中的一切需求

都是可以得到圆满解决的 ~

不论是斑驳的墙壁、破败的小店

或者是被夷为平地了的废墟

充满年代感的红砖绿瓦

都记录着

洪都人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

这里将进行重新规划建设

之后一个全新的洪都新城

将惊艳亮相!

总体鸟瞰图

洪都新城概念图

但是

新的东西再好

我们还是伤感不已!

万斌(南昌莫西干人)

传媒策划人

一位喜欢踢球和玩文字的老洪都人

对江南君说出了

洪都人的心声!

有一种回忆叫国企大院

" 你们南昌人 ……"

" 对不起,我是洪都人!"

" 洪都在哪?"

"……"

已经记不清楚多少次用这样的对话

开始一次陌生的交谈了。

从读大学到工作这十来年,

接触了无数人,

我一直喜欢告诉别人是洪都人,

不是要刻意标榜什么,

只是一直就这样认为。

很长的一段时间,

我们这些洪都人

会呼朋引伴的喊 " 去南昌玩不 ",

尽管我们脚下的土地

就是南昌市青云谱区。

印象中从出生到高中毕业,

每年从洪都出去到南昌市区不超过三次,

去洪城大市场买点年货,

去百货大楼买件衣服而已。

那时候还没有 205 路公交车,

到市区去很不方便。

还有就是洪都该有的设施都有了,

军区大院的人出于保密也不喜欢出去逛。

高中的时候很讨厌洪都,

反感亲戚全窝在洪都这么小的圈子里,

反感洪都连个 KFC 或者 KTV 都没有,

反感整天唯一的娱乐就是

在四区广场一群人踢黄土飞扬的足球场地,

那时候迫切的想离开这里,

去更大的世界见更多的人。

后来毕业了在市区租房子住,

再后来又去了上海,

换房子换女友换工作,

但是心中总有一个洞,

再多的新鲜娱乐都无法填充。

直到某一个寂寞的周日下午,

上海郊区张江镇的一个简陋房子里,

我看了贾樟柯的《二十四城纪》,

突然间就哭了,

我决定回到南昌,

回到洪都,

那里才是我的家。

这些年来,

很多人厌倦了一成不变的生活轨迹,

厌倦了永远单调的工作服颜色,

所以他们离开了。

很多人厌倦了外面的风风雨雨,

厌倦了光怪陆离的商业纠葛,

所以他们回来了。

其实生活就是从河的此岸看河的彼岸罢了。

而洪都大院,

就是流畅在很多人心中那条奔流不息的河流。

我想,

在每座城市轰轰烈烈的建筑工程的背面

总有一些东西在一点一点坍塌消逝,

回忆也不例外,

历史对于人的诱惑在于,

他总是不动声色地把

一些玄机和关节隐藏的草蛇灰线的痕迹中,

在时过境迁之后才让你悔悟当初的浑然不觉。

南昌航天城正在瑶湖那边轰轰烈烈建设,

洪都工业集团的搬迁已经在所难免。

回味周围陪伴了近一个世纪的时代印记,

大批老洪都人憧憬并失落着。

瑶湖机场首次试飞高教机

在老洪都粮油店旁,

上世纪 50 年代建设的苏联老房子

依旧整齐排列,

在这里,高大的树木盖住屋顶,

墙根的花草围在花圃里,

大片大片的爬山虎

在夏日中延续许多年前的郁葱,

圣彼得堡典型样式的阳台悬挂于风中。

细枝末节无一不显示那个年代的气派。

听老年人说这里的房子很坚固,

60 多年过去了,

依然屹立不倒。

而说起当年赫鲁晓夫耍脾气,

援助洪都制造飞机的苏联专家

一夜之间烧毁图纸离开洪都的故事,

这些老人们眼眶湿润。

离苏联老房子几百米远的洪都电影院

和洪都洗澡堂早被推土机推倒了,

在建筑工地前,

漫天飞舞的灰尘

和无法遁逃的命运交相呼应。

一些老洪都人看着

这些标志性的建筑成为残砖烂瓦,

又有新的高大建筑从他们血肉里冒出,

他们眼神里露出复杂的神情,

但终究还是沉默。

江南君说

再见了,老洪都大院!

今天的暂别

是为了明天更好的相见

一个全新的洪都新城正等着我们

关于洪都大院

你有啥特别的记忆

留言告诉我

来源: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许南平、杨高辉

视频来源:江南都市报 V 视

编辑:周颖

以上内容由"江南都市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