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泸州老窖靓丽业绩背后:采、存、销多项财务数据异常

新浪财经 08-25

2019" 银华基金杯 " 新浪银行理财师大赛重磅来袭,报名即可领取 666 元超值好礼,还有机会获得经济学家、高校教授等明星评委专业指导,拿万元奖金,上新浪头条。【点击看详情

原标题:泸州老窖: 采、存、销多项财务数据异常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随着一些大白马股今年以来陆续爆雷,监管层及投资者对 A 股中大白马的真实财务情况开始有所警惕,特别是一些账上有钱而又大量融资的企业的关注度得到明显提升,这其中就包括账上还趴着 90 多亿元的货币资金而近期又发债 40 亿元的泸州老窖。

作为白酒行业价值股代表之一的泸州老窖,近 3 年以来,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业绩表现都保持了持续增长态势,然而,《红周刊》记者在核算其近几年营收、采购、存货相关数据后,却发现在亮丽的数据背后,其财务数据间的勾稽关系还是存在不小异常的。

营收数据存异常

泸州老窖财报数据显示,2016 年至 2018 年营收及归母净利润都实现了平稳增长,营收分别为 83.04 亿元、103.95 亿元和 130.55 亿元,同比增长 20.3%、20.5% 和 25.6%,而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 19.28 亿元、25.58 亿元和 34.86 亿元,同比增长 30.9%、30.7% 和 36.27%,可以看出归母净利润增速都比营收增速要高出 10 个百分点左右。

就其营利双增长原因来看,泸州老窖年报称 " 与中高档酒销售收入大幅增长 " 有很大关系。而查看公司 2016 年至 2018 年高、中、低档酒类的的营收占比,高档酒类确实占比越来越高,由 2016 年的 33.85% 上升至 2018 年的 48.85%,三年时间增长了近 15 个百分点。而这一产品结构的变化,也体现在公司毛利率的提高上,要知道,高档酒类的毛利率在 90% 以上,而高档酒类占比增多,公司总体毛利率自然也会提高,据年报,2016 年至 2018 年其毛利率分别为 62.43%、71.93% 和 77.53%,三年时间同样增长了近 15 个百分点。

然而,就是在这利好的经营数据背后,《红周刊》记者根据泸州老窖近几年年报大体核算其 2017 年和 2018 年的营收数据,却发现这些数据是存在一定问题的。

2017 年、2018 年,泸州老窖营业收入分别为 103.95 亿元和 130.55 亿元,其中大陆营收分别为 87.7 亿元和 129.59 亿元。若考虑到 17% 增值税率的影响,则泸州老窖 2017 年和 2018 年含税总营收大体为 118.86 亿元和 152.59 亿元。

同期,泸州老窖 2017 年、2018 年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 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 " 分别为 124.21 亿元和 148.28 亿元,此外,2017 年、2018 年公司新增预收款分别为 8.87 亿元和 -3.53 亿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 2017 年、2018 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 115.35 亿元和 151.81 亿元。将这两年的含税营收与现金流数据勾稽,则 2017 年、2018 年含税营收比现金收入分别多出 3.5 亿元和 7715.57 万元,理论上,2017 年和 2018 年的应收款项应该相应新增这些金额。

然而,在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中,泸州老窖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 25.01 亿元、23.99 亿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2017 年增加了 5.44 亿元,2018 年则未增反减少 1.02 亿元。显然,这一结果与理论上应该新增的金额并不相符,2017 年应收款项多出 1.93 亿元没有相应数据支撑,而 2018 年则有 1.79 亿元的营收没有相应数据支撑。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泸州老窖还披露了这两年的应收票据背书金额,分别为 17.59 亿元和 28.51 亿元,而若考虑这些票据背书金额的影响,则相差的数据可能变得更多。对此疑问,是需要泸州老窖公司做出进一步解释的。

采购数据疑问待解

除了营收相关数据有异常外,《红周刊》记者在查看泸州老窖相关采购数据时,也发现其中有异常。

据年报,2017 年和 2018 年,泸州老窖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为 13.16 亿元和 12.95 亿元,占总采购额比例分别为 50.56%、35.55%,由此推算出其 2017 年、2018 年总采购额约为 26.02 亿元和 36.44 亿元。若按照 17% 增值税率计算,那么 2017 年和 2018 年含税采购大体为 30.45 亿元和 42.64 亿元。

在这两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 " 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 " 为 37.79 亿元和 38.27 亿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加的 1.06 亿元和 -6059.19 万元的影响之后,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 36.73 亿元和 38.87 亿元。与含税采购勾稽,2017 年和 2018 年含税采购分别比现金支出多出 -6.28 亿元和 3.76 亿元。理论上来说,这部分多出的金额应该体现在当年应付款项的变化上。

可事实上,2017 年和 2018 年泸州老窖的应付款项共为 7.41 亿元和 12.92 亿元,2017 年相比上一年未减反增,存在 8.84 亿元的差异,而 2018 年应付款项新增金额也与理论金额不符,反而多增加了 1.75 亿元。

那么,应付款项的变化是否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呢?通过核算,即使考虑进当年的固定资产原值、在建工程账面余额、无形资产原值的增减情况,也是无法解释上述数据差异的。财报披露,2017 年和 2018 年,泸州老窖的固定资产原值、在建工程余额、无形资产原值之和总共为 44.09 亿元和 58.82 亿元,当期分别新增了 14.73 亿元和 14.72 亿元。而同期构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分别为 14.16 亿元和 14.68 亿元,将新增金额与现金支出相勾稽,可得到 5672.75 万元和 399.56 万元的差额。很显然,这部分差额较小,并不能冲抵 2017 年、2018 年应付款项存在的 8.8 亿元、1.75 亿元的数据差异。

存货数据不匹配

除营收数据、采购数据存在很多疑点之外,泸州老窖的存货数据方面同样存在疑问的。

据年报,2017 年和 2018 年,泸州老窖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为 13.16 亿元和 12.95 亿元,占总采购额比例分别为 50.56%、35.55%,由此推算出其 2017 年、2018 年总采购额约为 26.02 亿元和 36.44 亿元。理论上来说,公司采购的原材料金额一部分体现在营业成本的消耗中,剩余结余部分则要记入当期存货的新增金额中。

泸州老窖近几年的年报中披露了营业成本的具体构成,其中,2017 年至 2018 年营业成本中的原材料金额分别为 24.66 亿元和 24.93 亿元,分别占营业成本比例为 84.51% 和 84.99%。将采购金额与营业成本中的原材料金额相减,可大体推算出 2017 年和 2018 年分别要有 1.37 亿元和 11.51 亿元的原材料要计入当期的存货之中。

而查看这两年的存货构成,2017 年、2018 年的原材料、周转材料共新增 2239.25 万元、669.96 万元,在产品、库存商品、自制半成品、发出商品共分别新增 2.76 亿元和 4.12 亿元。若按照当期营业成本中原材料所占比重大体核算,则在这两年新增的 2.76 亿元和 4.12 亿元在产品、库存商品、自制半成品、发出商品中,有大约 2.33 亿元和 3.5 亿元为原材料新增。因此综合来看,2017 年和 2018 年存货构成中,分别大概有 2.55 亿元和 3.57 亿元的原材料新增金额。

然而这一新增金额与理论上的新增金额是有明显差距的,其中,2017 年存货多增加了 1.19 亿元的原材料,而 2018 年则是多出了 7.94 亿元的采购材料没有相应数据支撑。这些数据差异的存在令人产生疑问,是否公司实际在营业成本中消耗的原材料比账面上的要多,进而也意味着公司的毛利率是否就没有报表中显示的那么高,亦或者说毛利率较高的产品并没有像账面上所显示的销售了那么多?

(文章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张恒星 SF142

相关标签 荣耀科普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