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中国人权研究会:美国很多人忘记了,个人安全离不开国家的保护

观察者网 08-24

据新华社 8 月 24 日报道,中国人权研究会 24 日发表《美国痼疾难除的枪支暴力严重践踏人权》一文,揭露美国在枪支暴力方面长期存在的严重人权问题,指出美国在人权议题上的双重标准和虚伪实质。

文章说,近日美国连续发生多起严重枪击案,再次凸显美国枪支泛滥的严重后果,折射出美国政治和社会制度的深刻危机,反映了 " 美式人权 " 的根本缺陷。

文章说,美国枪支泛滥、枪支暴力严重。美国是全世界私人拥有枪支最多的国家,目前私人拥枪数量已超过美国人口数。枪支泛滥必然带来枪支暴力,2018 年,美国共发生涉枪案件 57103 件,导致 14717 人死亡、28172 人受伤,其中未成年人死伤 3502 人。频繁发生的恶性枪击事件已成为美国标志性特征。

文章指出,美国的枪击案件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恶性枪杀案件更是形成对公众安全的重大威胁。枪支暴力严重践踏人权,特别是直接侵犯了美国民众的生命权。

文章认为,美国枪支暴力痼疾难除,同美国特殊的社会政治制度有直接关联。美国僵硬的宪法规定使得全面禁枪无法实现;美国政党政治的弊端使控枪努力停滞不前;利益集团是美国控枪的最大阻力;枪支泛滥同美国警察过度使用枪支现象有相当关系。

文章指出,美国枪支泛滥和枪支暴力产生严重后果,除了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外,还催生更多的暴力和犯罪,使美国社会安全感大大降低:

——枪支泛滥导致美国谋杀案大量发生。2005 年至 2012 年,美国故意谋杀案中大约有 60% 都是通过使用枪支来实施的。

——枪支泛滥导致校园枪击案不断发生。由于校园枪击案频繁发生,美国出现了教师持枪上课、学生跨枪上学的奇特景观。美国有的州甚至颁布法律,规定教师必须配枪。

——枪支暴力严重破坏美国民众的安全感。根据《美国公共卫生杂志》2017 年一项调查报告,有 900 万美国民众每月至少一次携带装弹手枪外出,其中的 300 万人甚至每天外出都携枪。

文章强调,在控枪问题上,我们看不到 " 两党极化 " 背景下美国民主的成效,因为两党都无所作为,回应不了美国社会现实提出的诉求。每时每刻,美国社会都面临发生枪支暴力案件的危险,都在敲响践踏人权的警钟。

全文如下:

美国痼疾难除的枪支暴力严重践踏人权

中国人权研究会

2019 年 8 月

近日,美国连续发生多起严重枪击案,引发美国及国际舆论广泛关注。2019 年 8 月 3 日,一位名叫帕特里克 · 克鲁修斯的犯罪嫌疑人端着 AK-47 步枪进入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的一家沃尔玛商店,向购物民众疯狂射击,造成 22 人死亡、20 余人受伤。8 月 4 日凌晨,在俄亥俄州代顿市密布酒吧、餐馆和剧院的俄勒冈区,24 岁的白人青年康纳 · 贝茨手持装有 100 发子弹的 AR-15 步枪,向街道上的行人射击,造成 9 人死亡、27 人受伤。这两起枪击案再次凸显了美国枪支泛滥的严重后果,折射出美国政治和社会制度的深刻危机,反映了 " 美式人权 " 的根本缺陷。

一、美国枪支泛滥、枪支暴力严重

美国是全世界私人拥有枪支最多的国家,民间枪支数量庞大,且呈现出不断增加的趋势。2000 年美国私人拥枪数量为 2.59 亿支,目前美国私人拥枪数量已超过美国人口数。根据盖洛普民调机构 2011 年的调查,47% 的美国成年人自报拥有枪支。美国南部成人拥枪率高达 54%。一方面,对暴力威胁的担忧导致许多人为求自保纷纷购枪,另一方面,枪支泛滥又是造成暴力犯罪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大量枪支散布在民间,使得美国成为枪击案件频发、枪击伤亡数量惊人的国家。美国疾病防治中心 2014 年报告称,由于普遍存在校园霸凌现象,美国约有 20 万到 25 万名中学生携带武器上学。据统计,8.6% 受欺凌的学生带过武器上学,4.6% 即使没受欺凌的学生也带过武器上学。

枪支泛滥必然带来枪支暴力。美国是世界上枪支暴力最严重的国家。2018 年美国共发生涉枪案件 57103 件,导致 14717 人死亡、28172 人受伤,其中未成年人死伤 3502 人。《赫芬顿邮报》网站 2018 年 12 月 6 日报道,对美国 2000 年至 2016 年枪支致死官方数据的分析发现,枪支暴力导致美国人均预期寿命减少近 2.5 岁,其中非洲裔减少 4.14 岁。美国的枪击案件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恶性枪杀案件更是形成对公众安全的重大威胁。枪支暴力严重践踏人权,特别是直接侵犯了美国民众的生命权。

美国枪支暴力痼疾难除。据统计,在美国非正常死亡人群中,枪杀是仅次于交通事故的第二大死因,平均每年有 1.5 万人左右遭到枪杀。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 2016 年秋季发布的年度《统一犯罪报告》的统计,发生在美国的谋杀案件中有 71.5% 使用了枪支,抢劫案件中有 40.8% 使用了枪支,严重暴力袭击案件中有 24.2% 使用了枪支。自 1972 年以来,美国平均每天有 80 多人因枪杀案毙命,其中约 12 人为儿童。在枪支暴力事件的发生数量上,美国远远超过其他发达国家。美国人口仅占全球总人口的 5%,发生在公共场所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却占到全球的 31%。

频繁发生的恶性枪击事件已成为美国标志性特征。美国发生的严重枪击案件不时会上新闻媒体的头版头条。在电影院和校园等人员密集场所发生的枪击案常常造成严重伤亡。2017 年 10 月 1 日晚,64 岁的白人男子史蒂芬 · 帕多克在拉斯维加斯从曼德勒海湾宾馆 32 层的房间向楼下露天演唱会 2 万多名观众开枪扫射。枪击持续了 10 至 15 分钟,造成近 60 人死亡、500 余人受伤。这是美国现代史上最为严重的枪击案。事后,警察在其酒店房间与家中共搜出 42 支枪、数千发子弹及爆炸物。

二、美国枪支泛滥的制度原因

尽管枪支暴力严重威胁民众生命安全,但美国一直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美国枪支暴力痼疾难除,同美国特殊的社会政治制度有直接关联。

第一,美国僵硬的宪法规定使得全面禁枪无法实现。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 纪律严明的民兵乃保障自由国家的安全所必需,人民持有与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容侵犯 "。这条宪法修正案制定于 1791 年,反映了刚刚通过独立战争从英国独立出来的北美人民的愿望,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当时美国人的实际需求。正是在民众普遍拥枪的背景下,北美 13 州人民才开始武力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组建以民兵为主体的 " 大陆军 ",并最终赢得独立。这种特殊的历史经验使得美国人相信,持枪权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权利。这项规定对美国政治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美国 44 个州的宪法中都明确规定要保护公民持枪的权利。

但是,随着枪支威力的不断增强,随着城市化造成的人口密度增加,私人普遍拥枪的负面影响日益显现。世界各国普遍承认,私人持枪不利公共安全。私人普遍拥枪同枪支暴力有直接关系,会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暴力犯罪现象增加。绝大多数国家都对私人持枪采取严格控制的政策。美国宪法规定的持枪权已明显不符合现代社会需要。事实上,多年以前美国社会就认识到了持枪权的负面影响和枪支泛滥的危险性,并探讨通过修改宪法实现禁枪的可能性。然而,修宪在美国门槛很高,且过程复杂、漫长。在美国持枪文化深厚、持枪人口众多和枪支利益集团势力强大的情况下,试图通过修宪禁枪,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实现宪法禁枪的另一条可能途径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对宪法重新进行解释。事实上,历史上许多宪法条款都经由联邦最高法院的重新解释解决了滞后性问题。然而,美国社会对宪法第二修正案一直存在不同解读。一种观点认为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的是公民个人权利,另一种观点认为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的是集体权利,因为该条款中的 " 民兵 " 组织是一个集体。在历次枪支问题争论中,自由派都把集体权利论作为控枪的理论根据,希望联邦最高法院通过这种解释控制枪支泛滥现象。但是,2008 年 6 月联邦最高法院对赫勒案的裁决却让自由派的希望灰飞烟灭。在这个裁决中,联邦最高法院认定,持有和携带枪支是一项 " 天赋 " 人权,公民个人有权拥有和使用枪支,地方政府制订控枪法律是违宪行为。2010 年 6 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进一步裁定,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中有关公民享有持枪自由的条款同样适用于各州和地方法律,从而将个人持有枪支的权利扩大到整个美国。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这两个裁决彻底消除了通过释宪禁枪的可能性。

第二,美国政党政治的弊端使控枪努力停滞不前。由于美国禁枪无望,所以只能想办法管控枪支,即从枪支购买方式、购买资格以及流通枪支的类型、登记和管理等方面做出限制性规定。但是,即使这种对个人拥枪的有限约束,也遇到重重阻力。近几十年来,美国政治 " 极化 " 现象严重,两党对立加剧。两党核心选民团体在这个问题上的主张截然对立。民主党支持枪支管制,主张实行更为严格的枪支管制政策,共和党则反对枪支管制。枪支管控已成为总统和国会选举的主要议题之一,并已成为决定竞选成败的重要因素。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国会通过《联邦攻击性武器禁售令》,明确禁止在民间出售 19 种攻击性较强的半自动枪械以及 10 发以上的子弹夹,在控枪问题上取得一些进展。奥巴马政府时期,鉴于美国枪击暴力案件居高不下、校园枪击等恶性案件频繁发生,参议院民主党人提出枪支管理修正案,要求将购枪背景审查范围扩展到枪支展销会和网上购枪领域。尽管该法案得到 90%美国人的支持,但还是在 2013 年被参议院否决了。事实上,奥巴马政府推动的控枪法案全部铩羽而归。在此背景下,2016 年 1 月,奥巴马政府不得不绕开国会,用发布行政命令的方式管控枪支,规定禁止精神病患者持有枪支,要求枪支经销商持证上岗,加强枪支购买者的背景审查。但是,随着共和党政府上台,奥巴马政府这些微弱的控枪措施也无法得到保持。

由于受到美国选举政治支配,近年来民主党对枪支管控的立场持续软化,因为严格控枪政策不利于民主党选票最大化。克林顿政府时期,民主党在 1994 年中期选举中丢失了参众两院控制权,政府坚持通过了两个控枪法案成为民主党失去大量选票与资助的主要原因。戈尔在副总统任上曾经以参议院院长的身份投票支持一项枪支管制法案,这使他被视为反对持枪者,成为其最终在总统选举中落败的一个重要因素。这些活生生的教训使民主党在枪支管制问题上态度变得摇摆不定。一方面,他们不敢明确支持枪支管制,因为激进的控枪政策会丢失大量选票;另一方面,他们更不敢反对枪支管制,因为这会失去传统选民。民主党在枪支问题上的立场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为了争取更多选票和政治献金,一些参选公职的民主党政治人物甚至不敢要求严格控枪,更不敢要求全面禁枪。

共和党一贯支持持枪权,反对严格管制枪支。共和党执政时期,美国通常会放松枪支管制。里根政府时期,国会于 1986 年通过《武器拥有者保护法》,大幅放宽对枪支销售者和购买者的限制,将联邦政府部门对枪支的检查限定为每年一次。这个法律极大强化了美国的持枪权,是美国枪支管制方面的严重倒退。小布什政府时期,《联邦攻击性武器禁售令》10 年期满,国会拒绝重新进行审议,致使法案最后自动失效。

当前的共和党政府支持私人持枪自由。2017 年 2 月,共和党控制的参、众两院废除了奥巴马政府发布的一项行政命令。该行政命令禁止患有某些严重精神疾病的患者购枪,要求精神疾病患者的医疗保险商向联邦调查局提交相关身份信息以供购枪许可审核。2018 年 4 月,美国副总统彭斯出席全国步枪协会年会并发表讲话说:" 总统和我都问心无愧地支持宪法第二修正案。本届政府不会侵犯人民拥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 鉴于严重的校园枪击事件,2018 年 3 月,佛罗里达州参议院通过一项允许教师在校园内携枪的法案。随后,美国联邦政府也提出类似的计划,要求通过武装学校教职员工来阻止校园枪击案的发生。根据共和党一贯反对控枪的立场,有理由相信美国未来会进一步放松枪支管理。美国解决枪支泛滥问题的前景十分渺茫,枪支暴力和枪击伤亡事件恐怕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共和党拥护持枪权的立场不但影响国会立法,而且影响到联邦最高法院裁决。2010 年,共和党支持者占多数的联邦最高法院对麦克唐纳案做出裁决,判定美国公民在全国各州各市都可以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拥有枪支,即持枪权适用于全国。这个裁决生效后,美国的枪支管控水平大幅后退,一半左右的州修改原有法律,以便允许枪支拥有者在大多数公共场所公开携带枪支。随着伊利诺伊州于 2014 年 1 月 5 日正式实施隐蔽持枪法,隐蔽持有和携带武器在美国 50 个州全部合法。隐蔽持枪法规定,除禁止民众在政府大楼、学校、医院和公交车等公共场所携带或者持有枪支外,获得持枪证的人可以在任何地方隐蔽携带枪支,这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枪支出现在大街小巷。费城、洛杉矶、旧金山等 20 多个机场允许有枪支许可的人携带枪支到安检口。在得克萨斯州北部的学校,校方允许教师携带枪支到校。田纳西州、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和弗吉尼亚州允许在酒吧里携带装有弹药的手枪。还有另外 18 个州允许在提供酒精饮品的饭店里携带武器。

第三,利益集团是美国控枪的最大阻力。美国控枪难有成效,除了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持枪文化这个因素以外,还有利益集团因素。如果说法律因素是 " 表 " 的话,利益集团因素则是美国控枪难问题的 " 里 ",是主要原因。美国的枪支制造、买卖和使用已形成庞大产业链,涉及庞大利益。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 2015 年报道,美国的枪支和弹药制造业年收益达 135 亿美元,枪支和弹药商店平均年收益 31 亿美元,实际盈利达到 4 亿 7840 万美元,枪支制造和销售行业缴税总额达到 20 亿美元,雇佣 26.3 万全职员工,仅正式登记的武器销售点就有 10 万个之多。美国枪支和弹药行业的总体经济影响估计达 429 亿美元。反对枪支管控的协会组织是枪支行业和持枪者利益的代表,在控枪议题上拥有强大影响力。在美国,反对控枪的利益集团有全国步枪协会、全国持枪者协会、全国射击运动协会、全国枪支权利协会等 12 个组织。这些利益集团为美国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提供大量政治捐款,仅 2010 年至 2018 年期间就通过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 1.13 亿美元。全国步枪协会是美国主要的反控枪组织,创立于 1871 年,有 500 万会员,其中包括实力强大的枪支生产商和经销商。该组织的宗旨就是反对枪支管制,具体的活动方式包括开展拥枪宣传、组织反控枪行动、进行院外游说和政治捐助等。全国步枪协会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每年运营经费高达 2.5 亿美元,竞选年份经费更多。根据有关统计数据,全国步枪协会在 2016 年总统选举中捐出政治竞选资金 5440 万美元,其中 3000 万美元捐给了共和党候选人。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统计,目前美国国会两院的 535 名成员中,有 307 人要么直接从协会及其附属机构处获得过竞选资金,要么就是从协会的广告活动中受益。全国步枪协会向国会议员捐出政治献金,数额较大的 20 笔都流向共和党籍议员。近年来,以全国步枪协会为代表的美国反枪支管制利益集团取得了巨大成功,几乎封杀了所有控枪法案,使美国枪支管制更加宽松。

第四,枪支泛滥同美国警察过度使用枪支现象有相当关系。美国警方在执法过程中滥用枪支现象非常严重。警察常常暴力执法,在执法过程中往往以被执法对象疑似持有枪支等武器为由过度使用枪械,造成大量人员伤亡。2017 年,美国警察枪杀 987 人。在被警察枪杀的人中,有很多是无辜者。《华盛顿邮报》报道,截至 2016 年 7 月 8 日,在半年多一点时间内被美国警方枪杀的 509 人中,至少有 124 人是精神疾病患者。警察滥用职权枪杀平民却极少被追究刑事责任,每年有约 1000 名平民被警察射杀,至少致死 400 人,但在 2005 年至 2016 年的 10 多年里,只有 77 名警察因此而被指控犯有过失杀人罪或谋杀罪,平均每年仅为 7.7 人,并且绝大多数都被免予起诉。2015 年前 5 个月,美国警察枪击致死人数达 385 人,平均每天致死超过 2 人。而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这期间被起诉的警察只有 3 人,还不到总数的 1%。这种情况引起很大社会反响。2015 年,射杀 17 岁非洲裔男孩麦克唐纳的芝加哥警察,迟迟未被起诉,公众为此举行抗议游行。该警察之前曾遭 20 项投诉,居然未受到任何追究。

由于上述根本性的制度原因,美国枪支问题看不到解决的前景。美国深陷枪支泥淖,在枪支管制方面进退两难,充分反映了其所谓的自由民主制度遭遇困境。美国政治制度不能解决个人自由与公共安全的矛盾,无法维持两者之间的平衡。当天平向个人持枪自由过度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威胁公共安全时,美国政府无力纠正,任由事态持续恶化。" 美式民主 " 找不到解决枪支问题的出路,因为美国民主的根基是竞选,而竞选离不开金钱。枪支利益集团通过金钱捐赠获得政治影响力,阻止政府控枪。同时,候选人为了争取拥护持枪权的选民的选票,常常迎合他们。另外,美国党派政治已经渗透到号称独立的国家司法机构——联邦最高法院,使联邦最高法院面对枪支管制问题时陷于分裂。枪支管制问题折射出美国政治制度的根本困境,宣告美国自由民主走进死胡同。

三、枪支泛滥带来严重社会问题

美国枪支泛滥和枪支暴力产生严重后果。除了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外,还催生更多的暴力和犯罪,使美国社会安全感大大降低。

第一,枪支泛滥导致美国谋杀案大量发生。枪支同谋杀联系密切。由于大量枪支散布在美国民间,任何人都比较容易获得,且容易掌握使用技能,所以在冲突中使用枪支的可能性很大。有了枪支介入,小的争吵会升级为凶杀,抢劫、偷盗等犯罪行为如果持枪进行,就有可能演变为谋杀案件。毒品和枪支联系到一起,就可能催生更多的暴力犯罪。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犯罪,会因为枪支的缘故造成更大危害。在社会普遍拥枪的情况下,非法买卖枪支、未经登记而持有枪支的现象必定大量发生," 黑枪 " 必定更加难以控制。这一切都直接推高了美国的谋杀率。根据哈佛伤害控制研究中心对于多国情况的研究,私人持有枪支越多,谋杀案件发生的数量就越多,两者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20 世纪 90 年代,美国每年平均发生 200 万件暴力刑事犯罪和 2.4 万件谋杀案件。这些谋杀案件中的 70% 与枪支有关。根据联合国毒品与犯罪办公室发布的报告,2005 至 2012 年,美国故意谋杀案中大约有 60% 都是通过使用枪支来实施的。枪支同暴力犯罪的密切联系也得到美国 2017 年发布的一项犯罪数据分析的支持。根据这项研究,一些州在放宽对隐匿持枪证的发放限制后,10 年内当地暴力犯罪增加了 10% 至 15%。

第二,枪支泛滥导致校园枪击案不断发生。频繁发生的校园枪击案是美国特有现象,是美国枪支泛滥的结果。世界上其他严格控枪的国家,没有一个国家发生像美国那样多的校园枪击案。校园属人口密集的公共场所,一旦发生枪击案件,很容易造成较大伤亡。校园聚集了大量未成年人,他们缺乏自我防卫和应对意外情况的能力,在枪击事件中易受伤害。枪击事件的恐怖经历会给很多儿童造成长期伤害,导致学习成绩下降、社交障碍、抑郁、焦虑、睡眠不足、药物滥用等问题。每个学生后面都是一个家庭。校园枪击案的社会影响十分广泛。2018 年美国共发生 25 起校园枪击事件,有 25332 名学生受到影响,其中 33 人丧生、61 人受伤。超过 400 万少年儿童在 2017 至 2018 学年经历了校园封锁,很多人受到身心创伤。由于校园枪击案频繁发生,美国出现了教师持枪上课、学生挎枪上学的奇特景观。美国有的州甚至颁布法律,规定教师必须配枪。

第三,枪支暴力严重破坏美国民众的安全感。支持个人持枪权的一个论据是枪支能保护个人安全。但吊诡的是,如果人人持有枪支,每个人都会变得更不安全。由于大量发生的枪击案件,由于普遍存在的枪支暴力,美国成为一个极度缺乏安全的国家,民众深怀恐惧。他们必须依靠枪支保护自己。法律反映了美国民众的恐惧心理。许多州的法律允许公民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开枪,即使在他们不用武力能够逃离威胁的情况下也可以开枪。这又加重了整个社会的不安全感。美国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一方面,枪支在美国日趋泛滥,带来更多的安全隐患,恶性刑事犯罪日趋增多。另一方面,每当发生枪击事件后,出于对自身安全的担心和自我防卫的需要,更多的美国民众会去购买枪支。

美国民众的不安全感十分严重。根据 2015 年的一项盖洛普调查,37% 的人表示不敢在离家一公里的范围内走夜路,家庭年收入在三万美元以下的低收入者的不安全感更加强烈,不敢走夜路的比例在 40% 以上。根据《美国公共卫生杂志》2017 年的一项调查报告,有 900 万美国民众每月至少一次携带装弹手枪外出,其中的 300 万人甚至每天外出都携枪。《美国医学杂志》2016 年 2 月的一项研究发现,美国人被枪杀的几率是其他发达国家的 10 倍。

枪支暴力践踏人权是美国存在严重人权问题的缩影,也是美国个人主义极度膨胀的结果,反映了美国固有的制度问题。美国很多人错误地认为,只有拥有枪支才能保护自己。他们忘记了,个人安全离不开国家的保护。在控枪问题上,美国已经走入死胡同。美国社会的呼声根本改变不了持枪问题的立法和决策。在控枪问题上,我们看不到 " 两党极化 " 背景下美国民主的成效,因为两党都无所作为,回应不了美国社会现实提出的诉求。每时每刻,美国社会都面临发生枪支暴力案件的危险,都在敲响践踏人权的警钟。

以上内容由"观察者网"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步枪美国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