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智慧云 合作 加入

产品青黄不接业绩难提振 哈药股价借混改打鸡血

时代周报 08-22

时代周报记者:戚展宁

8 月 21 日,承继前日涨停,哈药股份再度飘红,且盘中创三个月来新高,该股强劲走势背后,是哈药集团混合所有制取得实质性进展。

8 月 12 日,哈药股份(600664.SH)和人民同泰(600829.SH)双双公告,哈药集团通过增资扩股方式,引入重庆哈珀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以下简称 " 重庆哈珀 ")和天津黑马祺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黑马祺航 ")为新增投资者。增资完成后,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由哈尔滨市国资委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哈药集团将从国有控股企业变为国有参股企业。

从 2017 年下旬起算,哈药集团混改实际上已经筹划两年之久,但中途因政策变动不得不终止,其后,哈药集团及其股东中信资本还因信披问题被通报批评。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哈药股份,但截至发稿仍无人接听。

近年来,哈药股份营收利润双降,公司更预计 2019 年上半年净利仍将亏损,为这项混改不甚明亮的底色又添了一层灰。

混改能否给哈药集团带来新的动力,改善上市公司经营,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 随着国有股权的进一步下降,非国有股权的占比相应上升,其对企业生产经营的话语权显著增强,将有助于在嫁接民间资本的优势,增强混改后哈药集团的灵活性与发展活力,从而更好地促进哈药集团发展。"8 月 15 日,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资本市场层面已有反应。进入 7 月以来,哈药股份的股价连续下跌,但到 8 月 12 日开始强势反弹,8 月 16 日和 20 日分别上涨 8.6% 和 10%,十个交易日内涨幅超过 25%。截至 21 日收盘股价已达 4.39 元,录得 5 月 17 日之后的最高值。

值得一提的是,8 月 20 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黑龙江考察期间,曾在哈药集团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了解企业药品价格、生产研发等情况。

混改落地

哈药集团最新一次混改启动于今年 4 月 24 日,集团召开董事会确定下增资扩股方案。

一个月后,哈药集团得到哈尔滨市政府同意,按每 1 元注册资本 1.85 元为底价,在哈尔滨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公开征集投资者,引入不超过 3 家投资者,以现金方式对哈药集团增资。拟增资金额为 17.1 亿元,新增注册资本不超过 9.25 亿元。

8 月 8 日,重庆哈珀和黑马祺航两名投资者入围,分别对哈药集团增资 8.05 亿元和 4.03 亿元,增资后将持有哈药集团 10% 和 5% 的股份。

目前,哈尔滨国资委是哈药集团的控股股东和实控人,持股 45%。但交易完成后,哈尔滨国资委的持股比例将下降至 38.25%。另外四名股东中信冰岛、华平冰岛、黑龙江中信的持股比例分别变为 19.125%、18.7% 和 0.425%,哈尔滨国企重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将持股 8.5%。

董事会构成方面,哈药集团董事会将从 5 名增加至 6 名,哈尔滨市国资委委派两名,中信冰岛、华平冰岛、哈尔滨国企重组公司、重庆哈珀各一名,集团董事长经公司过半数的董事选举产生。

如此一来,哈药集团就会从国有控股企业变为国有参股企业,由于哈尔滨国资委也不能控制半数以上股权或半数以上董事会席位,哈药集团将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刘兴国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从实际股权结构来看,国有股权虽然已经不再控股,但仍然是单一最大股东,而且其持股比例高于 1/3,对企业重大决策仍然保留了否决权;其他几方民资股东也不足以对企业行使绝对控制权,不可能在事实上架空国资大股东而操控企业。这将有效形成多方股东之间的制衡,从而维护各方利益,保障企业平稳持续发展。

此后,哈药控股又于 8 月 13 日公告称,根据收购办法等有关规定,公司前述事项可能触及要约收购义务,相关要约能否实施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也尚无关于实施主体及实施方式的具体安排。" 如相关各方未能就要约收购事项达成一致,本次股权转让可能存在无法继续推进的重大风险。"

回顾哈药集团两年多的混改历程,可知目前成果来之不易。

早于 2017 年 9 月,哈药集团就已启动混改。同年 12 月,中信资本寻求对哈药集团的实际控制权,旗下中信资本医药拟对哈药集团增资,认购哈药集团新增注册资本 15 亿元。若交易顺利,中信资本控股将通过旗下三家企业持有哈药集团 60.86% 的股权,超越哈尔滨国资委,成为哈药集团的间接控股股东。

之后的六个月里,上述增资事项完成了大部分审批。然而,谁也没想到,问题出在了政策变动上。

增资的审批程序按照国务院国资委、证监会的《国有股东转让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管理暂行办法》(第 19 号令)进行,但 2018 年 5 月 16 日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证监会联合印发《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督管理办法》(第 36 号令),并从 7 月 1 日起废止第 19 号令。

而增资方案在 7 月 1 日前无法获得批准,只能在 6 月 21 日宣布暂时终止,唯有等第 36 号令生效后再启动。2018 年 12 月 28 日,中信资本和哈药集团高管还因信披违规受到上交所的通报批评。

偃旗息鼓四个月后,哈药股份和人民同泰才公告,哈药集团重启混合所有制改革。这次的混改方案在今年 5 月得到批复,8 月获得实质进展。

产品青黄不接

跌宕起伏的哈药集团混改,实际上涉及到两家上市公司过百亿的市值,以及国有资产的归属,过程的审慎难以避免。

公开资料显示,哈药集团持有上市公司哈药股份 46.49% 的股权,系哈药股份控股股东。而哈药股份持有人民同泰 74.82% 股权,因此哈药集团也是人民同泰的间接控股股东。目前,哈药股份总市值约 93 亿元,人民同泰市值约 36 亿元。

本次增资引入的两家企业重庆哈珀和黑马祺航,分别有中信系和厚朴投资的身影。

天眼查数据显示,黑马祺航成立于 2018 年 4 月,是西藏瓴达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 20.83% 的第二大股东,而这家公司的另一位股东为中信资本股权投资(天津)股份有限公司,持股 12.5%。天津中信的董事长张懿宸同时也是哈药集团的董事长,还在多家中信系企业担任董事。

重庆哈珀则成立于 2019 年 7 月,其执行合伙事务人委派代表陈蕊是厚朴投资管理公司现任财务总监,还是厚朴投资旗下 13 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厚朴基金成立于 2007 年,一直以来活跃于港股市场,近期因参与格力电器混改饱受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哈药股份在今年 4 月公布的增资方案中明确指出,拟引入的投资者之间不得存在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关系,且其中应至少包括一名战略投资者,并强调 " 哈药集团原有股东不参与本次对哈药集团的增资 "。

哈药集团混改一波三折的另一面,是这家体量庞大的老牌药企每况愈下的成绩,早年依靠广告打下的江山,多少有些光鲜不再。

2014 年至今,哈药股份的营收五年连续下降,最近三年的下降速度均超过 10%。其归属净利润更从 2017 年开始断崖式下滑,从 2016 年的 7.88 亿元缩水到 2018 年的 3.46 亿元。今年 4 月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 26.7 亿元,同比下降 6.43%,归属净利润亏损 1.45 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 2.85 亿元。

另一边厢,哈药股份控股的人民同泰也经历了两年的营收下滑。2014-2016 年,公司营收还维持在 90 亿元左右,但从 2017 年开始下降,到了 2018 年只剩 70 亿元的规模。

8 月 15 日,一位医药行业人士毛辉(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哈药股份近年的业绩下滑是因为其缺乏清晰的发展战略,产品结构老化,而且惯性经营思维严重。

" 面对公司高毛利品种销售下滑的市场形势,公司管理层将积极采取应对措施,努力扭转亏损局面。公司预测第二季度当季的业绩不会明显好转,公司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末累计净利润仍然为负。" 哈药股份称。

" 由于哈药股份长时间陷于经营困境,企业继续存续发展面临较大困难,说其是哈尔滨国资的负担也不为过。为了解决企业面临的现实问题,引入新鲜血液势在必行。" 刘兴国认为。

支撑哈药股份早年产品销量的,很大程度上是巨额的广告投入。早在 2011 年,公司的销售费用就超过 20 亿元,之后更逐年攀升,2013 年达到 31.4 亿元,从 2014 年以后才大幅削减,直到 2018 年降至 6.2 亿元。

广告效应也总有衰退的一天,哈药股份正面临产品青黄不接的尴尬时期,而产品结构问题并非广告能够弥补。

哈药股份也表示,近几年公司一方面产品开发力度不够,缺乏新产品上市;另一方面公司产品进入市场成熟期甚至衰退期,高钙片作为重点广告品种之一,随着广告环境的变化以及竞品的增多,品牌影响力逐渐淡化减弱。

毛辉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哈药股份 80% 以上的收入依靠广告营销,但随着新媒体抢占传统广告资源,消费者对医药广告的信度下降,广告的路子很难走。而哈药在药品研发上投入不高,几乎没有新产品,对医药行业的风口也无动于衷。" 当前的一个趋势是,重视研发的企业都越走越好,重视营销、广告的企业都越来越难。"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