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独立鱼电影 2019-08-22

「日本国宝」演的鲁迅,惊到我了

中国知名度最高的作家是谁?

毫无疑问,鲁迅。

毕竟,上至老下至小,咱都是读着鲁迅先生的课文长大的。

小时候鱼叔上学总迟到。

后来听了那个在书桌上刻「早」字的故事,羞愧难当,夜不能寐。

之后果不其然,迟到得更晚了。

长大后,鱼叔入行了新媒体。

没曾想,还是隔三差五跟先生见面。

听着那些瞎掰的名人名言网络段子,打个俏皮卖个萌。

虽然如今时常被青年文化娱乐消解,但鲁迅终究还中国文人的脊梁骨。

思想深刻的代名词。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这是他一贯留给后人的印象。

不过有意思的是,去年日本编排了一部关于鲁迅的话剧。

从中,鱼叔看到了一个和从小了解到的,截然不同的周树人—

《上海月亮》

这是一部日本舞台剧。

剧本根据日本作家井上厦 1991 年创作的同名原作改编而成。

故事讲述的是 1932 年鲁迅为躲避国民党特务追捕而藏身于内山书店的这段历史。

非常有意思的。

井上厦是鲁迅的铁杆迷弟。

所以整出戏可以说都是从迷弟视角出发,表达对鲁迅先生的万分崇敬之情。

去年,这出戏被搬上了日本世田谷剧场的舞台。

豆瓣8.2

舞台剧本身受众少,因而热度不高。

但评论区看过的,都说好,无一差评。

两位主演,也非常有看头。

扮演鲁迅的,野村万斋

他可不是个普通的演员,而是日本著名狂言师(狂言:日本古典戏剧之一,喜剧型戏剧)。

在日本被誉为「未来人间国宝」

中国观众相对比较熟知的作品,应该就是《阴阳师》了。

对照年轻时的鲁迅,两人确实有几分形似。

和野村万斋对戏的,是广末凉子

素有「20 世纪最后一位美少女」之称,清新、氧气。

笑起来永远是那么地感觉舒服。

人生轨迹亦是十分跳脱:

曾考入早稻田大学,却为演艺事业而退学,在演艺圈里几经浮沉。

她在话剧里饰演的是许广平。

鲁迅和许广平的关系,应该不用鱼叔多做介绍。

但当时的历史背景,有必要简单一提:

1932 年,一二八事件爆发,日军进攻上海。

但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对抗日态度消极,仍在大肆迫害左派人士。

身为左翼作家联盟盟主的鲁迅自然成了国民党的眼中钉。

那时候,鲁迅和许广平出门都不敢同行,以免特务下黑手时两人同时受害。

话剧中的故事始于一次特务行动,鲁迅和许广平到内山书店避难。

内山书店由日本友人内山完造开设,主要销售左翼进步书籍,是鲁迅晚年的重要活动地点。

当时的鲁迅由于酷爱甜食,满口龋齿,饱受牙痛和胃痛的困扰。

内山书店的老板和老板娘十分担心他的身体,便请来了军医须藤医生和上海日租界最好的牙医奥田医生来给鲁迅治病。

但鲁迅犟着不肯治病。

很奇怪,医学出身的他,却在后来对医院、医生、医学书籍避之唯恐不及。

没办法,须藤医生与奥田医生便决定用笑气麻醉鲁迅,再进行诊断治疗。

这是当时牙医常用的麻醉方式,可以在丧失痛觉的同时又保持清醒,配合诊疗。

风险是,可能会令人产生幻觉。

果不其然,吸了笑气的鲁迅真的产生了识别障碍的幻觉。

将在场的熟人分别误认成了:

藤野先生(鲁迅留学日本时的老师);

秋瑾女士(推翻满清的革命先驱);

朱安(鲁迅的原配妻子);

青年作家洛文(鲁迅的笔名)。

在这场迷幻的精神之旅中,一个出乎我们意料的鲁迅形象逐渐舒展开来。

菲律宾:鲁迅与藤野先生

藤野严九郎是鲁迅留学日本时的解剖学老师。

他跟鲁迅的关系也是我们最熟悉的。

鱼叔还记得初中课文里《藤野先生》的那段话:

「但不知怎地,我总还时时记起他,在我所认为我师的之中,他是最使我感激,给我鼓励的一个。」

然而,剧中的鲁迅却对着错认的藤野先生下跪道歉:

「我对您说谎了,请您原谅我。」

在鲁迅的内心深处,自认为弃医从文是对藤野先生的背叛,充满愧疚。

也正是这份愧疚,成了他讳疾忌医的原因之一。

为了宽慰鲁迅,被误认为是藤野先生的须藤医生将计就计地说道:

「周君,你认为相比发现病人的疾病、给病人治病更重要的是去发现人们思想的病。这种想法很有道理。我决定给你及格了

藤野先生的这门课,也正是网传鲁迅唯一不及格的一门课。

这也算是为这对师生圆了一场遗憾。

其实,历史上的鲁迅至死都未尝如愿打听到藤野先生的消息。

而藤野先生,也是在鲁迅重病之后才知道,对岸那边的学生已成一代文豪。

鲁迅与秋瑾

鲁迅将老板娘错认成自己老乡秋瑾。

秋瑾跟他一样是个日本留学生。

后来因为在罢学浪潮中选择了激进派,大肆抗议而被捕杀

鲁迅当时则选择了保守派明哲保身。

这并不是个错误决定,但在事后,他却始终无法化解心中深怀的愧疚。

如同一把插在他心头的「短刀」,日日折磨着他。

鲁迅与朱安

鲁迅将许广平认成了自己名义上的妻子朱安。

世人皆知,他与朱安的婚姻是被包办的。

朱安是个没有文化的旧时代女性,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带着丰厚的嫁妆嫁给鲁迅,三从四德。

就连许广平的存在,她都可以包容谅解甚至祝福。

但鲁迅是很瞧不起朱安的。

结婚三天就逃离家乡,让她守了一辈子的活寡。

「鲁迅在冬天从不穿棉裤,便是为了压抑自己的性欲。」

——郁达夫

鲁迅向朱安忏悔,颤抖着承认自己跟她结婚是为了钱

有了钱,他就能还清家里的债,还可以多留学几年。

剧情进行到这里,这位向来被视作民族脊梁的笔锋战士,正在被一层一层扒掉铠甲,露出凡人脆弱的一面

为了钱而娶一个女人,娶完之后晾在一边。

放在今天,这绝对是个永远洗不白的黑点。

但从另一个角度去看,我们也会发现一些其它的东西:

或许鲁迅讨厌的,并不是朱安本人。

而是朱安所代表的的旧时代;

以及那个为物质妥协的无能的自己。

他的一生都在批判封建,但自己却因为「丰厚的嫁妆」接受了封建的包办婚姻,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他讨厌妻子的背后,真正讨厌的,其实是逃不开封建桎梏的自己

鲁迅与洛文

鲁迅将奥田医生认成了洛文。

洛文并非真人,而是出自鲁迅 180 个笔名的其中之一——堕洛文

在这里代表的是以鲁迅文学为精神食粮的年轻人。

那么鲁迅对「洛文」的愧疚感由何而来?

又要说回历史。

鲁迅藏身内山书店的那段时间,外面的局势风起云涌。

许多青年作家被捕被害。

他们都是受自己影响走上革命的「洛文」。

自己安全地躲着,但无数受他影响的追随者们却前赴后继地走向牺牲

这应该是他内心最深刻最有重量的一份愧疚感。

藤野先生、秋瑾、朱安、洛文。

这四段出现在鲁迅脑海里的幻想,展现了他内心的「真情实感」。

不同于一直以来民族斗士、文豪形象,而是一个日常的、生活化的鲁迅。

鱼叔不敢擅自定夺这就是真实的鲁迅。

毕竟这只是原著作者井上厦站在迷弟视角进行的解读。

不过身为迷弟,井上厦读过上千本关于鲁迅和中国近代史的书。

所以对于这个文学故事的创造,基本上也都是符合史实。

作为一出人物传记兼舞台剧,《上海月亮》算是非常成功了。

台词精彩,故事饱满,编排合理。

导演栗山民是日本舞台剧的代表型导演,曾执导的音乐剧《死亡笔记》就曾颇受好评。

几位演员也都没有令人失望。

3 小时的演出起伏有致,生动有趣。

而且虽然这是日本编排的故事,但是丝毫没有避讳当时日本侵略中国的战争背景。

井上厦就是坚定的反战和平主义者。

因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日本人演的鲁迅,说出了「让日本人滚出中国」这样的台词。

当然,他也说过,中国和日本,都有好人,也都有坏人。

内山书店的老板,就是日本人,却为当时的中共和进步人士提供了不少庇护和帮助。

简单说来,这整个故事其实是一段与内心愧疚感进行坦白与和解的过程。

藤野先生、秋瑾和洛文,都接受了鲁迅的道歉,表达了谅解。

唯独广末凉子扮演的许广平,却没有代替朱安原谅鲁迅

这也是最令鱼叔印象最深刻的一幕。

站在朱安的立场,许广平是可以设身处地理解对方痛苦的。

她没有办法原谅耽误自己一生的人。

而站在自己的立场,她也介意伴侣心中放不下别的女人。

尽管鲁迅的放不下不是因为爱,只是因为愧疚。

但这正是这出剧的动人之处。

进步女性许广平也有了普通女人小家子气的醋意;

神坛之上的伟人鲁迅也有了脆弱和无助。

被凝结为符号、制作成标本的名人们,从历史的画卷中被剥落下来,重新注入血肉,当回了有七情六欲的不完美凡人。

而我们则有幸得以窥见他们的另一个模样。

这大抵就是所谓「既看见月光慈悲的温柔,也看见月光慈悲的残忍。」

但鱼叔,依旧喜欢这一轮明月。

鲁迅先生说过

不点「在看」,等于白嫖

↘↘

以上内容由"独立鱼电影"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