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惠农补助化肥为何“失联”两年

上观新闻 08-22

"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 "。对农民来说,化肥是最花钱的环节,化肥补助是最实惠的政策。日前,浙江省永康市纪委监委查处了一起漠视侵害群众利益典型案例,2016 年统一发放的化肥补助,竟然在私人樱桃园 " 躺了 " 近 2 年,直到 2018 年才被领到手里,一名镇农技员和两名村干部因漠视化肥补助发放被处分。

2 年前发放的化肥为何中途 " 挥发 "?

" 我们是芝英镇上英村的村民,我们发现村里化肥补助发放有点怪。" 日前,浙江省永康市委巡察组在巡察芝英镇期间,几位村民匆匆忙忙赶来。

" 你们先别急,说说具体怎么‘怪’。" 巡察组问道。

" 今年我们收到了上级补助的有机肥和配方肥,大家都挺高兴,干农活的时候刚和邻村的农户交流此事,他们说化肥补助政策已经实行三年了,问我们咋从今年才领到肥料?我们就想来问问,2 年前的化肥没发到农户手里,到底去哪儿了?"

惠农补助化肥都是政府集中采购后统一发放给农户使用的,怎么会不翼而飞呢?巡察组迅速组织人员对村民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

经向有关部门了解,芝英镇上英村 210 亩标准农田于 2016 年被永康市农业部门确定为质量提升土壤培肥项目,建设单位为芝英镇人民政府。按照永康市农业、财政等部门出台的政策,该村农户四年内每年可根据农田面积享受一定数量的商品有机肥和配方肥补助。可是,据村民反映,2016 年并没有收到任何化肥补助,2017 年只领到有机肥,配方肥未曾发放。

巡察组随即前往芝英镇人民政府调阅相关资料,发现 2016 年— 2018 年的配方肥和有机肥补助都已悉数运到该村。若村民反映的问题属实,那么 2016 年、2017 年的未发放的化肥到底去向何处?难道化肥中途会 " 挥发 " 吗?

村干部漠视化肥补助发放,惠农政策下乡遇 " 断头路 "

巡察组很快寻访到了 " 失联 " 化肥的去向。2016 年 5 月,市农业部门发放了第一批补助化肥,芝英镇农技员应跃东具体负责补助化肥发放工作。应跃东电话联系了该村党支部书记、经济合作社社长应高扬,让他把补助化肥发放给农户。

" 当时,我们村正在整治乱堆乱放的问题,镇里让我们把 42 吨有机肥和 8.4 吨配方肥领回来,因为一时没有地方堆放,我和村委会主任胡高郎商量后,决定让村民应某负责运送到村樱桃园内暂时存放。" 面对调查人员的询问,应高扬道出了原委。

2017 年 5 月,上级的补助化肥又下来了,分别有 42 吨有机肥和 6.3 吨配方肥。这一次,村里组织发放了 42 吨有机肥,余下的 6.3 吨配方肥又按照 " 惯例 " 运往了樱桃园。2016 年和 2017 年未发放的化肥,就这样静悄悄的躺在樱桃园的农舍里,被镇农技员和村干部们忘得一干二净!

由于化肥长时间没被领取,樱桃园承包人黄某先后将价值约 41000 元的 39 吨有机肥和 10.8 吨配方肥用于樱桃种植。惠农政策就这样夭折,在运送给村民的途中遇到了 " 断头路 "。

镇村两级干部因漠视化肥补助发放终受惩处

按照《永康市标准农田质量提升工程项目建设和资金管理办法》规定,镇村两级应做好补助化肥的分配造册、公示、发放等工作。但是,村干部应高扬、胡高郎等人没有第一时间将补助化肥发放到农户,只是对化肥作暂时存放,镇里的农技员应跃东也未跟踪督促指导村干部做好发放工作。正是由于镇村两级干部对群众利益漠不关心,导致惠农化肥失管 2 年,50 吨化肥被樱桃园承包人黄某侵占使用。

" 作为一名村干部,应该把村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可是我却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未及时分发到户,导致老百姓的利益受到损害。我没有履行好本职,辜负了村民的信任。" 对于自己漠视群众利益造成的严重后果,应高扬、胡高郎都感到懊悔不已。

问题查清楚后,樱桃园承包人黄某将相同价值的化肥归还村集体,迟到的化肥补助终于分发到农户手中。永康市纪委监委对应跃东、应高扬、胡高郎进行了严肃问责,给予三人党内警告处分,并在全市范围内进行通报。

" 这次事件暴露出部分基层党员干部没有把重心放在群众的切身利益上,思想上松弛懈怠,工作中敷衍了事。基层干部是最贴近群众的,应当是为民服务的先行者,是党和人民群众之间的‘连心桥’,如果偏离了这个初心,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将大打折扣。" 永康市纪委监委负责人如是说。(浙江省永康市纪委监委 王晓芾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陈昊)

栏目主编:顾万全 本文作者: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文字编辑:宋彦霖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相关标签 女排郎平世界杯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