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具惠善发声明回应安宰贤:他觉得我不够性感

据台湾媒体报道,演员具惠善近日指控老公安宰贤外遇,男方沉默四天出面回应,并坚决否认做出对婚姻不忠之事,两人为了离婚协议金谈不拢。没想到,安宰贤才刚发完文章自曝罹患忧郁症,具惠善就紧接着发文:" 我先得忧郁症,那间病院是我介绍他去的。" 至于她所说安宰贤酒醉状态与多名女生联络,她文内写着 " 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到的。"

安宰贤 21 日在社交网站指控已支付了离婚协议金,具惠善却再要求房子所有权。对此,具惠善接着发文反咬,安所指协议金中的捐款金,是具惠善把办婚礼的金额全数捐给儿童病院的钱,当时全是由她支付,因此她只是要求男方还来他开付的一半金额,而男方现居的房子装潢费,也是由她支付。

具惠善强调,她所收到的钱并不是安宰贤口中所说的 " 离婚协议金 ",而是两人结婚之间的债务整理。安宰贤社交网站里也提到 " 结婚一年后罹患忧郁症 ",她再度强度:" 我所饲养的狗狗去了天堂以后,我先得了忧郁症,那间精神科医院是我介绍他去的。"

具惠善声明全文:

大家好,我是具惠善。看了安宰贤上传的文字我也这样上传了,针对收到赔偿金的内容想做出说明。赔偿金中所谓的捐赠,指的是代替婚礼捐赠的所有金额,因为所有的都以具惠善的费用进行,所以要求返还一半的金额,现在安宰贤居住的房子的所有装修费用都是由具惠善出的,家务 100% 也都是具惠善在做,所以才收每天三万元三年的劳动费 ... 并不是收离婚赔偿金。

之前养的小狗因为先去了天国我患上了忧郁症,之前我把我去的那家医院也介绍给我的丈夫,渐渐地精神好多了,丈夫喜欢喝酒,我亲眼看到亲耳听见他喝醉了酒和多名女性通电话。 他们之间的紧密对话已经成为了我无法了解的领域。

丈夫生日那天说想吃牛肉萝卜汤,从凌晨准备煮好之后,吃了一两勺就都剩下了,看着出去和外面的人一起开生日派对的丈夫,感觉那个人,心真的远去了。但我还是非常感谢生了这位儿子的婆婆,我想现在婆婆家还没有空调所以我给婆婆家装了,也给购置了洗衣机和冰箱。提到的向他要房子的事情,从他没有和我分居的时候开始,他已经没有过待在家的时间了,既然是我一个人住的话,还不如我向他要了。

当我问起他 :" 我做错了什么?" 他就是那个回答,觉得我不够性感,所以一定想要离婚。和丈夫一起生活的时候,他会大声地播放内容有关倦怠期到来的男性的油管广播然后睡着 ...... 我是住在家里的幽灵,你曾经那么爱过的那个女人变成了僵尸。

此前,安宰贤发文,他认为婚姻是两人间的私事,因此不打算对外公开,但 20 日遭指控酒醉状态与多名女性联系,令他忍无可忍,决定出面解释一切。他坦言,结婚三年来,虽然过得很幸福,但同时承受着艰辛," 结婚后的一年四个月内,我接受了精神科的治疗,并服用抗忧郁的药物,结婚以来,我尽全力做好丈夫的义务,从没做过任何丢脸的事。"

安宰贤透露,当他看见具惠善发文表示 " 想要守护家庭 ",他与女方进行了长时间的通话,但两人达成的协议却被扭曲,令他对于婚姻正式失去信心," 看着她持续说着被扭曲的故事,我再也没有自信与她继续维持婚姻生活。"

声明尾段,他向经纪公司、节目组等遭受牵连的人道歉," 抱歉到很想死,我没脸见你们,现在真的只有对不起的心。" 文内,他同时向老婆(具惠善)表达歉意,但字句坚决表示 " 我无法理解你,全都是因为我的不足才造成的事,对不起。"

安宰贤声明全文:

因为我个人的事引起非议,非常抱歉。我很爱具惠善,很尊敬她结了婚。我真心希望我们两个人都是公众人物,能够安静地结束这一切。所以即使是突发性的公开,我也想保持沉默和接受。但是过程前后都取消了,只公开了片面的部分,歪曲了事实,给周围的人带来了损失,再加上受到了昨晚酒醉中与很多女性联系的怀疑和陷害,再也无法保持沉默,所以写了这篇文章。

虽然因为各自的喜好而开始的过去三年的婚姻生活也很幸福,但对我来说,这段时间在精神上是很累的。我们尝试着改善我们的关系,但要拉近两者之间的距离并不容易。最终没能找到合意点的我们在协议下决定分居,为了让五只动物和她的生活更舒适,我离开了家。之后经过持续的对话,终于在 7 月 30 日和具惠善的离婚达成了协议。

我支付了具惠善算定的离婚协议金。具惠善出示的明细单中包括了对家务的日薪,结婚当时她捐赠的捐款等。我决定完全遵从这些意见。 但这绝不是因为我有婚姻破裂的归责理由,而是我想从经济上为爱过的妻子做一点贡献。但几天后,具惠善以第一次协商的金额不足为由,要求一起生活的公寓所有权。

之后我也向所属公司告知了离婚的事实,8 月 8 日有代表会议,有着对离婚的挽留和时机进行劝解的时间。

但我对离婚的看法并没有改变,8 月 9 日晚上,她在分居中我一个人居住的公寓里对门卫大叔谎称丢了钥匙,然后拿了一把备用钥匙进来。并且一边对我说 " 不是无端侵入,而是老婆。" 然后翻着我的手机开始录音,对于当时正在睡觉的我,这种行为太突然,太可怕了。在看我的手机短信的时候,代表问了与两个人见面后说法不一样的部分(我说没有要求过房子,没有这个权利,也没有要求的理由)是对此的回复的信息, 我没有骂过具惠善。那天晚上,我觉得再维持婚姻生活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我再次坚定了离婚的念头。

过了几天,她告诉我她想要离婚 " 选任了律师,送来了协议书和言论发布文,并计划于 28 日向法院提出申请,让我选律师。"

在追加要求的情况下,我必须申请到贷款,房子也要卖掉,我只能把所有的事情告诉公司。这并不是为了公司介入我们个人的事情,而是作为签约的所属演员,为了共享今后发生的情况。

我结婚后一年零四个月来一直接受精神科治疗,并服用抑郁症药物。作为结婚生活的丈夫,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从没有做过羞耻的事情,我想保护我的家庭。" 她在经过长时间的对话之后,歪曲了彼此达成的协议,给他人造成了伤害,并且一直只讲述自己歪曲的事实。看到这样的她,我只觉得自己没有继续维持婚姻生活的信心。

因为我们个人的事情而受到损失的公司,节目播放当天受到损失的《我家的熊孩子》的相关人士,以及我的电视剧拍摄现场的相关人士们,我对你们表示我深深的歉意,我没有脸面,只怀有想要道歉的想法。还有我对在进行这件事的妻子感到对不起。但是的确是很难理解的事情。都是因为我的不足,没能整理好我的个人事务而发生的事情,我真心地向大家道歉,对不起。

责任编辑:薛乔 ( EK001 )

以上内容由"北青网娱乐"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