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合作 加入

商场负一层的“地下文化”,属于东莞 CDG 和“伦敦男孩”们

潮库 08-21

不少商场的灵魂都在负一楼,除了平价美食外,中庭位置一场场的 " 特卖会 ",见证了大众审美的变迁,十来年间服装类一直是 " 特卖会 " 的主流,虽然是一锤子买卖,但产品方面,却遵循 " 与时俱进 " 的理念。

当越来越多 " 真假难辨 " 的 " 伦敦男孩 "、" 冠军 "、" CDG " 等,对一些 " 野生特卖会 " 的商品进行更新换代后,这场属于商场的 " underground 文化 ",也成了一种难以消亡的特殊现象。

///

" 特卖会 " 在负一层的 underground 身份,

由 " 伦敦男孩 " 们保持着:

商场负一层不弄几场特卖会,似乎得反思附近的恩格尔系数是否达标了。楼层间的电梯,是连接平静到喧嚣的通道,无论商场多高,负一层总有最多的人流,和最强烈的消费气息,四面开放的 " 特卖会 ",则保证了最大限度的流量。

这些 " 特卖会 " 的陈列方式,也从临时货架," 升级 " 成便于迅速离场转移的钢结构主体。特卖会对每一位顾客都很公平, 无论你穿着倒钩还是回力,亚文化青年还是宽松校服,店员都会一视同仁的传播 " 世纪折扣 " 核心理念。

图片来自网络

在这里,消费者跨越各种年龄段,你能看到中年大妈在品鉴百元 " CDG ",对着短袖反复拉扯,以达到质量检测;背着书包的小学生,则对着 " 伦敦男孩 " 彷徨,旁边赤裸上身试衣的壮年已经准备买单。

从一线到三线城市的商场,无论楼上卖的是 LV 抑或 Bape," 特卖会 " 都坚守在负一楼,保持 underground 的身份。用 " 时尚品鉴会 " 的噱头,就能让不少人错愕停留," 品鉴 " 二字就像考试,走进围栏之内,才算拿到比赛入场卷。

图片来自网络

不管刚逛完屈臣氏,还是从优衣库走出来,如果正好碰上负一层的特卖会,里面种种的奇特现象,或许能让你逛的这趟街更加完整。

///

有人买到来自东莞的 C.D.G.PLAY,

或栽倒在 Tommy Hilfiger 无数个 " 分身 " 上:

虽然 " 特卖会 " 早不是什么新鲜玩意,但营造出的架势,常常人不少人真伪难辨。商业周刊的调查显示,70% 的特卖会、品鉴会之流,都是在卖 Fake。在各类平台网上冲浪时,总有人在心酸地谈论特卖会的惨痛经历。

比如:眼拙花 800 元买了新百伦,其实是 New Barlun,或是在特卖会提着 New blance 到家后,发现是 New Bunren。

能在特卖会上一眼识破真伪的人,都不简单,他们要面临 " Under Armor " 还是 " Under Armour " 的障眼法,大连小伙在特卖会上买到的 Aape,领标正确,袖标却变成了 Aaqe。

对于一家成功的 " tommyred " 或是 " TOMMY CROWN " 来说,决定因素不在于他的质量有多好,关键在于和 Tommy Hilfiger 的相似度有多高。

图片来自网络

潮流品牌,则是小白上当的重灾区,川久保玲的贴吧讨论里,最无奈的经历不是买到假货,而是在" 特卖会 " 上,买到来自中国东莞的 C.D.G.Play,却还剪了吊牌的无奈。

图片来自网络

隔一段,就能发现这个帖子被重新顶到首页,成了全国买家的维权之地,显然来自东莞的 C.D.G.PLAY 已经形成了连锁规模。

而还有网友在家旁边的商场特卖会,花费 2200 RMB 喜提加拿大鹅一件,回家上网鉴定才发现,自己是唯一觉得它是正品的人。

在台湾省," 特卖会 "商家会综合考量各种因素,最后选择用痕迹斑驳的简易厂房,配上巨型海报的组合,完成一场 " 联合五大运动品牌 " 的特卖会。

图片来自网络

为什么 " 特卖会 " 依然存在,很简单,消费者购买后发现上当想投诉时,回到 " 特卖会 " 现场,无论是招牌还是经营者,都早已换人。

但户外装备老玩家 bebe1119 就对它们进行了 " 正义裁决 ",当发现商场特卖会的 GSCS ( 始祖鸟 ) 2-3 折促销时,先是开心,但分享到交流群后发现,压胶走线到吊牌细节都不对,而只能当场刷 POS 机却不能去商场前台结账,更是疑点重重。

图片来自网络

于是他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向商场管理者投诉,然后录音拍照取证," 潜伏 " 在高层继续监控,直到工商人员到场,一气呵成完成了对 " 特卖会 " 的精准打击。

///

严格的 15 天 " 限定 " 原则,

" 特卖会 " 宛如一场 pop-up store:

根据一些落网商家们的供词,也能梳理出一套 " 特卖会 " 的 " 开店攻略 ":首先是店铺选择,大多在商场负一层中庭,或商场门口,这里场租适中,也保证流量,用卖正品的幌子进场签合同。

其次,有严格的时间限制,7 至 10 天最常见,宛如 pop-up store,最多不能超过半个月。无论前一天的生意多火爆,第二天的夜里准时消失,然后继续规划下一个 15 天,循环往复。店员也得用兼职,不留下任何把柄。

他们吸引顾客的方式多样,拿不少人受骗的 " Champion " 来说,比网上正品低上一点的舒适价格,更容易让人掉进陷阱。在加上 2 件 5 折,3 件 4 折,限时限量,可能还没想明白,就忍不住买单了。

图片来自网络

面对真假质疑,店员通常不做正面回答,一般会转移话题,和你聊聊折扣和做工。如果 " 火眼金睛 " 的客人,识别出商品真伪前来退货,他们一般会为顾客无条件退换,问题得到处理,许多人也就不会深纠。

///

" 特卖会 " 文化下,

犹如捡钱一般的产业链:

最后聊聊这些 " 特卖会 " 的成本,如果你觉得,现在炒鞋是暴利,那么 " 特卖会 " 就等于捡钱。

许多人还在为 " 特卖会 " 比网购更加实惠得意时,去年落网的 " 特卖会长 " 透露,他们的主要货源就是网购 fake,低卖高卖,基本有一倍利润。

另一位的供词更夸张:" 销售的 Under Armor,都从南方的服装市场购进的,每件进价 50 至 60 元,卖 598 至 1190 元不等。"

图片来自网络

有人靠 " 特卖会 " 细微的品牌字母偏差,蒙混过关,还有人直接进货每件 30-50 元的卫衣后,再从某宝定做假冒的 " A&F " 标牌,假冒标牌附在无标牌的衣服上,卖 7、800 元,每件利润都在十倍以上。

而场地租金为一天 1500-6000 不等,定做几个架子,就能轻松开卖。一家开张十几天的" BOY LONDOM " 特卖会,最高营业额能达到 140 万元,每天有几万块的利润。

虽然许多人的鉴别水平已提高,

但 " 特卖会 " 可能不会这么快消失,

或者换个 " x 多多 " 的方式卷土重来。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