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作品借出近一年,作者想取回反被问:怎么证明画是你的?

现代快报讯(记者 高艺)" 我怎么知道这个画作就是你金尧(化名)的呢?"8 月 20 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接到了 90 艺术联盟(以下简称 " 联盟 ")发起人金尧(化名)的投诉。2018 年 10 月 26 日,作为联盟发起人及联盟内几位艺术家的代理人,金尧将包括自己作品在内的 50 幅作品借给 COLOR PARK 庆丰文化艺术园区(以下简称 " 园区 ")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展览。由于园区提出后期还会有合作,他们的作品便继续留在了园区内。今年 8 月,当金尧提出想把作品取回时,却被园区拒绝,并被质疑了画作的所有权。

△园区门头

金尧:借出去的画作拿不回来

2018 年,由金尧发起的 90 艺术联盟与 COLOR PARK 庆丰文化艺术园区所属的无锡贯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借展协议,并于 2018 年 10 月 26 日至 2018 年 11 月 26 日这一个月期间,对 40 幅画作进行展出。" 我们发给园区的作品共有 50 幅,园区方从这 50 幅作品中挑选出 40 幅进行展出。" 金尧告诉记者," 今年其中一位艺术家的作品已经拿回去了,但是剩下三位艺术家的作品被他们扣留了,到现在都不肯让我们拿回去。"

△园区内金尧的个人信息展示在墙上

去年 11 月底就结束的展览,为何到现在都没把作品取走呢?" 当初大展结束后,园区方说接下来还想进行二次展览,所以一直没把作品取回去。我们也针对二次展览做了方案并给了园区,可对方一直没有回音。当时也没多想,毕竟暂时也没有展,作品可以暂放在园区。" 金尧介绍,事情在今年 8 月变了样," 近期,我们在西安有一个展览,需要作品运过去,可是问园区方拿作品,他们却不肯给我们了,还要求我们拿出当初的借展协议。"

多次协调一无所获

金尧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他们已经与园区方沟通多次,却一无所获。今年 6 月,当时合作的经办人被园区方辞退,取回作品更是难上加难。园区原运营总监徐先生介绍," 当时这个活动是在我手里经办的。考虑到除了开园仪式,也没有其他亮点,所以就办了这个展览。我们合同签约也是按以往的惯例来办的,因为都做习惯了,所有东西(协议)我就只留在公司里了。"

△作品授权委托书 金尧供图

徐先生介绍," 今年六月份,因为经济性裁员,(园区)就让我们回去了,连交接都没有交接。直到上周,他们(金尧)跟我联系,说这个画拿不回来,园区方一定要有一份这样的合同,我也是在电脑硬盘翻了好久才找到曾经保留的协议扫描件,并给了他们。" 可当金尧把该协议交给园区方是,对方却以 " 不清楚当时的状况 " 为由拒绝归还作品。" 作为当初的经办人,我便陪金尧他们来园区进行沟通。可来了之后他们依然诸多借口,甚至拒绝我们进去看作品,并把展厅门给锁了。"

园区方:协议内容与作品需核对

8 月 20 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随金尧来到了园区,此时园区内 8 号楼 " 春水生艺术社 " 的大门开着,里面挂着不少艺术作品。记者看到,一进门就是一副名为《江山云涌》的画作,标签上标注着作者:金尧。画作右下角还有红色的印戳,金尧告诉记者," 这个就是我的落款,我们的每幅作品上都有。" 除了这一幅,展区内有金尧落款的作品还有不少,加上联盟内另外两位艺术家李泽覃、解贤照的作品,记者粗略数了一下,共有三十多幅。

△作品标签标明作者为金尧(化名)

" 我们和园区老板陶总也在微信上沟通过,他答应等公司内部问题解决后再把画作给我。同时又觉得现在把作品拿回去,无形中让园区白白买了那么多展架也没用了。" 当记者来到园区办公室时,只有园区运营总监何先生一人。对于园区久久不将画作不归还这件事,何先生表示," 我是今年 5 月份来公司的,也不是当事人,我要根据一些依据来处理。" 而对于原经办人徐先生的陈述,何先生表示," 之前经办人有些分歧在里面,他们之前有些违规的情况,被我们公司辞退了。所以对于他们的(所说的话的)真实度我不能做百分之百的保证。"

△展馆内

" 协议书上只有单方盖章,(协议)是否已经成立,我不知道。协议上的内容是到 11 月 26 日结束的,但为什么到结束以后还是没有搬回去,也没有一些书面的说明。协议上有份清单,总数 40 份,从他的清单上加起来一共有 50 幅,这个数字不符是什么情况。这份单子上作品的尺寸跟我现场的一些实物是否能对照得了,这个我也没法确定。作品标签上确实写明作者是金尧,但如果我写上自己的名字,那是否说明作品是我的?" 何先生表示,如果金尧能够将疑问一一解答,他便可以把作品还给金尧。对于记者提出画作上的落款,何先生表示," 需要鉴定。之前警方过来现场也是这么说的。" 当天,现代快报记者多次联系陶总,但对方电话始终处于通话状态。

△ 90 艺术联盟的起诉声明 金尧供图

为此,现代快报记者咨询了江苏三诚律师事务所钱盛,钱律师表示,如果金尧想拿回作品,最好通过法律途径,起诉该园区。" 首先这份协议目前只有单方盖章,所以这份协议的效力待定。退一步讲,如果不依照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来,只要乙方能证明所有作品著作权属于本人所有,那么现在乙方想取回园区内属于自己的作品,于法有据。"

(编辑 陈海静)

以上内容由"现代快报全媒体"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西安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把握真实,传递热点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