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在特朗普的关税大棒下,一个深耕中国几十年的美国企业家被逼走了

上观新闻 08-21

去年,当拉里 · 斯洛文听说美国加征关税威胁到他在中国的电子业务时,他意识到,接下来他将面临一件苦差事。

这位 70 岁的老人,花了大半辈子时间在中国南部建立供应链,为美国大型零售商生产商品。随着美国向中国加征关税,斯洛文感受到压力。一年以来,路透社通过采访、电话、邮件等形式与斯洛文交流,侧面记录他转移供应链的行动。

在这一过程中,斯洛文遇到过千钧一发的时刻,也遇到过好运气。而他的经历,仅仅是贸易摩擦背景下,被迫改变在中国业务的企业家的一个缩影。

最困难情况

斯洛文是土生土长的纽约长岛人。上世纪 70 年代,他开始从日本采购照明产品,初试身手。之后他转向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为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金霸王公司(Duracell)制作和采购电子产品。后来,他又成为体育用品零售商迪克体育用品(Dick's)的采购代理。

2012 年,斯洛文加入顶石公司,负责管理该公司在香港的中国制造商网络。目前,他担任顶石国际香港有限公司(Capstone International HK Ltd)的总裁,总公司顶石公司(Capstone Companies)位于佛罗里达州。

不断上升的劳动力成本,让斯洛文产生将业务转移到亚洲其他地方的想法。而真正促使他采取行动的,则是美国和中国产生贸易摩擦。

" 这是我做生意 30 年来遇到的最困难的事情," 斯洛文说," 各个环节,包括打包、装配、审计、人工、日常管理、零部件、物流、运输等等都要顾及,我的马力很快从一挡开到了四挡。"

前期调查

2018 年 7 月,华盛顿开始针对中国商品加征第一波关税时,顶石公司的核心产品比如电池供电 LED 灯、感应式灯等还不在清单之上。同样不在清单上的,还有斯洛文视为公司未来的智能家具,比如智能镜子。

他把目光投向泰国,认为那里可能是第二个生产基地。在泰国当地采购原材料较为困难,但至少有一点好处:没有进口关税。在泰国当地建立一个商业实体成本较低、速度较快,有些工作可以分包出去。

一位在泰国的美国贸易官员向斯洛文介绍了几家可能提供帮助的当地公司。

" 我将可以在泰国生产产品," 去年夏末斯洛文如此表示,但他同时补充说," 这并不容易 "。

到了 9 月,美国总统特朗普提供了更充分的转移理由。美国政府再 " 加码 ",宣布将对价值 2000 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顶石公司的 LED 产品则在这一范围。同时,如果在中国制造智能家具,也将受到冲击。

不久之后,代表美国在中国大陆企业的中国美国商会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约三分之一的成员计划将零部件的采购或部分产品的组装转移到中国之外。

斯洛文在泰国的努力似乎也取得回报。多次会议后,他终于在曼谷郊外找到一家可以帮助他的家具厂和组装厂。

今年 2 月,进行实地考察后,斯洛文开始为智能镜子订购零部件。" 我不担心," 他说," 我正一步步向泰国合作伙伴提供信息 "。

斯洛文感到乐观的同时,贸易形势出现新变化:2018 年底,在阿根廷举行的 G20 峰会上,美国和中国就经贸问题达成共识,停止加征新关税,决定设定 90 天的谈判期。离开中国的紧迫性一时似乎有所减弱。

谨慎行动

90 天谈判期过后,美国没有立即挥舞关税 " 大棒 ",这给了斯洛文一丝喘息的空间。

他安排了一系列试点运行,测试泰国工厂在组装方面的表现。他还需要为美国零售商要求的劳工权利和环境标准审计做准备。他估计,这至少还需要 6 个月的时间。

4 月初,斯洛文与其贸易律师萨利 · 彭(Sally Peng)会面。彭说,大多数人都在等待,希望达成一项贸易协议。他们 " 每天都在赔钱 "。

就在斯洛文与律师会见的同一天,他在佛罗里达州的老板公布了 2018 年的业绩,数字折射出贸易摩擦的影响:净收入为 1280 万美元,低于 2017 年的 3680 万美元,净亏损为 100 万美元,而利润仅 310 万美元。

首席财务官格里 · 麦克克林顿表示," 顶石公司在 2018 年面临的挑战是其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

智能镜子的开发如火如荼之际,转折点又出现了:5 月 10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 2000 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提高至 25%。

对斯洛文和其他人来说," 警报 " 再次响起。当月,中国美国商会和上海美国商会的一项调查显示,已经或正在考虑转移生产的企业数量跃居 40% 以上。

为了加快速度,斯洛文把泰国装配商介绍给中国供应商。他想设定游戏规则,然后让双方独立互动。幸运的是,经过数月的坚持,中国公司终于同意向斯洛文的泰国装配商供货。

未来难题

确保零部件和原材料供应的情况下,下一步的难题是审计。

35% 的产品必须在泰国生产,才能被认为是泰国产品,从而免除美国加征的关税。独立审计师出具的证书可以证明这一点,但这一过程通常需要 4 至 5 周。

斯洛文关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后勤。从泰国到美国的海运时间比从中国到美国要长 8-10 天。

到今年年中,斯洛文确信他的大部分挑战都已被克服,智能镜子将于 10 月 1 日如期上市。但他也不乏担忧," 总会有小难题 "。

斯劳文费尽心思转移供应链的经历,仅仅是贸易摩擦背景下,被迫改变在中国业务的企业家的一个缩影。特朗普频频对中国挥舞关税 " 大棒 ",美国国内同样叫苦连天,工厂产出和消费者信心都在下降。本月,特朗普曾宣布计划对中国 3000 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 10% 关税,震惊股市和债市。随后,特朗普宣布推迟这一举动,有媒体解读是由于美国经济下行风险加剧。

当前,美国经济似乎正处于一个拐点,在经历了十多年的增长后,似乎开始显现某种脆弱性。尽管一直声称将关税负担全部抛给中国,但特朗普在周二接受采访时承认,对中国咄咄逼人的贸易政策,可能会给美国人带来经济上的痛苦。但他坚持认为,这些措施是为了更重要的长期利益。他称自己并不担心经济衰退,但仍在考虑实施新的减税措施以促进经济增长。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本文作者:李雪 文字编辑:廖勤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