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病房里的笑声

上观新闻 08-21

十三床的问话让我想起上午在急诊科里的一幕:

两位医生站在病床前询问我的发病情况,吃的什么药等等。那时我已不难受,晕过吐过了。我一一回答,并不时反过来向她们提问:请问,头晕是脑供血不足吗?脑供血不足是不是脑血管病中的一种?长期脑供血不足会不会患血管性老年痴呆症?

其中一位医生打断我的话:你这是典型的焦虑症!另一位问,你是医生吗?

我说不是。她说,你为什么要知道那么多?作为病人,有时知道太多反而不好,造成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现在我想,假如我不知道胰岛素是给糖尿病人注射治病用的,那我今天是否就如十三床所说,针一打进去就完了,救都救不过来!

十三床是中风病人,她不能去厕所,小便在床上,大便在床边的简易坐便器上,一切全由护工料理,白天有外人在时,打个招呼,男人回避。

病房门口总有女人探头探脑,询问用不用护工。我们都说有啦。我留小邱是因为看中她诚实。那天,她按旁人指点拿了我五十元钱去街上买上厕所时需用的坐架,这个科住院部的厕所非坐便器,而是旧式蹲位,老年病患和重症患者不行。

一会小邱空手返回,说商家一定要六十,五十不肯卖。恰好有人进房推销这种木架,只要二十元,我买了一副,我们皆大欢喜。

趁小邱出去的时候,十三床的护工小冯自我推销,愿意兼搭着照顾我,说一晚只收七十元。我婉拒,说她照顾两个病人太累。

小邱的报酬按一天一夜一百六十元减半,另租折叠床,每晚五元,请吃早餐五六元,合计每天我支出约九十元。小邱其实没什么事,就是晚上拿起木架挽住我上一两次厕所。所以后来日夜陪护十三床的小冯总是气愤不平,她的雇主开头几天病情一天天严重,吃喝拉撒全靠她。有一次闹肚子,半夜要弄起来洗。而当时讲好的报酬只是一百五十元,越比小邱,她就越觉不划算,结果瞒着雇主她给其女儿打电话,女儿另付给她现金二百元。十三床知道后非常气愤,对我说了小冯的种种不是。

十三床是刚退休的大学老师,身材纤细,面容俏丽,神态风姿与时下娱乐圈的当红明星别无二致。虽然患了脑梗,可能因梗塞的位置不同,她的语言和思维功能却丝毫没受影响,不像之前我见过的中风病人眼脸歪斜,口齿不清,只是一条胳膊一条腿动不了。有一天她感觉异样,左边的胳膊腿稍有麻木。到学校医院检查,只做了普通 CT,结论无异常。第二天麻木加重,再到大医院做核磁共振,果不其然,脑梗塞了。然后症状一天天加重,从进医院时自已走进去,到三四天后一边已全麻木动不了。她严词责怪医院方,其实后来知道,她的病正在发展阶段,五六天后诊治已初见成效。她对我叙说自己的入院经过,后悔忽略了坚持吃药,后悔问题发生后在家里耽误了一天,还讲她见过的某些老人患病后的种种无奈和不堪,讲着,讲着,她忍不住痛哭流涕。

十三床有一个堪称美满的家:先生是留美博士,高校一级教授,眼下退而不休,还在带博士,搞科研,出成果。每天忙中偷闲来看妻子,二人拉着手轻言细语讲话,郎才女貌,温情脉脉。女儿从小获奖无数,也是留美博士,归国后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但她是个不婚者,三十多了不交男友,认为婚姻是火坑。在外人看来,女孩似乎偏执,不婚应该是这个家庭的美中不足,可是他们夫妇到底开明,虽无奈却也理解女儿。

也许命途多舛,也许天妒红颜,十三床在即将参加国标舞比赛前突然中风了。面对她的诉说和眼泪,我劝她,哲学家说上帝不会把所有的好都给哪一个人,这次生病只是你人生中的一个波折罢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病房里还有十四床,她三四十岁,跟我一样发眩晕症住进来,但因年轻,几天后就康复出院 . 出院那天,她装饰一新地由先生陪着来房间清理杂物,让我们看到其与平日输液时大不一样的姿容。

当晚十四床新来一位胖婆婆,她曾患过轻度脑梗,此次专做检查,无须护理。但她患了感冒,咳嗽不停。咳嗽一停,她就睡着打鼾,如此便咳嗽声和鼾声此起彼伏。两个护工年轻反应尚可,我和十三床完全无法入眠。

第二天晚饭后各自洗漱了准备睡觉。新十四床从两个护工简易床之间的狭窄通道中走出,边走边说,谁的脚这么臭啊,真受不了!护工小冯笑说,你自己一晚上鼾声如雷,咳嗽如鼓,都不知道别人好受不好受!

十四床已出去并未听到。病房里的我们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次日晚上,新十四床外出了,十三床与我聊天,让我看她手机上跳舞的照片,风姿绰约的她一袭白裙,与现在简直判若两人。

十三床还沉浸在美好回忆中。小冯说,你说要换内裤吧?十三床说是,但坚持自己用那只能动的手换。伸一只脚进去,手去扯,扯脱了,她一下子往后仰倒在床上。听到两人哎呀的声音,我和小邱本能地侧过头去看,见她仰着,内裤没穿上,场面有点尴尬,我们四个人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十三床边笑边问我,你看到什么了?我说,我什么也没看到。想想,反过来又补一句:我什么都看到了!然后,我们又一齐大笑起来。

笑过后,大家都很开心。一件毫无意义的事,让我们高兴了一个晚上。以后每每说起,都忍不住会笑。病中生活里,我们是多么缺乏这样轻松而由衷的大笑啊!哪怕毫无意义,哪怕牵强附会地找个由头笑一笑,也好。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伍斌 本文作者:刘淑萍 文字编辑:朱蕊 图片编辑:徐佳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上内容由"上观新闻"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中风医生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上观新闻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订阅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