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

潮流会过季,但收集癖患者却有着永恒的风格

能够把一件事情或者是自己的爱好做到极致便是厉害的,比如以往我们带着戏谑看待的那些 " 收集癖患者 " ——他们把我们不以为然的东西视若珍宝,殊不知在某一天竟变成了我们所艳羡的事物。他们看起来有点偏执狂,看上的衣服要成系列的买、喜欢的作者就要攒齐 Ta 的一整套书,哪怕对其他的内容也不大感兴趣,但只要买齐攒齐了,他们才能完成在精神上的满足,具有某种仪式感。

其实每个人在生活多少都有那么一点收集癖,有人因怀旧而收集、有人因爱好而收集,原因不尽相同,但他们却都一样做不到决绝的 " 断舍离 "。

比如我们今天要介绍的三位 " 时装收集癖重度患者 ",她们就将收集衣服这件事做到极致,甚至做 " 进 " 了博物馆,开起了个展。

Sandy Schreier

你是否对五月份那场极尽浮夸画风的坎普 Met Gala 还意犹未尽?而明年的 Met Gala 将会是目前最为盛大的一场,因为明年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将迎来 150 岁生日。

与此同时,一场名为 "In pursuit of fashion: the Sandy Schreier collection" 的大展亦即将在今年 11 月拉开帷幕,作为明年 150 周年致敬主题的预热展览。

展览主题中的 "Sandy Schreier" 近年来一直都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时装部门重要的捐赠人之一,但即便如此,知晓她的人依旧不多。

Sandy Schreier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她能让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专门为她策划一场展览,而且还是在 150 周年前哨战这么重要的节点上?而在对 "Sandy Schreier" 这个名字进行一番搜索之下,我们才惊觉她的收藏和地位绝对值得时装部门专门为她举办属于她个人的展览。

Schreier 拥有着超过 15000 件横跨百年的高级定制作品,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高级定制服装私人收藏家。

从左至右分别为 Madeleine & Madeleine、Crist ó bal Balenciaga 和 Mariano Fortuny 在上世纪初期的作品

Sandy Schreier 的父亲是一名百货商店老板,而她本人由此从童年开始便受到了时装的熏陶。或许所有的时装收藏家在开始之初都源于自己的平时爱买衣服,Schreier 亦是如此。

在父亲的店里,Schreier 得以试穿到最新季的高级时装,而那些顾客也因此看到了 Schreier 对时装的疯狂热爱,于是纷纷将自己那些只穿过一次便 " 封印 " 起来的高级定制服装转赠予 Schreier。

时至今日,Schreier 这些由别人不要的 " 二手衣 " 汇集而成的庞大收藏,凭借着大量出自著名设计师之手和在时装史中占据一席之地的特点,被视若珍宝,呈现于博物馆之中。

Iris Apfel

相信大家对这位爱戴圆框大眼镜和超多民族风配饰,画着鲜艳口红的老奶奶不会陌生,她应该算是最高龄且仍活跃着的时装偶像了。刚在本月庆祝完 98 岁生日的 Iris Apfel,来自于纽约,本职是一名室内设计师。

不久前她还签约了模特经纪公司 IMG,成为世界上出道最晚且年纪最大的模特,并且还将在九月份于马萨诸塞州 Peabody Essex Museum 揭幕自己的新画廊 "Iris and Carl Apfel"(Carl 为 Iris 已故丈夫的名字)

她在时装收藏上面有着难以企及的地位,而在本职上面,她的业务能力也十分突出。她曾为九位美国总统做过室内设计,其中就包括肯尼迪和克林顿,白宫是她忠实的客户之一。

由 Apfel 自己设计的位于纽约的住宅

她那如宝藏的家中有着数不清的单品配饰和时装。巴洛克、Art Deco、非洲土著乃至某个跳蚤市场淘来的小配饰,全都有着强烈的复古装饰主义风格,堪称 " 坎普本坎 "。

Iris Apfel 2005 年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个人展览

而对于自己的风格和 " 收藏癖 " 的形成,她坦诚到一切都源于自己 " 爱乱买 " 的性格,以及对自己 " 不完美 " 的认同接受—— " 像我这种不漂亮的人,为了让自己更迷人一点,便会努力去做点和学点什么,这样人生就会变得有趣起来。"

Charlotte Smith

Charlotte Smith 居住在澳大利亚,她的衣橱相较之前两位规模已经相当庞大的 Icon 来说,便是有过之无不及。

Smith 被时尚媒体称为 " 时尚人类学家 ",本职为一名人类学家的她拥有超过 8000 件的收藏,服装年份更是跨越 250 多年。她将自己的收藏命名为 "Charlotte Smith Fahsion Collection",发展至今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且最全面的私人时装收藏之一。

出生于英格兰威尔特郡的 Smith 在 1999 年跟随丈夫来到澳洲定居。2004 年,Smith 的童年教母 Doris Darnell 因为年岁已高,于是联系远在澳洲的 Smith,准备将自己收藏近半个多世纪的 3500 件时装全数寄送到澳洲,让 Smith 继承这份无价的 " 时装遗产 "。

从左至右分别为:Pierre Balmain,Andres Courreges, Mary Quant 和 Adolfo 的作品。

当时已经 85 岁高龄的 Darnell 一件件包装并记录下每件衣服的信息,用 70 个箱子重达 1200 公斤空运到澳洲。

在继承这些高级时装之后,Smith 开始了自己视角下的丰富和扩展,除了收集那些来自欧洲设计师的作品之外,Smith 也把眼光投向了澳洲本土的设计上。正如她所说的:" 一个重要的时装收藏系列展现的是时尚和社会历史的无价档案,也是一个宝贵的灵感和教育来源。"

从左至右分别为:Dior, Mary Katrantzou, Brose 的设计

在这个以速度以量产为标准的时代里,旧时装凭借着超越时光的设计成为收藏家们心中的无价之宝。而她们的 " 收藏癖 " 亦延伸了这些时装在时光里的生命。

撰文— Jason

编辑— Tracy

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下图,即可购买电子刊阅读码

以上内容由"iWeekly周末画报"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
相关标签 博物馆纽约

最新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觉得文章不错,微信扫描分享好友

扫码分享